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盛世嫡女:王爺哪裡逃

作品正文卷 第二十九章 神秘的關係

書名:盛世嫡女:王爺哪裡逃 作者:言晚 本章字數:229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5日 15:21


  夜已經深了,沈月卿正準備睡下安歇,小丫頭娟兒推門進來,她小聲對瑩兒道:“瑩姐姐,二小姐剛剛回府,是從後門進來的,鬼鬼祟祟的好像怕人看見呢。”

  她們的聲音雖小,但沈月卿還未躺下,所以聽到了,便提高了點聲音道:“娟兒,進來說話。”

  見小姐沒睡下,娟兒便放開了腳步走進來道:“小姐,瑩兒姐姐讓我今天一直守著二小姐和林氏那裡,看是否有什麼異常,據瑩兒看,倒是沒什麼異常,只是今日二小姐回府的時候有些晚了,別的就沒有了。”

  沈月卿微笑道:“好的,娟兒你也去睡吧,記住,探查林氏母女的事可別讓別人知曉。”

  “是,小姐。”娟兒答應著,便出去了。

  沈月卿把瑩兒拉近道:“瑩兒,從前你總說讓我防著姨娘她們,我原總說你多心,如今看來,你的多心是對的。從今以後,我與她們二人就是勢成水火,絕不相融了,你平日也要小心她們,以防她們偷偷下絆子。”

  瑩兒點頭道:“小姐既把我當作心腹,我也定做小姐的忠僕,無論如何也不會讓小姐被她們欺負的!”

  沈月卿回憶起上一世,自己被人陷害到冷宮,瑩兒本可以回相府,但她依舊選擇陪在自己身邊,所以這一世,哪怕是作為報答,也要好好對瑩兒。

  “瑩兒,今天你陪我一起睡吧,我們姐妹倆也說說體幾話,我雖有個妹妹,但你也知道,有還不如沒有。”沈月卿換上寢衣,和瑩兒道。

  聽自家小姐與自己相稱為姐妹,瑩兒心裡暖暖的,雖然小姐最近一段時間的性情變化有些大,不過這也都是些好的變化,她認清了林氏母女的真面目,倒也是好的呢。

  第二日天濛濛亮,沈月卿便醒了,她心裡盤算著該如何對付楚璟和沈茹妍,其實沈茹妍還算是好對付的,最難對付的人是楚璟,他陰狠且城府頗深,上一世到最後才看清他的真面目,如今想來也是後怕。

  所以,首先要對付的就是楚璟,他如今貴為太子,不好下手,既然動不了他,那就動他手下的人。

   禮部侍郎一直擁立楚璟為太子,他坐上太子之位也有他很大的一部分功利。

  之前沈月卿和月姑相聊時,月姑有意無意的曾提起過禮部侍郎縱子行兇之事。想到這裡,沈月卿便知道自己的下一步該怎麼做了,只有讓楚璟忙的昏頭亂耳,分身乏術,他才不會有時間來算計自己。

  “小姐,你這麼早就醒了。”瑩兒打著哈欠問道。

  沈月卿邊穿衣衫邊說:“瑩兒,今日同父親請安之後,我要去玉濁胭脂鋪一趟。”

  沈月卿到玉濁之時,見月姑像是早就算好了她會此時來訪似的,正坐在櫃檯前微笑看著她。

  “大小姐請裡面說話。”月姑恭敬道。

  二人到了內屋,沈月卿從袖中拿出一疊銀票放在桌上,道:“我不知五皇子與你有什麼關聯,但我昨日確確實實因你而被救,這些銀兩,算是我謝你的。”

  月姑笑盈盈的收下銀票,看著心情極好,她笑道:“大小姐真是客氣了,我月姑也只是收人錢財替人消災,沒什麼謝不謝的。”

  月姑故意回避關於五皇子楚煜的話,而是令說了其他,仍舊是原來見錢眼開的樣子,讓人琢磨不出她城府深淺。

  “我還有一事要在你這裡打聽,就是當今禮部侍郎劉勇之子強搶民女,因其不從而殺之的事。”沈月卿不願再多說廢話,直接說明自己來此之圖。

  “這事其實在街坊都默默傳過,但因李大人有錢有權,施壓買通了上下,還未立案,此事便瞭解了,大小姐若想讓此事擴大,宣揚出去倒也不是不可能。”月姑沒有說完就停頓了下來。

  沈月卿知她意圖,便道:“若你幫我辦成此事,我定會重謝!”

  月姑擺了擺手道:“誒,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我最近想在洛陽新街上開一店,你若能把那攬客方法全教與我,我不僅幫你成事,還給你五分的紅利,如何?”

  沈月卿拍了拍桌子,成交!

  二人在房中商議了大半天才出來,瑩兒忙迎上來道:“月姑你和我們小姐說什麼啦,說了這麼久。”

  月姑玩笑的給瑩兒做了一揖道:“是月姑不好,讓瑩兒姑娘久等了,作為賠罪,請瑩兒姑娘挑幾樣喜歡的胭脂水粉拿去如何?”

  “你說的哦,那我可不客氣了!”瑩兒說完就高興的去挑胭脂了。

  沈月卿看瑩兒高興的樣子自己也忍不住笑出來,回頭再看櫃檯前站著另一個人,而月姑也不知去哪裡了。

  月姑回到青樓,一個丫頭匆匆忙忙的從樓上跑下來,似乎有重要客人來此,月姑聽後便也匆匆忙忙的上去了。

    三樓的一個雅間門並未關著,從裡面飄出淡淡的荷花香溢滿整個樓間。

  進門後,見一著雪白袍服的男子坐在床邊的躺椅上閉眼歪著,那件十分珍貴的用金銀絞絲所繡的牧雲紗外袍也隨意的掛在扶手一邊。

  “你見過她了?”男子似並不在意的語氣問道,朱唇輕啟,眉眼妖嬈,外加衣襟半掩,頗有惑人之態。

  月姑頭也不敢抬高,對此人十分恭敬,將今日與沈月卿的話半習不落的複述了一遍。

  “有意思,既然她想做,我便幫她做,也是讓她欠你月姑一個人情。”他說罷起身,月姑忙將袍子拿起奉上。

  月姑舉著袍子,誠惶誠恐道:“五皇子抬舉奴婢了。”

  楚煜整理好衣衫,穿上外袍,自己對自己道:“多虧你這裡的荷花香,果然熏了半日,一絲血氣也沒有了,母妃也不用擔心了。”

  直到楚煜離開後,月姑才敢抬頭,她走到牆邊的擺架前,將那只粘滿血跡的匕首拿下來,用一條紅色汗巾將其包裹起來放到袖中。

  “小雲!”月姑叫道。

  一個小丫頭跑了過來,月姑吩咐她道:“你講這房間收拾出來,換成玫瑰香薰上,不要留一絲的荷花香,你可記住了?”

  “是。”小雲應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