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盛世嫡女:王爺哪裡逃

作品正文卷 第二十四章 公主的野心

書名:盛世嫡女:王爺哪裡逃 作者:言晚 本章字數:229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5日 15:21


  

  林氏母女本想借此機會讓沈月卿當眾出醜,可誰知弄巧成拙,偷雞不成蝕把米了。

  因為這件事,反而讓沈月卿在眾貴胄女眷面前博得了一個穩重大度的好名聲,再加上長公主和國公夫人的稱讚,在座裡沒有一個人說她不好的。

  林氏母女的離開並未影響賞花宴的進行,宣禮後便是起宴,長公主的宴會飲食自是十分的豐盛,可謂是“寶妝花彩豔,果品味香濃”。

  先是各色的糕點,果子,再有就是宮中專供的美酒佳餚,因照著賞花的景,每道菜中皆有花瓣來點綴,自然更是賞心悅目。

  國公夫人和長公主聊著這賞花宴的飲食,國公夫人揀起一塊桂花糯米蒸糕道:“長公主可真是費心了,看這糕不僅味道軟糯清甜,就連形狀也是花朵形狀,再加上這園中百花齊放的景色,真是讓人覺得心曠神怡。”

   郡公夫人在一旁附和道:“可不是嘛,長公主有才幹又細心,細微末枝麼小細節也照顧的周全,若非如此,陛下又怎會連續兩年的國宴都交給長公主去辦?

  ”

  長公主端莊優雅,即使在眾人誇獎下,也未有一絲驕矜自傲之色,而是溫文緩語的和大家談笑。

  侍女從後到公主跟前道:“回長公主,宴品已上齊,可否開始樂舞?”長公主微微點頭,侍女退下。不到半刻,絲竹管弦之聲悠揚響起。

  始是悠揚絲竹之聲,再簫聲驟起,接揚琴入音,節奏愈急愈快,隨著咚的一聲鼓音,舞姬從輕紗後如破空而出,宛如鶯燕化作仙子降臨人間。

  樂舞起始還是觥籌交錯,互相談笑交飲,再後來,所有人的目光幾乎都被歌舞吸引了過去。

  只見舞臺上的舞姬水袖飄逸,腰肢纖軟,步步生蓮,節奏輕快明朗,仿若九天仙女降臨人間。

  見所有人將目光都望向舞臺,沈月卿也往舞臺方向看去。

  眾舞姬舞的極好,但明顯最中間的那個舞姬最為出挑,因除她外,其他舞姬的舞步皆是相同的,眾女如眾星捧月般圍繞著她。

  沈月卿認得她,這女子在宴前曾與自己見過的,是月姑送來一位名喚嫣兒的舞姬,不過,宴前的嫣兒未著妝粉,眉眼間的媚態是收斂著的。

  此時的嫣兒,身子纖細輕盈,再加上一副絕美的容顏,真是讓女人也覺得心動,美目流盼間更有勾魂攝魄之態。

  “月姑所言果然不假,當真是個妙人。”長公主小聲自言自語道,沈月卿因一直坐在長公主身側,自然聽到了這句話。

  看來公主府這座大山月姑是靠定了的,這與自己也是算是有益的吧,以後多來往對自己也沒什麼壞處。只是沈月卿不明白,有姿色的舞姬哪裡找不到,為何一定要找一個出身青樓的呢?

  或許,她要的並不是只是一個舞姬,她想要的,是月姑那裡別人都無法查出的朝廷與民間的消息。

  樂舞後,各貴胄親眷乘車回府,沈月卿剛要上馬車前,看到在園外不遠處站著的月姑

,似有話要講。

  但此地此景,她們二人的身份並不便見面,便互相頷首,各自瞭解了對方的意思。

  沈月卿回到府中已是傍晚,阿爹這個時辰應該是在家的,今天因為賞花宴不曾見爹爹,所以沈月卿回府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給父親請安。

  到了父親的房間門口,便見到林氏身邊的嬤嬤和丫頭站在這裡,門開著,裡面傳來女聲嚶嚶的抽泣聲。

  想必她們是在和父親告狀了,“我倒要看看,這兩人能翻出什麼浪來!”沈月卿心想,便進了房間。

  此時沈茹妍正跪在沈淩風跟前嚶嚶的抽泣著,看似柔弱的肩膀一聳一聳的,若不知其中原委,可當真讓人看著可憐。

  林氏見沈月卿來此,忙殷勤到:“月卿回來了,今天定是累了,快坐下歇歇吧!”說完,還親自去倒了一杯茶遞給沈月卿。

  若是上一世的沈月卿,見到林氏哭紅了眼睛向自己獻茶,一定會非常感動的接過來,並且主動示好。

  但自己如果主動示好的話,那就是證明自己心中有愧,那這二位在父親面前的惺惺作態豈不就成功了。

  看著沈茹妍那眼神,似清純無辜,而她一旁的林氏,也作出一副受害者的柔弱姿態。

  此時的沈月卿並不覺得她們楚楚可憐,而是覺得無比噁心,自己永遠都忘不了前一世自己含冤被打入冷宮後這二人對自己的落井下石,失去孩兒的痛苦、失去至親信任的痛苦,哪怕到死月卿也不會忘記。

  既然你們扮可憐,那我就讓你們扮個夠!

  沈月卿沒有接受林氏的茶,而是直接走到父親跟前,林氏的手舉了半天才尷尬的放下,眼中的恨意一閃而過。

  “女兒給阿爹請安。”沈月卿像往常一樣給阿爹請了安。

  沈淩風示意沈月卿坐下,她沒有坐而是在父親面前跪下道:“女兒請父親治罪,身為相府嫡女,未能管教好庶妹和姨娘,讓我們相府在長公主設的賞花宴上出醜,請父親治罪!”

  林氏母女見沈月卿如此反而不知如何了,便不說話在一旁看著。

  沈淩風扶起沈月卿,在這個家,他最心疼的就是這個嫡出的女兒,哪怕她真的有錯,也不會真的罰她的。

  沈月卿不似林氏母女流淚博人同情,而是一副大氣剛毅之態,她目光如刀刃般掃過林氏母女二人,仇恨和憎惡沒有半分掩飾。

  林氏年長些還好,沈茹妍見到這淩厲的眼神後全身都抖了抖,不過這麼一個和自己年齡差不多的女孩怎麼會有如此可怕的眼神?

  沈月卿目光轉回沈淩風這邊,對父親,她還只是一個未出閣姑娘的溫和樣子:“阿爹,今日姨娘和庶妹本應一同盛裝出席賞花宴,可她們卻身著素衣,簡裝而至,若非女兒為她們準備禮物,只怕不止女兒的名聲壞了,相府也會背上一個苛待妾侍下人的名聲!”

  只是這三兩句話,沈月卿便道出了要害,她如此正義凜然的樣子,反而襯出林氏母女有些不堪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