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諸天狂武

第一卷 三家共陵 第二十五章 欺人太甚

書名:諸天狂武 作者:君央 本章字數:306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8日 11:07


  積雲山下半裡。

  焦不愁讓所有人馬停下,進入一片林子,不准再前進,原地待命。

  躍上樹頂,眺望遠處。

  山腳下,水雲寨的哨樓高高聳起,監視四周動靜。

  焦不愁觀察了一陣,輕輕巧巧落回馬背上。

  焦不煩不耐煩的道:“二哥,咱們還在這裡幹什麼,直接殺上去啊。”

  焦不愁搖頭道:“不行,現在還沒跟山魈決裂,不能貿然行事,你這一沖上去,肯定是場慘烈的大戰。”

  焦不煩瞪眼道:“打就打,我還怕他們那群土匪山賊?”

  “三弟,你冷靜點。”

  焦不愁勸道:“現在不是怕不怕的問題,是儘量避免一戰,而且烏少勳還在他們手裡,必須先救下來。”

  想了想,又道。

  “這樣三弟,你留在這裡別動,我跟林鷹上去和山魈談談,如果看到我發信號,你再沖上來,怎麼樣?”

  “不行,我要跟你上去,他娘的,山魈那個畜生養的,非宰了他為筱筱報仇不可。”

  “三弟,不要意氣用事。”

  焦不愁好說歹說,都沒有勸動這頭倔驢,差點把自己氣死。

  思索半天才道:“好,你跟我上去,但必須聽我的,不許衝動,否則咱們這就打道回府。”

  焦不煩假裝答應,點了點頭。

  心中盤算。

  要老子忍氣吞聲的去見那畜生,不可能,非把他的禍根給剁下來喂狗不可。

  焦不愁貼耳朵吩咐了林鷹幾句。

  然後,帶著焦不煩和六個【凡武境】‘中品’頭目,策馬奔向水雲寨哨樓。

  “站住!”

  看守見有人騎馬過來,連忙攔住。

  焦不愁勒住馬韁,抱拳笑道:“幾位兄弟辛苦。”

  他們都認得焦不愁,連忙賠笑:“原來是焦爺。”

  焦不愁一招手,立刻有手下下馬送上銀票:“這些給兄弟們喝酒,我上去找大當家有事商量。”

  一個中年看守接過銀票看了看,喜上眉梢。

  娘的,整五百兩啊,發財了這下。

  趕緊藏好,吩咐手下把柵欄抬開,恭恭敬敬目送他們上山。

  路上。

  焦不愁還不停吩咐三弟,一定不要衝動行事,現在是最關鍵時期,能合就不要分,千萬不要壞了大事。

  焦不煩一邊點頭應付,一邊暗自盤算。

  不把山魈那個土匪宰了,老子就算白活一世,絕不能讓女兒白受這種羞辱。

  水雲寨,大堂。

  山魈正在喝酒,突聽外面有人喊:“焦二爺,焦三爺,到!”

  停下倒酒的罎子。

  一抬頭,就看到焦不愁等人走了進來,雖然臉上帶笑,卻暗藏殺機。

  尤其是焦不煩,進來就死死瞪著他,手一直不離劍柄,一副隨時拼命架勢。

  麻煩來了。

  跟焦家合作這麼多年,他當然認得誰是誰,也知道他們今天來的主要目的是什麼。

  並沒有起身相迎,繼續倒酒。

  “原來焦兄來了,快請入坐,來人,上好酒。”

  焦不煩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再一看他這態度,頓時義憤填膺,想要出手。

  “三弟。”

  焦不愁早有防備,按住他,低聲道:“別衝動,看我的眼色,該動手我自然會讓你動手。”

  安撫了三弟,拱手賠笑。

  “山兄客氣。”

  說著,帶人坐到旁側,隨後有人送酒上來。

  山魈舉起酒碗,大笑道:“什麼都別說,先幹一碗,喝。”

  揚脖子悶幹。

  焦不愁自然得陪他,也喝了一碗,假笑道:“好酒。”

  山魈也是皮笑肉不笑,淡淡道:“焦兄,今天來,是不是有什麼要緊的事?”

