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都市之隻手遮天

第二十六章 教我?

書名:都市之隻手遮天 作者:不易 本章字數:3662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9:05


  時浩東完全明白過來,柳士元是要一家抽身事外,只要答應下來,三毛網吧和青山幫有什麼糾葛,有什麼後果,都將由他時浩東一個人來扛。

  這個決定在別人來說,可以說絕對是非常難以下的,但對時浩東卻在簡單不過。

  他時浩東扛不起麼?

  淡淡一笑,答應道:“好,這個條件我也答應。”

  柳士元對時浩東這麼快答應,倒也沒有再感到意外,畢竟以今天晚上所見,時浩東給他的印象是個很有魄力的年輕人,如果不敢答應這些條件的話,又怎麼敢去砸報喜鳥網城?讚賞道:“爽快!喝杯酒慶祝怎麼樣?”

  時浩東會意地點了點頭,笑道:“當然好!”走出包廂,和周斌提著兩瓶紅酒返回來,與柳士元暢飲。

  柳士元雖然是長輩,但全無長輩的架子,三人喝得比較高興。

  三人都是酒鬼,很快就將兩瓶紅酒喝完,周斌正要去拿,被柳士元止住,說到他答應了柳絮的母親,晚上要回家,這就要開車回家,不能再喝了,周斌也不勉強。

  時浩東擔心柳士元一個人回家會有什麼意外,送柳士元回去,到了之後,柳士元邀請時浩東上去坐,時浩東拒絕了,隨即打了一個的士車回了住處。

  事情發展到了現在,三毛網吧的事總算得到了圓滿解決,時浩東了了一件心事,當晚睡了一個好覺。

  第二天,時浩東早上去了三毛網吧,告訴時飛網吧要重新裝修,並擴大規模,暫時不用開了。

  時飛一聽到這個消息,當場歡呼起來。

  時浩東等時飛平靜下來,和時飛走出了三毛網吧,將網吧的門鎖了,去了街上吃早點。

  吃完早點,時飛提議道:“哥,要不我們去看看報喜鳥網城被砸成什麼樣了?他爺爺的,這幫龜孫子作威作福的,真想看看他們今天是什麼表情!”

  時浩東昨天晚上和柳士元提前離開,也不大清楚報喜鳥網城到底被砸成什麼樣了,也想去看看究竟,當下同意了,叮囑時飛道:“看是可以去看,不過你別惹事。”

  時飛笑道:“哥你還不放心我麼?我可不是攀哥,一般都不會惹事。”

  時浩東莞爾,說到惹是生非,時攀比得了時飛麼?和時飛往街口走去,才走得幾步,時飛忽然叫道:“哥你等等!”往街邊一家炒貨店跑去,不多時提著一袋瓜子轉回來,得意道:“要去看戲,哪能少了這東西?”

  時浩東徹底把他沒法了,就他這性子還能不惹禍?

  時浩東和時飛走到報喜鳥網城門口,透過玻璃往裡面看去,只見一個四十多歲年紀,穿著一身西裝的男子正插著腰破罵裡面的員工,網吧裡的機子大部分被砸得稀巴爛,零件七零八落地散落在地上,液晶的顯示器幾乎沒有一台是完好的。

  時飛拍手大笑,對時浩東道:“哥,我們坐在欄杆上,邊吃瓜子邊欣賞。”說完當真跳上欄杆,一邊嗑瓜子一邊欣賞起來,唯恐別人不知道他在幸災樂禍!

  時浩東終於出了一口鳥氣,心下也是大爽,不過也不想節外生枝,正要讓時飛下來,忽然一聲怒喝傳了出來:“小子,你是誰?坐在那幹什麼?”

  時浩東回頭看去,卻見那名穿著西裝的男子指著時飛,怒氣衝衝地走出來,身後還跟著報喜鳥網城的員工和青山幫的小弟。

  時浩東還沒發話,時飛就不幹了,狠狠地吐出口中瓜子,跳下欄杆,迎著西裝男子走去,叫道:“老東西,你他麼說誰?這兒是你家麼?老子坐在欄杆上關你屁事?”

  西裝男子身後的一個青山幫小弟附在西裝男子耳邊低語了幾句,指了指時浩東。

  西裝男子不搭理時飛,大搖大擺地走到時浩東面前,盯著時浩東,說道:“你就是時浩東吧,最好管管你弟弟,否則,哼!就怕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時浩東心中不爽了,時飛是他兄弟,怎麼管教是自己的事,輪得到別人來說?他又算哪根蔥那顆蒜?盯著西裝男子,道:“你這話算是威脅我?我要是不管好我弟弟,你要動他是不是?”

  西裝男子道:“你知道就最好!”

  時浩東嗤笑一聲,忽然一拳往西裝男子擊去。

  “砰!”

  西裝男子左臉頰中拳,當場側摔在地。

  時浩東一腳踩在西裝男子身上,彎腰盯視著西裝男子,森然道:“你他麼算什麼東西?要你教我怎麼教兄弟?”

  青山幫小弟和報喜鳥網城的員工向時浩東和時飛圍來,時飛刷地拔出砍刀,叫道:“他麼的誰敢過來試試?”

