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都市之隻手遮天

第三章 誰更狠

書名:都市之隻手遮天 作者:不易 本章字數:4590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9:05


  時浩東登時恍悟,這個所謂的船哥肯定是想敲詐勒索,就他那副窮酸樣子,有沒有三萬塊錢都成問題,更別說和人在網上賭三萬塊錢了。

  “難怪剛才開網費的時候那麼闊氣,原來是打算敲一筆狠的,不過似乎來錯了地方!”

  時浩東冷笑一聲,望著爛人船笑道:“要是不賠錢又怎麼樣?”

  竹竿男一巴掌向時浩東摑來,口中道:“不賠錢,老子就打得你••••••”

  就在這時,時浩東目中閃現一絲狠厲之色,左手閃電般伸出,抓住竹竿男的手,右手直出,寒光一閃,一把牛角刀抵在竹竿男的脖子上,將竹竿男的話逼了回去。

  牛角刀,是時浩東家鄉的一種匕首,細而尖,鋒利無比,合起來像是一般削水果的小刀,便於攜帶,是時浩東家鄉排名第一的殺器。

  在時浩東的家鄉有一個共識,那就是寧願被砍刀砍,也不願被牛角刀殺。

  如果被砍刀砍,衣服穿得厚的話,也就是一點皮外傷,就算是鋒利的砍刀,也頂多被砍斷幾根骨頭,但是,要是被牛角刀捅的話,以牛角刀的尖銳,沾著就進,很有可能連小命都沒有了。

  “船哥是吧,你剛才說不賠錢就怎麼樣,我沒聽清楚,麻煩你再說一遍。”時浩東左手掏著耳朵說道,悠閒而又自在。

  似這樣的小混混,仗著有黑社會背景橫行霸道,欺淩弱小,他以前在家鄉的時候也不知遇到過多少,也親手懲治了不少,早已司空見慣。

  看來有人的地方就有黑社會,這句話說得還真是一點都不錯。

  竹竿男事先全沒預料到時浩東會有這一手,突逢奇變,只嚇得心膽俱裂,哆哆嗦嗦地哀求道:“大••••••大哥!小弟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您,您就饒過小的一次吧。”

  先前的囂張氣焰早已不知飛到哪兒去了。

  竹竿男的小弟圍著時浩東,但投鼠忌器,不敢上前。

  時浩東對爛人船這樣的反應早有預料,就他們這些小混混,哪個不怕死?哪個是真的不要命的?這些人欺負欺負尋常老百姓還行,一遇到狠角色,馬上就會軟了。

  這幫雜碎不嚇他們一嚇,他們還真以為能無法無天,為所欲為了。

  目光一冷,握住牛角刀的手略一用力,牛角刀就鑽入竹竿男脖子的皮膚,鮮血立時滲了出來,厲喝道:“你他麼的算什麼玩意?走!咱們出去把賬算一算!”

  竹竿男見時浩東表情不似作偽,哭腔著道:“大哥,算了吧,我知道錯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時浩東爆喝道:“走!少給老子唧唧歪歪的,叫你手下讓開!”

  竹竿男還想求饒,忽覺脖子處一痛,似乎那把小刀又進了一些,不敢再辯,立馬對手下小弟喝道:“讓開,還不給老子讓開?你們想老子死?”

  事到如今,他絲毫不懷疑時浩東真的會殺了他,哆哆嗦嗦地在時浩東威逼下到了網吧門口。

  網吧內的其他客人見到這一幕,均是目瞪口呆,在這之前,時浩東給人一種文文靜靜的印象,沒想到這才一轉眼,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居然敢拿刀威脅爛人船。

  爛人船就是時浩東用刀逼著的那個竹竿男,在這一帶也算小有名氣,一般人還真惹不起。

  時浩東左手掏出鑰匙,丟給爛人船的一個小弟,喝道:“開門!”

  那個小弟畏畏縮縮地打開了縮在玻璃門上的大鎖,看著時浩東欲言又止。

  時浩東喝道:“把鑰匙放在櫃檯上!”