  他當然是明知故問,沒事帶人上來幹什麼。

  焦不愁道:“上回山兄說要提價的事,我跟我大哥他們商量過,就憑山

兄這麼多年的勞苦確實也該提提價,不過三成太高,山兄你看,是不是可以降低一點。”

  山魈又倒了碗酒,剝著花生,並沒有搭話,給了他一個小釘子碰。

  焦不愁這些人都是暗氣暗憋。

  良久,山魈才漫不經心的開口說話。

  “哦,這事啊,你不說我還想不起來,既然焦兄這麼有誠意,好,那就兩成九吧。”

  “砰!”

  焦不煩猛的一拍桌子,霍然起身,指著他鼻子大罵。

  “放屁,放你娘的屁,別說兩成九,一成你也別想加。”

  “三弟。”

  焦不愁在一邊拽他。

  主座上。

  山魈依然笑嘻嘻,道:“焦三爺瞧你說的,我的兄弟要吃飯的,就每天挖那點‘礦晶’,還不夠他們喝一頓酒的。”

  焦不煩甩開二哥的手,吼道:“那是你們的事,你們不是山賊嗎,出去搶好了,用的著像狗一樣在老子這討肉吃嗎。”

  焦不愁心一涼,暗叫完了。

  山魈低下頭,肩頭顫動,嘿嘿嘿一陣細笑。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他到底想幹什麼。

  “砰!”

  突然,山魈怒虎一般將桌子拍碎,大發雷霆,喝道:“你他娘找死!”

  話音剛落,門外就沖進幾十個手持長刀的山賊,將焦不愁等人包圍。

  看到這陣仗,焦不煩反而心放了下來。

  “看見了吧,二哥,人家可是下了套等我們鑽呢。”

  焦不愁急忙道:“山兄,誤會,我們沒有惡意。”

  他依然抱著最後的希望,能不打儘量別動手,這對大家都沒有好處。

  山魈怒道:“沒惡意你人馬駐在我山下,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什麼心思,殺了我,你們焦家獨自霸佔礦脈,傻子都看的出來。”

  他能當上水雲寨大當家,那可不是浪得虛名的。

  銅河城遍佈他的眼線,跟焦家這種吃人不吐骨頭的豺狼合作,怎麼能掉以輕心。

  焦不愁冷汗冒出。

  現在可謂是一觸即發,弄不好自己這些人都要死在這裡。

  “聽我說,山兄,今天的事確實是我們不對,只要你繼續跟我們焦家合作,條件隨便你開。”

  山魈見目的達成,道:“既然焦兄這麼有誠意,那就加十成吧。”

  “你……”

  焦不愁心臟都頓了一下,差點吐血。

  這已經不是合作,而且直接明搶了,娘的,土匪不愧是土匪,這麼不要臉的事也只有他們能做的出來。

  強逼著自己冷靜下來,先離開這刀山火海再說。

  “好,我答應你。”

  山魈哈哈大笑:“焦兄果然是個痛快人,把這張契約簽了,咱們兩家依然還是好朋友。”

  有人送了一張契約上來。

  焦不愁看了一眼,心突突的跳,眼珠漸漸瞪出血絲。

  王八蛋,欺人太甚!

  不可奈何,只能提起筆來簽字。

  “二哥。”

  焦不煩一把抓住他手腕,咬牙道:“太便宜那個王八蛋了,不能簽。”

  焦不愁何嘗不知道,但是沒辦法,不簽今天就會死在這裡,還不如留著命回去從長計議。

  推開焦不煩的手,毛筆落下,簽上名字,感覺極其屈辱。

  手下把契約托回去給山魈。

  “好!”

  山魈看過契約,舉起酒碗,叫道:“來,幹了這碗,咱們還是好朋友。”

  酒倒滿,焦不愁強行讓所有人端起來,不能在這最後一刻出事。

  “幹。”

  雙方一飲而盡,意味大不相同。

  幹了這碗苦酒,焦不愁壓著火氣,道:“山兄,這事咱們揭過去,還請把烏家少爺放了,讓我回去好有個交代。”

  山魈一愣,問道:“什麼烏家少爺?”

  不是他裝傻,真是不知道焦不愁說的什麼意思。

  隱隱感覺有什麼不妥的地方。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