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年妃傳

正文 第001章孽緣

書名:年妃傳 作者:景小樓 本章字數:241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8:12


  那一年,大漠孤煙,黃沙浴金,漫天蒼涼

  你說你看到了我,究竟看中的是我,還是年氏的榮耀,還是你的天下……

  康熙四十二年。

  四阿哥府紅燭高照,泥金朱漆的鏤金紅樓,瓊樓玉閣,帳幔珠簾。

  新床上,獨坐一個披著紅蓋頭的女人。

  “這蓋頭悶死我了。”

  女人一手掀翻蓋頭,往地上狠狠一扔,一屋子丫鬟婆子瞧見著立刻跪滿一地,喜婆打著錦帕趕來,道,“側福晉息怒啊,這蓋頭是要等貝勒爺來了才能……”

  “滾!”

  沒等喜婆說完,女子杏目一瞪,嬌眉怒橫,嚇得喜婆臉色蒼白,急忙跪在地上掌自己嘴巴,“奴婢該死,側福晉息怒!”

  “全部滾出去!”她揚手一指,頓時所有人噤若寒蟬。

  砰——

  雕花木門被胤禛一手推開,兮蔚瞧見他高束宮絛,一襲暗紅色紋底繡金祥雲錦袍襯得他英氣逼人,只是一雙黑眸漆黑如墨,深邃冷峻,如萬載玄冰。

  “你發什麼瘋!”胤禛怒聲道,一揚手,滿屋子的人急忙退出去,偌大的喜房只剩下他與她二人。

  “胤禛!”兮蔚掀翻金冠,青絲如綢傾泄下來,她站起身,雙夾金絲彩鳳喜服壓得她透不過氣。

  紅燭高照,喜房裡,只剩下他們二人。

  她的一雙美眸緊緊凝著他,又有無形的厲色藏匿其中。

  她伸手抽出髮髻上的赤金嵌玉金步搖,只聽叮咚一聲,被她摔成粉碎。

  她雙眸通紅,似笑非笑的盯著胤禛身上那套紅色織錦絳雲金絲錦袍,“你既然不想娶我,為何不據婚!你不是有了心上人嗎?為什麼要娶我!”

  “娶你?”他走上前,大手用力的扼住她的下顎,冷聲道,“你以為我想看到你這張臉!年兮蔚,要不是你,阮兒怎會離我而去!”

  他聲音哽咽,“我守了她十餘年,你可知道!”

  兮蔚怔怔的盯著他,一字一字的道,“你又怎知,我不心痛?”

  他的眼神冷漠尖銳,落在兮蔚的臉上,兩人之間流露出一股無言的冷漠。

  一縷淺笑爬上她的嘴角,“夠了吧,胤禛。”

  笑聲剛落,面容倒是柔和了幾分,她嬌俏笑道,“四爺若要妾身對您千依百順,妾身當然可以。”

  “只是……這是你想要的嗎?”

  幽靜的美眸如一池秋水,凝眸一笑,嫣然生姿,美的那樣攝魂勾魄。

  男人冷漠的面上扯動出一絲冷笑,手指用力捏住她的下顎,旋即抬起,逼她對視著他的眸。

  她永遠忘不了胤禛那個幽冷的眼神。

  “年兮蔚,我要你記住,這一生,你都不會忘記我。”

  兮蔚冰冷的眼神盡是複雜,愛恨交加,卻又無可奈何。

  正是這一句霸道冷傲的話語,讓兮蔚銘記了一生一世,之後的數十載歲月,無論恨無論愛,這句話始終不曾泯滅,長記於心。

  紅燭高照,芙蓉帳暖。

  是緣是孽,終是難以分清。

  京城的夜市通明,恍然如晝,如幕布一般幽深的夜空中,映著無數明亮的孔明燈,輝煌一片。

  兩艘雕龍砌鳳的船裝飾了不少精緻的花燈,青煙嫋嫋,談笑聲不絕於耳。

  “福晉,”一身男裝打扮的墨

雪怯生生的拽著兮蔚的衣袖,膽戰心驚的輕聲說,“福晉我們還是回去吧,要是被嫡福晉知道可不得了!”

