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都市之隻手遮天

第三十二章 酒樓慶祝

書名:都市之隻手遮天 作者:不易 本章字數:3519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9:05


  時浩東看了一眼穀豪,目中湧現一縷殺機,伸出右手,淡淡道:“拿我的刀來!”

  時攀“哦”了一聲,將時浩東先前交給他保管的砍刀遞給時浩東。

  時浩東提著砍刀,緩緩地迎著穀豪走去。

  時攀、時飛、周大志等人吹起了口哨。

  谷豪小弟們的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緊緊盯著時浩東那把砍刀,這時還不到晌午,陽光正是非常毒辣的時候,陽光照射在明晃晃的刀身上,反射著奪目的寒光。

  隨著時浩東的走近,穀豪眼中閃現出驚恐之色,不斷哀求起來。

  時浩東舉起了刀,還是雙手,猛地劈下。

  •••••••

  一個小時後,一張行駛在馬路上的麵包車上,時飛哈哈笑道:“沒想到那個穀豪來的時候這麼囂張,卻這麼孬,我哥一刀砍下來,居然嚇出屎來了。哈哈!真不知道他以後還有沒有臉在三口區混!”

  駕駛位上的周大志笑道:“他麼的,還以為青山幫的豪哥有多了不起,呸!廢物一個,就會裝腔作勢,就連我周大志也比他強,他麼的還敢跟東哥做對,真是活膩了!遲早有一天,我周大志會親自剁了他。”

  時飛拍了拍周大志肩膀,道:“到時候記得叫上我啊。”

  周大志笑道:“一定,一定!話又說完來,東哥砍下去的時候,我還真以為東哥要把谷豪那個王八蛋砍了,沒想到是刀背。”

  時飛不滿道:“我也想不通我哥幹麼不一刀結了穀豪,看到那狗娘養的,我就來氣!”

  周大志道:“東哥這麼做,肯定有他的考量,要說狠東哥可不會輸給我們任何一個。”

  時飛道:“那倒是!”

  麵包車後面的保時捷車上,森哥叼著雪茄,拍了拍旁邊的時浩東的手,說道:“小東啊,穀豪今天就算不死,也活不了多久了。”

  時浩東從上次帝皇之都出來,就已經隱隱察覺到森哥打算對付青山幫,森哥剛才的話更證實了這個猜測,想到森哥對他的提攜,微笑道:“森哥,我知道。森哥打算什麼時候對付青山幫,需要我幫忙的話儘量開口。”

  森哥微笑道:“快了,應該快了!到時候一定叫你。”

  時浩東道:“好。”

  西瓜回頭說道:“森哥,到富貴酒樓了。”

  森哥呵呵笑道:“我們下車吧,待會兒記得替我介紹支持你的張老闆。”

  時浩東和森哥走下車。

  坐在另外三張麵包車上的,時攀、時飛、周大志等十多人早已下了車,見二人下車,迎了上來,紛紛打招呼:“森哥,東哥!”卻沒人叫西瓜瓜哥,西瓜悶哼了一聲。

  羅森和時浩東向眾人點頭示意,連袂走向富貴酒樓大門。

  今天的富貴酒樓已經被時浩東和柳士元包下,所以整間酒樓沒有其他客人。

  二人走進大門,只見大堂中的桌子上已經擺上了一副一副的麻將,“碰”,“杠”地吆喝聲不絕於耳,倒也熱鬧無比。

  柳士元瞥眼見到時浩東和氣度不凡的中年男子走進來,心知這個中年男子極有可能是在三口區叱吒風雲的羅森,連忙對旁邊的柳夫人說道:“你來幫我頂一會兒,我去迎接客人。”

  柳夫人答應了一聲坐下,相鄰的柳絮見母親坐下,笑道:“媽,你可要放牌給我啊,爸盯我盯得好死,我到現在都還沒胡牌呢。”

  柳夫人瞥了一眼柳絮身後的麥子傑,笑駡道:“你有人幫忙,還用得著我放牌給你?”

  麥子傑謙虛道:“伯母,我哪能幫得上柳老師什麼忙,倒是越教越糟了。”

  柳士元走到大堂中央處,見周斌和王猛已經先行迎上了森哥,紛紛打了招呼,立時確定無疑,連忙加快步伐迎了上去,伸出手,對森哥說道:“您就是森哥是吧,我是三毛網吧的老闆,小姓柳,幸會幸會!”

