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盛世染指:膜拜男神大人

正文 第79章還好你沒有一直消失

書名:盛世染指:膜拜男神大人 作者:歲妄 本章字數:432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01


傅暖暖說完,帝國酒店總經理就親自帶著人進來,朝著傅暖暖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二小姐,請問鬧事的是哪些人?”

傅暖暖朝著安朵那邊抬了抬下巴,“把他們都給我趕走。”

安朵臉色頓時變得非常不好看,“傅暖暖,你別仗著自己有傅寒時做後山就欺人太甚!”

“哦,那我還就欺人太甚了,你能怎麼辦?”說完傅暖暖也不再繼續跟他們廢話,聲音驟然變冷,“都給我趕走!”

三分鐘不到的時間,整間VVIP包廂裡就只剩下盛染,傅暖暖和陸呈昀三個人。

盛染指著陸呈昀,“暖暖,你不應該把這個傢伙也趕走嗎?”

陸呈昀翻了個白眼,“我是站在你們這邊的,你趕我走幹什麼?”

傅暖暖也為難地咬唇,“盛姐姐,呈昀哥哥就不用趕了吧?”

盛染,“我就覺得這人眼光太差,會拉低我和暖暖的檔次。”

陸呈昀,“……”

得,這傢伙又是在毒舌他和安朵在一起的事情了。

陸呈昀咳了幾聲,掩飾自己的尷尬,“我和安朵又沒有在一起。”

他本來就不喜歡這些人,所以才特意改了時間回國,卻沒有想到安朵還是等在了機場,於是陸呈昀也沒辦法,再加上又碰見了傅暖暖,所以乾脆將計就計。

他不喜歡傅暖暖就更加不能辜負傅暖暖的感情,這樣讓她死心也不錯。

結果後來就碰見了盛染。

傅暖暖一聽陸呈昀沒有和安朵在一起,頓時目露欣喜,“呈昀哥哥,你還是單身的對嗎?”

“額……是。”

盛染睞他一眼,哼了一聲,“來,說說看,那個讓你魂牽夢繞的姑娘是何方人物?”

陸呈昀聞言差點沒從椅子上摔下來,看了盛染一眼,然後心虛地倒了一杯酒給盛染,“酒不錯,酒不錯。”

“少來。”盛染拍開他,“我已經戒酒了。”

陸呈昀揶揄,“呦,你還戒酒了?我可是記得多年前某人對天發誓,寧願沒有男朋友,也不可以不喝一滴酒的!”

“一邊呆著去。”盛染懶得理他。

“行,不喝就不喝,來跟哥哥說說看,三年前為什麼不告而別?”陸呈昀單手撐著下巴,凝視著盛染。

盛染拿筷子的手一頓,然後看向陸呈昀,“他們難道沒跟你說嗎?”

以陳薇薇、安朵為首的女人應該巴不得三年前的那些破事被傳遍吧?

陸呈昀愣了一下,隨即不以為然地擺擺手,“別開玩笑了,安朵說的話能信?你要是真討厭陳薇薇,肯定會直接動手,這樣暗地裡找人陷害強暴的損招,你肯定幹不出來,不過換成陳薇薇還差不多。”

傅暖暖問了一句,“陳薇薇是誰?”

她只知道盛薇薇。

“陳薇薇就是盛薇薇,親生父親姓陳。”盛染解釋。

陸呈昀緊接著又追問,“所以當年的事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盛染看了陸呈昀一眼,不管是三年前還是三年後,陸呈昀應該算是她為數不多僅有的一個朋友了。

於是盛染將筷子放下,對陸呈昀道,“外界那些關於我的傳言一半對一半錯。”

她最後的確是失身了,只不過對象不是別的男人而是傅寒時。

並且那些陷害甚至找人強暴陳薇薇的事情她也根本就沒有做。

盛染唯一記得的就是自己三年之前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一夜醒來之後,滿城都是關於她的傳言。

於是她身敗名裂,緊接著被父親趕出家門,然後剛還沒有走進機場就遭遇了突如其來的一場車禍。

因為這場車禍,她被另一個人救下,認識了另外和之前世界完全不同的一類人。

原本以為自己早就沒有任何牽掛,母親去世,父親在母親屍骨未寒的時候就娶了別的女人回來。

洛城對於她而言,再也沒有任何值得留念的地方。

於是這過去的三年裡,盛染就在救她的人那裡每天過著幾乎是行屍走肉一般的生活。

逃離了所有,再也不去記起以前的事情。

直到三個月前,發生了那樣的事情,盛染才以自己還有心願未了為由逃離了那裡。

原本盛染只打算一個人走走停停,有份工作可以糊口就行,卻沒有想到偏偏找到了陳薇薇所在的公司。

於是認識了傅暖暖,又接著和當年的男人相遇。

接著原本計畫好的一切又因為傅寒時的出現而全部打亂。

“一半對一半錯?”陸呈昀聞言一驚,緊張地抓住盛染的手腕,“那你到底有沒有受傷?”

盛染沒說話,只看了傅暖暖一眼,不是她有意隱瞞二人,只是盛染擔心如果事情的來龍去脈被傅暖暖知道,傅寒時未必不會查出蛛絲馬跡來。

於是盛染只搖搖頭,“沒事,我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了嗎?”

