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軍閥老公:小妾要扶正

正文 第30章

書名:軍閥老公:小妾要扶正 作者:雁歸來 本章字數:352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7日 15:09


  “還有一截!不太遠了,加把勁兒!”兩個聲音很陌生。

  蕭陌城悄悄的眼睛睜開一條縫。天已經黑了,樹影在頭頂不斷向後,他被兩個拖著正在山上走。他感覺了一下,自己又被五花大綁了,上衣雖然穿上,但鞭傷依然很痛,沒有做過處理。他的頭被蒙上,由於不斷的拖拉,結果那布套鬆開了,這才露出他的臉。這兩個人拖他的時候絲毫不在意他會磕到什麼,根本就沒有把他當做活生生的人,而是當作一個物件!

  他們要把他弄到哪裡?他們是什麼人?看他們穿的衣服,不是軍隊的人,借著依稀的星光,這兩個人蕭陌城都不認識!

  他們肯定不是奉了蘇敬山的命令,義父不會對他用這種手段!是誰恨他至此,一定要致他於死地,也許從這兩人身上可以得到資訊。

  蕭陌城假裝仍然昏迷,直到他們停到一處,他急忙閉了眼。一個人湊過來看看,“嗯,他還迷糊著呢!倒是省了咱兄弟動手!”

  “屁話,要是他醒了,再來咱兩個都不是個!”另一個鄙視的說。

  “他被綁成粽子了,你還這麼怕,真是沒出息!”

  “你有出息……”

  “好了,好了,快把他扔下去,咱們完事兒回去還得和主子回話兒呢!”

  兩個人爭了幾句,蕭陌城借機看了一下地形,判斷這是江城西郊的一處斷岩。他來江城之前勘查地形,曾經來過這裡,對這裡特殊的地形記憶深刻:此處三面是嶙峋的山石,一面是近九十度的山崖,高度有三四十米,如果掉下去,絕無生還的希望!

  當兩個人再過來拉他時,他運氣沉下身體,那兩個人沒能拉動!他借機一個鯉魚打挺站起來,頭一頂,把一個人直頂下山崖去,隨著一聲淒厲悠長的慘叫,好久崖底才傳上來一聲鈍響!

  餘下的一個大叫一聲,“哥!”他立即抽出一把刀,拼命的沖了過來!

  蕭陌城一個翻滾躲過,兩腳一踢,那人的刀鋒險險砍過他兩腿之間,正好砍斷了縛住他雙腳的繩子!

  雙腳一獲自由,蕭陌城立即雙腿連踢,那人刀雖鋒利,居然也被他踢了個手忙腳亂!蕭陌城借機掙開了手上的繩索,在與那人錯肩時一個手刀砍在他頸上,那人身子一軟,暈在地上!

  蕭陌城腿一軟跪在地上,粗重的喘息著。

  剛剛他中的迷藥十分特別,不僅讓他昏迷,還造成他體軟力虛,如果不是靠著他非人的意志力,早被這兩個人扔到崖底,死無全屍了!

  他坐在地上休息了一會兒,向四周看了看地形,準備下山。就在他站起來的時候,原本暈倒在地上的那人突然掙扎起身,猛的向蕭陌城撲來!蕭陌城沒想到他會突然醒來,腳下不穩,兩個人頓時順著山坡滾了下去!

  蕭陌城在滾動中扳開了那人的手臂,用力的甩出去,只聽一聲鈍響伴著慘叫,再無那人的聲息!蕭陌城努力的保持自己的平穩,可是山勢過陡,他的下滾之勢已成慣性,他只能儘量的讓自己少受到傷害,躲過尖銳的山石和斷枝!

  不知滾了多久,身上的刑傷和滾落增加的新傷帶來的痛楚,加上迷藥殘餘藥力的作用,他漸漸的暈了過去!而他的身體也在他失去意識後不久,停在了山腳下的一處草叢中!

  月色稀薄,從東向西,照著他滿臉是血的臉,說不出的悲淒慘烈!

  一個瘦小的人影慢慢靠近,走過蕭陌城時,突然被絆了一下,那人驚問道,“誰?”他隨手撥開草葉,一眼看到了昏迷的蕭陌城,被嚇得呀的尖叫起來!手中的草葉一下鬆開復原,擋住了蕭陌城的臉!

  可是蕭陌城身上的軍裝還是提醒了來人,這是個軍官。他再次撥開草叢仔細辨認,終於認清了是誰,驚訝的叫起來,“蕭陌城?”清脆的聲音表露了她年輕女子的身份。

  沈嬈從靜園出來後,一直住在山洞裡。工作當然失去了,蘇子斌給的記者證她根本也沒有帶出來,草廬上次已經不能再住,現在只是臨時棲身。幸好連年的炮火,山裡的猛獸都躲到深山裡,她住的地方還好。

  剛才她聽到外面似乎有聲音,才悄悄的出來查看。沒想到,居然看到了蕭陌城!

  她急蹲下身子查看,他傷痕累累昏迷不醒。這是怎麼了?

  沒有聽到槍聲,也沒有聽到什麼打鬥聲,看他的樣子像是從山上滾下來的!

  “到那邊去找!”

  “快!他一定走不遠!”

  “那邊,還有那邊!”

  一陣人聲隨著火把的長龍,從遠處而來!

  沈嬈立即斷定,這是找蕭陌城來的!不管怎麼樣,先把他藏起來再說!

