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諸天狂武

第一卷 三家共陵 第一章 千里少年行

書名:諸天狂武 作者:君央 本章字數:313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8日 11:07


  神州大陸。

  初冬,大雪。

  千里銀白的雪地上,有個黑衣少年踽踽獨行,身後留下一路龍蛇般蜿蜒的腳印。

  前方矗立一座灰白的古舊城門,攔住去路。

  雲昭停下,抬頭。

  “咳咳咳……”

  一陣痛咳,面無血色,慘白嚇人。

  赤城。

  城牆上這兩個刻鑿大字依然蒼勁,不染風雪,看不出任何變化。

  忍不住,長長一聲歎息。

  三年前。

  十三歲的他是赤城第一天才,試選會上戰勝幾千同齡少年,驚絕豔豔,被修仙名門‘劍宗山’看中挑走,成為全城佳話。

  三年後

  現在再回來時,卻變成了一個丹田破損的廢人。

  只因為一個人。

  梁北之!

  此人名門英後,神州王朝威名赫赫的鎮國巨將,梁煜煥之子。

  自幼天賦異稟,再加上得天獨厚的家族底蘊,讓他成就非凡,進入宗門後立刻成了年輕一輩的第一人。

  雲昭在他之後進入劍宗,隨即就被譽為梁北之第二,名頭直追其上。

  梁北之眼高一等,根本看不起這種小山溝來的土佬,而雲昭對壓過自己一頭的梁北之更是不服,兩人間醞釀著一戰。

  終於。

  在一個月前,劍宗山兩大少年天才刀兵相見,一決高下。

  起初,兩人戰至平手,雲昭還隱隱壓過梁北之一頭。

  可突然,雲昭出現中毒跡象,一個恍惚被打傷丹田,廢去修為,成了全宗笑柄。

  雲昭實在想不通自己到底是怎麼中的毒,就去偷偷跟蹤梁北之,居然讓他發現了一個帶鬼面具的黑衣人的存在。

  沒想到,這個黑衣人就是向自己下毒的真凶。

  雖然看不清黑衣人的臉,但雲昭可以肯定這人一定跟自己很熟,而且也有仇,否則沒理由向他下毒。

  雲昭捏緊拳頭,暗暗發誓。

  梁北之,廢我修為的仇,不同戴天,總有一天我要連本帶利向你討回來。

  還有那個帶鬼面具的黑衣人。

  不管你是誰,我一定要挖出你這卑鄙小人,讓你也嘗嘗中毒被廢的滋味。

  望著赤城城門,雲昭有恍如隔世的錯覺。

  這次千里迢迢從劍宗山回來參加七天后的祭祖,目的就是為了得到祖地裡先人們留下的寶物。

  只要進入祖地,拿到先祖留下的寶貝,就不難恢復修為,重回劍宗山找梁北之報仇雪恨也不是難事。

  拖著疲憊的身體,緩步進城。

  “砰!”

  剛走沒多遠,街道旁一家店鋪裡摔出一個人,滾在雲昭腳邊,披頭散髮,身上沾滿雪花。

  這時,鋪子裡大步走出一個四十來歲的鼠須男人,瞪眼大罵。

  “告訴你雲行儁,鋪子已經被二爺當成欠銀收回了,別在這裡礙事,快滾。”

  雲昭一驚。

  雙手顫抖。

  路上行人慢慢圍了過來,都等著看好戲,邊指指點點,邊交頭接耳。

  “爹?!”

  雲昭悲呼。

  被人一腳踢出門,在寒冬雪地上打滾,跟瘋子一樣的男人,居然就是自己的父親。

  他爹雲行儁喝的醉醺醺,看到是多年不見的兒子,不由的醉眼一亮,聲音發顫。

  “昭……昭兒……”

  雲昭悲痛莫名。

  他爹也曾是雲家最傑出的天才,劍法超群,雄姿英發,威名遠揚,前程錦繡。

  後來跟他母親,烏家六小姐相愛,打破兩家不通婚的鐵律生下雲昭,被家主廢去修為,逐出家門。

  一家人受盡白眼和屈辱,所以他發誓一定要出人頭地。

  可惜在劍宗山被人廢去修為,淪為廢人,實在沒臉回來面對他爹。

  鼠須男人道:“呦嘿,雲昭,你跟人比武落敗被打成廢人,居然還有臉回來,我們雲家的臉都給你丟盡了知不知道。”

  雲昭又是一驚。

  不可能,他怎麼知道劍宗山發生的事,到底是誰泄了自

己的底?

