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都市之隻手遮天

第十四章 要去談判

書名:都市之隻手遮天 作者:不易 本章字數:3917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9:05


  王猛出去後,時浩東和周斌繼續在包間裡拼酒,很快又喝光了一瓶紅酒,周斌討饒道:“不行了,不行了!今天狀態不佳,再喝就要吐了,到此為止,改天再找你拼回來。”

  二人停下了喝酒,在包間裡閒談起來,周斌隱隱透露,森哥想要將青山幫趕出三口區,正缺人才。

  時浩東沒有介面,人情歸人情,信念不會因此而動搖。

  說話間,王猛推門走了進來,時浩東連忙問王猛三毛網吧怎麼樣了?

  王猛搖了搖頭道:“情況不太妙,我在三毛網吧樓下看了一下,沒有上去,網吧臨街的玻璃全部被砸碎了,裡面也不知是什麼光景。”

  王猛的話方才一說完,時浩東刷地站了起來,怒氣衝衝地往門口沖去。

  青山幫敢到三毛網吧搗亂,已經觸動了他的逆鱗。

  王猛一把抱住時浩東,說道:“小東,外面已經沒人了,你出去也沒用。”

  周斌也上前勸道:“急也不急在這一時,還是等明天見過森哥再說吧。”

  好一會兒,時浩東冷靜下來,說道:“猛哥你放開,我不會出去。”

  王猛看向周斌,周斌點了點頭,王猛鬆開時浩東,時浩東轉回沙發上,拿起桌上的香煙,狠狠地抽了起來。

  漸漸地,煙灰缸很快就被煙頭塞滿,這個時候,天快亮了。

  時浩東站了起來,對周斌、王猛說道:“斌哥,猛哥,我先回三毛網吧,等會兒電話聯繫。”

  周斌道:“讓小猛陪你去。”

  時浩東點了點頭,王猛站了起來,從沙發底下抽出一把刀別在腰間,和時浩東走出了零點酒吧。

  二人沿著大街走到了三毛網吧樓下,時浩東舉目望去,果然看見三毛網吧的玻璃被砸得支離破碎,咬了咬牙,和王猛走上二樓,見網吧大門處的玻璃並沒有遭到破壞,心下松了一口氣,掏出鑰匙打開鎖,和王猛走進了網吧。

  時浩東查看了起來,網吧裡面的電腦大部分沒有遭到損壞,只有幾台電腦的顯示器被石塊砸到,歪倒一邊,顯然那些人是從樓下扔石塊上來,損失並不大。

  時浩東略一思索,就明白了其中關節,以青山幫的作風當然不會雷聲大雨點小,輕易放過三毛網吧,肯定是羅森打了招呼,對方不甘心之下的無奈之舉,否則的話,今天在三毛網吧下面的街道上,早就有上百個青山幫小混混在等他了。

  王猛道:“還好,損失不算大,我們先去吃早餐再回來收拾。”

  時浩東答應了一聲,正要和王猛返回街上吃早點,突然間傳來一陣警報聲,登時吃了一驚,有員警來查本來沒有什麼事,但是他身上和網吧裡面還藏有刀呢,如果被員警查到,少說也要被拘留幾天。

  立馬對王猛道:“猛哥,麻煩你先把隔間裡的傢伙搬到樓上去。”說著的時候,將腰間的刀也抽了出來,遞給王猛。

  王猛點了點頭,將時浩東的刀拿起,走進隔間,放進那個口袋,扛起口袋迅速走出三毛網吧,往三樓跑去。

  王猛的身影方才消失在樓梯拐角處,幾個員警便沖上樓來,為首的是一名女警,長得非常漂亮,和柳絮竟是不相伯仲。

  女警走到網吧大門口,斜眼打量著時浩東,問道:“你是這家網吧的老闆?”

  時浩東望著女警,不卑不亢地說道:“我不是老闆,只是這兒的網管。”

  女警看著時浩東的長髮,眼中流露出一絲厭惡之色,隨即說道:“你們網吧是什麼時候遭到破壞的,為什麼不報警?”

  時浩東將女警的表情收在眼底,心底冷笑,你看不起我?我也看不起你們這些員警,如果不是有你們這些員警包庇,青山幫會這麼囂張?要說青山幫和員警沒有勾結,打死我都不會信。

  想到青山幫為惡,與員警的縱容不無關係,忍不住譏諷出來:“我們這些弱小市民,哪敢勞動你們這官老爺?”

  “官老爺”三字吐音特別重。

  女警旁邊一個長相不賴的青年員警,喝道:“你這是什麼話?有你這麼對警官說話的麼?”

  時浩東瞥了那個員警一眼,淡淡道:“你們是不是要勘察現場?請吧。”說完走向櫃檯,這些人再怎麼看,也不能把青山幫怎麼樣,他也懶得理。

  這下就連那個女警也不滿了,嬌叱道:“你給我站住,我有話要問你?”

  時浩東聽而不聞,走進櫃檯坐在椅子上,點上一支煙,說道:“有什麼問題,我在這回答也是一樣。”

  那個女警一張臉氣得發紫,忍了又忍,咬牙道:“好!現在我懷疑你們網吧和黑社會有關聯,網吧裡面藏有兇器,要搜查你們網吧。”

  時浩東暗呼僥倖,幸虧讓王猛把刀搬走了,否則的話,少不了要吃幾天公家飯,隨口說道:“請便。”

  女警重重地哼了一聲,叫道:“我們搜!”

  旋即帶著一干員警在網吧裡面搜查起來,東翻翻西翻翻,最後當然不可能收到什麼。

  女警無奈地走到櫃檯前,拿起一個本子,問道:“你知不知道網吧是什麼時候遭到破壞的?”

