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元武戰神

正文 第37章 這就很尷尬了

書名:元武戰神 作者:木柵扶籬 本章字數:379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14


夜色漸漸降臨,林川他們一行人,在花櫻語和杜心瑤的帶領下,開始在星羅城中大街小巷中穿梭起來。

期間,花櫻語跟杜心瑤談論了在客棧遇到的事,把林川力克劫匪的英勇事蹟毫無保留地還原給了杜心瑤。

這不說還好,一說後,惹得杜心瑤對林川的簡直是愛不釋手,一路上圍著林川又是給林川買好吃的又是給林川買好玩的。

林川雖想拒絕,但又盛情難卻,這一趟街逛下來,他身上大包小包地給掛滿了。

這也是林川第一次進大城池玩,讓他看到了不少新奇的東西,非常盡興。

時間飛快,逛完夜市之後,已是午夜。

林川因為還要拜託花櫻語找花淵海,所以就隨著花櫻語一同回到了她家。

由於天色已晚,林川也就沒有跟花櫻語的家人打招呼,便進入到客房了。

回到房中,林川並沒有急著休息,近日修為等級上的進步,也讓他漸漸感覺自己的筋骨氣血力量稍顯虛弱,需要好好強化一下筋骨氣血,以便為下一次晉級做準備。

於是他服用了一顆鳳火水仙丹後,打坐凝神,運轉起淬體功法——《淬骨熬筋訣》。

對於武者來說,修煉是一個階段性的過程,境界好比一個容器,修為境界越高,容器的體積越大,所能儲藏的元氣的量也就越多。

而體質,就相當於容器的材料,體質越強,容器的材料的強度和品質也就越好越結實,自然也就越能更好地儲存元氣。

所以修煉一道,先是練體,然後才是練氣,只有體質達到一定的強度後,才能更好地儲存所吸收的元氣。這樣才能使武者的根基變得更加牢固。

如果根基不穩,很容易導致武者由於承受了過多不能承受的元氣而垮掉。

飯也要一口一口吃,所以每晉級一次,林川都要先把體質提上去。

而淬體功法,則是提升體質的一個最好的方法,但武者也不能一昧地只單獨修煉淬體功法,還需要武者平時的練拳練腳舒筋活絡,以及需要時間的沉澱。

通過服用鳳火水仙丹,再加上一夜的修煉吸收以後,林川再一次感覺自己的筋骨血脈變強,已經可以打出千斤之力。

“如果好好修煉,應該能趕在原始天宗的入門考核前,晉級到先元境九重,這樣的話,就更有希望通過考核了,不知道入門考核的方式是什麼,想想還真有點期待。”

林川緩緩地吐了一口氣,眼神裡充滿了期許,想到離父親的腳步又要更進一步了,他又凝了凝眸,必須抓緊時間修煉才行,能獲得前往原始天宗考核的人,可都是各地挑選出來的強者,到時競爭必然更加激烈。

第二天一大早,花櫻語便前來敲林川的門。

“林川,快點起來,馬上就要帶你見你想見的人了。”

“這麼早,人家可能都還沒吃早飯吧?直接打擾人家不太好吧?”林川推開房門,一臉詫異道。

“待會一起吃,你趕緊來便是。”花櫻語眨了眨清靈的眸子,盈盈地笑道。

林川一個激靈。一起吃?花櫻語跟那花淵海究竟有多熟?

“你準備準備,我們在大廳等你。”見林川一臉懵逼,花櫻語笑了笑,便走了。

林川也不敢怠慢,連忙從天元儲物戒裡將玉佩拿了出來,便朝著大廳敢去。

到了大廳,飯桌也已經擺好,四周站滿了丫鬟侍衛。

正對大廳門口的是一位中年男子,中年男子旁邊的則是一位雍容華貴的夫人,而花櫻語,也坐在一旁,三人都睜著眼笑著看向林川,弄得林川怪不好意思的。

中年男子和夫人,想必就是花櫻語的父母雙親了。

“花家主、花夫人好!”林川看著向兩位長輩,雙手抱拳,點頭道。

“別客氣,來,坐坐坐,你叫林川,是吧?”見林川如此有禮貌,花家主微笑地點了點頭,連忙抬手示意讓林川坐下。

“是的,在下正是林川,承蒙花家主關照,讓林川在此借宿。”

此時,林川有些遲疑,不是說好見花淵海的嗎?怎麼先見的是她雙親,人還沒有到齊嗎?還是……

“哪裡哪裡,聽語兒說你還救過她一命呢,還得謝謝你呢。”花家主聲音中帶著些許感激,接著說道,“當時就說了要她在城內玩玩就好了,她偏要偷偷跑去郊外,這孩子,長大了,管不住了啊!多虧了林川公子你,才讓小女她

化險為夷啊!”