  青山幫小弟和報喜鳥網城的員工指著時飛和時浩東,紛紛喝道:“時浩東!你最好馬上放了王老闆,否則,後果你擔待不起。”

  時浩東拔出砍刀,撫摸著刀鋒,悠悠說道:“你

們這是在威脅我?”

  王老闆一見時浩東的表情,打了個寒戰,連忙喝道:“退後,都給我退後!東哥,他們是在和我說話,沒有,沒有威脅你!”

  時浩東嘿嘿一笑,說道:“你就是王老闆是吧,我聽說你找人去三毛網吧搗亂,有沒有這回事?”

  王老闆哆嗦著聲音辯解道:“沒有,絕對沒有的事!東哥您肯定誤會了,我怎麼敢跟您作對。”

  時浩東雙目一突,爆喝道:“沒有!”猛地一刀擦著西裝男子的頭髮劈下,“當”地一聲,劈在水泥地板上。

  王老闆嚇了一大跳,心膽俱裂。

  時浩東冷哼一聲,厲聲道:“你最好給我安分點,否則,下次你就不會這麼好運了!”

  王老闆此時哪還敢說半個不字,顫抖著聲音道:“是,是!我一定安分,一定安分!”

  時浩東收回踩著王老闆的腳,喝道:“滾!”

  王老闆連忙爬起來,臭駡青山幫小弟道:“還不給老子回去收拾!”帶著一群人灰溜溜地進了網吧。

  時飛指著王老闆大笑,時浩東冷冷瞥了一眼時飛,道:“還不走?不是說不惹事?”

  時飛辯解道:“哥這次你可不能怪我,你也看見了,是那老傢伙惹我,可不是我惹他!”

  時浩東搖了搖頭,帶著時飛回了住處。

  隨後,周大志打來電話,向時浩東通報昨晚上的事情,時浩東說知道了,讓時攀接電話。

  “哥有什麼事麼?”

  “你昨天晚上英勇得很啊。”

  “••••••我下次不敢了,我知道錯了,你別生氣。”

  時飛在旁邊幸災樂禍,顯然是見時攀被時浩東訓,心底平衡了一些。

  時浩東語氣緩和下來:“我不是要罵你,你傷還沒好,先養好傷再說。”

  “哦,我知道了,哥我掛了啊!”迫不及待地掛上了電話。

  時浩東才掛上電話,手機又響了起來,卻是柳士元打電話來,說是協議已經擬好了,讓時浩東到柳家一趟,去簽訂合約。

  時浩東換了一身衣服,打了一張的士到了柳絮家樓下,因為不知道柳家具體住幾樓,哪個單元的原因,打了個電話給柳士元,柳士元讓時浩東在樓下稍等,時浩東掛上了電話,蹲在街邊吸起了煙。

  不一會兒,聽到柳絮打招呼的聲音:“時浩東!”回頭望去,見她今天下半身穿著一條牛仔褲,上半身穿著一件淺黃體恤,淺淺地笑著,亭亭玉立,只一刹那就將街上所有女人的風采都比了下去。

  扔掉煙頭,站起身,微笑道:“要麻煩你下來接我真是不好意思。”

  柳絮微微一笑,道:“沒什麼,運動運動正好減減肥,我爸在等你,我們上去吧。”

  時浩東跟在柳絮身後往樓上爬去。

  柳絮道:“聽我爸說,將要把三毛網吧交給你打理,是不是真的?”

  時浩東點了點頭,說道:“這要多謝伯父看得起我。”

  柳絮道:“我看好你,以後一定要好好努力!”

  時浩東道:“我會的。”

  說話間已經到了三樓,柳絮自褲包裡掏出鑰匙,順著過道往右邊走去,說道:“就在前面了。”

  時浩東嗯了一聲,這時手機忽然又響了起來,掏出手機按下接聽鍵,只聽聽筒裡傳來聲音:“時浩東,你他麼夠狂啊••••••”

  一聽到這,刷地合上了手機,管他是誰,這種語氣的也懶得聽下去。

  柳絮回頭道:“怎麼了?”

  時浩東笑了笑道:“對方打錯電話了,走吧。”

  柳絮見他臉上有些煞氣,有些疑惑,卻也沒再問,“哦”了一聲,轉身往正對面的一套房子走去。

  就在這時,時浩東的手機又響了起來,時浩東不耐煩地接聽了電話,說道:“你是誰?”

  電話那頭傳來冷笑聲音:“東哥,你還真有脾氣啊,敢掛我的電話?”

  時浩東強忍怒氣,說道:“你他麼到底是誰?再不說我掛電話了。”

  “時浩東,你給我聽好了,我是邢成,你他麼的還真有種啊,敢打我的朋友?”

  “你是說報喜鳥網城的老闆?”

  “原來你知道啊,這麼說來,你是故意的了?你他麼還真夠狂啊!”

  時浩東聽到這兒,怒火也燒了起來,這個邢成囂張得可以啊,可惜他時浩東不吃這一套。

  怒道:“邢成,你他麼的給老子聽好!第一,不是我惹他,他麼的他算什麼東西,竟然敢教我教小弟?第二,他又不是你們青山幫的人,老子憑什麼要給面子?第三,你他麼的要是想玩,老子奉陪!”

  “啪!”

  合上了電話,掏出一支煙點上,扶在欄杆上狠狠地抽了起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