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都市之隻手遮天

第三十四章 警察局

書名:都市之隻手遮天 作者:不易 本章字數:3623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9:05


  時浩東見到小芬的電話,卻又疑惑起來,他和小芬只是老闆與雇員的關係,相識不過幾天,平常也很少有交流,關係只能說是一般般,這麼晚了,小芬怎麼會打電話過來?

  按下接聽鍵,小芬焦急的聲音便傳了過來:“東哥,東哥!不好•••••不好了!我••••••我們•••••••”

  時浩東聽小芬有些語無倫次,寬慰道:“你別著急,有事慢慢說,到底什麼事情?”停頓了半響,小芬的聲音續傳過來:“剛才,剛才有員警到我們••••••到我們網吧,把攀哥抓走了。”

  時浩東聽到這兒也心驚起來。在他的潛意識裡,時攀在他心底的地位是任何人無法比擬的,即便是時飛也有不如。倒不是說他和時飛的感情有所差別,而是時飛的能力不如時攀,時飛打架固然夠猛,但是卻是一個惹禍精,可是時攀卻又不同。

  時攀的性格雖然也有些衝動,但卻並不莽撞,當然,這是指沒有招惹到時浩東等三兄弟的情況下。如果有人敢招惹三人中的任何一人,那麼時攀絕對會第一時間跳出來,毋庸置疑。之前在三毛網吧樓下與青山幫一戰,毆打麥子傑,就是鮮明的例子。

  在時浩東心目中,時攀既是親密無間的兄弟,也是能獨領一方的大將。

  聽到時攀被抓,時浩東也有些失措,這是在被青山幫的人包圍時也沒有出現的情況。急忙道:“小芬,你說清楚,時攀怎麼會被抓?為什麼會被抓?是誰抓的?”

  他也有些語無倫次了,一大串問題連珠炮般問了出來。

  時飛和周大志這時也聽到時浩東的話,齊齊看向時浩東,時飛更焦急地問道:“哥,攀哥怎麼了?怎麼會被抓?”

  時飛說話的同時,小芬也在說話,讓時浩東聽不清楚,他聽到時攀被抓,心情本來就煩躁得很,不禁惱火,衝口喝道:“別吵!你這麼吵我怎麼聽?”

  時飛住了口,連帶著小芬也沒了聲音,顯然是被時浩東嚇住了。小芬之前雖也聽說過時浩東的名聲,但遠不如親眼所見來得震撼,今天白天,穀豪帶人來,那是何等的氣勢?可是卻被時浩東收拾了,這讓身為乖乖女的小芬感覺無比震撼,而此時時浩東發怒,理所當然地嚇了一跳。

  其實別說是她,就連時飛和周大志都嚇了一跳,因為他們看到了一雙眼睛,一雙血紅而又散發著殺氣的眼睛,他們絲毫不懷疑,這時候時浩東真的會殺人,均低著頭不敢說話。

  時浩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努力使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溫和地道:“小芬,你繼續說,我剛才不是罵你。”

  “哦,••••••東哥,來抓攀哥的是一個姓何的警官,說攀哥犯了故意傷人罪,你要想保釋攀哥的話,趕快到三口區員警分局找他,遲了的話後果自負。”

  “姓何的警官?”時浩東掛上電話思索起來,自己和員警並沒有什麼交集啊,不認識什麼姓何的警官,聽小芬的話,似乎那個姓何的警官和自己有過節,他會是誰?

  忽然之間想起來了,上次三毛網吧遭到破壞,前來勘察現場的不就有一個姓何的麼?還差點和自己打起來了,真是想不到啊,他居然還懷恨在心,這麼說是要公報私仇了?

  時浩東想到“公報私仇”,不禁擔心時攀被抓進去後,會不會被打,急忙對時飛、周大志道:“快,我們去三口區員警分局。”說著的時候下了決定,他麼的那個爛員警要是敢公報私仇,絕對要他雙倍奉還,敢動自己的兄弟,那就只有一個下場,慘!

  周大志和時飛應了一聲“哦”,飛快地跑到停在街邊的麵包車旁,打開車門,對疾步而來的時浩東道:“哥(東哥)上車!”

  時浩東輕輕嗯了一聲,跳上副駕駛位,周大志等時浩東上車後,關上了車門,快步走到另外一邊上了車,發動車子,往三口區員警分局開去。

  華興市警察局總部設在黃口區,另外在每個區都設有一個分局,管理地方的治安。

  在DT聯邦,警銜由低到高為:警員、高級警員、警長、督察、高級督察、總督察、警司、高級警司、總警司。相應警銜擔當相應職位,比如說華興市警察局局長的職位一般都是由警司擔任,除非遇到特殊情況,局長離職,才會從只有總督察警銜的副局長中選出一人暫代其職。

  而以當日所見,姓何的那個警官不過是一個高級警員,只是一般的巡邏警員,並沒有什麼權利。

  時浩東坐在車上,看著沿途的夜景,這時已經是午夜三點鐘,絕大部分的居民都已經關燈入睡,一路所見,只有路邊的霓虹燈還在發亮,正是燈火闌珊。

  良久,時浩東掏出了手機,撥了柳絮的電話,電話響了好久沒有人接聽,提示:“您撥打的電話

暫時無人接聽,請稍後再撥!”