說著,又摸了摸花櫻語的頭。

“來,吃吃吃,待會菜都涼了。”見林川遲遲未動筷子,花家主又熱情地說道。

見花家主沒有再等其他人的意思,林川此時恍然大悟,原來並不是人未到齊,而是花淵海就是花櫻語的父親!

這花櫻語,竟然遲遲不說自己就是花淵海的女兒。

於是,他們也開始動筷就餐。

“敢問花家主,是否就是花淵海前輩?”

林川見花家主這麼久還沒有提他要找花淵海的事,林川心裡怔了怔,看來這花櫻語,不僅沒有告訴他,她父親就是花淵海,甚至都沒有告訴她父親,他要找花淵海這事!這不是要他尷尬嘛。

想到這裡,林川看了看花櫻語,她雙眸微動,已經在偷偷地笑了。

“正是為夫。”花家主也是微微一怔,但很快就釋然,應該是語兒跟林川提過自己的姓名吧。

見花櫻語還在笑,林川也是朝她瞪了瞪,隨後又望向花淵海,一臉凝重道:

“林川有一事想跟花家主商量,不知方便與否?”林川說完,又看了看在場的各位丫鬟侍衛。

因為他知道,此事事關人命,而且方家人已經全部因此而喪生,所以不敢貿然在眾目睽睽之下跟花家主提及此事。

見林川如此認真的模樣,花淵海也意識到了此事的嚴重性,“沒事沒事,你們都退下吧!”

說完,花淵海便將下人們都喚了下去。

隨後,林川便將那日在路上遇到的方家以及黑衣人的事又複述了一遍,說完,拿出玉佩,交到花淵海手中。

花淵海拿著玉佩,沉默了許久,道。

“沒想到,方鴻雪那死倔頭最終還是死在了這玉佩上啊!當初都說不要碰這玉佩,他偏不信,現在好了,又被封家找上門了!”

花夫人和花櫻語,貌似並不知道方鴻雪以及玉佩的是,都一臉疑惑地看著花淵海。

見其他三人都望著自己,花淵海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趕緊收拾了一下心緒。

“爹爹,這玉佩有什麼來頭?怎麼還牽扯到人命了呢?”見父親情緒有所好轉,花櫻語便開口問道。

“事已至此,你們也應該瞭解瞭解這枚玉佩了的故事了。要說到這玉佩,首先還得從我們花家、方家、封家三家的淵源說起。”

花淵海抬了抬頭,開始回憶起了往事。

“我們花家、方家、封家,花家的我,方家的方鴻雪,封家的封重樓,原本是出自同一師門。”

“方鴻雪雖然不是我們三人之中修為最高一位,但是他從小就跟師父關係好,師父也特別寵他,所以師父他老人家快要逝世時,把一樣東西交給了方鴻雪。”

“而那一件東西,就是這枚玉佩。”

“當時師傅說這枚玉佩是打開某個遺府的鑰匙,那個遺府裡面遺有著威力強大的法器和巨大的金銀珠寶,只要方鴻雪拿著那枚玉佩,找到那個遺府,就必將實力大增富甲一方。”

“可惜師父他還沒有說清楚遺府的地址,便駕鶴西去。”

“當時,被封重樓知道了此事,他心裡極不服氣,因為按實力與天賦來說,他覺得自己最有資格繼任師父的遺物,沒想到卻給了弱小的方鴻雪。”

“於是,他們倆同門,便開始為此而爭執了起來,我當時勸鴻雪,叫他把東西交給封重樓就是了,他不是封重樓的對手。但是鴻雪他並不願意,還說只要等他找到寶物,便不再怕封重樓,沒必要向封重樓妥協。”

“所以,他就帶著玉佩,一方面為了躲避封重樓,一方面為了找到寶物,便遠走高飛,我們三個同門,也因此各奔前程,就此分別。”

“沒想到,封重樓還是找到了鴻雪,看來鴻雪這麼多年,並沒有找到那所謂的遺府啊!”

“交給我,封重樓哪天找上門來,我可如何交代?”

花淵海拿著玉佩,一臉哀愁。

“原來這玉佩還有這等故事。”林川若有所思。

“那我們就把這塊玉佩給扔了唄,這樣就沒有麻煩了吧?”花櫻語轉了轉眼眸,說道。

“那可就好了,關鍵是,鴻雪當初跟我說如果有一天他保管不了玉佩了,會派人將玉佩送到我手上幫保管,而這事翩翩又讓封重樓給聽到了!”

“這,就很尷尬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