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都市之隻手遮天

第三十六章 警局風波

書名:都市之隻手遮天 作者:不易 本章字數:3530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9:05


  時浩東急衝衝地沖進辦公廳,忽然,一人迎面撞來,淬不及防下,差點與他撞了個滿懷,幸虧他反應靈敏,一把將對方扶住。

  看到對方的容貌,時浩東略為意外,和他差點撞了個滿懷的竟然是上次和何警官去三毛網吧的那個女警。

  多日不見,這個女警的容貌依然嬌豔如昨,甚至給時浩東一種更勝從前的驚豔感覺。

  “是你?”女警見到是時浩東抓住她的香肩,有些氣憤,不等時浩東回答,怒道:“放開我!”一腳狠狠向時浩東的腳跺去。

  時浩東始料不及,被女警狠狠地跺了一腳,一股鑽心的痛立時傳來,齜了一下牙,鬆開女警的肩膀,看著女警怒道:“你自己撞過來,我好心扶住你,你還踩我?”

  女警柳眉踢豎,怒道:“你就不會讓開?哼!像你這樣的小混混,會有這麼好心?分明是想••••••”吃豆腐幾個字終究不好意思說出口。

  這時時飛等三人也走了進來。時飛在外面聽到時浩東和女警的對話,再加上因為時攀的事對員警沒什麼好感,女警的話才一說完,就開口取笑道:“哥,你還真是豔福不淺啊,早知道有這種好事,我就上前了。”誇張地吸了一口氣,說道:“唔!好香!不知道軟不軟!”

  他卻不想在警察局調戲女警會有什麼後果。

  果然,時飛的話音才落,那個女警便即嬌喝道:“無恥!”粉拳向時飛擊來。

  時浩東看得真切,一把將女警的拳頭握住,說道:“警官,我兄弟年紀小不懂事,你別和他一般見識。”

  女警掙扎了兩下,試圖收回拳頭,但紋絲不動,怒視著時浩東,嬌喝道:“放開!再不放開,信不信我把你拘留四十八小時?”

  時浩東笑道:“好,我這就放。”

  說完真的鬆開手,那女警本在用力掙扎,不想時浩東真的放開手,當即失去重心往後摔去。

  眼見女警就要摔倒在地上,忽然間一個人影晃了過來,將女警扶住,卻是何警官。

  何警官望著女警,關心道:“薛警官你沒事吧。”

  姓薛的女警搖了搖頭,道:“我沒事。”旋即站了起來。

  何警官望向時浩東,厲聲道:“時浩東,又是你!你知不知道這兒是什麼地方?竟然敢在警察局裡襲警,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說著去掏腰間的手銬。

  時浩東聞言直有一種砍人的衝動,這姓何的警官分明是借題發揮,想扣他襲警的罪名,是可忍孰不可忍!

  右手伸進褲包裡,握住先前在醫院中得來的水果刀,冷笑道:“何警官,你這罪名也扣得太大了吧。我剛才只是制止一場衝突發生,可沒動手。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做事別做得太絕了!”

  何警官囂張地道:“時浩東,你給我聽清楚,這兒是警局,我想抓你就抓你,你能怎麼樣?”

  時飛、周大志見時浩東被脅迫,走到時浩東左右,望著何警官,喝道:“姓何的,你他麼的有本事你試試?”

  何警官冷笑道:“嘿嘿,在警局威脅員警,你們還真是牛呀!”旋即大聲喊道:“兄弟們辦事!”

  辦公廳內的十多個員警圍了上來。

  時浩東掃了一眼這些員警,緩緩走到何警官面前,說道:“何警官真要這麼絕?”

  何警官斜睨著時浩東,譏笑道:“要我不這麼絕也可以,只要你跪下給我磕三個響頭,我就當這件事沒發生過。”

  時飛、周大志急忙叫道:“哥(東哥),千萬不要!大不了被他們關上幾天就是了。”

  時浩東沒有說話,只是盯著何警官的目光越來越冷。

  磕頭?他時浩東跪天跪地跪父母,除此之外,任何人都不配,哪怕對方是DT聯邦的總統。

  何警官不過是一個不入流的高級警員,也想叫他時浩東下跪?

  森冷,時浩東雙目的目光漸漸凝聚成一條線,宛如一把無形的,森冷的利劍。

  形勢一觸即發,旁邊的幾個警員甚至悄悄摸向腰間的配槍。他們也是經歷過血與火的,自然能看得出時浩東眼中的殺機。

  就在這時,姓薛的女警揚了揚手,說道:“算了,都散去吧,我和他們也只是有一點小誤會,他們也不算襲警。”

  其他警員聞言看向何警官,何警官似乎很聽這個女警的話,無奈地揮了揮手,十多個警員各自回了崗位。

  姓薛的女警看向時浩東,說道:“你今天來有什麼事?是不是犯了什麼案子?”似乎不知道時攀的事情。說著轉身往一張辦公桌走去。

  時浩東的目光緩和下來,看了看這個女

警的背影,對她的印象有所改觀,看來她除了性格有些粗暴之外,到還有一點良知,又見那個何警官對這個女警惟命是從,決定從這個女警入手。向女警所坐的那張辦公桌走去,說道:“我是來保釋我弟時攀的,還請警官能夠高抬貴手,放了我兄弟。”

  姓薛的女警看向何警官,何警官走到女警身旁,瞪了一眼時浩東,說道:“他兄弟時攀蓄意傷人,現在關在拘留室。”

  姓薛的女警點了點頭,旋即又問道:“當事人有沒有報案?”