  站在她身邊的女子一身紫紅色繡金暗紋浮花束腰錦袍,墨發編辮,頭戴八寶玲瓏紅頂墨綢冒,手執十六股白玉嵌珠芙蓉扇。

  她眼如秋水眉如畫,燈火下神色楚楚,偏偏一雙上揚的媚眼含有若有若無的冷清。

  “怕什麼,有我在,難道她還吃了你不成。”兮蔚一搖紙扇,敲了敲墨雪的頭。

  抬眸望去,青松舫和玲瓏舫就在眼前,便聽得外面傳唱的小廝拖著嗓子喊了一聲,“四阿哥到——十三阿哥到——”

  談笑聲戛然而止,便從舫船大窗邊匯來各處各樣的眼光,紛紛落在岸邊的兩位貴公子身上。

  “怎的四阿哥與十三阿哥也來了?”

  耳邊傳來眾人疑惑的聲音,一年一度的花燈節,青松舫和玲瓏舫皆是京城裡赫赫有名的閨閣小姐與富家公子,但幾位阿哥卻從未來過,一來是阿哥婚事皆由陛下或皇妃指定,而來,對這些男女之事,阿哥們未必瞧得上眼。

  兮蔚的眉頭自看見這兩人起便沒有鬆開,一旁的墨雪嚇得六神無主,急切的湊到她耳邊,“側福晉,貝勒爺來了,我們還是趕緊走吧!”

  墨雪話音剛落,岸邊小廝又拖著嗓音喊道,“八阿哥到——九阿哥到——十阿哥到——十四阿哥到——”

  全都來了!

  一時間眾人議論紛紛,青松舫上眾人見到阿哥們來了,俱是招呼起來。

  兮蔚遠遠看到胤禛,一身黑色繡金麒麟紋滾邊錦衣,玉帶青靴,眸光淡漠如雪,一步一步如行雲流水般優雅,尋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

  玲瓏舫上女眷爭先恐後的看青松舫的眾位阿哥,八阿哥胤禩隨後上了青松舫,向胤禛略微行禮,“想不到四哥對這花燈節也有興趣。”

  兮蔚遠遠看著八阿哥胤禩,那人長身玉立,一襲白衣翩然而來,溫文爾雅。

  他坐在胤禛身側,端起茶盞微抿,“胤禩還忘恭賀四哥大婚之喜。”

  “不過是納側福晉,有何可喜?”胤禛冷傲的面孔毫無起伏。

  “熟不知年福晉乃是湖北巡撫的女兒,撫遠大將軍之妹。”八阿哥胤禩似乎話中帶話。

  胤禛薄唇微勾,並不說話,而是凝著對面玲瓏舫。

  “聽聞,京城第一才女江阮江小姐在玲瓏舫上。”胤禩輕輕搖晃著手中玉扇,眯起鳳眸。

  胤禛面上並無起伏,暗底裡雙手緊握成拳,不管他再怎麼冷靜,提起江阮,無疑是撕開了他的心口。

  兮蔚輕輕蹙著眉頭,萬萬沒想到江阮竟在玲瓏舫上,還未看幾眼,便見人潮湧動至岸邊,只聽玲瓏舫上有年輕的貴女提議,“今年與往年一樣,待船停至河心,便開始比賽,贏了的人便可奪得舫船上最好看的那只花燈。”

  兮蔚悄悄行至青松舫角落,眾人目光皆落在玲瓏舫上.

  眾人的目光落在剛上玲瓏舫的少女身上,少女一身大紅鶴氅,整個人膚白如玉,叫人對鶴氅下的窈窕身段充滿遐思,眼波如水,烏黑長髮隨意挽成一束,任其蜿蜒而下,貴族風儀自然而然,卻是不經意的都是勾引。

  “她就是江阮?”兮蔚低低呢喃,目光忍不住投向胤禛。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