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盛世嫡女:王爺哪裡逃

作品正文卷 第二十七章 英雄救美

書名:盛世嫡女:王爺哪裡逃 作者:言晚 本章字數:239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5日 15:21


  

  在信中,沈月卿寫請月姑在明日派幾個人在她身後保護她以及一些細節,當然這也不是無償的,若明日平安歸來,還另有酬謝。

  從玉濁歸來以後,沈月卿就坐立不安的,雖然說好在那裡說好月姑今天會給自己答覆的,可心裡還是著急。

  突然,從視窗飛來一張信,正好落在沈月卿的面前。

  沈月卿拿起信,忙跑出去看,可屋外似乎並沒有外人來過的痕跡,這送信人也實在神秘的很呢。

  沒心情去猜送信人是誰,沈月卿忙拆開信,裡面一張紙條,上書:

  姑娘不必擔心,明日定不會出任何危險,已有高手暗中守護姑娘,月姑等候後日姑娘親手將尾銀送至奴家手中。

  看完信條,沈月卿才舒了一口氣,因想著此事,就連晚飯也未曾進過,直到現在才覺有些餓了,便對瑩兒道:“瑩兒你去廚房要些點心小菜過來,我有些餓了。”

  咕嚕嚕,沈月卿的肚子適宜的叫了起來,主僕二人互相看著笑了起來。

  第二日,沈月卿和沈茹妍梳妝打扮好就出門了,一路上二人無話。

  到了南郊行宮,沈月卿下車見只有幾個宮人在門口等候,並未見其他家小姐和車輛至此,不禁心下狐疑。

  沈茹妍為了消除沈月卿的疑慮,忙道:“大約是長姐與我來的太早了,所以其他人都未到。”

  一旁的宮人都是楚璟的心腹,忙上前應道:“回二位小姐的話,您二位確實來早了些時辰,奴才可先安排您到裡面休息。”

  二人跟著這位引路的宮人,進到了行宮的一間偏殿休息的地方,送到以後,這宮人便離開了。

  因這裡只有她們姐妹,沈茹妍左看看右看看,“長姐,我第一次來這裡,感覺什麼都很新奇呢,反正現在時辰還早,我到門口轉轉。”沈茹妍裝作一副天真無知的樣子道。

  “好,你去吧。”沈月卿應道,她並不知這是一個圈套的開始。

  沈茹妍出去了,大概不到一盞茶的時間,楚璟推門而入。

  見到楚璟,沈月卿的嗓子裡似乎有一塊不知名的東西牢牢的堵著,直堵的她的心臟都要痛死。

  這是沈月卿前一世的最愛的人,也是把前一世的她打入無邊地獄的人,如今的沈月卿對楚璟只有恨而無其他。

  楚璟進開後將門關上反鎖,向沈月卿緩緩走來,楚璟一身湖藍色銀梅攢花邊的長袍,打扮稍顯簡單但顯得整個人更為爽朗英氣,他微笑著朝沈月卿緩緩走來。

  沈月卿先是向楚璟行禮,見他走過來便不自覺的後退,儘管楚璟此時微笑著,看起來溫文爾雅,但在沈月卿眼裡,楚璟可怕無異於猛獸蛇蟲!

  “月卿,我們終於又相見了,雖僅時隔半月,但本宮不見你,總覺得度日如年。”楚璟語氣溫柔,似深情的看著她。

  沈月卿感覺自己的全身都在顫抖,就連說出的話也有些顫音:“是啊,我們終於又相見了。

  聽她這樣講,楚璟還以為是沈月卿對自己有意,歡喜道:“月卿,本宮心裡一直屬意你為太子妃,今日約你來此就是要你瞭解本

宮的心意。”

  沈月卿冷笑道:“果然這是你和我那好妹妹給我擺的圈套,但是今非昔比,我不會再被你們玩弄於股掌之間了!”

  說完,便要往門外跑,可卻被楚璟一把抓住,抱到內間扔到床上就要強來。

  “本宮有能耐讓你來,就有能耐讓你走不了!你便從了本宮,日後你身份尊貴,有個不好?試問本宮想要的東西,就沒有得不到的!”楚璟見沈月卿掙扎的厲害,威逼利誘道。

  沈月卿一邊護著自己的衣襟一邊掙扎著,大聲喊道:“你身為一國太子,行事齷齪不堪,與茹妍狼狽為奸,陷害無辜女子,實不配為太子,呸,是不配為人!”

  楚璟聽了這話氣不打一出來,他自出生以來,還從未有人敢對自己如此無禮,便伸出手打了沈月卿一巴掌。

  這一掌打的沈月卿耳鳴眼花,半邊臉整個麻木掉了,但手腳還是盡全力掙扎著。

  不知是不是沈茹妍在路上給自己喝的茶有問題,此時沈月卿除了半邊臉隱隱做痛外,身體也開始火熱難耐。

  楚煜這時完全是一副猛獸的面孔,他看著身下人兒的臉頰緋紅,知是藥性發作,便陰險笑道:“你已中了合歡散,非二人男女歡好而不能解,你且從了我,日後好多著呢!”

  儘管身體又熱又癢,極是難受,可沈月卿仍然盡全力掙扎,既然月姑答應保護自己,那一定會有人來的!

  嘭!一聲門被踹開的聲音,一個全身著黑衣蒙面者破門而入,倒是嚇了楚璟一下。

  趁著楚璟回頭看的空檔,沈月卿忙跑出去,她想應該是月姑的人來救自己了。

  此人速度極快,再加來此並非楚璟預料之中,沒有任何阻攔就將沈月卿帶走了。

  沈月卿被這黑衣人環抱著,一路繞過太子侍衛,先從之前準備好的繩索越過宮牆,直接坐上了早已準備好的快馬飛奔而逃。

  因黑衣人臉也被蒙住,自己並看不到他的面容,只露著一雙狹長的鳳眸,這雙眼似乎有些熟悉,可是自己記不得是誰了。

  為了控制自己的毒性,沈月卿用指甲用力的扣著手心,希望能轉移自己身體麻癢的感覺。

  到了一個野處供人休息的亭子,黑衣人才停下來,二人下馬,沈月卿耳中的鳴音已經消除,只是嘴角有些火辣辣的疼。

  但是身體卻愈發的難受,沈月卿覺得自己像是一塊火炭,需要保住什麼才能給自己降溫。

  黑衣人摸了摸她滾燙的額頭,也是手足無措,他看著旁邊的波光粼粼的湖面,又看了看因中毒正在強忍的沈月卿。

  此時的沈月卿只覺得自己被一個懷抱緊緊的包裹住,雖然冰冷但舒服至極,全身所有的毛孔都張開了,剛剛的熱、麻、癢也全都消失了。

  不知過了多久,沈月卿才睜開眼,見自己整個人都躺在湖中,旁邊的一個男子正扶著自己的頭,不讓自己被水嗆到。

  他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和額頭,確定溫度下來了便道:“姑娘毒已盡消,也可起來了。”

  說罷便扶她起來到亭子裡坐下,又不知從何處拿出一件披風給她披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