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穿越重生 > 神仙棧

正文 第259章 :杜鵑泣血 3

書名:神仙棧 作者:璆琳 本章字數:2750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5日 09:58


金銀城中雖未有豔陽,卻仍是個短暫的晴天,可入了那無往林中,頓時天色大暗,天空中不見太陽,厚重的雲朵仿佛是一層層壓到了這林中的樹梢上。

車隊安靜的在林中行駛,車輪的轉動聲淹沒在厚厚的落葉堆中,玄衾衾看著這熟悉的地方,卻不知為何有些高興不起來,伸手探出窗外,頓時一陣涼意爬上她的手臂,這才慢慢收回手臂,將袖子扯了下來,看著那陰沉的天空,輕輕放下窗簾,對一旁抱著琵琶出神許久的小蓮低聲說道。

“變天了。”

小蓮仍是呆呆望著前方,只是指尖不小心撥到那琴弦發出噌的一聲,這才回過神,低聲應了:“嗯……”

而此時梵裡是一番熱鬧的景象,與那往日的死氣沉沉大有不同,魔界上下忙碌著,誰也沒閑著。

來客們有說有笑的。

小侍女們端著精緻的碗碟酒水往一處去,各類糕點鮮果,一樣樣擺得好看極了,竟似畫中一般,誰也不敢將腳步加快,皆是慢慢地邁著小步走著。小廝們也忙上忙下的整理著路旁的裝飾物,四處看去,都是那般明豔的紅,在這陰沉沉的天色裡竟有些刺眼。

再看金銀城中。

“綾兒,我們該走了,此時人人皆往梵裡去,便是尋焚石最好的時機……”一個藍衣男子從人群中擠上前去,拍了拍紅綾的肩頭。

紅綾聽到他的聲音卻無動於衷,心中想著玄衾衾竟跟著人界的車馬隊,這魔界盛典何其盛大?她假扮煙兒接近西門亦封本就是虎口拔牙之事,如今此舉又添了一分兇險,這左思右想都覺心驚肉跳,一時間頭疼不已,也不知與屏幽從何說起,頭也不回的拍開他的手,踮著腳焦急的望著那人界的車隊駛入無往林中。

看她這般模樣屏幽自然是一頭霧水,未過許久,那人界的車馬皆入了無往林中,人界的侍衛便都隨著最末尾的馬車入內,頓時入口處又恢復如常,行人得以緩緩入內,紅綾見狀,連忙推搡著左右的人,往入口處擠。

回頭匆匆與屏幽說了一聲:“跟上那車馬隊!”

人界車馬隊?他突然想到了什麼,頓時心中咯噔一聲,莫不是與玄衾衾有關?便緊隨其後,兩人擠在那嘈雜的人群中,一前一後行色匆匆入了那入口處。

梵裡。

人界的車馬隊緩緩的行駛著,向著遠處高聳的宮殿而去。

“哇,這便是魔都梵裡嗎?”一個隨車的小侍女小聲的感歎道,好奇的四處張望:“沒想到梵裡竟是這般模樣,你看這道路兩旁滿是未經雕琢的巨石,細看卻又極為別致,再看這天色似是常年昏暗,但四處古木長得卻是極好的,倒與我想像中的荒漠之地相差甚遠啊。”

“噓,小心總管聽見,可又得罰我們了。”另一個小侍女嘴上說著害怕,卻又忍不住打開了話匣子:“幾年前,我還未分到小王爺府中時,曾隨宮裡一位大人來過,那時的魔界便是這般模樣……欸?你看,那!”

車隊路過一座精緻的殿宇,那小宮女頓時興奮極了,扯了扯同伴的袖子。

“那是何人所住的宮殿,竟這般華貴,竟快趕上我們小王爺住的那殿宇了,這般金碧輝煌又雕琢精美,想來定不是一般人的居所吧。”

“是啊,啊……我好像看到一台花轎了!那定是新娘子的住所了吧!”小侍女好奇的探著頭去看,可惜視線卻被一巨石遮住,她一邊隨著車隊走著,一邊踮著腳往那邊望。

那倆隨行小侍女在車旁聊得開心,本在

車裡發著呆的玄衾衾頓時也有些好奇了,沒想到,這魔界盛典原來是有人結婚?