  合上了手機,揣回褲包中,繼續望著路邊的風景。

  他本想打電話問柳絮,是誰報的警抓時攀,從直覺上來說,他也不相信柳絮會報警抓時攀,但是不問個清楚,他心底總像擱了一根刺一般不舒服。

  “到底是你報的警,還是麥子傑?”

  柳絮不接電話,時浩東心底忍不住疑惑起來。

  這兩個答案中,他當然更趨向於是麥子傑報的警,潛意識裡,不希望和柳絮和時攀被抓一事有所關聯,另外,如果是麥子傑報的警的話,他更好動作。

  這件事不論是不是時攀有錯在先,作為時攀的大哥,他都要為時攀討回公道。

  公道,在時浩東的心目中,兄弟就是公道,就這麼簡單。

  很快,麵包車駛到了三口區員警分局大門前,周大志刹了車,側頭對時浩東道:“東哥到了。”

  時浩東“嗯”了一聲,打開車門,往警察局大門走去。周大志和時飛緊跟在時浩東身後。

  時浩東走進警察局,向一名值班的員警打聽了一下姓何的警官,那個值班員警指引時浩東等三人到了一間辦公廳之前。

  時浩東掃了一眼,裡面大約有七八個員警。這些員警或歪在桌子上打瞌睡,或低著頭處理公務,見時浩東等三人進來,愛理不理的。斜對面,姓何的那個警官坐在一張椅子上,一條腿搭在桌子上,正在悠閒地看著報紙。時浩東等三人走進來時,他瞟了一眼時浩東,隨即裝著沒有看見,繼續看自己的報紙,傲慢而又自大。

  時浩東將一切看在眼底,心底隱隱感覺到這次想保釋時攀恐怕不簡單。迎著走了過去,說道:“何警官你好,我是時攀的哥哥時浩東,前來保釋時攀。”

  何警官“嗯”了一聲,卻不搭腔,繼續看自己的報紙。

  時浩東還沒來得及反應,時飛就已經忍不住喝道:“我哥在和你說話,你這算什麼態度?”

  何警官將報紙一扔,看著時飛,冷笑道:“小子,你知不知道現在在哪裡?在和誰說話?”

  時飛可不管這兒是哪,對方是誰,當即回應道:“我管你是誰?你要不放我攀哥試試。”

  何警官就要拍案而起,忽然又停下,微微一笑,看向時浩東,說道:“時浩東,看不出來你兄弟挺橫啊。”

  時浩東和時飛一樣,直有一種把這個何警官砍了的衝動,但想到時攀還在對方手中,強忍下去,微笑道:“何警官別生氣,他剛剛從鄉下來,不懂規矩,我這就讓他出去。”旋即回頭對時飛道:“時飛,你給我出去。”

  時飛叫道:“哥,我••••••”看到時浩東的眼神,將下面的話吞了回去,垂頭說道:“哦!”走出了警察局。

  時飛才走出去,時浩東回頭對何警官說道:“何警官,您看時攀的事情?”

  何警官似乎對時浩東的識時務感到滿意,開口說道:“時浩東,既然你這麼懂事,我也不是那種小肚雞腸的人,再為難於你。不過,時攀的事情確實有些問題,對方告他蓄意傷人,這已經屬於刑事案件,按規矩,在上庭之前是不能保釋的。”

  時浩東聽著何警官的話,心底更怒,這姓何的嘴上說得冠冕堂皇,實際上還是刁難。華興市員警的腐、敗早已是人盡皆知,別說時攀只是打了人,就算真的犯了什麼大案,只要他們想放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早就知道這個姓何的不會輕易放人,不過眼下形勢比人強,看來只有先虛與委蛇了,等以後逮到機會再找姓何的算帳。”

  時浩東暗暗道,繞到何警官身旁,發了一支煙過去,說道:“這件事還要麻煩何警官了,您有什麼難處儘管直說。”

  何警官接過煙看了一下,臉上露出鄙夷的表情,丟到桌子上,顯然看不起這二十塊錢一盒的香煙。另外一條腿也放到辦公桌上,悠悠說道:“我們這兒是沒什麼大問題,最主要的是要當事人親自前來銷案,否則我們是不能放人的。”

  時浩東思索起來,按照姓何的說法,就是要麥子傑來銷案才行,可是麥子傑被時攀打,對時攀恨之入骨,怎麼可能會同意?

  片刻間已經有了決定,大不了賠麥子傑一筆醫藥費就是,如果麥子傑還不識相的話,那麼只有用非常之法了,總之,無論如何也不能讓時攀坐牢。

  又想這姓何的可不大可信,別到時候當事人前來銷案,他又提出什麼刁難,微笑著說道:“何警官,您的意思是當事人前來銷案就沒問題了?”

  何警官斜了一眼時浩東,點了點頭,又繼續拿起報紙看起來。

  時浩東見何警官已經表態,已經沒有再在警察局逗留的必要,當即帶著周大志走出了警察局。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