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軍閥老公:小妾要扶正

正文 第24章

書名:軍閥老公:小妾要扶正 作者:雁歸來 本章字數:343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7日 15:09


  沈嬈緩緩的坐回石凳,心中沉得像墜了個塊石頭。好半天她搖搖頭自嘲的說,“沈嬈啊沈嬈,你這是鬱結什麼呢?他有沒有心上的人,與你何干?”

  小青這時慌亂的跑來說,“沈小姐,小蝶不見了!”

  “什麼?”沈嬈心裡一驚,左右張望著確實看不到小蝶的影子,想一下說,“別急,園子裡的傭人都認得小蝶,門衛也認識她,她不會跑出園子去的,我們分頭找!快!”

  小蝶追著一隻彩色大蝶,一直穿過花園,不知不覺的跑到了前面的堂院。小蝶跑在最前面,突然一隻小哈巴狗叫著沖了出來,小蝶嚇得一下停住腳,動也不敢動。小狗大概一看小蝶是個粉嬾的小娃娃,也喜歡得很,努力的搖著尾巴,還乖巧的舔著小蝶的腳!

  小蝶感覺它濕熱粗糙的舌頭在自己腳上舔來舔去,眼淚在眼眶裡轉了又轉,終於哇的一聲哭起來!

  小狗不斷的舔著小蝶,小蝶畏懼的後退,突然回身跑著,一下子撞到了人!

  “呀,這哪兒來的野孩子,號什麼喪啊?”秀子從前廳走出來被小蝶撞到,看清因為玩鬧弄得一身土的小蝶,厭惡的皺眉叫著。

  小蝶看到有大人了,本能的小手抓住秀子的旗袍,想躲到她身後。小蝶兩隻小手在秀子湖白的旗袍下擺上留下兩個清晰的黑掌印!

  秀子立即尖叫起來,猛的掙開小蝶,把她一把推倒,“天啊,我這旗袍可是頭回上身啊!”

  “你幹什麼?”一句話兩個人同時叫出來,一左一右的扶起了已被嚇呆的小蝶,正是趕來的沈嬈和剛從前廳走出來的蕭陌城。

  蕭陌城不客氣的對秀子說,“她還只是個孩子,你至於嗎?你的旗袍重要還是孩子重要?”

  “當然是我的旗袍重要!”秀子尖利的叫著,一轉眼看到沈嬈,立即瞪大了眼望著小蝶胳膊上一左一右兩隻手,冷笑著對沈嬈說,“呀,可以啊,這才幾天,你又釣上少帥了?連孩子都這麼大了!我可真沒看出來啊!”

  “你胡說什麼?”蘇子斌最後和幾個軍官從廳裡走出來。

  沈嬈一看到蘇子斌,立即想抱起小蝶離開,可是左臂上的傷剛好,力不從心。蕭陌城抱起小蝶,“我送你們回去!”

  沈嬈低聲說,“多謝。”跟在他後面往回走。

  “沈嬈!”蘇子斌追過來,“你就這麼恨我?”

  沈嬈沒有回頭,“蘇公子,我沒有恨你。”

  蘇子斌聽到這句“蘇公子”比沈嬈狠狠的罵他還要難過,“沈嬈,我認真的想過了,我知道我錯在哪裡了!我知道,我們是不可能了,對不起!”

  “您不用跟我道歉,我說了,我只怨自己罷了!”

  “蘇子斌,你搞什麼?”秀子追過來拉住蘇子斌,看到他黯然的神色,氣得滿臉通紅,“你是不是還想與她死灰復燃啊?你看看這個水性楊花的女人,才幾天啊,她就又勾搭上少帥了!”

  “秀子你閉嘴!”對於秀子突然出現,造成與沈嬈的分手,現在蘇子斌對她少不了怨氣,這時候她語出不遜,只招來蘇子斌對她更大的反感!

  看到蘇子斌把火發到她身上,秀子更是怒火三丈,把個本來青春靚麗的臉蛋直接憋成了茄子色,“蘇子斌,你不要不識好歹!你背著我去和別的女人勾勾搭搭,我還沒說你什麼,現在你倒沖我喊上了!”她把手中的包重重的摔在地上,“我告訴你,現在我就回家,我去告訴我爸,讓他立即把你和你爸給關起來,看你還神氣什麼!”

  蘇子斌哪裡是真要得罪秀子,只是一時情緒的衝動,看沈嬈對秀子的發飆毫不在意,和蕭陌城抱著小蝶無言離開,只好回頭哄秀子,“好了,我現在不是在你身邊嗎,你還要怎麼樣!”他拾起秀子的包,“咱們回去!”

  幾個軍官也不曉得內裡的聯繫,只看他們的表現知道這事情並不簡單,一個個眼觀鼻,鼻觀心的,裝什麼也沒看到。

  秀子被蘇子斌拉著往外走,她回頭狠狠的望了一眼沈嬈的背影,眼神毒辣,“你搶我的男人,就要為此付出代價!我會讓你很難看的離開這些,很難看!就算是饕餮計畫,也不能擋住我!”

  蕭陌城抱著小蝶回到沈嬈的房裡,小蝶被沈嬈哄了半天,終於安靜下來,由小青陪著玩起來。

  蕭陌城看著發呆的沈嬈,皺眉說,“對不起!”

  沈嬈看一眼他,慢慢坐到桌邊,給他倒了杯水,“請坐!”