  時浩

東抽了一口煙,道:“不知道,我昨天晚上十點鐘就回家了,所以什麼也不知道。”旋即盯著女警,冷笑道:“破案不是你們員警的職責麼?怎麼問起我來了?”

  女警一拍櫃檯,怒道:“你這人怎麼這樣?拜託你合作一點好不,我們這是幫你,知道不?”

  時浩東冷笑道:“幫我?哼!多謝了!”

  剛才那個青年員警又走了過來,指著時浩東,厲聲道:“小子,你別那麼沖,否則有你好果子吃!”

  時浩東的怒火也爆發出來了,刷地站起來,盯視著那個青年員警,說道:“我就這麼沖,怎麼?”

  青年員警撈起袖子,要衝進櫃檯,被其他幾個員警拖住。

  時浩東冷笑道:“怎麼,還想打我?果然是來幫我的。”

  女警盯了時浩東一眼,旋即回頭道:“何警官,我們走吧,這種人死了也是活該。”當先走出了網吧。

  那姓何的青年員警似乎對女警言聽計從,冷冷地瞥了眼時浩東,跟了上去。

  一干員警很快消失在樓梯處。

  這些員警才一離開,時飛急匆匆地跑了上來,氣也沒來得及喘上一口,便語無倫次地問道:“哥,發生什麼事了?怎麼會有員警到網吧來?”旋即見到網吧的玻璃窗破破爛爛的,大聲叫道:“是誰幹的?哥你告訴我,我去砍了他。”

  時浩東看著衝動的時飛,笑了笑道:“沒事,玻璃窗被一些混混砸了,員警只是來看看,沒什麼事。”

  時飛起了疑心,如果是小混混砸爛了網吧的玻璃,時浩東怎麼可能會善罷甘休?這件事絕不是這麼簡單,繼續追問道:“哥,到底怎麼回事?你可別瞞我。”

  時浩東只得將昨天的事說了一遍,時飛聽說時浩東昨天晚上一個人去砍穀豪,登時就不滿了,叫嚷起來:“這麼大的事,你竟然說沒事?怎麼不叫我?你以為你是十三太保?刀槍不入?”

  時飛關心之下,有些失了分寸,沒大沒小。

  時浩東笑道:“我這不是好生生的麼,砍過人能有多大的事?你就別瞎緊張了。”

  時飛正想再說話,王猛的聲音便傳了過來:“你也別怪你哥了,你哥也是不想你們有危險。”

  時飛回過頭,向王猛打了招呼:“猛哥!”

  王猛笑著點了點頭,扛著口袋走進網吧,對時浩東說道:“小東,這包東西放在網吧不大安全,你還是找個安置地方吧。”

  時浩東道:“恩,留三把在網吧就行了。”

  王猛將口袋扛進隔間裡,拿了三把出來,遞給時浩東。

  時浩東接過刀,將三把刀藏在了隔間裡的沙發下麵,對時飛道:“你在網吧看著,我和猛哥出去一趟。”

  時飛生怕時浩東去打架不叫他,連忙問道:“你們去哪?”

  時浩東拍了拍時飛肩膀,笑道:“這麼多東西放在網吧裡面不穩妥,我將東西送回住處去,再去醫院看你攀哥。”

  時飛“哦”了一聲,道:“那你們小心。”

  時浩東和王猛旋即開車到了時浩東住處外面的巷子口,時浩東下了車將口袋扛回住處放好,又折回來和王猛在路邊一家早餐店裡吃了早點,然後去了時攀的醫院。

  時浩東很清楚時攀的性格,如果讓他知道了昨天晚上的事,非吵著出院不可,於是在路上叮囑王猛,千萬別讓時攀知道昨天晚上的事,王猛答應了。

  二人到了醫院門口的時候,時浩東又打了個電話給周斌,問什麼時候去見森哥,周斌說要等森哥電話才知道,叫時浩東先在醫院待著,森哥電話來了,他會通知時浩東。

  時浩東和王猛就在醫院裡面陪時攀,閑著無聊,三人就在時攀病床上玩起了撲克。

  中午的時候,柳絮打來電話,詢問三毛網吧玻璃的事情,時浩東走出病房和柳絮通了電話,為免柳絮擔心,只說是幾個酒鬼,喝醉了酒,扔石頭砸爛了玻璃,要柳絮不要擔心,柳絮雖然有些懷疑,但想到親口答應時浩東,給他一個月的時間,也沒有再繼續追問。

  時浩東合上了手機,長長地吸了一口氣,雖然柳絮沒有繼續追問網吧玻璃的事情,但和柳絮的約定只有一個月的時間,在這一個月內,必須徹底解除青山幫對三毛網吧的威脅,讓三毛網吧正常營業。

  他很清楚,要徹底解除青山幫的威脅,並不是想像中的那麼容易,就算羅森出面,邢成迫於羅森的面子願意和談,但並不代表邢成不會暗地裡搞小動作,讓一些小混混前來搗亂,屆時羅森如若問起,邢成大可以推說不是他的人,羅森也拿他沒轍。

  所以,要想徹底解除青山幫對三毛網吧的威脅,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消滅邢成,讓青山幫的勢力徹底在這一片區消失。

  這件事說起來容易,但做起來可就不那麼容易了,如果青山幫那麼好對付,相信羅森早就做了,而以羅森的勢力都辦不到的事情,他卻要在一個月內辦到?

  “森哥做不到的事情,就讓我來辦吧!”

  時浩東眼中射出一道堅定的光芒,大步返回時攀病房中,若無其事地繼續和二人玩撲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