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盛世染指:膜拜男神大人

正文 第84章長得漂亮的人心腸就得這麼惡毒嗎

書名:盛世染指:膜拜男神大人 作者:歲妄 本章字數:406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4:01


淅淅瀝瀝的小雨一直下個不停,整個洛城此刻都籠罩在一片陰雨連綿的氣氛之中。

張燈結綵的盛家宅院,周圍賓客西裝革履,衣香鬢影,此刻卻都成了陪襯。

一身白色衣裳的女孩,清麗的容顏站立在風雨之中,完全不在乎周圍的議論聲。

她一步一步走近盛光宗,眉眼冰冷,李婉根本就不敢注視盛染,只扶著盛光宗,眼睛閃躲地看向一邊。

“父親,女兒可否問一個問題?”

盛染淡淡地問了一句,眉目裡沒有任何表情。

盛光宗皺著眉,“你又想搞什麼把戲?還嫌丟人丟得不夠嗎?”

陳薇薇也道,“姐姐,你平時怎麼鬧都沒有關係,可是在今天這樣的日子裡穿著一身孝衣,實在是太不孝了。”

雖然說著這樣的話,但是陳薇薇的臉上卻是萬分得意。

沒腦子的東西,倒省了她不少力氣。

冷風打在身上,盛染渾然不覺,不在乎陳薇薇的話,不在乎周圍人所有的誹謗。

只看著面前這個和自己有著血緣關係的人,

“父親可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

“混帳東西,在場的誰不知道今天是我的壽宴!”

“哦,是嗎?”盛染低頭笑出了聲,盛光宗被她笑得心驚,她這個女兒就跟她母親一樣從來不在他掌握之中。

“父親。”盛染笑了一下,然後神色驟然變冷,

“盛光宗,你可曾記得今天是你的結髮妻子顧慈的忌日!”

“嘩”地一道閃電從天空中炸裂開來,所有的賓客都尖叫著往後退了一步。

李婉更是嚇得直接跌坐在了地上,陳薇薇聽到顧慈的名字之後,臉色也是非常地不好,趕緊去把母親拉起來,皺著眉頭說了句,“慌什麼。”

扶著李婉站起來之後,陳薇薇走到盛染面前,“姐姐,母親已經去世,所以這些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免得會傷父親的心。”

“啪”地一聲,盛染直接一巴掌甩了上去,冰冷的臉蛋透著一片肅殺之意,“我媽可沒有你這個女兒!”

陳薇薇臉別在一邊,細碎的雨落下,目光裡都是濃烈的恨意,但是轉而抬起頭的時候,眼眶裡已經噙滿了淚水,

“姐姐,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母……”陳薇薇生生地在盛染恐怖眼神中換了一個詞,“盛夫人去世是誰都不曾想的,你有必要這樣一直耿耿於懷,不讓父親幸福嗎?”

盛光宗本來心裡想到顧慈的死還有些內疚,但是一聽到陳薇薇的話,頓時悲從心來,覺得自己真的就是那個受女兒憎恨得不到的幸福的悲慘父親,

“孽障,你就非得巴不得讓你父親永遠沉浸在悲痛之中來嗎?”

盛光宗聲淚俱下,“阿慈死的時候,我也是不想的,可是人總要向前看,你就不能放過你父親,讓父親尋找屬於自己的幸福嗎?”

“尋找自己的幸福?”盛染冷笑,不可置信地看著盛光宗,“所以您為了您的幸福,就在母親病重的時候當著母親的面和別的女人滾上了床!?”

“天呐!”人群中不知道誰驚呼了一聲,盛光宗的臉上掛不住了,李婉更是臉色蒼白一片。

原來她都知道。

盛光宗也沒有想到盛染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直接爆出來曾經的事情,這該死的丫頭,要不是還有點用處,他一定會非得打死她!

“來人,趕緊把這個不孝女綁回去!”

“父親是心虛了嗎?”盛染冷眼看著盛光宗,聽命前來的保鏢都被鎮住,猶疑著不敢上前。

突然又是一道閃電炸過來,盛光宗整張臉上的肥肉都在顫抖,囁嚅著嘴唇,在盛染冰冷的目光之下,硬生生地沒有說出任何話來。

不行,絕對不能讓盛染佔據上風!

陳薇薇面目一淩,然後突然就跪在了盛染面前。

所有的賓客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當紅影星直接給自己的姐姐下跪,這是被逼到了什麼程度才會變成這個樣子。

已經有些男人開始心疼,看向盛染的目光就更加憎惡!

長得漂亮的人心腸就這麼惡毒嗎?

非得把別人逼成這個樣子嗎?

“姐姐,我知道你恨我,我知道你覺得我奪走了你的一切,可是盛夫人的死真的不是大家想的,盛夫人去世,我們每一個人心裡都很難受。”

“可是……”一滴眼淚落在了雨水當中,女人的臉上無聲的眼淚緩緩地往下淌,帶著恨意,又混合著悔意,“你讓人傷害我的時候,難道還不夠解恨嗎?你到底要做到什麼程度才可以?”