  那個小弟非常聽話地將鑰匙放在了櫃檯上。

  時浩東看著那個小弟將鑰匙放在櫃檯上,逼著爛人船往樓下走去,很快就到了街上。

  這時已經是半夜,街道上並沒有什麼人,街上的路燈又時明時暗的,更給人一種森冷的感覺。

  在這個時候,這種氣氛下,被時浩東用刀逼著的爛人船,心中更是驚恐。

  時浩東假裝看了看四周,隨即盯向爛人船,一字一字地道:“你剛才說什麼?再說一遍。”

  爛人船小命懸在時浩東的手裡,所以一直留意時浩東的動作,自然看見了時浩東的動作,理想當然地認為,時浩東要殺人了,直嚇得一顆心突突直跳,雙腳發軟,若不是顧忌時浩東的尖刀會插進他的脖子的話,只怕當場就要軟倒在地。哭喪著一張臉,道:“大哥,我知道錯了,真的知道錯了,您千萬要手下留情啊!”

  時浩東雙目一突,厲喝道:“你他麼的信不信老子今天就殺了你?”

  爛人船連忙道:“信,信,我信!”

  時浩東見嚇得差不多了,臉色緩和下來,啐了一口,罵道:“念在你是初犯,老子這次就放過你,以後招子放亮點。滾!”收回牛角刀,一把推開爛人船的小弟,大步往巷子口走去。

  爛人船這才鬆懈下來,差點摔倒,幸好得後面的小弟扶住,好半響回過神來,見一干小弟杵在那,想到剛才在小弟們面前丟盡了臉面,卻又惱羞成怒,怒喝道:“你們是死人哪!還不走?”

  爛人船小弟唯唯諾諾地扶著腳下仍然有些發虛的爛人船往遠處走去,幾人的聲音遠遠傳了過來。

  “大哥,就這樣算了?”

  “你特麼的是豬?老子們是什麼人?向來只有咱們青山幫的人欺負人,沒有別人能踩到我們頭上。”

  “那我們幹麼走啊?”

  “啪!”

  “他麼的,叫你好好讀書不聽,笨得跟豬似的。那小子下手這麼狠,說不定是道上的人,當然要先向成哥彙報,打聽好那小子的底細才好下手!”

  ••••••

  時浩東回到網吧,將網吧的玻璃門鎖上,靠在櫃檯上繼續睡大覺。

  第二天早上,睡得正香的時浩東被網吧裡的一個客人叫醒,睜開眼一看,原來已經天亮了,拿起鑰匙打開玻璃門,讓客人出去。

  不一會兒,所有的客人都離開了網吧,時浩東伸了伸懶腰,去收拾昨天晚上被爛人船砸爛的鍵盤。

 

 忽然,聽到後面傳來柳絮的聲音:“你在幹什麼?怎麼回事?”

  時浩東回頭笑道:“昨天晚上有人來搗亂,現在沒事了。”

  柳絮疑惑道:“有人來搗亂?”

  時浩東微笑道:“就是昨天下午來的那幫人,帶頭的叫什麼船哥。”

  柳絮聽時浩東這麼一說,臉色有些慘白,似乎有些懼怕那些人,好一會才鎮定下來,問道:“你是怎麼解決的?”忽然間看到地上的一絲血跡,驚道:“你該不會是和他們打起來了吧!”

  時浩東點了點頭,轉身將那爛了的鍵盤拿了起來,說道:“那種人只適合用狠的,只是可惜了這一副鍵盤,要換新的了。”

  柳絮焦急道:“你知不知道那些是什麼人?壞了,壞了!我看你還是離開這兒吧。”

  時浩東自然猜到那些是地頭蛇,可也不怕,坦然道:“怕什麼?不就是幾個小混混,還能翻得了天?”

  柳絮道:“你不是本地人,所以不知道,那個人是青山幫的人,你現在惹了他們的人,恐怕他們不肯甘休。你還是走吧,那三百塊錢就當我送給你的路費好了!”

  時浩東聽到“青山幫”三個字也是一驚,他來到華興市有一年了,別的可能不知道,但這青山幫卻是如雷貫耳啊。

  據說華興市有兩大黑勢力,其一是老牌幫會東幫,其二便是青山幫,而讓人聞名而色變的,卻又要數這青山幫。

  倒不是青山幫的實力比東幫強,而是青山幫以行事狠毒聞名,在華興市敢惹青山幫的人並不是沒有,但是像時浩東這樣既沒身份又沒背景,敢招惹青山幫的,絕對不會超過一個巴掌。

  不過他很快就鎮定下來,縱是青山幫再難纏,他如今不惹也惹到了,後悔也沒用,況且他也不是做事之後會後悔的人。

  另外他招惹到了青山幫,青山幫如果要來尋仇,卻找不到他的話,那不是要連累三毛網吧和柳絮?

  青山幫!

