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元武戰神

正文 第77章 開元六式

書名:元武戰神 作者:木柵扶籬 本章字數:298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14


“原來如此,那我就要它了。”林川眸光一閃,說道。

既可以當作身體進攻的武學,又可以配合武器一同使用,而且自己剛好還有一把殘缺戰戟,若將戰戟修復,再加上《開元六式》的第六式,聽沐老的意思,那威力,可就要堪比天階武學了啊!

想到這裡,林川心情有些澎湃,若不是沐老指引,自己也許還真的找不到如此適合自己的武學。

這《開元六式》需要回去慢慢領悟,而且剛才他掃視前兩頁的時候,《開元六式》比起《破天腿》,似乎對武者的經絡血脈的控制有著更加苛刻的要求,所以估計沒那麼快能將這《開元六式》給領悟下來。

但是他掃視前兩頁的時候,按照書中元氣在經絡上流動的指引順序提示,他試著將自己的元氣也依照圖中的經絡路徑流動,發現自己竟然有著前所未有的力量在身體內翻滾,這股力量來自經絡血脈,而且強勁無比,《開元六式》的威力,果然不同凡響。

林川收起《開元六式》,又轉身對沐老說道:“沐老,這《開元六式》弟子就先借走了。”

“嗯好!這《開元六式》雖說屬於地階武學,但是其殘缺的第六式正好給了學習者無盡想像的空間,林師侄如此有天賦,想必會將這《開元六式》發揮出不可估量的威力。”

沐老也是一臉笑道,見林師侄這麼喜歡自己推薦的武學,他心中也是無比的舒心。

“多謝沐老對弟子的賞識。”林川抬頭,對沐老說道,“沐老,弟子還想去其他分閣看看,不知可否方便……”

“這……”沐老這時有些難為情,因為按理說,只能借一本武學。

“弟子不是那個意思,弟子就是只在這裡看看便是,不帶出去。弟子想去看看也只是想方便下次來藏武殿的時候好有準備挑選何種武學。”林川眸中帶笑,沐老肯定是誤會自己要將其他武籍也要帶出去了,所以連忙解釋道。

再說,他林川還需要將書帶出去嗎?人來了,就行。

“哦哦哦!那完全沒問題,林師侄果然是勤奮之人,令老夫佩服。林師侄儘管隨意流覽,老夫還有事,就先行告退了,若有需要,林師侄可以隨時來樓下找老夫!”沐老連忙笑道,生怕剛才自己的表現惹得林川不高興了。

林川得到沐老的許可後,來到指法武學分閣。

他之所以對指法武學感興趣,因為在此時前,他使用的武學的動作幅度都稍微有些大,需要一定的施展空間,而且容易被別人看出破綻。若是習得一門指法武學,不僅對施招空間沒有太大的限制,而且在出招時機和速度上,必將會帶來不少的提升。

他的目光,停留在一本名叫《陽炎指》的武籍上。

陽炎指,剛陽彙聚,化炎於指,威可破甲。需要武者具有強勁的筋骨以及對元氣有著精妙的把握,且要求武者有敏銳的觀察力和身手速度,地階中級。

林川將書本取下,看了看簡介,發現這《陽炎指》不僅威力了得,而且其修煉要求也與自己再合適不過。

於是他便靜下心來,翻開書本後面的內容,右手也在不停地比劃著。

半個時辰過去了,書中的內容不僅都已經熟稔于心,林川甚至都可以將這《陽炎指》在自己手指中給演化出來,只是他現在還在藏武殿中,不方便施展。

武學不在多,而在精。萬千武學,只要精通一兩門,再配上自己的修為境界,便可以在武者世界中享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而且今天來這藏武殿已經算是收穫頗豐,林川也是心滿意足

林川下到樓下,再次來到沐老桌前登記。

“沐老,這《開元六式》可以借閱多久?”林川凝眸問道。

“武籍歸宗門所有,一般弟子借出,半年內就要將其歸還,但是林師侄是本次狩獵大賽的冠軍,其實此書算是宗門對弟子的獎勵,林師侄拿去便是,無需歸還。”

沐老眸中帶笑,一說到狩獵大賽的冠軍,就頓時對面前的林川顯得肅然起敬。

“那弟子在此謝過沐老了。”

林川從武學閣出來,打算找一處地方好好練習剛學的武學。

始武門是無憂所在的門派,那日沈門主為無憂清除掉了毒素之後,也不知道他恢復得怎麼樣了?

正這樣想著,沒走多遠,他就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無憂,你的身體恢復得怎樣了?你不跟同門師兄弟好好修煉,怎地在這裡幹這些沒有意義的粗活?”林川兩步走近了無憂,奪過了無憂手中大大的掃帚,不解地問道。

始武門是原始天宗管理和研發武學的門派,只有武學造詣很高的弟子才能得以拜師始武門,以無憂的天賦,應該會被始武門門主重點培養才是,灑掃這些粗活,應該有專門的侍女和外門弟子來做,無憂怎麼會在這裡做這些活?

“我身體已經沒事了……”無憂剛說完一句話,就有一夥人從一旁鑽了出來,好像故意在那兒蹲著似的。

一行一共四人,為首的一個方臉弟子搶過了話說道:“他為什麼在這兒,輪不到你一個其他分門的弟子來管!”

始武門的絕大多數弟子都仗著自己擅長武學,時常在原始天宗耀武揚威的,飛揚跋扈慣了,最見不得林川這種狩獵大賽得了第一名的人了。

林川也早有預感始武門的師兄們定也不會太好說話,既然一開始他們就擺明瞭態度,那林川也不會太好說話!

“我和我朋友說話呢,怎麼會有瘋狗在一旁亂吠呢?”

那人果然被氣得不淺。

“好你個林川!!一個新人當真是到哪兒都不懂得尊敬前輩!在我們始武門也敢撒野?!”

看來那日他和冼敏打敗幾名符陣門的師兄的事情已經有很多人知道了,不過林川不甚在意。他從來不主動招惹是非,都是那些人,包括眼前的這幾個主動來招惹他,他才會不甘心受人欺辱,十倍奉還回去!

林川理都不理那四人,直接扔掉了掃帚,拉著無憂往一旁走去。

無憂生性膽小,怕惹事,小聲地同林川說道:“老大,這樣不太好吧?會惹怒他們的。”

“誰叫他們先招惹我們在先?那就不要怪我們不以禮待人。算了,不說這個了,說說你吧。到底怎麼回事?”

“其實也沒什麼的,我作為新入門的弟子,什麼都不懂,一切從頭、從基層做起也沒什麼的,也是一個鍛煉的機會。”

“這算什麼狗屁鍛煉的機會?!這麼說來,你最近一直都在做著這樣的事情?”

不用無憂回答,看無憂的神色和表情,還有那四個始武門老弟子的態度,林川就知道就是這樣的了,始武門的老弟子在欺負無憂這個新人。

“沒事的老大,我這就當作是在鍛煉心性和自己的忍耐力。”無憂還在寬勸林川,他還是不想惹事。

林川正想勸他反抗,剛剛那四人沖了上來,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你這小子!師兄說讓你走了嗎?!”還是為首的那個方臉,不過他的話卻是對無憂說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