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年妃傳

正文 第007章結盟

書名:年妃傳 作者:景小樓 本章字數:220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8:12


  內堂裡安靜的可怕,所有人噤若寒蟬,靜謐的甚至可以聽到針線穿過布帛發出的嘶嘶聲。

  兮蔚落下一筆,唇際銜著一縷淡漠的笑容,“姐姐,帳目我做好了。”

  她站起身,把帳目給那拉氏看,那拉氏慢慢的翻看著帳目,滿意的點頭笑道,“妹妹蕙質蘭心,做的帳目自然不錯。”

  她福了福身子,淡淡道,“今日就到這裡吧,兮蔚乏了,先回去了。”

  那拉氏點頭應允,待兮蔚走後,她放下帳目,以手扶額,靠在小幾上閉目養神。

  “福晉,”碧落小心翼翼的走上前為她打著蒲扇,“福晉為何應允貝勒爺。”

  那拉氏眼也不睜,唇瓣劃過一縷淡然的笑,“貝勒爺需要年氏的支援,你以為他真的寵兮蔚?”

  “難道不是?”碧落不明白了,“貝勒爺每日都要去年福晉那,年福晉自入府一來便是專房之寵。”

  “寵?”那拉氏睜開明眸,笑意更加明媚,“如若是專房之寵,那為何如今還未有子嗣?更何況,爺心裡有誰,難道我不清楚?”

  “福晉英明,”碧落笑道,“那福晉為何告訴年福晉李福晉懷有身孕之事。”

  “年兮蔚聰明絕頂,知道我的話的意思,”她慢悠悠的靠在攢金絲軟枕上,“況且,年兮蔚無論鬧出何事,爺都不會過重的責罰她。”

  “可奴婢瞧著年福晉似乎不放在心上,以她的性子,應該不會對李福晉動手。”碧落細細揣摩方才兮蔚的神情,道。

  “我自然不是要她動手,”她的素手拖著下顎,“我說這話的意思,是要她知道如今情勢,懂得與誰結盟才是最妥當,李玉瑤一向與她作對,而我有幾次向她示好,她是聰明人,知道如何抉擇。”

  碧落點了點頭,不過一會便見到墨雪帶著小廝前來送給那拉氏一尊紅玉紫檀木相間的浮光蜀錦羅玉屏風,屏風奢華至極,一匹羅玉蜀錦便價值千金,整座屏風不下萬金。

  待人走後,那拉氏拂過屏風,滿意的點頭,“年兮蔚倒是誠意十足。”

  碧落的一雙眸子瞪得老大,屏風的奢侈精緻讓她歎為觀止,“年福晉當真是出手大方。”

  “大方?”那拉氏笑道,“恐怕這些對她來說只是尋常之物,且不說爺平日賞賜給她的都是好東西,恐怕年羹堯暗中予她不少財物。”

  碧落點了點頭,“可奴婢瞧著年福晉素來穿著並不光鮮靚麗,對下人並無豐厚賞賜。”

  “她一向清高孤傲,又不與人為善,此次爺的處置倒是要她長了不少教訓,”那拉氏扶著碧落回到榻上,吩咐道,“把屏風放在正堂裡。”

  “福晉從不用這些奢侈之物,哪怕別的福晉送來的好東西福晉也命人收著,為何要將此屏風豎在正堂之內?”碧落不解問道。

  那拉氏但笑不語,胤禛一來她的鳳禮堂就會看到這座價值連城的屏風,就算年兮蔚與她示好又如何,在這府中,誰是妻誰是妾,年兮蔚也該好好弄清楚了。

  杏花飄零,正座院落都能嗅到清新的花香,本是品茶作詩的好季節,兮蔚卻命墨雪買了些野味,在小廚房燒了野雞野鴨,坐在樹下喝酒。

  “還是原來年府中陳年的刀子酒烈。”她捧起小酒盅,抿了一口酒,聞著香噴噴的野味,忍不住口水直流。

  剛準備動筷子,忽聽院外傳來一陣腳步聲,一個低沉的聲音陡然響起,她一抬頭便見胤禛迎面走來,只得放下剛剛夾起來的野鴨肉。

  “爺吉祥。”向胤禛福了福身子,兮蔚低著頭,目光偷偷瞥見那幾碗冒著香氣的野味,心裡搗鼓著胤禛怎麼這時來,得了,怕是又吃不成了。

  胤禛雙手負立,一扶錦袍坐在石凳上,唇際勾起一抹似笑非笑,“我看別人那都是樹下品茗,你這倒好,樹下吃野鴨。”

  “附庸風雅。”兮蔚嘟囔著嘴悄悄嘀咕了一句。

  胤禛抬頭看她,嘴角的笑意愈發深邃,兮蔚以為他又要奚落自己一番,誰知竟命墨雪再去取一副碗筷拿一瓶刀子酒來。

  他給自己倒了一杯酒,昂起頭一飲而盡,卻是道,“這酒入口甘洌,倒是別有一番滋味。”

  “這算好嗎?”兮蔚啞然失笑,“爺是沒喝過西北的烈酒,那酒一下肚只覺渾身冒汗,甘洌卻不失清甜,那才真真是好酒!”

  讓她想起幼年時隨兄長前往西北,在西北戈壁灘上賽馬放牧,喝酒吃肉,圍火唱歌……

  如今卻被困囿在內宅深院之中,抬頭望著四四方方的高牆,毫無欣喜可言。

  每每想起,兮蔚歎了一口氣,一手舉起酒杯,對胤禛道,“你不是問我為何不像其他人那樣樹下品茗作詩,我可以告訴你,我和她們不一樣。”

  胤禛抬起酒杯,與她輕輕想碰,臉上的笑漸漸斂去,轉而被冷漠取代,“還記得每年此時,杏花樹下……”

  杏樹下談笑風生、美人作舞,他以簫相和,可如今呢……

  兮蔚看到他眼裡的一抹痛色,她知道他在想江阮,他總是久久無法平靜,他向所有人隱瞞了他的心思,卻獨獨瞞不過她。

  她沒有任何話安慰他,他從不肯去探索她的心思,自是不知她的苦。

  若不是為了他,她不會嫁入皇室,不會困在此處自斟自飲,這一切他可知道?

  “對了,”他似是想起什麼,目光驟然變冷,“縱然年氏一族家世顯赫,你也不用逢人便處處顯擺!”

  她甚至不知他的責駡從何而來,倏然睜大美眸,直直盯著他,“你什麼意思?”

  “你知道我的意思,”他幽冷的眸光卻如玄冰,“我最討厭驕奢淫逸,好逸惡勞的人!”

  “那你只管討厭好了,”兮蔚並不惱怒,反倒是淡淡的說了一句,“我不在乎。”

  她總能把胤禛氣的無話可說。

  “既然你討厭我,那你還坐在這裡做什麼?”兮蔚舉起酒杯一飲而盡,頓時臉色漲得通紅,咬唇瞪著他。

  這樣的眼神,卻讓他微微一怔,想起他第一次見她的光景。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