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軍閥老公:小妾要扶正

正文 第13章

書名:軍閥老公:小妾要扶正 作者:雁歸來 本章字數:349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7日 15:09


  “沈小姐,”十三姨太微蹙蛾眉,“我們之間一定有什麼誤會。”

  “誤會?我們會有什麼誤會?我們在一起生活了十幾年,你不會想告訴我,我認錯了人吧?天下認錯人的萬萬千,可是哪有人會認錯自己的媽媽?怎麼會?”沈嬈抓住十三姨太的肩膀搖晃著,淚水滾滾而下。

  蘇子斌急忙把沈嬈和十三姨太分開,摟緊了沈嬈不放她再接近十三姨太,“夫人,冒昧問一句,你可曾遺失過孩子?”

  十三姨太撫一下被沈嬈揪皺的衣服,“蘇公子,若我真有這麼聰穎漂亮的女兒,肯定不會不認,可是很遺憾,我不能生育,追隨督軍二十年未有所出。”

  這種隱私之事,本不應該與外人道,十三姨太既然直接說明,想來也絕非虛假。

  沈嬈淚光盈盈,“你說,你跟著督軍已經二十年?怎麼會?”

  “沈小姐,我的話是否可信,你向督軍身邊的人去打聽,甚至你可以問督軍,看我所說是否屬實。”十三姨太很肯定的說。

  “那,你能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嗎?”沈嬈被她篤定的態度也搞得不肯定起來,再次問道。

  “我姓趙,閨名銀秀。”十三姨太答道,看到沈嬈突然瞪大的眼睛,她又接著說,“我猜你一直認為我是你的媽媽,她是叫趙金秀。”

  “你怎麼知道?”沈嬈詫異的追問。

  “你媽媽真的叫趙金秀?”蘇子斌驚道。真的被十三姨太說中?

  趙銀秀歎息一聲冷冷的說,“果然是這樣!沈嬈,我是你的姨娘!”

  “姨娘?”沈嬈望著她,“不,我媽沒有姐妹,她從來沒有說過我還有個姨娘!你是誰,你到底是誰?”

  趙銀秀似悵然的歎氣,“她果然還是不肯認我!”她讓蘇子斌扶著沈嬈坐下,“你要知道這其中的曲折,就安靜的聽我從頭說。”

  蘇子斌按住沈嬈的肩,“乖,總要聽聽才知道真假的!”他輕拍她的肩膀,讓沈嬈安定。

  沈嬈看著蘇子斌安撫的眼神,咬牙坐穩,調整一下呼吸對趙銀秀說,“好,你說!”

  “這話說來就長了,那都是二十年前的事了!”趙銀秀冷笑一聲,悠悠說起。

  二十年前,在依山傍水的南京城秦淮河花船上,有一個色藝雙全的花魁,名叫婉雲。她自十五歲登臺,一曲琵琶技壓群芳,花容月貌豔驚四座,連續十年穩據花魁之位,在整個秦淮河的花船裡,無人可比!

  隨著年紀的增長,她越來越希望自己結束這種漂泊的風塵歲月,尋得良人,平凡安寧的過下半生。只是她所能見到的男人,無不是尋歡作樂的無良男人,根本沒有人真心願意替她贖身,脫離苦海。

  她一年一年的等,一年一年的失望,她以為,自己就只能這樣在船上漂泊,終老一生。可是就是在她二十五歲這年,她遇到了她真正的良人,一名古董商人,沈天鵬!

  “什麼?”沈嬈突然站起身打斷了趙銀秀的話,“你胡說,我爸爸怎麼會去……我不許你抵毀我爸的聲譽!”沈嬈怒衝衝的喝道。

  “沈天鵬是她爸?”蘇子斌驚訝的望著沈嬈。

  趙銀秀很淡然,對沈嬈的反應早有預料,“男人去這種地方,並不代表他就會是個壞人。況且他為家裡的生意東奔西走,這種應酬只是平常事。”趙銀秀簡單的解釋,“沈天鵬去婉雲的花船,就是和客人一同前往的。”

  蘇子斌摟緊沈嬈讓她坐下,“是啊,那只是男人應酬的地方,男人去煙花之地,並不一定是為自己尋歡,你不要想太多,聽夫人講下去。”

  沈天鵬陪同客人到了花船,見到了婉雲。本是一次平常的應酬,卻讓他對婉雲情根深種。他在花船留連忘返,一呆就是十天!十天之後,沈天鵬決定替婉雲贖身,正式迎娶她過門。

  由於婉雲是花船的搖錢樹,老鴇又深知沈天鵬是動了真情,狠心的開出天價。婉雲以為這樣的代價實是強人所難,以為這次又會是一場空歡喜,可是沈天鵬居然一口答應!為防止事情有變,沈天鵬還請來幾位保人當面簽下契約,定到三日後帶婉雲離開花船!這樣爽快的決定,讓所有人都為婉雲慶倖尋得有情郎,婉雲更是感動萬分!

  但是,當所有人都在為婉雲脫離苦海而高興時,只有一個人黯然失色。這人便是婉雲的同胞孿生姐姐婉靈。兩姐妹相貌一般無二,妹妹是天生好嗓子,又有一手絕技琵琶,十年花魁,可姐姐除了一張臉蛋,別無所長。妹妹馬上就會從良遠離,姐姐萬分不舍。婉雲與姐姐從小相依為命,也與姐姐實在難以割捨。沈天鵬聽聞此事,居然不惜再擲重金,把姐姐也贖了出來!