  蕭陌城頓一下,還是坐下來,一個面對槍林彈雨不皺眉的將軍此時卻有些局促,小心的想說什麼,出口卻是,“我不會勸人,不知道怎麼說。”

  “那就不要說了,你有這個心

,我已經很知足。”沈嬈盯著杯子中嫋嫋升起的熱氣說。

  “可是你不開心!”蕭陌城望著她。

  沈嬈緩緩抬頭,勉強的笑笑,“是啊,我不開心,我連裝都裝不出來。我已經放棄了那段感情,我也做了幾天的心理療傷,我以為,我可以坦然的面對他。可是他真的出現在我面前,我還是不能淡然面對。”

  “失去你是他虧了!”蕭陌城誠心的說著,可惜聽在沈嬈的耳中卻成了諷刺的味道,“呵呵,這還可以用虧不虧來衡量嗎?”

  自從知道蕭陌城是因為她長得像妹妹而另眼相待,沈嬈努力的讓自己平衡心態,這才嘗試去接受蘇子斌的示愛,沒想到結局卻是這樣!此時,蕭陌城居然說出這樣的話來!

  “啊?”蕭陌城看到沈嬈的反應更不知道怎麼說,低頭卻看到沈嬈的鞋帶開了。

  沈嬈這天穿的是系帶的運動鞋,還是當跑道小弟時的行頭。蘇子斌給她買來的衣服,她本計畫在去報社工作的時候再穿,不過看來用不上了。

  蕭陌城蹲下身子,默默的給她系起鞋帶來。

  沈嬈驚訝的看著他,其實蕭陌城遠可以不必理她的,她甚至還遷怒於他,可是此時撫慰她的,卻只有他。他垂著的額發隨著他動作微晃,沈嬈眼光下滑,看到他右耳垂的地方,有個褐色的小痣。

  不知為何沈嬈突然還有些心跳,急忙又滑走眼光,卻正撞上他抬起的眸,純黑閃亮的眸,瞬也不瞬的盯著她。

  沈嬈似乎還沒有在明亮的白天這麼近這麼仔細的看過蕭陌城,此時才發現,他原比自己印象中長得更加妖孽,陽剛英武與妖豔魅惑集於一身,似乎只有他才可以把這兩種陰陽兩極的美麗完美自然的融合在一起!尤其是一雙眼睛,純黑的瞳仁閃著純淨的光,由於他的眼窩比常人略深,更顯得眼神深遂,一瞬間就能讓人的心安定,一瞬間又能讓人沉淪其間!

  沈嬈微側了眼神,不敢再看。

  蕭陌城扶著自己的膝,眼直視著她,“我從十八年前開始,就是一個人。不管我站到多麼高的位置,我依然感覺是一個人,孤單無處不在。我不是沒有機會找到一個可心的人,知冷知熱,可是我不敢。我怕,我怕哪一天因為我的原因,這個人不在了,我又變回一個人,我怕我承擔不起失去的痛!我寧願從來不曾得到過!”

  沈嬈突然感覺心裡辛苦築起的一個大堤在搖晃,馬上面臨決堤的危機!

  蕭陌城伸手握住她的手,“我都無法面對的痛,我不知道你要怎麼去面對,怎麼去承受!”他用力握緊,“我的力量不大,現在我在這裡,你有什麼要說要罵要發洩的,全可以對我來!”他再用力,“只要你不再憋在心裡!”

  沈嬈猛的抽出手來,“我不要你管,不用你可憐,我自己可以!”

  蕭陌城沒有再說話,只是靜靜的蹲在她面前,望著她,伸出手去,輕輕的撫過她的臉頰,疼惜的微皺了下眉,兩道濃眉在那一瞬擰成一條直線。

  沈嬈心裡的大堤瞬間崩潰,她突然雙手握拳,重重的打在他的身上,邊打邊罵,“你為什麼要說,為什麼一定要把我心剖開來,把我的傷口晾在外面?為什麼他要騙我,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不應該的事發生?為什麼我就只能是一個人,為什麼都要欺負我?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她一連串的罵著,打著,蕭陌城不躲不閃,任她劈頭蓋臉的胡來,直到她打罵夠了,再也打不動,罵不動,淚流滿面虛弱的靠在桌邊,嘴裡還在喃喃的問著為什麼!

  蕭陌城單膝跪倒,把她輕輕的摟進懷裡,讓她的頭靠著他的肩,他輕輕的撫著她的背,堅毅的眼中盡是溫柔。

  好久以後,沈嬈還記得那種感覺,在蕭陌城的懷裡,安寧、安全、安定!

  也就是這次他們能平和說話的時候,蕭陌城告訴沈嬈,這個叫秀子的女孩,是蘇敬山朋友趙琪瑞的女兒,此人現在已經是中央的特委級人物,手握重權,是軍部都忌憚三分的大人物。只因蘇敬山與趙琪瑞曾有一次生死之交,又志趣相投,他們就早早結下兒女親家。蘇敬山常年帶兵作戰,蘇子斌小時候就在趙野村家長大,與秀子當真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現在軍閥割據,各自擁兵自重,中央名存實亡,但是趙琪瑞在各路軍閥中都有相當的影響力,很多重要的將領甚至都是他的門生,蘇敬山一直小心維護著兩家的關係,蘇子斌選擇秀子放棄沈嬈也就不奇怪了。

  沈嬈早有此心理準備,聽到對方果然是有權有勢,心中反倒釋然。她本又是個開朗的性子,事已至此,反正也不能改變什麼,她漸漸的平和下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