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都市之隻手遮天

第九章 誰更牛

書名:都市之隻手遮天 作者:不易 本章字數:3495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9:05


  轉眼的功夫,時攀走到人群的週邊,豪哥的幾個小弟去攔時攀,時浩東突地感覺不妙,以時攀的脾氣,只怕要開打了!

  果然,時攀突然暴起,一鋼管就把一個人輪番,緊接著,十來根鋼管向時攀砸去,與時攀戰在一起,“鏘”地幾聲金鐵交鳴聲傳來。

  時浩東心知必須馬上動手,否則將會陷入被動,右手迅速去拔菜刀,向豪哥看去,卻見豪哥往後一退,閃入人群中,大聲喝道:“給我砍死他們!”

  豪哥的話音方落,時浩東只覺四面八方全是刀棍的影子,心下一發狠,就是死也要撈個夠本,一菜刀往正前面一人劈去。

  “當!”

  前面那人的舉起鋼管招架,卻拿捏不穩,鋼管脫手掉落地上,時浩東的菜刀嵌進那人肩骨中。

  時浩東正想將菜刀拔出來,背上傳來“砰”地幾聲響,挨了幾鋼管,忍不住悶哼一聲,一腳飛出,將前面那人踢得飛了出去,菜刀終於拔了出來。

  他菜刀一拔出來,猛地橫掃,“鏘”地幾聲響,菜刀劃過幾根鋼管。

  “啊!”

  一聲慘叫,一人的手指被菜刀掃中,當場被斬落,飛了出去。

  這時,時浩東的血性被徹底激發出來了,管他麼的多少人,什麼幫,惹毛了老子,老子照砍不誤!

  瘋狂地舞動菜刀,橫劈直砍,十足一副不要命的打法,狀若瘋虎,生人勿近。

  一時之間,青山幫的小混混竟然被生生震懾住,無人敢靠近,畢竟這些都只是小混混,砍人還行,拼命的話就不行了,況且這麼多人圍住時浩東,也犯不著和時浩東拼命。

  與此同時,時攀、時飛的情形也差不多,只不過時攀手上的是一根鋼管,殺傷力不足,更加危險一些,在這短短的片刻間,已經挨了兩鋼管,不過他極為硬氣,吱都沒吱一聲,咬著牙和青山幫的小混混硬拼。

  豪哥在後面見己方這麼多人圍攻三個不是黑道人物的鄉下小子,居然還拿不下,不但拿不下,反而被三人打翻了幾個小弟,這事情要是傳出去,他豪哥還能混?要是讓凱哥知道了,還少得了幾耳光?

  登時氣得大叫:“飯桶!他麼的,你們今天沒吃飯?給我砍死他們!”

  迫于豪哥的壓力,青山幫的小混混又向三人發動攻勢,立時讓時浩東等三人左支右拙,窮於應付,幸虧三人的身手都非常靈便,而且出手夠狠,圍在他們周圍的小混混不敢過於逼近,方才沒有被當場打倒,不過以三當百,形勢還是不容樂觀。

  轉眼間,一場打鬥已經進行了將近十多分鐘,這麼強烈的打鬥,時浩東等三人都感覺有些吃不消,動作不知不覺慢了下來,險象環生。

  豪哥冷眼旁觀著整個戰場,見時攀手下慢了一些,手上拿的又只是鋼管,奪過旁邊一個小弟手中的砍刀,慢慢向時攀身後逼近。

  時攀渾不知危險正在向他靠近,一鋼管將前面一人掃翻在地,緊跟著又狠狠地向撲來的一個青山幫小混混頭頂砸去。

  “砰!”

  鋼管砸在那個小混混頂門上,鮮血登時湧了出來,那個小弟徐徐歪倒,時攀飛起一腳踢中那個小混混的小腹,只將那人踢得往後倒飛一米,撲到在地上。

  就在這時,時浩東發現了在時攀身後高舉起砍刀的豪哥,大聲叫道:“小心後面!”右手狠狠地將菜刀向豪哥甩去。

  時攀聽到時浩東的喊聲,立時往地上撲倒。

  “鏘”地一聲,時浩東的菜刀和豪哥的砍刀相撞,掉落在地上。

  “砰砰砰!”

  三根鋼管砸在地上的時攀背上,旋即無數鋼管如雨點般落在時攀的背上。

  時浩東看得真切,心如刀割,他們三兄弟從小一起長大,雖然只是堂兄弟,但感情卻比親兄弟還要親,要看時攀被人打死,他無論如何也做不到。一咬牙,大聲喊道:“住手!”

  青山幫的小混混均是一愣,隨即齊齊看向豪哥。

  豪哥揮手示意停手,彎腰拾起砍刀,蹲在地上,將刀押在奄奄一息的時攀脖子上,斜眼看著時浩東,厲聲道:“時浩東,你他麼的不是挺橫的麼?怎麼不橫了?給老子過來!”隨即指著時飛道:“還有你!給老子把刀扔了!”

  時飛見時攀被豪哥用刀押著只得將手中的砍刀扔在地上,幾個青山幫的小弟上前將時飛按住。

  時浩東咬了咬牙,一步一步地朝豪哥走去,右手伸進了褲包,握緊了那把隨身攜帶的牛角刀。

  他很清楚,自己等三人今天又傷了這麼多青山幫的小弟,現在就是想進青山幫也不

可能了,剩下的只有一條路,拼了!

