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首席狠狠愛:女人,放鬆點

正文 第23章 :心慌,惴惴不安

書名:首席狠狠愛:女人,放鬆點 作者:特工狂飛 本章字數:239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5日 11:54


  “司徒先生,我今天真的不能去。”楚寧一臉不情願,她再也不想參加任何聚會。假面舞會上,那些迷離的燈光,瘋狂扭曲的身影,以及她一身禮服出現在會場那一瞬間詭異的安靜,都讓她覺得難堪且厭惡!

  是在這個舞會上,她做了人生第一筆卑微卻無奈的交易,明知道前路或許是萬丈深淵,致命漩渦,她也無法停下。那一刻,她才意識到,原來在現實面前人生可以如此卑賤。

  司徒夜羽聞言,輕輕一笑。

  “不願意去?那麼好吧。”司徒居然沒為難她,轉身對著鏡子繼續整理儀容,直到滿意了才轉身看著一臉驚訝的楚寧道,“我本來是打算先帶你去看看你的父母,然後再轉道去參加聚會的,既然你拒絕了……”

  他的好說話背後往往藏著更深的陷阱,這一點楚寧萬分確定。可當他提到要帶她去看父母的時候,她還是驚喜萬分,激動得立刻抓住他手腕,雙眼流光溢彩,“我去,我去!”

  司徒微微蹙眉,討厭看見她這種滿含期待的表情,讓他升起一股想要將她的期待狠狠摔碎的戾氣!

  他冷著臉立刻揮開她,字字如錐,“你已經拒絕了,我沒有給人第二次機會的習慣。”

  楚寧咬唇,又一次上前抓住他,忐忑不安地說,“求你了,讓我見見他們。只要你讓我見他們,你說的話我都聽。”

  再是冷靜自若,堅強大膽的人,都會弱點,而這個弱點一旦被抓住,便足以致命。

  看著她低聲下氣的樣子,司徒的心情這才好了些,食指勾住她下巴,低頭蜻蜓點水似的吻了一下,“這就對了,我說的話,不要輕易拒絕,不然會後悔的。這次我就破例原諒你一回,以後,可就沒這麼容易了。”

  楚寧忍著渾身雞皮疙瘩,趕緊點頭,慌忙應道,“嗯,嗯!我知道了!”

  醫院。

  司徒去了院長辦公室,而楚寧則直奔病房。

  一推門,楚父和楚母又感到驚訝,“你怎麼來了,不是說要到外地去考察麼?”

  她什麼時候說要去外地考察了?轉念一想,這大概是司徒叫人這麼傳話的,於是含糊其辭地應道,“哦,本來是要外地考察的,可後來又臨時起了變動,決定派男同事出差。”

  楚父是個老實人,倒是沒覺得有什麼不妥,但是她母親不同,她是個聰明人。

  “她爸,我有些餓了,你去幫我買點兒吃的墊墊肚子。”

  楚父應聲,出去了。

  “阿寧,你過來。”

  楚甯多少對她母親還是有些敬畏的,儘管她母親其實是個很隨和的女人。

  “媽。”楚甯在床邊坐下,心裡有些七上八下。

  楚母立刻抓住她的手,問道,“跟媽媽說實話,楚先生究竟是什麼人,他為什麼要幫我們?”

  楚母是人生經驗豐富的人,看人的眼光也很准,當初昨夜司徒派人把他們連夜接到這裡來,她就覺得可疑。

  知女莫如母,依著楚寧的性子,知道她生病了,一定會第一時間跑回家,而這次,女兒沒出現,來接他們兩老的卻是陌生男人。從半夜來訪的陌生男人的打扮及言行上,她就深知,這男人絕對不一般。

  她本不願來,無奈丈夫卻堅持要來。

她知道丈夫是被她的病情逼得走投無路了,說到底,都是為了她好。她不是那種固執到胡攪蠻纏的女人,也不是那種不懂得知恩圖報的女人,楚父這些年來對她千萬般的好,她都記在心裡。楚父窮,人卻憨厚,她不愛楚甯的養父,但是,一起過了那麼多年,感情總是有的。

  不願意看見真心關愛自己的人傷心難過,所以,她來了。

  “媽,你說哪個?”楚先生是誰?她根本不認識。

  昨晚的面具舞會,司徒、蔣崢嶸、流風一直都在,散場的時候已經很晚了,那麼,去接的人不可能是到過舞會現場的人……那也就意味著司徒另找了人去接!意識到自己漏嘴,楚寧一驚。

  “果然有問題,你居然連來接我們的人是誰都不知道!”

  楚母一直留意楚寧的神色,此時見她這樣,異常激動,把楚寧嚇住了。

  這時,司徒推門進來,而他的身後還跟著一個男人,那男人長了雙丹鳳眼,劉海斜分,著裝正式,手上戴著白手套,看人的時候專注而禮貌,不過給人的感覺確實那種惜字如金的人。

  可後來,楚甯發覺,完全錯了,人不可貌相用在這男人身上是再合適不過的。

  “伯母好。”司徒笑吟吟的,溫雅而禮貌,言行舉止間可以讓人感受到他極好的個人修養,“剛才走到門口,正好聽見您和阿寧的談話,真是抱歉。不過關於這點,還是我來跟伯母解釋一下比較好。楚先生是我派過去的。”說到這兒,他的笑容變得有些無奈,“其實,這件事,是我自作主張,阿寧今天才知道。”

  楚流鑰這時也開了口,解釋道,“楚太太。我們是有意瞞著楚小姐的,楚小姐個性太要強,我們實在擔心她不接受。與其花時間勸說她,不如先斬後奏,這樣也免得耽誤診療時間。”

  司徒笑著點了點頭,沒有再多做解釋的意思。

  楚甯的媽媽聽他們這麼說,貌似稍稍放了心。目光一直打量司徒,半晌問道,“這位先生怎麼稱呼?”

  流玥正要開口,卻被司徒一個眼神制止,他自己笑著答道,“伯母,我叫夜羽,您叫我小羽就好。”

  他在刻意隱瞞了姓氏!楚流玥恍然大悟,便退到一邊不再多言。

  楚母以為他叫葉雨,心口一松,緊繃的神色這才真正放鬆了些。

  “這樣麻煩你們,真是太過意不去了。”楚母見司徒夜羽坦蕩萬分,神色之間,並沒見任何陰霾戾氣,心裡的戒備也就鬆弛下來。

  “伯母這是哪裡話,我和阿甯是好朋友,她有困難我當然要竭盡所能地幫助她。您放心治療,手術費醫藥費這些你們都不要擔心,我可以想辦法。”

  “這……”楚母擰眉。

  司徒安撫地笑道,“伯母放心,我和阿甯是好朋友,這個是我借給她的,人麼,都會有遇上困難的時候,等將來她有能力了,再還給我就是。”這番話說得在情在理,楚母反而沒話可說了。

  司徒這會兒的表現,讓楚寧驚得下巴都要落地上,他居然能這麼坦蕩地說出這麼虛偽的話來!如果不是見識了他的卑鄙,如果,這是他們的第一次見面的話,她一定會認為司徒是個謙謙君子,是個值得信賴的朋友,值得託付的男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