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陽光宅男的養成方法

第一卷 那些宅男與宅女 第三章 僚機(修訂版)

書名:陽光宅男的養成方法 作者:亞裡亞的亞裡亞 本章字數:453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34


“淩雪,你沒事吧!”

一腳踹開江寒明後,莊辛言想起還躺在地上的關淩雪。連忙俯身將關淩雪從地上拉起來,很是關切的問道。

關淩雪深切的感受到來自莊辛言話語中的溫暖,只是在這話語中她卻還感受到一絲嫉妒,一絲殷切。不過這也只是細微的一絲,就連關淩雪都以為是她的錯覺。搖搖頭,將這絲臆想拋之腦後。

“沒事,辛言。”關淩雪微微一笑。

“幸好沒事,要是有事的話,那傢伙就死定了!”回過頭,莊辛言冷眼一橫,似是在警告著某人。

這不由讓正捂著屁股的江寒明嘴角抽搐,喂喂,這到底誰是你的青梅竹馬,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倆才是。真是應了那句話,女人心海底針,一轉眼就不認人了。

在心裡,江寒明罪惡的詛咒著莊辛言。那想,莊辛言好似真的聽到了江寒明的話,正在幫助關淩雪撿取地上的書籍的莊辛言猛地回頭望了江寒明一眼。

不過江寒明也是猴精,頭一扭,看向旁邊吹起口哨,他這樣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架勢讓莊辛言眼皮亂跳,這傢伙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典型欠揍啊。

“怎麼了?”

在一旁的關淩雪看著莊辛言的奇怪舉動,不禁出聲問道。而莊辛言見關淩雪說話了,笑著說道沒什麼。

別想著有下次!這般想著,她回轉過頭,這讓偷偷瞄著她的江寒明不由輕舒了一口氣。而就在他以為自己逃過一劫時,卻傳來了莊辛言的聲音。

“江寒明!”

江寒明乍得一驚,一刹那他都快以為莊辛言知道了。不過轉念一想,他又覺得不可能,自己的話怎麼會被聽到呢,她又不會讀心術。就在江寒明亂想之際,莊辛言的話打消了他的疑慮。

“江寒明,過來撿書。”

“哦!”

江寒明在心中暗笑說果然,想著他應著話屁顛屁顛的跑過來。要是再在那發呆,以江寒明多年的挨打經驗來說,他敢肯定莊辛言會毫不猶豫的一腳踹過來。

散落在地上的書並不算多,但也並不算少,莊辛言讓江寒明過來也不是沒有一定的道理的。

正所謂書不在臭,能看就行。但這回江寒明著實享受了一回,因為在那些書上正有著一股淡淡的香味。書怎麼會有香味呢?

心中疑惑的江寒明忽然注意到書上似乎有一點汗漬,輕輕一嗅,發現香味正是從那上面散發出來的。

細細一想,江寒明恍然。目光轉向前面,就看見關淩雪的額頭上正有著粒粒汗珠,時不時地會有一兩滴會掉落下來。視線就要收回來,眼神一移卻看到了不可直視的禁區,愣了愣神後終究還是收回來。

如果莊辛言不在的話,江寒明一定會繼續欣賞下去,可是迫于莊辛言的淫威,江寒明還是要賣力的,不然有他好看。不過,畢竟看到了那東西,江寒明還是不可避免的想起。

“沒想到關淩雪竟然喜歡小熊!”果然是天真的女孩子。

書並不多,更何況是三個人。於是,沒一會就將那一摞書撿起來。

“江寒明!”

江寒明疑惑望向莊辛言,不理解莊辛言喊他幹嘛,書他都幫忙撿起來了,還要幹嘛?心中生起一絲對莊辛言的埋怨。

似乎是為了回應江寒明,莊辛言一把就將自己手中的書扔到江寒明的書上。扔書的動作很突兀,江寒明還沒反應過來,一股重量就讓他雙手一沉。好險不險的穩住身體,就要衝莊辛言質問,卻不想莊辛言這下更狠了,將關淩雪手上的書又扔到江寒明手上。

一陣搖晃以後,江寒明穩住身形。

“喂,這是幹嘛?”

