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都市之隻手遮天

第六章 伏擊

書名:都市之隻手遮天 作者:不易 本章字數:3456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9:05


  在接下來的一個月裡,時浩東白天去三毛網吧跟柳絮學電腦,晚上則那間破屋睡覺。時攀、時飛也是不會電腦的,柳絮一個人教不過來,就只有先教會時浩東,再讓時浩東去教他們了。

  好在時浩東等三人雖然不會電腦,但也有土辦法,用筆記下每個客人上機、下機的時間,據此收費,一切運轉如常。

  自從時浩東被打後,爛人等人似乎忌憚王猛,也沒再出現在三毛網吧,一時之間清靜了下來。

  三毛網吧雖然清靜下來,但時浩東的心一直沒有平靜過,報仇就像是埋在他心底的一顆刺,不拔不痛快。

  轉眼已是八月下旬,三口中學就要開學了,也就是說柳絮將要返回學校上課,沒那麼多時間再處理網吧的事情。經過這一段時間的相處,柳絮對時浩東的為人有了大致瞭解,將三毛網吧全權託付給時浩東,以後都只會在月初的時候來算帳。

  時浩東的工資也因此漲到了月薪一千二百塊,一翻就是一倍,令時攀和時飛羡慕不已。

  八月二十五號這一天,柳絮在交待了一些重要事宜之後,開車回了家。

  在柳絮走出三毛網吧的刹那,時浩東掏出花了他伍佰元買來的手機,撥通了王猛的電話。

  “喂,請問是不是猛哥?”

  “嗯,你是哪位?”

  “我是時浩東,猛哥我想和你打聽點事,爛人船晚上一般會在什麼地方出沒?”

  “小東,你想幹什麼?你現在在哪兒?”

  “我在三毛網吧。”

  “你就在三毛網吧等我,我馬上過來!”

  時浩東合上電話,時攀、時飛湊了過來,問道:“哥,你打電話給猛哥幹什麼?”

  這一個月裡,王猛來過三毛網吧幾次,所以時飛和時攀均見過王猛。

  時浩東看著曾經受傷的左手,淡淡道:“是該算帳的時候了!”

  過了一會兒,王猛風風火火地沖進三毛網吧,喘著粗氣道:“小東,我們出去談談。”

  二人走出了三毛網吧,時浩東遞了一支煙給王猛,自己點上了一支,抽了一口,說道:“猛哥,這件事你不用再勸我了,你要是想幫我的話,告訴我爛人船的出沒地點,我自己去解決,如果不方便的話,就算了。”

  王猛側過頭看著時浩東,道:“你決定了?考慮後果沒?”

  時浩東點了點頭,卻沒有說話。

  王猛知道勸不動時浩東,說道:“需不需要幫忙?”

  時浩東搖了搖頭。

  王猛咬了咬牙,說道:“爛人船最近晚上喜歡在零點酒吧出沒,你自己小心,還有,那間酒吧是我老大開的,你別在酒吧裡動手。你什麼時候動手,到時候我在酒吧裡幫你看著。”

  時浩東道:“就今晚吧,爛人船如果到零點酒吧的話,麻煩你發個短信給我。”

  王猛點了點頭,拍了拍時浩東肩膀,往樓下走去。

  時浩東返回網吧,時攀、時飛上前詢問時浩東,時浩東將決定告訴二人,二人均表示要和時浩東同去,時浩東略一思索後,讓時飛留在網吧,帶時攀前往零點酒吧。

  安排完之後,時浩東和時攀折返回住處,時浩東抽出藏在枕頭底下的砍刀,用報紙包好,又找了一根鋼管,遞給時攀,隨即出了住處,往零點酒吧所在走去。

  零點酒吧是這一帶小混混最喜歡呆的酒吧之一,因為酒吧老闆是東幫的周斌,很少有人不開眼,敢在零點酒吧搗亂,但凡不開眼,敢在零點酒吧搗亂的,下場都會很慘。

  也因為這樣,零點酒吧是這一片區小混混的天堂,在零點酒吧裡面,你可以盡情地玩,不必擔心會被人砍,就是有一點讓小混混們很不爽,那就是不能在酒吧裡面嗑藥、吸毒,一經發現輕則砍手砍腳,重則死於非命。

  不沾毒品也是東幫的幫規,據說從向八的爺爺那一代就訂了下來,至今已有了一百多年的歷史。

  正因為這一條規矩,東幫在華興市的口碑還算不錯,就是員警也通常留情三分。

  時浩東和時攀在晚上十點鐘左右抵達零點酒吧外面,二人坐在了街邊的護欄上,時攀掏出煙盒,遞了一支煙給時浩東,打火給時浩東點上,說道:“哥,猛哥現在還沒發短信來,會不會爛人船今天晚上沒到零點酒吧?”