她心想著,輕輕掀開窗簾的一角,往外看去,順著那小侍女的視線望去,頓時有些不敢置信。

“那不是浮瑤住的地方嗎?”她小聲嘟囔著,再看這四周,竟一路掛滿了紅綢,與往日那死氣沉沉的梵裡,簡直是大不相同啊,頓時睜大了眼。

原本以為盛典是慶祝某些節日罷了,沒想到會是浮瑤的婚禮,那般強勢陰毒的女人不知是哪個倒楣蛋竟然要娶她,可轉念一想,玄衾衾心中突然升起一絲不安,看著這鋪天蓋地的紅,便怎麼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胡思亂想了:“這樣盛大的場面,美人師傅也一定會來的,到時要是遇見了可怎麼辦?他應該不知道我在紅坊的事吧?這可……”

小蓮出神了許久,聽見車外小侍女們嬉笑著,這才回過了神來,突然轉頭,只見玄衾衾正掀了簾子往外看著,只見不遠處那座殿宇前停著一頂華貴的花轎,那殿宇上下掛滿紅綢,紅色的燈籠從門口一路掛到了這裡,她頓時背脊冒起冷汗,手心冰涼僵硬,竟覺得隱隱腹痛。

再看另一邊。

一偏房看似裝潢普通,少有人經過,但門口卻有魔界重兵把守著,誰也不得靠近。

只見房內站著兩個男子,一小廝端著一金玉雕花的方盒走了進來,見玄墨染就站在門邊,連忙行了禮,然後不慌不忙的將手中的盒子放到一旁的桌上,小心地打開來,只見那盒中似是一件大喜的紅袍,半天見玄墨染沒有動靜,也不敢吱聲兒,便望向一旁的隨鷹,隨鷹見了那紅衣眼神有些輕蔑,擺了擺手示意那小廝退下。

“你可想好了?”隨鷹向來對這些事務並無興趣,但此番心中卻似打了個疙瘩一般。

玄墨染瞥了一眼那紅衣,看了許久,嘴角竟扯了一抹牽強的笑,走了過去,輕輕提起那紅衣的一角:“不知流兒若見我穿這紅衣,會是何表情。”

“你答應過我,不會負了流憶,可你!”

隨鷹忍不住怒氣,沖上前去,一把扯過他手中的紅衣,扔到了地上,然後用力抓住玄墨染的衣領,可沒料到他竟沒有躲閃。

玄墨染視線還望著地上那紅衣,面對隨鷹的質問,他低聲作答,心中慕然浮現出那女子的一顰一笑:“她都不在了,我如何負她?”

隨鷹見他這般頹廢的模樣,心中盡是不滿:“可流煙呢?”

“流煙……我的孩子,未曾想到,她的模樣竟與流兒似一個模子刻出一般,雖愚鈍了些,但那性子生的是與我一般無二,不過,左右都是極好的。”玄墨染不知自己在想著什麼,只是淺笑著,兀自胡言亂語著。

“都說虎毒不食子,我竟忘了,你是那蛇蠍,不是虎。你為了得到浮瑤手中的水雀,竟願意娶她?你可知,浮瑤以為流煙便是流憶,從她回到異界,便千方百計想要她的命。回想當年,若不是因為你,流憶也不會死,如今流煙好不容易回來了,你卻依舊這般任性妄為,可曾盡到一個做爹爹的責任?難道還想要她的下場如當年流憶一般嗎?”

玄墨染有些恍惚的看著隨鷹:“你知道嗎?人王為何要找這五件上古神器。”

“那復活之說,不過傳言,你何時竟這般失了心智?”隨鷹見不得他這般模樣,手中的黑煙越發濃重,攀爬著繞上玄墨染的脖子,看著他那失魂落魄的模樣,心中的火氣才慢慢滅了些,皺著眉,咬了咬牙,這才緩緩鬆開他的衣領,轉身踩過那地上的紅衣,摔門離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