  何警官道:“報了,按例在上庭前是不能保釋的,除非他們私了。”

  時浩東上前說道:“兩位警官,我們和當事人已經和解,他現在已經來了,你們可以當面問問他。”

  姓薛的女警掃了一眼時浩東等三人身後,卻哪裡有人影?問道:“人呢?”

  時浩東回頭看了一下,果然不見麥子傑的人影。之前因為和何警官起衝突,注意力一直放在何警官身上,所以並沒注意到麥子傑。

  又想麥子傑膽子小得很,經過剛才的恐嚇,絕不至於敢偷偷溜走,當下說道:“兩位警官稍等,我出去看看。”說完就要轉身出去查看,就在這時,麥子傑卻又鑽了進來,揚手說道:“東哥,我在這兒。”隨即小跑進來。

  姓薛的女警疑惑道:“東哥?時浩東,你是不是恐嚇過他?”

  時浩東微微一笑,說道:“沒有,我絕對沒有恐嚇過他,不相信你可以自己問他。”

  姓薛的女警看向麥子傑,說道:“警官現在問你,這個人有沒有威脅過你?如果有的話,你可以照實說,警官可以替你做主。”

  麥子傑一聽姓薛的女警的話,可嚇得不輕,開玩笑?做主?連青山幫的豪哥都敢砍的人,你一個小小警員能做得了主?今天把他抓進去,用不了多久還不是要放出來,到時候仍然要倒大黴呀!

  連忙擺手道:“沒有,絕對沒有!警官,東哥絕對沒有威脅我,是我自己犯了錯誤,該打,該打!”

  時浩東見麥子傑這麼上道,倒也有些不忍心再教訓他了,畢竟喜歡一個人並不是錯,況且是柳絮那樣的絕色佳人。微笑著點了點頭,說道:“麥子傑你告訴警官,你是不是自願來銷案。”

  麥子傑連忙道:“警官,我是自願來銷案的。”

  姓薛的女警雖然也有些疑惑,但麥子傑這麼說也無可奈何,點了點頭道:“好吧,你過來簽字。”旋即抬頭對時浩東道:“時浩東,這次的事情,幸虧事主不予追究,下不為例。希望你以後不要用你們那一套壓人。”

  直到現在她還是認為,時浩東是黑道人物。

  何警官哼了一聲,道:“像他這種小流氓,狗改得了吃屎?”

  時飛正要喝罵,被時浩東制止。

  這個時候,保釋時攀的事情差不多已經落實了,不宜節外生枝。

  麥子傑簽了字,姓薛的女警幫時攀辦理了擔保手續,時浩東又交了三千塊錢的保證金,時攀的保釋手續就算完成了。

  姓薛的女警隨後去把時攀帶了出來,時攀一見到時浩東,激動地叫道:“哥!”

  時浩東看向時攀,見時攀臉上有傷痕,心底有些不是滋味,更催生出一股殺意,什麼人打的,一定要讓他雙倍償還!

  微微一笑,說道:“沒事吧,我們這就回去。”帶著時攀、時飛、周大志往辦公廳門口走去,走得幾步,想到這次如果不是這個姓薛的女警幫忙,這次保釋時攀只怕沒那麼容易,回頭道:“對了,女警官,忘了問你的名字,改天請你吃飯。”

  姓薛的女警道:“我叫薛易欣,不過我和你沒什麼好談的,吃飯的話就免了。”

  時浩東很少主動邀請女孩子吃飯,沒想到在這位女警身上吃了一個癟,訕訕地道:“那好,不打擾了!”

  時浩東等人走出去後,麥子傑也跟著出去了。

  何警官盯了一眼辦公廳門口,隨即側頭望著薛易欣,滿面笑容地道:“薛警官,中午有沒有空?我們出去吃飯如何?”

  薛易欣微微一笑,道:“還是改天吧,你昨夜值班,應該回去休息了。”

  何警官臉上現出失望之色,悻悻然道:“那好吧!”

  警察局大門口。

  時浩東點著一支煙,吸了一口遞給時攀,說道:“告訴哥,是誰打的?”

  時攀眼中閃現出狠厲之色,狠狠地吸了一口煙,咬牙道:“還不是姓何的那個員警。”

  時浩東沒有再說話,只是右手伸進了褲包。

  事到如今,已經無需再問,下一刻就是見血的時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