  沈嬈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氣,背起蕭陌城,踉踉蹌蹌的轉過山坡,那邊有個彈坑,臨時也可以躲一下。反正天黑,山上

又草高林密,一時半會兒他們也不會發現吧!

  把蕭陌城放在彈坑裡面,又把草叢清理了一下,免得被人發現跡象找到。怕蕭陌城醒來是發出聲音,她把他緊緊的抱在懷裡,輕輕的捂住他的嘴。兩人剛藏好,那些尋找的人就靠近了,沈嬈聽他們在這裡轉了轉沒發現情況,又向上走去。等這些人聲聽不到了,她才松了口氣,低下頭一看,濃濃夜色中,蕭陌城睜著眼望著她!

  “你醒了?”沈嬈高興的低聲說,“他們走遠了,你能走嗎?”

  蕭陌城望著她問,“為什麼每次我受傷了,你都會出現?”

  沈嬈撥開草看看,確定不會有人,“走吧,別說那麼多了!”

  她扶著蕭陌城站起來,蕭陌城感覺自己的左腿一陣劇痛,可能是滾下山的時候傷到了!

  沈嬈感覺到他的不便,把他的胳膊架到自己肩上,“快走!”兩個迅速的消失在密林中!

  走了有十幾分鐘沈嬈他們才走到她住的山洞那裡,如果不是蕭陌城受了傷,這段路沈嬈三分鐘就搞定了!

  沈嬈扶著蕭陌城靠在石壁上,從旁邊拉出一個簡易的梯子,“我先上去,你扶著梯子慢慢上來,我會拉你!”她靈活的上去,翻身跪下伸出手來,“快!”

  蕭陌城看著她俯著身子,伸出的手讓他心裡一暖,他扶住梯子,忍痛向上,沈嬈努力的往上拉他,終於他順利的上去。沈嬈把草順一下,毀滅有人的痕跡,把梯子藏起來,扶著蕭陌城往前走。

  蕭陌城發現這裡實際上是山的一個縫隙,如果不仔細看肯定發現不了,而這縫隙裡居然別有洞天,更是讓人想不到。

  沈嬈扶著蕭陌城在洞底坐下,那裡鋪了些乾草,權作床鋪。她又從竹筒裡倒了水遞給他,“先喝口水!他們還在外面,不能生火,只能喝涼的。”

  蕭陌城接過來一氣喝幹,“謝謝!”

  “要不要吃點東西?”沈嬈問。

  蕭陌城立即感覺自己肚子很空,不客氣的咕咕叫起來,沈嬈遞給他一個黑乎乎的東西,“吃吧!”

  蕭陌城接過來也不仔細看,上去就咬,原來是烤土豆。

  “你也不怕我給你下毒啊?”沈嬈低聲的笑說。

  “你不會!”蕭陌城低聲答一句,繼續狂吃。

  沈嬈一怔,“你怎麼這麼確定?”她坐在他旁邊說,“你可是冤枉了我,我完全有理由恨你!”

  “我沒有冤枉你!”蕭陌城淡淡的說。

  “你還是相信我偷東西?”沈嬈怒了,聲音不由高起來!

  “你沒有偷,只是我沒辦法幫你證明。”蕭陌城解釋一句,把最後一塊土豆放進嘴裡,拿起竹筒又狂喝一氣。

  “可是你還是讓我受刑!”沈嬈恨恨的說。

  蕭陌城借著微弱的星光看她一眼,把自己的上衣扯開。

  沈嬈赫然看到上面的累累鞭痕!“你?”

  “我現在和你一樣,無法證明自己的清白,所以也要受罰!”他把衣服攏住,“你每次救我,都可能給自己招來殺身之禍!”說完他站起來,搖晃一下扶住石壁。

  沈嬈跳起來,“你幹嘛?你要走?”

  蕭陌城喘息下說,“他們都在找我,如果發現我和你在一起,你只會成為陪葬!”

  “屁話!我才不會給你陪葬!”沈嬈啐了一口,再看他一眼說,“你也不會死!”她指指這裡,“這個地方他們找不到的,你放心在這裡呆著吧!”

  “現在天黑他們找不到,天亮以後還是會發現的。我不想拖累你!”

  蕭陌城堅持向外走,沈嬈搶前一步張開雙臂攔住他,“你怎麼聽不懂人話啊!我說不會發現就不會發現!”她恨恨的把蕭陌城摁坐在地上,把他的上衣脫下來,“你現在給我老老實實的坐在這兒,我會安排好一切!”她向外走了兩步,又猛的回頭狠狠的說,“你不要搞小動作,我們的帳還沒有算完!”

  她匆匆的出洞出去,蕭陌城不知道她要幹什麼,可還是很聽話的在洞裡休息,恢復體力。

  大概過了有十分鐘,沈嬈回來了!“好了!累死我了!”

  “你幹什麼去了?”蕭陌城問。

  沈嬈坐在地上喘息一會兒才說,“我把你的衣服扔了,反正已經破成那樣子。”

  “你以為你的小伎倆可以騙得了人?”蕭陌城盯著她問。

  “對啊,所有人都會這麼想,所以我才能騙人!我把你的衣服扔在一條很隱秘但是他們一定可以找到的小道上,那邊是可以通到去靖州的官道的。”

  是小道,還隱秘,像足了逃跑時選擇的路線,官道雖然危險,但是蕭陌城真的要逃走,這卻是個明智的選擇。這是勝在險中求!

  蕭陌城點了點頭,“你很聰明!可惜我不能謝你!我還是要回去!”說著就要站起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