  擒賊擒王,未必就不能翻盤。

  他眼中閃過一絲殺機。

  豪哥終究是見過大場面的人,見時浩東眼神狠厲,覺得有些不對勁,手中的砍刀一緊,在時攀脖子上劃出一條血痕,厲聲喝道:“別動,你就站在那別動!”旋即又對旁邊的幾個小弟吩咐道:“你們幾個把他按住!”

  時浩東心底一緊,但是時攀在豪哥的手中,他根本沒有反抗的權利,只得將右手伸了出來。

  幾個青山幫小混混上前抓住時浩東的手,讓他動彈不得,一個搜身,只一搜就把他褲包裡的牛角刀搜了出來。

  那個搜身的小弟將牛角刀拿過去遞給豪哥。

  豪哥讓幾個小弟按住時攀,站了起來,將牛角刀打開,看了看刀鋒,冷笑一聲,道:“小子!你還想陰我?”握住牛角刀的刀柄,往時浩東走去。

  時飛意識到豪哥要幹什麼了,厲聲喝斥道:“草泥馬的,你敢?”

  豪哥嘴角掛起一絲冷冷的笑容,陰測測地道:“時浩東,你猜我敢不敢?”

  時浩東狠狠地盯著豪哥,咬著牙一字一字地道:“你最好捅死我,否則你一定會後悔!”

  豪哥獰笑道:“你這算是威脅我?我穀豪出來混這麼多年,還真沒被人嚇倒••••••”

  忽然間,一輛大貨車疾馳而來,猛地在街邊刹住,發出刺耳的刹車聲,豪哥笑容一滯,下面的話生生吞了回去。

  那輛大貨車駕駛室的車門打開,一個精壯男子跳了下來,走到後車門處,“嘩啦”地一聲將後車門打開,一個接一個提著砍刀,身著黑色體恤的男子跳下車來。

  這群人還沒下完,一輛黑色的轎車又飛馳而至,王猛和周斌跳下車來,帶上小弟迎著時浩東等人所在的地方走來。

  周斌等這一行人動作非常整齊,也沒有說什麼囂張的臺詞,但是給人的感覺卻是殺氣騰騰地,穀豪這一幫人與之相比,登時被比了下去,直讓時浩東情不自禁地想到正規軍與匪軍的差別。

  豪哥臉色有些不自然,隨即恢復正常,吩咐小弟道:“把這三個兔崽子押上,跟我過去看看!”說完把牛角刀遞給旁邊一個小弟,大搖大擺地迎著周斌走過去,隔著老遠,就囂張地叫道:“周斌,你他麼的帶人來是什麼意思?”

  周斌走到豪哥面前,抬頭盯著豪哥,狠聲道:“怎麼?老子管不得麼?”

  豪哥不屑道:“切!你他麼的有病是不是?你憑什麼管這小子的事?他是你們東幫的人麼?靠!別他麼的一天狗拿耗子多管閒事!”

  周斌指著時浩東,說道:“我他麼不想和你唧唧歪歪,你他麼的最好趕緊放人!”

  豪哥不爽道:“怎麼?老子不放人你咬我?”

  周斌冷笑道:“那就是沒得談了?”

  氣氛一時冷了下來,鴉雀無聲,劍拔弩張。

  豪哥瞥了眼周斌身後的小弟,見人手一把砍刀,心中有些怯了。其實他開始就有些虛了,不過在小弟們面前充足場面而已,周斌這話無疑把後路堵死了,如果他說一個不字,那麼毫無疑問,即將發生一場血戰,而他的手下雖然占了人數優勢,但有的只拿鋼管和鐵鍊,拿砍刀的大概只有三分之一,要是硬拼起來的話,勝算不大。

  哈哈一笑,說道:“斌哥既然發話了,這面子是無論如何也要給的,這樣吧,斌哥你給我一個放人的理由,若是我聽得順耳,可以考慮考慮。”

  這句話在場的人都聽了出來,已經是在示弱了,只不過要周斌給他一個臺階下。

  周斌冷笑一聲,從褲包裡掏出一疊鈔票,取出一張一百元,塞到豪哥手中,譏笑道:“好!老子就給你一個臺階下,這一百塊給你看醫生,趕快帶人滾!”

  周斌身後的東幫小弟齊齊大笑,青山幫的小弟均覺顏面無光。

  一百元?周斌當豪哥是要飯的?

  豪哥臉色數遍,接過錢,一邊轉身,一邊笑道:“好!就給你斌哥一個面子,這件事••••••”忽地奪過身後一個小弟手中的刀,轉身往周斌砍去,忽然間卻又僵住了。

  周斌一把匕首抵住豪哥脖子上,譏笑道:“砍啊,你他麼的怎麼不砍?”

  豪哥手一松,哐當一聲,砍刀掉落地上,顫抖著聲音道:“斌哥,這玩笑可開不得。”

  周斌的手一緊,立時將豪哥的脖子刺出了血,目光一狠,臉上的刀疤牽動起來,更顯猙獰,厲聲道:“老子沒跟你開玩笑!草!給你臉你還不要,非要老子動真格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