  到此時,還是個有情人終成眷屬,姐妹情深的故事,誰

能想到,人心不足蛇吞象,就在婉雲離開花船的前一天,一切都變了!

  第二天就可以娶得心愛女人,姐姐更感激他救了姐妹兩人,專擺了酒席致謝!沈天鵬不疑有他,喝得大醉,清晨醒來,睡在懷裡的女人,是姐姐婉靈!

  看到自己竟然與婉靈在一起,沈天鵬震驚!婉靈醒來,哭得泣不成聲。婉雲面對此事,不異於晴天霹靂!

  “什麼?”沈嬈大驚。

  “難不成沈天鵬要享齊人之福?”蘇子斌直言不諱,一語道破。“不過她們原本就是親姐妹,最多二女同侍一夫,這有什麼難的?”蘇子斌很淡然的攤手說。

  趙銀秀冷笑搖頭,“不,沈天鵬並沒有這個意思。婉雲雖然誤墮風塵,卻因為色藝雙絕,一直是做清倌,保得清白身子。而且她與沈天鵬雖然郎情妾意,卻是發乎情止乎禮,直到沈天鵬簽了贖她的契約,他們才一度春風!她是以處子之身侍奉沈天鵬,打定了一生相隨的志願。”

  “啊?”蘇子斌意外的道,“風塵果然多奇女!”

  “可也苦命!”趙銀秀眯眼恨道,“沈天鵬因此以為,婉靈也是清白之身,一定要為她負責。他向婉雲下跪發誓,要對她們姐妹一般,絕不會辜負任何一人!可是他哪裡知道,婉靈因為沒有特殊的技藝,早就在步入花船之時淪落,實是殘花敗柳之身,哪裡還需要他負責?”

  “怎麼會?沈天鵬沒有發現嗎?”蘇子斌奇怪的問。

  “什麼意思?”沈嬈不明白,蘇子斌急忙自答,“婉靈一定做了手腳。”

  “當然,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這本就是婉靈的本性。她在花船一直對妹妹佔據花魁多年不服,卻苦於無法打倒她。如今妹妹覓得如意郎君,她在風塵多年,想尋得良人實非易事,她怎麼會咽得下氣?所以這一切都是她精心佈局!”

  “婉雲知道真相,她不會揭發姐姐嗎?”蘇子斌再問。

  “蘇公子慣看風月,懂得其中機關。”趙銀秀了然笑笑,“其實婉雲知道此事後,不是沒有質問過姐姐。可是姐姐擅長苦情戲碼,又是哭訴對沈天鵬一見鍾情,又是痛責自己不擇手段,還要以死謝罪!婉雲與婉靈是同胞親姐妹,怎麼會因為一個男人捨得讓姐姐去死?結果……”

  “兩姐妹同嫁一夫?”蘇子斌問道。

  趙銀秀鄙夷的搖頭,“當然不會!”

  沈嬈點頭道,“若是真心相愛,怎麼與他人分享愛人?”

  蘇子斌有些詫異的看一眼沈嬈,只聽趙銀秀又說下去。

  沈天鵬已將兩姐妹同時贖身,回到住所便準備擇日迎娶二人。可是妹妹此時卻提出,沈天鵬必須從二人中選擇一人,她絕不會與人同侍一夫,即使是自己的親姐姐也不行。為此事,兩人不斷爭論吵鬧,反倒是婉靈不斷安撫沈天鵬,極盡溫柔體貼之能,更是開導他要實在難舍妹妹,她為奴為婢亦無怨言!兩廂比較之下,沈天鵬愛的天平發生傾斜,疏遠了妹妹,親近著姐姐。

  終於,在最後一次關於到底娶誰的爭論中,沈天鵬決定娶姐姐,改認婉雲為義妹。可是婉雲已經失身沈天鵬,更有姐姐奪其情郎,怎麼可能還當什麼義妹?姐姐深知妹妹心志,假意三番五次勸說妹妹相從,為表示誠意,甚至不惜自毀面容。如此連連相逼,最終逼得婉雲離家出走,與沈天鵬恩斷義絕!

  “啊?”沈嬈驚訝的叫道,“怎麼會這樣?”

  “是啊,婉雲也一直在問,為什麼會這樣?也許蒼天註定讓她得不到真愛!”趙銀秀長歎一聲,眼底有恨意閃過。

  “天妒紅顏!”蘇子斌歎息道。

  “那後來呢?”沈嬈只覺真相漸近,不由追問。

  “後來?婉雲獨自離開沈家,四海漂泊,沒幾日就錢糧用盡,貧病交迫。這時正是戰亂,她幾乎認定自己命不久矣。可是老天可憐,竟又讓她遇到一個男人。婉雲病重暈倒在路邊,被路過的軍官朱子明所救,精心照料,不圖回報。婉雲隨其東征西討,一年以後下嫁朱子明。本來婉雲以為,朱子明對她情深意重,相處一年都不曾有任何過分舉動,是個謙謙君子。可是直到下嫁於他方才知道,他居然已經有十二房姨太太,婉雲是他的第十三房姨太太!”

  “老天就是這樣捉弄人!”趙銀秀冷笑一聲說,“在婉雲嫁了朱子明以後,改回自己的真名,趙銀秀,姐姐原名趙金秀,便是你的母親。”

  “不。”聽到這句,沈嬈才意識到這個故事揭開的是何等殘酷的真相,她緩緩搖頭,“我不相信!我父母一直相敬如賓,完全不是你所說的那樣!”她不由起身走近趙銀秀,高聲肯定的強調,“這不是真的!”似乎這樣就可以將趙銀秀剛剛的一番說辭完全推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