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盛世嫡女:王爺哪裡逃

作品正文卷 第十九章 月影讀心人

書名:盛世嫡女:王爺哪裡逃 作者:言晚 本章字數:227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5日 15:21


  

  思來想去便只好收下,待尋得了時機或許可以幫自己一個忙。

  而一旁不語的瑩兒,到看得真切,沈月卿愈發顯得勉強了,便命人接下了布匹,笑言道:“慣說二小姐眼光極佳,這次果然,你們看,這花樣子多是真切,仿佛能聞見香味了。”

  沈茹妍聽得心中得意,見得沈月卿臉色委實不佳,也不便多加逗留,便回去了。

  見沈茹妍走遠,瑩兒拉了沈月卿進了屋內,招呼下人們,誰都不許進來。

  趕緊倒了熱茶,半蹲著身子,雙手捂著沈月卿的手,竟如此冰涼,“小姐,你這是怎麼了?竟如此冰涼。”

  沈月卿輕輕撫著瑩兒的額鬢,緩緩的長籲著,輕聲道了句“沒事。”

  瑩兒將沈月卿的雙手放進自己的懷裡取暖,若有所思的說道:“小姐自從那次醒來,便待二小姐和林姨娘不似從前那般親近,雖說瑩兒也不喜您與他們太過親近,但是林姨娘畢竟掌家多年不說,就其勢力,也不是如今的我們惹得起的。”

  沈月卿猛然醒悟,看向瑩兒,這個和自己現在年齡差不多少,竟如此思慮透徹,自己雖是厭的林氏母女,多少次按不住自己的性子,險些失了分寸。

  “瑩兒你說的是,如今倒也好,讓他們識得分寸。”

  沈月卿已經多日沒有出過府,更不曾與香月閣再有什麼來往,只是聽說,因為田之安的意外墜樓,香月閣已經多日沒有正常營業了,生意蕭條了不少。

  月姑沒了轍,只好拜託了沈府看門的小廝,偷偷給沈月卿捎去書信,約她在香月閣見面。

  沈月卿目的已達到,也明白月姑是一個心思縝密之人,若是能為自己所用,以香月閣在城中的地位來說,未嘗不是有利無害的。

  夜色漸暗,沈月卿便換了衣服,和瑩兒一同溜出府,去了香月閣。

  往常這個時候,香月閣早就門庭若市,現在卻空廖的很,就連看門的小廝都在一旁閑得無聊打盹。

  瑩兒上前將小廝拍醒,“我家公子來了,快去報與你家主子。”

  小廝慵懶的打了個哈欠,才慢吞吞的上樓回稟。

  不一會兒,就見月姑一路小跑下來,見著沈月卿,像是看到了救星,拉著就不放手了,“你可要幫我啊,我這店算是黃了,可我還有這麼一大家子人要養活,你能幫我賺來錢,必定也會幫我渡過此劫。”

  沈月卿對月姑是有些愧疚,如若不是幫自己,也不會連累香月閣至此地步,也只好點頭應允道:“我會盡力幫你,但不一定會有.......”

  “你允了便可,允了便可。”月姑緊忙說道,便拉著沈月卿就往裡走。

  招呼了酒菜,落座在二樓陽臺處,月光柔柔灑灑,還有幾叢樹影稀稀鬆松,互相斑駁交織,朱紅色的圍欄上系滿了祈福的紅色帶,在清風搖搖曳曳的吹拂下,像極了活了的小仙女在跳舞一般,柔美之至。

  月姑執起一杯酒,敬

著沈月卿,說道:“其實今天求你來,並不是只因為生意的事,還有一件事,希望你能幫忙。”

  沈月卿剛拿起酒杯,便放了下來,思忖著,問道:“你如此大張旗鼓,相比事情不小吧?”

  “相比于刺殺禦史大人來說,要小得多。”月姑笑言道。

  月姑本就是那種看上去長相端莊大方,即使笑著說些迎著腮幫子的話也不覺得失言,只覺得,此人甚是有趣罷了。

  沈月卿無奈的笑了笑,說道:“我這是搬了石頭砸自己的腳,偏偏找了你這麼個精細的人辦了事。你且說了什麼事,我盡力幫你便是。”

  “不願找,也已是瓜熟蒂落只是了,容不得你後悔了。”

  見得沈月卿答允已有把握,便有些喜出望外之態,站起身來,向屋裡走去,在拐角處的紫檀雕紋立式櫃裡,拿出了一個花梨紫檀的盒子,打開裡面是一張紅色鎏金的請柬。

  月姑將請柬遞于沈月卿,說道:“聽聞長公主將在三天后舉辦賞花宴,宴請的都是王宮貴胄的女眷,你作為沈府的長女必會出席,我贈你一支歌舞,皆是歌舞出眾的歌姬舞姬,比不會給你丟了顏面。”

  沈月卿嗤笑道;“看樣子,我是撿了個大便宜,可是,你月姑可不是吃虧之人,你費勁心思打探公主府,處於何居心?”

  “哪裡居心不居心?只不過想攀的一處勢力,保的我香月閣,一方平安罷了。”月姑長長的籲歎道。

  幾杯酒下肚,沈月卿便有些暈眩,半倚著圍欄,看著幽涼寂靜的月光,心中一絲感傷,美人微醺,迷離中,似乎一滴淚滑過臉頰,涼涼的,風一吹便又散開。

  月姑舉起一杯酒,便灑在地上,意味深長的說道:“人都說,放下得自在,可是又有幾人能放下?又何來自在一說?”

  沈月卿卻又放不下的事,難舍的親情,殘破不堪的愛情,還有執著的仇恨,世間之事,向來不公,所付出的未必得到,所難棄著,不過癡念。

  這句話,沈月卿最是感同身受,長歎一口氣,說道:“我自是放不下,種種,算是過往,因為我不甘心,不甘心成為別人的下腳石。”

  月姑淺笑不語,從初見沈月卿,她便知道,這個女孩必定不簡單,或許同自己一樣的人。

  對面的樓閣上,陽臺處,一個玄衣男子看著香月閣的一幕,眼眸狹長而又狡黠,嘴角不經意的微揚,說道:“你欠我的可是越來越大了。”

  沈月卿醉意漸濃,支不住身子,靠著朱紅色圍欄便睡著了。

  等醒來時,已是晨起時分,瑩兒將沈月卿喚醒,“小姐,小姐......”

  沈月卿睡眼惺忪的,腦袋還是沉沉的,嗓音也有些沙啞了,“瑩兒,現在什麼時辰了?”

  “已經是次日了,我們還要給老爺請安呢。”瑩兒提醒道。

  沈月卿這才猛然想起,昨夜裡,同月姑喝酒,一時情起,竟沒有控制好自己的酒量,喝的大醉不省人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