說著,盛染無所謂地聳聳肩,“只不過現在名聲比較爛而已。”

陸呈昀激動地站起來,“我去給你澄清,外界說的那些根本就不是真的!”

“我也可以!”傅暖暖趕緊道。

盛染將兩人按下,“沒事啦!我自在散漫慣了,這些東西根本就不會放在心上,你們兩別操心了。”

聞言,陸呈昀苦笑。

因為從來不把任何事情放在心上,所以也從來沒有把他放在心上不是嗎?

可是當望著渴望、思念了許久的臉龐,陸呈昀還是怎麼也生不起氣來。

幸好,她沒有一直消失不見。

另一邊,暮色酒吧。

紙醉金迷的暮色酒吧最上面的一間超級豪華的套間,真皮製作的名貴沙發上斜倚著容顏俊美的男人,那雙英俊的桃花眼隨便一眼就是波光瀲灩,勾心奪魄,動人無比。

此刻男人慵懶地倚靠在沙發上,修長的雙腿搭在面前的玻璃茶几上,目光望向站在窗前的男人,妖豔的桃花眼透著擔心,

“傅寒時,你這樣下去不行。”

每天每天都離不開安眠藥,沒有安眠藥就睡不著,即使是最精英的團隊研製出來的藥物,是藥就有三分毒,長此以往下去肯定會對身體造成損害。

而站在窗戶前的傅寒時呢?

窗外的夜景襯得男人的背影越發蕭條冷漠,不同于白暮初的和煦溫暖型,傅寒時整個人都透著一股冷冽的氣息,周身強大的氣場讓人不敢靠近。

他靜靜地站在窗戶前,沒有人清楚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就連作為多年好友的白暮初有的時候都看不懂傅寒時想的是什麼。

白暮初隻覺得,傅寒時這樣太累了,自從接管傅氏以來他就沒有看到傅寒時有一刻的鬆懈過。

看著好友偉岸的背影,白暮初竟然有種落寞感覺,平常開玩笑的心思也沒有了,

“傅寒時,需要兄弟的時候隨時說一聲。”

傅寒時望著窗外繁華的夜景,幽深的眸子裡一片深暗。

人在十分落寞難受的時候想起的通常都是自己最心愛的那個人。

此刻望著夜景的傅寒時腦海裡就浮現了盛染明媚溫暖的臉龐。

不想起還好,一想起思念就整個穿腸入骨,傅寒時立刻轉身,拿起旁邊的外套,大步走向門外。

白暮初好不容易深情一回,準備今晚好好的陪傅寒時了,結果就看到傅寒時要離開。

“這麼晚了,你去哪?”

傅寒時的腳步加快,頭也不回,“先走了。”

白暮初雙手環胸靠在沙發上,一雙桃花眼都是興味,“腳步這麼匆忙,剛剛的落寞也沒有了,看來八成是去找我女神去了。”

“哎。”白暮初繼續將雙腿搭在茶几上,掏出手機隨便撥打了一個號碼,“喂,Lily啊,有沒有空來暮色啊。”

長夜漫漫,心裡和身邊總要有一個人。

——

盛染和陸呈昀目送著傅暖暖上了司機的車以後,陸呈昀對盛染道,“走吧,送你回家。”

盛染想著陸呈昀剛回國,還是早點回去好,於是婉言拒絕,“我家就在不遠處,你不用擔心我,我可以自己回去。”

陸呈昀望天,“我不是擔心你,我是擔心方圓十裡的小鮮肉們,月黑風高夜女流氓出沒,要小心。”

盛染,“……陸呈昀你好好說話會死嗎?”

“我本來就好好說話了啊,你看你,三年不見戰鬥力直奔黃金聖鬥士。作為好朋友我覺得你應該小心點,否則肯定會嫁不出去。”

盛染動動手指,“皮又癢了是吧!”

陸呈昀剛剛被打的地方還疼來著,趕緊往前面跑去,“盛染盛染,剛吃過飯,不易劇烈運動。”

“我是黃金聖鬥士我怕什麼!”

兩人打打鬧鬧走到了盛染出租房的黑色小巷子裡。

黑暗的小巷子除了中間的那盞路燈就再也沒有什麼光亮。

陸呈昀停止了打鬧,掃了一眼周圍的環境,烏漆嘛黑的跟有鬼出沒一樣,頓時皺眉,“你怎麼住在這地方?”

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這裡可是有名的動亂區。

陸呈昀擔心地看向盛染,住在這裡真的安全嗎?

要知道以前盛染作為盛家千金對於生活的要求曾經一度高到讓他覺得變態的程度啊!

“哎呀,你別這樣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看著我!”盛染一巴掌拍在陸呈昀肩膀上,“我住著這挺好的,多自由!”

最重要的是那個人不容易找到她啊。

盛染見陸呈昀沉著臉,不說話,於是拍拍他,“別擔心啦,我沒事……”

陸呈昀直接伸出手將盛染拉進懷裡,狹長的眸子裡都是心疼。

男人低著頭,將腦袋靠在盛染的脖間,溫熱的氣息纏繞在鼻息之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