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盛世染指:膜拜男神大人

正文 第83章難道老眼昏花看不出來這是孝衣?

書名:盛世染指:膜拜男神大人 作者:歲妄 本章字數:422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01


“所以所以!是因為盛染,你完完全全進入了睡眠狀態?”看著男人一副神清氣爽的樣子,白暮初驚訝到不行。

傅寒時收回手,揉著眉心,“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那種感覺就是全身心的放鬆。”

於是不由自主地,傅寒時的腦海裡就又浮現出盛染的臉來。

食髓知味,天知道他有多想去見盛小貓。

看著好友如此春心蕩漾的模樣,白暮初恨不得自戳雙眼!這種虐狗的樣子真的是好討厭!

不就是有喜歡的人嗎!哼!

“但是小傅傅,你之前不是用了所有的方法都沒有用嗎?怎麼會突然就可以在盛染身邊睡著了?”

不是白暮初多心,以前也有心理醫生借此靠近傅寒時,不過一點用都沒有。

傅寒時聞言,睨了白暮初一眼。

白暮初被那眼神看得驚悚,摸摸鼻子,“幹什麼!我也是擔心你好不好!”

雖然他也挺喜歡盛染的,但是有些事情不得不提防一下。

“不會的。”男人的聲音非常肯定。

那種盛染借機靠近他的假設完全不成立。

白暮初無語,“Why?”

對於這個原因,傅某人也是很心酸,於是在白暮初嚴肅認真的目光下,傅寒時頭疼的揉揉眉心,“因為她每次見到我都是躲。”

所以根本不存在什麼刻意接近他的事情。

白暮初,“……我女神就是強!”

兩天之後。

郊區墓園。

天空中下著淡淡的小雨,綿綿細雨落在身上立刻打濕了衣服。整個洛城此刻都籠罩在陰森森的氣氛之中。

再加上又是墓園這樣的地方,光是看這個氛圍都讓人不敢靠近。

可是有一個人仿佛一點都不害怕一樣,一身黑衣黑褲穿梭在成排的墓碑當中,然後在其中的一個墓碑面前停下。

女人長如海藻一般的頭發散在身後,一直沒有任何過大情緒波動的美麗臉上,在看到墓碑上的照片的時候,表情終於有了皸裂。

濃烈的哀傷,越發壓抑。

她就這樣在墓碑前站著,不說一句話,也沒有任何動作,手中捧著的白色雛菊漸漸暈染了水意。

雨水打濕了花束,打濕了女人的長髮,可是她卻仍然一動都不動地站在墓碑面前。

直到以為她要和周圍的壓抑景色融為一體一般,無比悲傷而又難過的時候,女人動了一下。

盛染將手裡的雛菊花束放在了母親的墓碑前,然後深深地鞠躬了三下,最後轉身離開。

母親,你放心。

我一定會好好的活著。

盛家大宅。

今天是盛光宗的五十歲壽宴,一大早,整個盛家都處在非常忙碌的狀態當中,傭人們前前後後地按照盛光宗的意思佈置著家裡。

雖然下雨,但是整個盛家依舊張燈結綵,好不熱鬧。

此刻的盛光宗正一身西裝筆挺,雖然兩鬢微微泛白,但是仍然看得出精神非常好。

周圍賓客來來往往, 盛光宗紅彤彤的臉上,渾濁的眼睛正細細地看著周圍的賓客。

今晚可是最佳時機,他一定得找個最大利益的合夥人,然後將盛染嫁給他。

不過……

剛和某公司的總經理握過手的盛光宗急急地看了一眼周圍,現在賓客都到的差不多了,怎麼這盛染還沒有來。

於是盛光宗和朋友打了一聲招呼,走向另外一邊的陳薇薇。

陳薇薇正被幾個粉絲圍著要簽名,見到盛光宗朝這邊走過來,趕緊和粉絲們說了幾聲,然後走過去。

盛光宗看了一眼,其中某公司的總裁兒子竟然還是薇薇的粉絲。

“薇薇,你真是令我驕傲。”盛光宗語氣欣慰,更加覺得當年的決定是正確的。

商業世家最重要的就是門面,就算盛染是親生女兒又怎麼樣呢?

還不如只認陳薇薇,至少這個非親生的女兒將他的利益放到了最大化!

而盛染,哼,她唯一的價值也就只能靠著那張臉和人聯姻來改變下現在盛家的現狀了。

於是盛光宗趕緊再次問道,“薇薇啊,盛染確定會過來嗎?”

陳薇薇點頭,十分篤定的語氣,“父親放心,盛染一定會過來的。”

與此同時,盛家大宅門外。

盛染沉默不語地看著面前一片紅色燈籠高高掛的盛家大宅,一雙剪瞳裡是冷漠,是噁心。

垂在一邊的白皙手掌裡握著的,是依舊亮著螢幕的手機,上面只有三個字:[盛夫人。]

寄件者:陳薇薇。

鞭炮聲陸續響起,盛染在眾人驚訝震驚的目光之中,一步步走進曾經無比熟

悉的家園。

不,現在已經不能算是家了,這個地方,就是噁心的地獄,而她今天,就要把這地獄,攪得天翻地覆。

沒有人敢攔著盛染,她踏著一身冷冽的寒風,在蕭瑟的細雨之中帶著一片冷漠,與難以掩飾的恨意。

你有沒有愛過一個人?