  抬頭一看。

  眼前這個鼠須男人是自己二伯的僕人,外號六鼠。

  “六鼠,你敢打我爹?”

  雲昭氣血翻騰。

  曾發誓一輩子不讓人欺負老爹,帶他堂堂正正回到雲家,重入門第,現在卻被一個狗仗人勢的鼠輩給打了,怎麼不讓人發怒。

  六鼠走了過來。

  “雲昭,還當自己是少爺啊,你被人廢掉修為的事早就傳遍整個赤城了,現在跟個臭蟲差不多,還跟我這裝蒜。”

  雲昭被路人那鋪天蓋地的嘲笑包圍。

  咬牙,怒喝。

  擊出一掌。

  軟綿綿落在六鼠身上,不痛不癢。

  六鼠不屑,抬手“啪”一耳光,抽的雲昭頭暈眼花,跌在地上,嘴角流血,昏死過去。

  “昭兒!”

  雲行儁勉強翻起身,朝兒子爬去。

  六鼠冷哼道:“一大一小全他娘是廢物。”

  “昭兒,醒醒。”

  晃了晃雲昭,雲行儁強撐著把他扶起,轉身要走。

  六鼠在後面喊。

  “喂,死酒鬼,明天把店鋪的房契拿來,不然有你好看的。”

  ……

  赤城西門。

  雲昭在一處破漏板房裡醒來。

  胸口氣悶,頭脹眼突,臉上被打的掌印還在。

  “醒啦。”

  他爹雲行儁掀布簾進來,將藥碗放在床頭。

  雲昭慢慢坐起:“爹,我沒用,辜負了你的期望。”

  雲行儁摸出酒壺,灌了一口:“別說這個,能平安回來就好,先把藥喝了。”

  雲昭一口氣把這沖鼻的苦藥全喝了下去。

  這點苦跟自己和爹娘的屈辱比起來,不值一提。

  “爹。”

  看看四周,雲昭問道:“小瓊呢?”

  雲行儁道:“你妹妹在烏家跟你四姨修行呢,你四姨說小瓊有天賦,不能跟著我白白浪費了。”

  “烏家?”

  雲昭吃驚不小。

  烏家可是他們雲家的死敵,妹妹在烏家豈不是很危險。

  赤城有三大族姓。

  雲家,烏家,焦家。

  其中,雲家和烏家是百年難解的死敵,兩家人禁止通婚,互相仇視,多次發生大規模族鬥廝殺,仇怨大的幾乎一見面就拔刀對砍。

  他爹和他娘正是因為違反了家族規定,私定終身,而且生下孩子,所以才被趕出家門。

  雲行儁看出他的擔心。

  “放心,對你四姨還不相信嗎,只要有她在,小瓊絕不會有事的。”

  雲昭暗暗點頭。

  是了,四姨是娘的親姐姐,兩人感情最好,而且她還是烏家,不,甚至是整個赤城最強的強者。

  只要有她在,妹妹就不會有事。

  松了口氣,雲昭忽然想起什麼,問道:“爹,你知不知道,是誰洩露了我被廢掉修為的事。”

  “這……”

  雲行儁為難半天才開口:“都說是漣衣傳出去的。”

  “烏漣衣?!”

  雲昭恍然大悟。

  難怪自己在劍宗山受傷,遠在千裡外的赤城都能知道,原來是烏漣衣那個死女人在大嘴巴。

  她跟自己一樣是劍宗山的弟子,而且還是烏家的人,跟自己一直不對付,肯定是她傳出去的沒跑。

  雲行儁歎氣。

  “她昨日剛回來,整個赤城就傳遍了你的事,哎,她雖然是你四姨撿回來的,但好歹你們也算青梅竹馬,而且還有婚約,怎麼能……”

  “別說了!”

  提起那個女人,雲昭怒火就往上頂。

  憤憤一肘砸在牆上,“砰”,將本就酥爛的木板撞穿。

  雲行儁連忙道:“你好好休息,我去做飯。”

  轉身出去。

  雲昭悶氣難平,手肘拔出,已被木屑紮出了血。

  忽然。

  一塊沾了他血的綠玉從破洞裡掉出。

  擰眉奇怪,伸手拿起。

  刹那,一陣刺眼白光怒綻,雲昭詭異的原地消失。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