  他暗暗念了一遍這三個字,沖柳絮笑道:“錢我一定會還你,你如果不想用我的話,那也行,我解決完這件事就走。”說著將爛了的鍵盤丟進了垃圾桶,又出了三毛網吧,到門外邊的水管邊,用冷水洗了一把臉,拿起旁邊的掃把返回三毛網吧,打掃起來。

  他這樣的舉動倒不是想博取柳絮的同情,而是他一貫做人的原則,雖然那份工資微薄得近乎刻薄,但是只要他還在三毛網吧一天,他就一定要盡好他的本分。

  柳絮也是第一次看到像時浩東這樣的人,明知得罪了青山幫,還能這樣鎮定自若的,放眼整個華興市只怕只有東幫的人了。

  柳絮坐在櫃檯裡的椅子上,有些捉摸不定。

  時浩東打掃完後,將掃把放回原位,向柳絮打了一聲招呼,出了三毛網吧,往樓下走去。

  甫一走出巷子,忽然間聽到一聲大喊:“就是他!”

  “嗡”地一聲巨響,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摔倒在地。

  爛人船坐在街道邊的欄杆上,大口啃著一個蘋果,斜眼看著十多個青年圍毆時浩東。

  這十多個青年除了昨天晚上跟他前來的七人外,又多了三個,每人手提一根鋼管,下手非常狠辣,全是使了勁地往時浩東身上招呼。

  爛人船忽地將蘋果一扔,大聲喝道:“都給我讓開,讓老子來!”

  一群小弟住了手,向旁邊散開,爛人船大步走到時浩東面前,握緊手中的鋼管對準時浩東的手臂,狠狠砸了下去。

  “哢嚓!”

  骨頭碎裂的聲音響了起來,爛人船再次舉起鋼管,狠狠罵道:“老子還以為你他麼的是什麼了不得的人物,呸!原來是工地上幹活的一個廢物!老子今天就把你廢了!”

  說完就要砸下,募地響起一聲嬌喝:“住手!”

  柳絮走了出來,臉色有些蒼白,卻有條不紊地說道:“我已經報警了,你們再不住手,員警就來了!”

  爛人船哈哈大笑,道:“小妞,別以為你老爹和強哥有些交情,我們就不敢把你怎麼樣,哈哈,強哥已經死了,你現在還能怎麼樣?”

  強哥是東幫的一個老人,雖然沒什麼勢力,但還能說上幾句話,道上的人都要給幾分面子,就是爛人船的老大邢成也要禮讓三分。

  爛人船將手中鋼管遞給旁邊一個小弟,大搖大擺地走到柳絮面前,伸手就要去摸柳絮的下巴,就在這時,一輛麵包車疾駛而來,停在街邊,車門拉開,跳下一個身材高大,滿身肌肉,面容粗獷的男子。

  男子一邊大步往爛人船等人走去,一邊叫道:“爛人船,你他麼的想死了是不是?”

  爛人船臉現驚慌之色,顯然對這個男子有些忌憚。隨即斂去,色厲內荏地叫道:“王猛,你他麼的別狗拿耗子多管閒事,老子找三毛網吧的麻煩,關你們東幫毛事?”

  王猛走到爛人船面前,盯著爛人船道:“誰說不管老子的事?”指了指地上的時浩東,說道:“他是我們東幫的人,你他麼的打了我們的人,這筆賬怎麼算?”

  爛人船叫道:“你他麼的唬誰?這小子什麼時候進了東幫?我怎麼不知道?”

  王猛嗤笑一聲,道:“笑話!什麼時候我們東幫收人要經過你們青山幫同意了?”

  柳絮走到王猛身邊,輕聲道:“王大哥,他受傷不輕,現在不是和他們糾纏的時候,先帶他去醫院。”

  王猛微微點了一下頭,指著爛人船鼻子,道:“爛人船你給老子聽著,今天的事沒完,他要是有什麼好和歹,老子找你算帳!”轉身推開幾個攔在面前的,幾個爛人船小弟,彎腰將時浩東抱起,大步往麵包車走去。

  柳絮緊跟王猛身後,又道:“坐我的車去,應該會快點。”

  王猛點頭答應了一聲,和柳絮進了一張紅色的桑塔納裡,開車前往醫院。

  爛人船看著柳絮轎車的背影,狠狠地吐了一口口水,罵道:“呸!看你們東幫還能神氣多久!遲早有一天,你們東幫要聽我們青山幫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