“閉嘴,讓你拿你就拿,那那麽多廢話,搬到圖書館就把你放了。”莊辛言一臉便宜你了的表情,似乎這一點還不足以讓她滿意。感情你自己不捨得搬就讓我搬是吧,江寒明美好氣的翻了翻白眼。

我去,你還想怎樣。

無奈的,江寒明只好將身體挪轉,向著幾步遠的圖書館走去,關淩雪看見莊辛言的舉動想要說些什麼但最終也只是張開嘴,只有口型沒有聲音。不過,她的心裡充滿了對莊辛言的感動。

圖書館在教學樓最頂層,這特殊的分佈也是的圖書館管理員不得不借助莊辛言和關淩雪的幫助。不過幸好是在最頂層,不然他還不得累死,江寒明此刻無比慶倖著這一點。

說起來,自己好像還真沒怎麼來過這裡。不一樣的心情帶來不一樣的視角,這一刻這間剛成立沒幾年的圖書館似乎也隨著江寒明內心的變化而隨之改變。

撲鼻而來的是一股沁人的芳香,那是忘憂花的香氣,這種話江寒明種過一年多,只可惜最後被他的一杯咖啡給澆死了。閒話暫且不說,不過吧忘憂花放在這到是無可厚非。江寒明理解那個把花放在這裡的心思,但這跟他又有什麼關係,他又不是那群該死的現充們幹嘛感歎這些。

江寒明的身軀不算健碩,但還是有些力氣的,搬些書不在話下,幾步一走就將手中的書搬了進去。

“現在我可以走了吧!”

江寒明放下書對著身後的莊辛言說道。莊辛言輕輕點頭示意他可以走了,但是一轉眼似乎又想起什麼,一把扯住他的衣領又把他拽了回來。

“還有什麼事?大姐,你能不能一口氣說完行不行,我還趕著去吃飯呢!”江寒明無奈的看著莊辛言,只是莊辛言不想跟他說話,轉而回過頭對著關淩雪說道。

“淩雪,我找這傢伙有點事,不介意我先走吧?”

關淩雪搖搖頭說道“剩下的無非是把書理一下,不費多少功夫的!”

得到允許後,莊辛言回頭又變了一副模樣。

“走,咱兩去算算新賬”說完,不顧江寒明的反應,右臂一勒把江寒明勒在她胳膊下,讓江寒明不禁直呼痛痛。望著兩人逐漸遠去的身影,關淩雪不禁抿嘴一笑,這兩個歡喜冤家,笑著回到圖書館,開始整理書籍。

“咦,這是?”就在關淩雪整理書籍沒一會,她就突然發現在那些搬來的書籍之中似乎夾雜著一本八成新的筆記本,這些書都是學校最近才買的,怎麼會出現一個筆記本呢,帶著一絲疑惑關淩雪翻開筆記本,閱讀起裡面的內容,時間不長關淩雪就笑著看向遠方喃喃自語道:

“這下變得有趣了!”

……

空浮高中的中庭很開闊,但也很隱蔽,這裡植物眾多,是

個說悄悄話的好地方。

“說,剛才到底怎麼回事?”莊辛言雙手交叉,恃氣淩然的說道。猶如高傲的女王一般,語氣中夾雜著不容置疑的味道。

“說什麼?之前那個女孩子不是已經說過了嗎,那只是個意外,只是我從天臺上下來的時候不小心滑倒了,剩下的不就是你看到的那樣嘍。你還叫我有什麼話說?”江寒明疑惑的問道。

“真的?”聽著江寒明的話似乎也就是那麼回事的樣子,不過那也只是一半一半,在她心裡還是有這一絲懷疑的態度。

“當然是真的,要不然還能是煮的。”

江寒明無奈的說道。見江寒明這般模樣,莊辛言大概也知曉了事情的真偽,其實他也知道按江寒明的性子不會那樣幹的,只是她在找他確認而已。

“那這回我就信你一次,要是下回讓我再看到這次的狀況,哼哼,你知道後果!”莊辛言示意了下自己粉嫩嫩的拳頭。

“是是……”江寒明連連稱是。

“哎,對了之前你說你是從天臺上下來的?你沒事跑到天臺幹嘛?”糟了,一聽這話江寒明頓時感覺心中發苦。這要是讓莊辛言知道他去天臺是去找唐心那他就真真正正的死定了,在空浮高中誰都知道莊辛言和唐心是死對頭,誰都容不下誰。

而現在江寒明則去找唐心,那麻煩就大了。

如果是平常的普通人那也就罷了,關鍵是江寒明還莊辛言的發小,所以說著保不准莊辛言又要發火。該怎麼辦才好呢?江寒明在心中思量著要不要告訴莊辛言。

“怎麼了?”看見江寒明這般模樣,莊辛言就算再遲鈍也知道不對勁了,出聲詢問道。

到底該怎麼辦呢,怎麼辦呢?江寒明腦子裡現在是一片混沌,不知下路。

陡然,江寒明腦中靈光一閃,一個絕妙的主意出現在他腦中浮現。說做就做,於是乎江寒明下定決心決定告訴莊辛言,好讓她幫他出出主意。

下定決心的江寒明將中午在天臺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了莊辛言,莊辛言聽了這些嘴角有些抽搐,眉頭緊皺,不知是不是在生氣,看不清喜怒。

