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年妃傳

正文 第005章自處

書名:年妃傳 作者:景小樓 本章字數:224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8:12


  大堂裡燈火通明,而院子裡的棍杖已準備好。

  那拉氏秀眉微蹙,凝著兮蔚半響沒說出話,在場所有人噤若寒蟬,卻不聽她出聲求饒。

  “貝勒爺真的下定決心了?”兮蔚壓低了聲音道。

  胤禛抿了一口茶,揮手道,“帶下去!”

  兮蔚抬頭望他,她想起第一次見到他的場景,她同樣這樣凝著他,波光盈盈的眸子裡溢滿不可思議。

  那時的她,十三歲。

  她好奇為什麼有他這樣不近人情的阿哥,她記得她上前握住他的手,喚他胤禛,他頓了頓,卻鬆開了她的手。

  半響後,心才慢慢靜下來,她轉身大步走出了大堂,乖乖的躺在木凳上,雙手抓著木椅,咬唇不發聲。

  一個棍杖足足有四斤重,平常人挨十棍定會血肉橫飛,況且是一個弱質纖纖的女子,不知二十仗下去,究竟會如何?

  “爺,”那拉氏小心翼翼的湊到胤禛身邊,所有人出了大堂,看兮蔚被執刑。

  胤禛的臉色始終陰沉,不見一絲一毫的情緒,一雙深不見底的眸裡閃爍著決絕,“行刑!”

  家丁塞住她的嘴,兮蔚閉上雙眼,全身緊繃著。

  啪——

  一棍打在兮蔚身上,她悶哼一聲,頓時鮮血淋漓,額角直冒冷汗,起先還能默記板數,一板一板的下來,慢慢身子開始痙攣抽搐,痛的心中發黑,任何聲音都無力發出。

  “送她回屋!”

  家丁忙來收拾凳椅,拖著她回屋。

  墨雪一路上不停的說,“福晉,福晉你忍著點。”

  看到她的身後,墨雪忍不住捂著嘴驚叫,“這麼多血……可怎麼辦啊!”

  她連忙備水,拿了創傷藥,等墨雪端來水時,連忙用剪刀把衣服剪掉,對兮蔚道,“福晉忍著點,衣服被血糊在傷口上,取時會很疼。”

  兮蔚點點頭,咬住枕頭,墨雪快速的揭下衣布,她牙關咬緊,一會功夫,已是一身冷汗。

  墨雪一邊上藥,一邊落淚,“福晉……”

  “哭什麼?”兮蔚無奈苦笑。

  她想起胤禛的臉,他的目光始終鋒利無比,薄唇緊緊抿著,似乎一切的苦楚壓抑都能被深藏起來。

  門吱呀一聲被推開了。

  胤禛走了進來,如今現下的局面,他能來看她,已是她意料之外了。

  他嘴角微動,垂目凝著她,衣衫早換了新的,隱約還有血跡滲出,染紅了一片。

  她下意識的想站起身,身後劇烈一痛,她無力地倒在了床上。

  她凝視著他黑沉幽冷的眼睛,心中開始疼痛,側過頭不看他,“你來做什麼。”

  既然當了那麼多人的面罰她,那又何必假惺惺的來看她。

  胤禛不知何時坐在她身邊,靜靜的凝著她,她側過頭,不知何時眼淚無聲的落下。

  她沒有讓胤禛發現她在哭,只是枕畔已被淚水打濕,“你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該做的戲走做完了,她和他,早已無話可說。

  “今日之事……”胤禛坐在她身側,默了良久後才

沉聲開口,“只當給你一個教訓!”

  “教訓?”兮蔚冷哼一聲,“四爺不過是殺雞儆猴罷了,我兄長前幾日私下埋怨了幾句,四爺就迫不及待的拿我問罪了。”

  她不是不知道,原本不想說破,如今聽胤禛如此一說,只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你知道了?”他的聲音更冷了幾分。

  “我為什麼不知道,”她痛的四肢無力,卻回頭瞪了他一眼,“四爺只管放心好了,年氏一族對您忠心耿耿,絕無二心。”

  他看著眼前目眥欲裂的女子,心裡竟是百感交集。

  如若不是她不是年羹堯的妹妹,那該多好。

  “你好好歇著,我明日再來看你。”良久後,他起身離開了內堂。

  屏風阻隔在內堂與外室之間,她看不到他離去的背影,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墨雪見胤禛走後便進來為她擦拭傷口,痛的她冷汗涔涔,剛上完藥,外面丫頭進來稟告,嫡福晉那拉氏來了。

  兮蔚一向懶得見她們,不過,那拉氏畢竟胤禛正妻,她也不好駁了她的面子。

  “請進來。”

  她對一旁的墨雪說道,不過一會,那拉氏扶著丫鬟碧落走進了內室。

  “妾身身子不適,就不向嫡福晉請安了,望嫡福晉不要見怪。”兮蔚淡淡說道。

  “無事。”那拉氏為人謙厚恭和,府中上下皆敬重她,兮蔚對她算不上討厭也算不上喜歡,平日裡也是淡淡的應付。

  墨雪為那拉氏搬了繡凳坐下,那拉氏見她趴在床榻上一動不動,不由得歎了一口氣,“妹妹,你我姐妹同伺候爺,往日裡縱然交情不深,但你怎麼說也是側福晉,府上的規矩還是要守的。”

  “知道了。”兮蔚老老實實的趴著,也不多言。

  “爺一向看重你,此次發這麼大的火連我都沒想到,李福晉的話妹妹也不要放在心上,”那拉氏溫言安慰,“我給你帶了個蜀錦蘇繡軟枕,內裡是粟米,有安眠養神之效。”

  說罷便吩咐碧落將軟枕交於墨雪手中。

  “多謝嫡福晉,”兮蔚的語氣依然淡淡的,思來想去還是回頭看了她一眼,“有勞嫡福晉了。”

  那拉氏微微一笑,“妹妹性子桀驁,與眾不同,爺自是喜歡,可妹妹做事若太過張揚,且當心樹大招風。”

  她最後幾個字咬的很重,神情肅然,算是給她提個醒。

  “嫡福晉,平日裡我和你們並無來往,我並不想和你們作對,”兮蔚勉強撐著身子,認真的直視她,一字一字說道,“我只求能過安穩太平日子,是你們總是抓著我不放!”

  那拉氏並不生氣,倒是溫和笑道,“妹妹的身家地位,註定了你不會一世安穩。”

  她的話語重心長,良久後才道,“妹妹早日想明白才好,否則日後挨板子便會是常事。”

  她微笑著起身,“我先走了,妹妹好好休息。”

  兮蔚呆呆的望著她離去,那拉氏是在提醒她,她根本不可能在王府獨善其身,以她一己之力,若要保全自身,怕是難上加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