  時浩東吐了一口煙,看著零點酒吧大門,說道:“再等等吧,也許爛人船今天晚到一些。”

  隔了一會兒,時攀又道:“哥,那個猛哥可不可靠,他會不會出賣我們,背

著我們通知爛人船?他們都是本地人,自然要幫本地人了。”

  也難怪時攀會這麼懷疑,在時浩東家鄉,一旦本村人和外村人起衝突,往往是不分青紅皂白,撈起傢伙挺本村人的。

  時浩東回想了一下王猛的為人,搖頭道:“應該不會,我和猛哥相交雖然不深,但他的為人我還是信的。另外,東幫和青山幫分屬兩大幫派,雙方雖然還沒有達到水火不容的地步,但遲早是要對幹的。他根本不可能幫爛人船,你就別疑神疑鬼了。”

  時浩東話才說完,手機短信鈴聲便響了,心知可能是王猛傳短信來,急忙掏出手機查看短信,果然是王猛發短信來。

  王猛的短信上說,爛人船從側門進了零點酒吧,他會幫時浩東盯著,爛人船從哪道門出來,第一時間通知時浩東。

  時浩東在來之前,是不知道零點酒吧還有側門,聞言倒有些出乎意料,隨即跳下欄杆,沿著零點酒吧四周查看了起來,找了一會兒,在側面的一個巷子裡發現了一個側門。

  這個巷子陰森森的,並沒有什麼人影,地上還有一些殘留的血跡,顯然這兒經常發生事故。

  時攀看了看地形,對時浩東說道:“哥,這兒距離大門大概有一百米左右,如果爛人船從這兒出來,我們在大門守的話,恐怕追不上啊。”

  時浩東略一沉吟,覺得時攀的話很有道理,不由為難起來,他就算再怎麼厲害,也不能分身啊。

  時攀想了想,提議道:“哥,要不你將爛人船的外貌告訴我,我幫你守側門,你在大門口等。”

  時浩東想了想,只有這個辦法了,當即將爛人船的外貌告訴時攀,又提醒道:“小攀,你等會兒小心點,如果真遇上了,幹不過就跑,別來橫的。”

  時攀拍了拍別在腰間的鋼管,笑道:“有這東西在手,你還怕我幹不過他們麼?你也太小看你弟了!”

  時浩東知道他和自己一樣是個渾人,勸是勸不了的,拍了拍時攀肩膀,轉身走出巷子,又坐在零點酒吧外面,街道邊的護欄上。

  坐在護欄上,眼中的街道漸漸的冷清下來,霓虹燈下,行人稀稀疏疏,夜風拂過,卷起時浩東長長的頭髮,更有一種冷冷的味道。

  零點酒吧大門處,走出一個又一個的醉了的男人或者女人,各種醜態不一而足。

  “這就是城市裡的夜生活麼?”

  時浩東有些迷惘,來到華興市一年了,酒吧這樣的場所一次都沒有進去過,更別提紙醉金迷,聲色犬馬的生活。

  一個穿著超短裙,一張口塗得血紅的妖嬈女子,踉蹌著走出零點酒吧大門,忽然撲到零點酒吧外面的牆上。

  “哇!”

  嘔吐起來,表情十分痛苦。

  隨即幾個男子奔出零點酒吧大門,淫笑著圍到女子身旁,將女子架起,勾搭著走到街邊,打了一張的士車離開。

  時浩東想都不用想,就已經猜到那輛的士會開到什麼地方,但是他沒有出手,那個女子既然能在這種地方出沒,並且喝成這樣,肯定也不會是什麼好貨色,只怕她追求的就是這樣的結果吧。

  時浩東搖了搖頭,想起了一個身影,迅速壓下去,繼續盯著零點酒吧的大門,目光越來越冷。

  “叮叮叮!”

  手機的鈴聲忽然間響了起來,時浩東掏出手機查看,見顯示的是王猛有資訊發來,立馬查看資訊,整條短信就只有幾個字:“爛人船從正門出來了!”

  時浩東點起了一支煙,狠狠地吸了一口,將煙吸得火紅,差點燃起了火花。

  就在這時,零點酒吧大門口傳出一陣叫囂聲。

  “他麼的,剛才那個妹子真是水嫩,老子一把捏下去,你們猜怎麼著?”

  “怎麼樣,怎麼樣?”

  “哈哈,居然擠出水來了,你們再猜猜那是什麼水?”

  “奶水?”

  “啪!”

  “你個狗r的,真他麼沒文化,滿腦子的大便,再猜!”

  “口水!”

  “靠!你他麼的不會用用腦子,老子會捏她的臉?都猜不出來了吧,老子就告訴你們,那是yin水!”

  “不會吧,船哥,這麼多人你也撈得下去?老大就是老大,果然英明神武!”

  七八個人簇擁著爛人船,大搖大擺地走了出來,隨後往順著街邊往街口走去。

  時浩東跳下護欄,將煙扔在地上,用腳踩熄,從腰間拔出了被報紙包著的砍刀,將報紙扯開,刀身立時反射著寒光。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