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九域神君

第二卷 中域界 第305章 劍河

書名:九域神君 作者:刀劍笑雪 本章字數:196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4日 09:36


冷鵬氣定神閑,周圍九朵雪白的蓮花盛開,飛入劍光中,劍光消失,九朵雪白的蓮花變成九柄雪白的劍困住沈君,沈君以自己為中心用劍畫了一個圓,以為幾百丈厚的劍氣能抵擋九柄雪白的劍,九柄雪白的劍勢如破竹。沈君施展遁術,九柄雪白的劍跟隨,從地下出來,淩空,九域劍法,清風明月。

冷鵬收劍,再分身禦劍,一人一劍,幾百人劍如在大霧中行走,每走一步,沈君的靈魂都受到重創,劍脈受損,劍氣在散。沈君的氣機攀升,九域劍法,伏屍百萬,空間波動,如萬獸踏地,雷聲滾滾,紫電密佈,一頭幻獸從紫電中出來,身後是百萬厲鬼,天地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幾百人劍頓停,一寸寸折斷,只剩一人一劍,冷鵬凝視幻獸,嘴角翹起猙獰的弧度。

“沈君,你的劍術確實了得,只是太年輕,元力太薄弱,相信再過幾年,可追得上我,有時,悟性太高並非是好事,今日不殺,它日定成大患。”冷鵬遁走,被幻獸鎖定,噴出劍河,冷鵬在劍河裡掙扎,沈君的長劍插入劍河,一道劍氣從冷鵬的身體穿過,冷鵬彎腰如弓,幾個浪頭打來,冷鵬的腳步踉蹌,有些狼狽,冷鵬的長劍拄地,長髮披散,眼睛赤紅,神色猙獰,嘴角的微笑弧度越來越濃,沈君如何能想到,自己拼著受重傷,就是為了佈置對沈君致命的一劍,無劍,冷鵬不見了。沈君的身子一顫,經脈受損,又使出伏屍百萬,已經是承受能力的極限了,冷鵬受了重傷,拿什麼反撲,以為冷鵬逃了。細雨如絲,幾座房屋倒塌,房梁上的水依舊在滴,地有裂縫,大坑,釣魚竿還躺在那兒,沈君轉身,好像什麼都沒發生的朝前走去,忽地,心狂跳,有龐大的劍意。

不好,冷刀翻身飛來,卻被冷鵬佈置成功的陣法無形壁障撞回。

沈君發現不能動了,然後感覺身上貼滿什麼東西,層出不窮,蔓延十幾米,堆成小山丘,全是雪白的劍。執行任務以來,從未失過手,“沈君,你死定了。”掏出一塊木牌,上面有兩個字,沈君,插在劍丘上。

沈君感覺很冷,喚出金火,冷鵬快走到街的轉角的時候神色變了,怎麼可能,猛然回頭,如遭雷擊,小山丘在變小,如雪被融化,無形的空間破碎,從小山丘裡射出五顏六色的光,小山丘突然被瓦解,連碎渣渣都不剩,冷鵬的眼睛猛然瞪大,又收縮成一條縫,臉上的肌肉抽搐不已,冷刀也不明白,就是沈君自己也不明白,此時,雖是站著,卻陷入了沉睡,五顏六色的光減弱,消失,冷鵬驚駭欲絕的發現,自己體內的劍意劍

罡在急速流失,而沈君體內的劍意劍罡越來越醇厚,沈君受損的經脈竟然癒合了,出道多年,從未遇到過這樣的怪事,體內發出爆破的聲音,丹田、氣海、經脈、魂元在一寸寸爆裂,冷鵬的雙腿一軟,趴在地上,血汩汩流淌,冷刀查探沈君的體內,並未找到原因。

兩座崖間的深淵處,林辰抬頭望天,天是陰的,打開木門,聞著騷味,牽出瘦驢,“癩子,帶你到外面看看。”癩子似乎聽懂了林辰的話,蹭了蹭林辰的身子,林辰翻身上驢,雙腿一夾,癩子過了河,沿著羊腸小徑上崖頂,群山巍峨,連綿起伏,濃霧繚繞。此一別,也許不會回來,有些難舍,畢竟待了差不多有四年。拍了拍癩子的臉,最晚明天抵達,癩子的四蹄一蹬,狂奔,如風,眨眼間就到另一座崖頂,第二天,風雪交加,荒原上,一人一騎,風塵僕僕,“癩子,再堅持一會兒就到了。”癩子大口喘氣,忍著蹄痛。

風雪中,一人站立,頭髮上,麻布長袍上,甚至濃眉上都沾了很多雪,顯然,站了很久,緊閉的雙眼陡然睜開,直視奔近的人。

林辰沒想到在這茫茫荒原上竟然有人,幸虧及時地喝停癩子,才沒撞到他身上,林辰偏頭,眯眼,透過風雪,看對方是誰,雙眼睜大,“師哥,多年未見,你怎會出現在這裡?”

“等你。”

林辰的心一沉,“師哥,你莫不是要再一次毀我的神海?如果是這樣,那恐怕要讓師哥失望了。”

“只要回頭,我便不再阻攔。”

“燕子平,你以為你是個什麼東西,你以為你現在還是我的對手?當年,要不是師父偏心,只教我醫術,不教我修煉術,你怎能毀我的神海?我如今在世俗界,都是拜你所賜!讓開!”

“林辰,師父一手將你撫養長大,教你醫術,你是如何對師父的?師父不教你修煉術,你可知是為何?你爹是邪神,屠殺了很多正義之神,是為了保護你,你卻為了修煉術和邪魅族達成交易,告知師父的行蹤,師父被邪魅女帝殺得只剩二魂五魄,到現在都不知所蹤,師父又何曾怪罪過你!”

“住口,那是他咎由自取,我再說一遍,滾開,誰要是擋我的路,死!”

“林辰,我是不會讓你得到九域典的殘篇的。”

“癩子,你辛苦了,去休息吧。”癩子緩緩走到一旁吃草。

林辰的雙手合起,千百堵白色的牆憑空而豎,雙手張開,千百堵牆出現密密麻麻的針眼,從裡面飄出透明的光盡數射向燕子平。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