你有沒有恨過一個人?

那個人曾經是你以為最頂天立地的父親,可是有一天,他變得你再也認不清,做出來的事情,讓你想不到任何方法去原諒,你會不會選擇去恨?

盛光宗正憂心盛染不會出現,直到看到大門口終於姍姍來遲的身影之後,頓時松了一口氣,然而下一秒整個臉就都氣成了豬肝色。

“放肆!你這穿的都是什麼衣服?”

“父親只不過是年紀大了而已,難不成老眼昏花還看不出來我這是孝衣嗎?”踏著寒風姍姍而來的女人一身素縞,宛如豔麗的鬼魅一般行走在細碎的雨滴當中。

所有的觥籌交錯,推杯問盞全部停止,全部都驚愕地看著面前突然出現的女人。

男人驚豔,女人害怕。

不同于周圍盛裝打扮的女人,盛染白皙的皮膚和白色的孝衣幾乎快要融成一體。

她太白了,即使是穿了一身白色的衣服也遮蓋不住她淡然的氣質,可是偏偏她的那一張臉又長得太過驚豔,即使沒有化妝,也是唇紅齒白,明眸皓齒。

她的目光裡又全是漠然和深深的冷意。

陳薇薇沒有想到盛染竟然是以這樣的一副形象出現,原本還在暗自高興,這女人沒長腦子嗎?

父親大費周章的請來了這麼多人不就是想要重振家風的嗎?

她這樣一鬧,不就更坐實了自己在外的爛名聲嗎?

不過這樣最好!

可是只是高興了一會,陳薇薇就開心不起來了,因為她無意中瞥見剛剛跟她要簽名的男人此刻正目光癡癡地看著盛染。

再看周圍,所有的男人們都是如此!

該死!

盛染一出現,又再次搶走了她所有的風頭。人群之中,陳薇薇和某雙渾濁污穢的視線對了下眼神,然後施施然地上前扶住被氣地夠嗆的盛光宗,“父親,您沒事吧?”

“快,快把這個孽障給我帶回去!”

任誰都無法容忍自己歡天喜地的壽宴上有人穿了一身晦氣的衣服!可是盛光宗又不能直接將盛染趕走,只能悶聲讓人把盛染帶回宅子裡。

“呵,父親憑什麼帶我回去,我可是來向父親祝壽的。”說著,站在風中的盛染微微一笑,春風一般明媚的笑容頓時暈染開來,如果不是她的眸子裡帶了太多的寒意,大家也會忍不住跟著她一起笑起來。

動人的女人的笑都是非常有感染力的,只不過盛染的笑是萃了毒的。

“孽障,你非得在你父親的壽宴上搞上這一出嗎?”

陳薇薇立刻面露心疼的將盛光宗交給後來聞言趕過來的李婉,然後一臉心痛地看著盛染,

“姐姐,你當年害得我還不夠慘嗎?父親也只不過是家法處置,你沒必要一直記恨到今天的。”

陳薇薇的聲音不大不小,卻正可以讓在場的人所有人都聽見。

“原來這就是之前敗壞門風的盛家大小姐啊!”

“真是可惜長了這麼好看的一張臉。”

“可別說,人家就仗著這張臉為所欲為呢!”

“搞不明白,已經夠漂亮了,怎麼還在嫉妒別人呢?”

“心理變態唄,在自己父親的壽宴上竟然穿了一身晦氣的孝衣。”

“哎,我要是有這女兒我也不會認啊。”

“就是,真是可憐了盛老先生了,好好的壽宴被搞成了這樣。”

周圍人都在議論紛紛,李婉扶著盛光宗,再次見到盛染也是驚了一下,尤其是看到盛染一身孝衣的時候,整張臉都一片慘白,閃躲著不敢看盛染。

陳薇薇趁機加把火,“姐姐,事已至此,我已經原諒你了,不再計較你當年對我做過的一切事情,所以你就別再氣父親了好嗎?你穿這一身,不是讓父親難過嗎?”

盛光宗也一臉痛心疾首,“是我不好啊,養了個女兒是白眼狼啊!自己犯錯不知道悔改,還記恨了這麼多年!真是不孝啊不孝!”

父女兩一唱一和之後,周圍所有的賓客頓時都對盛染感到不滿。

“這盛家大小姐心眼可真是太壞了!怎麼長的也不能長成這樣一副毒蠍心腸啊!”

“就是,盛家二小姐可就通情達理多了。”

“對啊,關鍵是人家可是正宗的人美心善,瞧瞧這氣度。”

“盛家大小姐可真是白長了這麼一張好臉。”

一時之間,所有的矛頭全部指向盛染,大家罵盛染罵得越厲害,陳薇薇就被捧得越高,當事人也越發得意。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