  森哥和柳士元握了握手,呵呵笑道:“柳老闆不用這麼客氣,我聽小東提起過你。”

  柳士元熱情地道:“難得森哥大駕光臨,如果有什麼招待不周的話,還請海涵,快裡邊請。”隨即招呼一個服務員過來,讓服務員趕緊安排位置。

  不一會兒,柳士元安排森哥、西瓜、時浩東等三人和他坐在了一桌,本來是連周斌和王猛一起的,但二人還有牌局,森哥讓他們自己去打麻將了。

  坐下之後,柳士元提議打麻將娛樂一下,森哥表示贊同,柳士元又讓服務員提了一副麻將來,四個人打了起來。

  一圈過後,時浩東不經意間看見柳絮身後的麥子傑,微微一愣,隨即若無其事地繼續陪柳士

元、森哥打起了麻將。

  又打了兩圈,經理聽說森哥到了,急急忙忙出來打招呼,當場打包票,今天所有的費用打五折,森哥代時浩東、柳士元謝過經理,經理識趣地走開,走進廚房,和廚子打了招呼,讓廚子一應材料全部選好的。

  不知不覺間,已經到了晚上七點鐘,經理又親自前來詢問,是不是可以上菜了,張士元詢問了一下森哥的意見後,讓經理上菜。

  一眾客人收起了麻將,分桌而坐,其中時浩東、柳士元一家、森哥、西瓜、周斌等同坐一桌,麥子傑被安排和時飛、時攀、王猛等人一桌。

  酒菜上來,柳士元端起酒杯向到場的客人敬酒,所有人站起身來幹了一杯。

  坐下之後,時浩東端起酒杯敬了森哥一杯,森哥笑著一干而盡,周斌等時浩東喝完,和時浩東碰了一杯,隨後一邊閒聊,一邊吃起菜來。

  全場一片歡聲笑語,其樂融融。

  轉眼間,酒席已經進行到一半,時浩東想到自己也是老闆,得向客人們敬一杯酒,倒了滿滿的一杯酒,站起身來向客人們敬了一杯酒,場中的所有客人均站起身來。

  就在這時,忽然響起了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四眼仔,他麼的,你想找死是不是?敢拿酒水潑我?”

  時浩東一聽這聲音,心中立時叫糟,望時飛們那一桌看去,果然看見時飛握緊拳頭,作勢要揍麥子傑,麥子傑一邊幫時飛拍身上的酒漬,一邊道歉道:“對不起,對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同桌的時攀、周大志均是對麥子傑怒目而視。

  時浩東一見這情形,哪還不明白時飛等人這是在幫自己尋麥子傑晦氣,忍不住瞥了一眼柳絮,卻見柳絮看過來,以目示意,要自己制止時飛,當即對時飛喝道:“時飛,你在幹什麼?怎麼可以對客人這麼無禮?”

  時飛不滿地叫道:“誰叫他用酒水潑我?當我好欺負?”

  麥子傑見時飛一副兇神惡煞的樣子,連忙驚慌地向時浩東辯解道:“時先生,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時浩東點頭示意,隨即對時飛喝道:“時飛,你給我坐下!”

  時飛忿忿不平地坐了下去。

  時浩東微微一笑,端起酒杯,向著四方敬了敬,說道:“一點小誤會,打擾了大家,不好意思。我先幹為敬!”說完將杯子中的酒一飲而盡,又反轉杯子示意了一下。

  眾客人笑著喝了一杯酒,這一幕小插曲一笑置之。

  麥子傑坐下後見一桌的人都盯視著自己,心驚肉跳,連連點頭賠笑。

  時攀、時飛、王猛、周大志旋即相互對幹起來,無人搭理麥子傑,麥子傑這一頓飯吃得可真不是滋味,卻又更納悶,自己沒招惹到他們啊。

  到了晚上十點鐘的時候,酒席已經差不多了,其他客人紛紛前來告別,柳士元和時浩東將客人們送出酒樓大門,又折轉來。

  周斌站起身,熱情地邀請眾人去他的酒吧繼續慶祝,並拍胸許諾一應消費他全包了。

  時浩東道:“今天是我們網吧辦喜事?怎麼能讓斌哥破費。”

  周斌笑道:“小東,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就這麼說定了,所有人一起去,我周斌全包了!”

  時飛、周大志等人齊齊拍掌叫好。

  森哥笑道:“既然小斌這麼有誠意,小東你也別推辭了!”

  時浩東見森哥也說話了,答應道:“好,今天我就帶兄弟們再去宰斌哥一頓!”瞥眼見柳絮面有難色,會意過來,說道:“柳伯母和柳小姐要回去?”

  柳絮點了點頭。

  時浩東道:“要不要我派人送你們回去?”

  時浩東的話才一落下,麥子傑戰戰兢兢地走上來,道:“時••••••時先生,我正好也要回去,就由我送柳老師她們回去吧。”

  時浩東想到麥子傑如果和自己等人去酒吧的話,難保時飛不會再惹事,點頭道:“那好,就麻煩你了!”

  麥子傑道:“不麻煩,不麻煩!能送柳伯母和柳小姐是我的榮幸!”旋即和柳絮母女走出大堂去了。

  時浩東去結了賬後,和一行人走出大堂,森哥邀請柳士元和時浩東同坐他的轎車去零點酒吧,時浩東答應,正要上森哥的車,時攀跑了上來,說道:“哥我想回去看一下網吧,不和你們去了。”

  時浩東想到網吧確實需要一個能做主的人看著,瞥眼看了一下現場的車輛,時攀開走一輛麵包車,也足夠載下這麼多人,點了點頭,說道:“你開一張麵包車回去,自己小心點。”

  時攀答應了一聲,轉身開了一輛麵包車離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