低著頭思索了片刻,莊辛言心中有了決斷。想著,她提起頭望著江寒明說道。

“你想學寫小說?”莊辛言不言其他,這倒是讓江寒明為之一驚。想了想,江寒明還是決定坦白。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

“恩,我喜歡小說,我喜歡在浩瀚無垠的文字世界裡遊蕩,我只有在小說中才能找到只屬於我的一片天地,我從小時候就十分愛幻想,幻想自己就是童話世界的白馬王子,幻想自己是指環王裡的霍比特人,幻想自己是傳說中的精靈。

小說是陪伴我左右的忠實夥伴,他不會離我而去,他永遠都在那裡靜靜的靜靜的在那裡守護者我,小說已經跟我有了深深的羈絆,他已經是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家人。

所以,我想將這份羈絆變得更加牢固,更加緊密,更加不可斷絕,寫小說是加深這種羈絆的唯一途徑,我要把這份羈絆加深加深在加深,與他密不可分,同時讓所有人見識到我與小說的羈絆,傳遞這份愛,這份情感。”

作為從小就被別人孤立的江寒明來說,小說是他最忠實的朋友和夥伴,而現在他想把這份對於小說的喜愛用文字傳訴出來。

但現在最關鍵的問題是他沒有小說功底,只有感情是不行的,還要有與之相配合的文字語言,恰恰這正是江寒明所欠缺的。正如之前他對唐心所說的那番話一樣,有情懷沒實力乘早走人,不然老老實實學吧。

“你說的這些我算是聽明白了,簡短的說就是太無聊想寫小說了,是這樣吧!”

莊辛言聽著江寒明突然說的長篇大論,不禁給了他一個白眼,就他那性子純粹就是看小說看得無聊罷了。

“喂,大姐那好歹是我多年來情感的宣洩好吧,不帶你這樣的!”得,今天第二個瞧不起他的出現了,江寒明不斷抽搐的嘴角中夾帶著苦澀的笑容。

“得了吧,就你心裡想的我還不知道,好歹我也是你的半個青梅竹馬”

此刻應該有羞赧的表情,但江寒明失望了,那是一張無比鄙視的表情。

“好了,不跟你扯這些有的沒的的了,話說,作為我最最親的青梅竹馬莊辛言同學,不知道能不能幫我個忙?”

“什麼忙,你先說,再考慮考慮!”

莊辛言也不確定江寒明要講些什麼,故而現決定先聽聽再說。

江寒明深吸一口氣,然後說道:“請做我的僚機!”

“哈,你說什麼,再說一遍?”莊辛言不確信自己剛才是不是聽錯了!

“請做我的僚機,幫我拜師,讓唐心教我寫小說。”

“我沒聽錯吧,你叫我幫你去拜師,還是唐心,你腦子抽風了吧。難道你不知道我跟她是死對頭嗎?”莊辛言向看蠢貨一樣看著江寒明,不知道他發什麼瘋。“知道,但華夏有句老話,叫最瞭解你的往往都是你的敵人,你既然作為她的死對頭,就一定會瞭解她,瞭解她的秉性。所以拜託了!”江寒明深鞠了一躬,看著江寒明,聽著他的請求,莊辛言也有了自己的決斷。

照這樣看來似乎也不錯,不幫忙的話江寒明一定會死皮賴臉的不依不饒的跟著我,哪會讓我煩死,根本沒有時間去玩galgame。不過如果幫了他的話,不管成還是不成,他都會欠我一個人情。

不成,還有一個人情,只賺不虧;要是成了的話那不僅有了一個人情還要附加上一個隨時知曉唐心動靜的間諜,一舉兩得,不,是一舉三得。

恩,這個買賣只賺不虧,劃得來。在心底,她如此想到。

“江寒明!”

江寒明一驚,期待的望著她。

“你的要求……”

江寒明咽了咽口水

“我答應了!”聽完江寒明先是一愣,後是一喜.

“也就是說,你願意當我的僚機了?!”

“要不然,你以為呢!”

說完甩給他一個白眼,不過她又想起之前所想,於是補充道:

“事成之後,答應我一個要求!”

“別說一個,三個都行!”江寒明十分爽快的答應了。

到此,江寒明成功與莊辛言結盟。

……

而與此同時,在驚鴻路38街62號公交站牌,我們的美女圖書館管理員陸小晨正在焦急的等待一個人,她在等誰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