陳薇薇隱忍著淚水,盛染

自始至終都是冷漠。

“盛大小姐做的也太過分。”

“就是啊,心腸真是太歹毒了。”

“哎,豪門是非多啊。”

“誰能想到,這其中還有這麼一出呢?想想薇薇也是挺可憐的,背負了這麼多。”

“那那個盛大小姐呢?”

“她啊,沒救了,喪心病狂之人不值得憐惜。”

“姐姐。”在場的議論聲傳入耳朵裡,背對著眾人,陳薇薇得意洋洋地抬起頭,用只能兩個人聽見的聲音道,“盛染,知道我為什麼要給你發那三個字嗎?”

“因為我知道你一定會來。”

“你太想知道盛夫人當年的死了吧?沒錯,夫人的確是有心臟病,我還記得那天夫人特意為了先生做了一頓豐盛晚餐呢,可是又如何?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丈夫跟別的女人滾在一起,會不會氣火攻心呢?”

“你現在是不是很恨?”目睹著盛染漸漸變紅變痛的雙眼,陳薇薇臉上的笑容越發肆意,

“聽到周圍人的議論了沒有?大家都站在被害者的一邊,就算是我給他們下的藥讓他們當著盛夫人的面滾在一起又如何?”

“如今,人人喊打,眾人唾棄的那個人是你啊!”

“你這麼恨自己的父親卻還是來了這裡,不就是想知道盛夫人的死嗎?”

“現在知道了,你能怎麼樣?”

“沒用的,盛染,你現在就是一個眾人唾棄不齒的賤人!”

掙扎,不安,恐怖,傷口,疼痛,麻木,昏迷。

雨似乎下的越來越大了,壽宴仍然在繼續,依舊歌舞昇平,燈紅酒綠。

賓客們推杯換盞,恭迎奉承。

沒有人記得剛剛一身孝衣,孤立無助的女人。

盛染已經忘記了反應,所有的感官全部消失。

是麻木,是疼痛,是血淋淋的傷口撕開在眼前。

“姐姐,妹妹知道你心情不好,趕緊去房間休息一下吧,不管怎麼說,你都是我的姐姐啊。”

外人面前大度識體的盛家二小姐被大小姐逼著下跪以後,依舊不計前嫌將盛大小姐扶回家中。

陳薇薇一出來,一雙渾濁的色眯眯的眼睛就閃了進去。

盛家早在盛夫人去世之後就大不如從前了,一般來說,盛光宗的壽宴是不會有多少人參與的,但是如果有當紅的明星陳薇薇呢?

此刻,壽宴上的一舉一動全部都被上傳到了網路,一時間又掀起了軒然大波。

與此同時,淺水灣別墅區。

白暮初趴在傅寒時家的沙發上,傅暖暖推門進來的時候就看見白暮初軟地跟一灘泥一樣,當即嫌棄地搖搖頭,

“白暮初,你能不能有點男人的樣子?”

“你還小,男人的樣子哪能給你看……哎呦我去,誰砸我!”白暮初剛說完話就被一個枕頭砸到了腦袋上,蹦起來一看是傅寒時,頓時慫了,“小傅傅,你可終於回來了,我都餓死了。”

“白暮初,你家是破產了嗎?天天來蹭飯?!”傅暖暖撇撇嘴,搞不懂,明明和哥哥一起長大怎麼會性子差這麼多。

“我和小傅傅約好了一起去吃飯,你要不要一起?”

“是這樣的嗎?哥哥?”傅暖暖轉頭問傅寒時,傅寒時點頭,“嗯,待會一起出去。”

傅暖暖一聽要跟哥哥吃飯,態度完全不同,“那既然都出去吃飯了,我把盛姐姐也叫上吧!”

白暮初快她一步拿出手機,“通知女神這件事還是我來吧。”

傅暖暖翻了個白眼,好煩啊,啥都要跟她搶。

白暮初打開手機螢幕,正準備撥號,微博上一條最新的消息彈了出來。

“哎喲臥槽!!女神上新聞頭條了?!”

白暮初趕緊把手機遞過,傅寒時看了一眼,頓時面色冷了下來。

“這什麼情況啊,盛染看上去也不像是這樣的人啊?”白暮初拿回手機,疑惑地問道。

傅暖暖也打開手機,看了一眼,頓時怒了,“這女的!真是白蓮花綠茶婊,盛姐姐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的!”

“暖暖,你知道什麼?”

傅暖暖抬起頭看向自己的哥哥,“盛薇薇原本姓陳,是她搶走了盛姐姐的一切然後還反潑髒水!這新聞一看就是胡編亂造的!”

“不好!”傅暖暖大驚,“剛剛視頻盛姐姐是暈過去了的。她一定有危險!盛薇薇那麼壞,哥哥你快去救她!”

不等傅暖暖說完,傅寒時已經直接拿起了鑰匙往樓下飛奔而去。

傅暖暖和白暮初對視一眼,也立刻跟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