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年妃傳

正文 第015章尋她

書名:年妃傳 作者:景小樓 本章字數:253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8:12


  大漠狂風肆虐,揚起的風沙遮天蔽日,月色朦朧,被沙塵遮蔽,根本看不清眼前的路。

  胤禛緊束腰間錦帶,跳上馬拉緊韁繩,只聽馬兒嘶鳴一聲,提步而去。

  “四哥!”十三心急如焚的沖上前,急忙攔住,“你一個人怎可隻身犯險,如今風沙四起,你一個人去只恐有險!”

  胤禛一拉韁繩,馬兒在原地踱步不前,他眉心緊凝,刀削般立體的輪廓透著無與倫比的肅殺之氣,踟躕間,揚起馬鞭飛馳而去。

  “十三弟,替我瞞著此事,萬萬不可讓皇阿瑪知曉!”

  他一人一馬朝著沙暴中賓士,長風撩起他的衣袍,只聽呼嘯而來的鞭聲響徹天地,一鞭一鞭鏗鏘有力!

  兮蔚,你在哪裡!

  他從未有一刻如此害怕,他害怕失去兮蔚,是因為兮蔚是年氏一族的女兒?是因為她擁有高貴的出身?能助他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胤禛茫然的立在原地,神色惶恐不安,四下搜索……

  不行,他一定要找到她!

  年兮蔚,縱然天崩地裂,縱然山崩海嘯,你也休想逃出我的掌心!

  漫天風沙滾滾飛揚,呼嘯馳騁了一夜,天色漸亮,天光灑在金黃色的沙塵上,射出金燦燦的光。

  一具纖細的身體躺在沙漠中,半邊身子都被風沙掩住,她的唇乾澀的厲害,原本清秀的臉頰蒙上沙塵,佈滿黃沙。

  “兮蔚!”

  他跌跌撞撞的下了馬,東倒西歪的朝她飛奔而去,伸手將她從沙漠中拉出。

  “年兮蔚,你醒醒!”替她擦去臉上的沙塵,看到她蒼白的臉頰,他的心好似被狠狠揪住,胸腔仿佛被堵住一般,無法呼吸。

  兮蔚聽到有人叫她,她是在做夢嗎?好像整個人身處雲端,渾身沒有一點力氣,張了張嘴,卻什麼話多說不出來,聲音全部堵在喉裡。

  什麼時候,她已經快不記得他年少時的模樣了,她只記得那年見到他時,他還是俊朗清逸的少年,他看向她的目光永遠帶著考究,永遠那般森冷。

  想不到已經過了這麼些年了。

  她慢慢抬起手,眼睛睜不開,只能艱難的挪動著手臂,伸手抓住胤禛的胳膊。

  她害怕再也握不住他的雙手,害怕再也見不到他了。

  “是你嗎?”一張嘴聲音沙啞的可怕,她不知道是誰找到了自己,無力的擠出一個淺笑。

  是胤禛嗎?

  她在心底問道,卻害怕知道答案,怕不是他,她怕,她不敢,她一直以為自己什麼都不怕,卻不知道原來害怕被他所傷。

  一句話未說完,她已再無力氣,迷迷糊糊中由昏睡過去。

  胤禛擁著她,下顎抵在她的烏髮之間,忍不住將她抱得更緊,此刻,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一覺醒來已是黑夜,一睜眼只見君湄坐在床邊,怔怔的凝著她,“你醒了!”

  見到她睜開眼,君湄忍不住驚叫了一聲,興奮的握住她的手,“太好了,你終於醒了。”

  “我睡了多久?”她艱難的坐起身,揉了揉太陽穴,她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了,以為自己會死在沙漠中,與黃土為伴,誰知她竟無事。

  她記得自己迷迷糊糊中抓住了一個人的胳膊,那個人是誰?是誰找到了她?

  “醒了就好,”君湄忍不住掉下淚來,“嚇死我了,方才請了太醫來瞧,太醫都說若再晚一些,只怕會沒命。”

  兮蔚擠出一個淡淡的笑容

,抬頭凝視著她,笑道,“我沒事了。”

  君湄以帕拭淚,良久後才道,“這事還不敢告訴皇上,只是四阿哥處置了看守的侍衛。”

  “不關別人的事,是我自己……”兮蔚還沒說完,君湄堵住了她的嘴,攔住她肅聲道,“四阿哥的意思是……到此為止。”

  兮蔚瞪大一雙眸子,點了點頭,她知道胤禛不想驚動陛下以免生出事端,畢竟查下去也是自己的過失,可她隱隱覺得不止如此。

  入夜後營帳中便會戒嚴不許單獨出入,可她卻能輕而易舉的出來,並且一路沒有守衛,雖說胤禛同樣和十格格出了帳子,可他們身後不遠處還是有人跟隨,不像自己這般孤獨一人,難不成是有人故意所為?

  她細細一想,昨夜發生之事只怕不簡單。

  君湄陪著兮蔚用完午膳,因為兮蔚身上的傷還未復原,也不能下榻活動,躺在床上陪著君湄閒聊。

  “你不知道,那一日四哥抱著你回來時有多緊張,”君湄打趣笑道,拍了拍兮蔚的手背,“他可是真真心疼你。”

  兮蔚低著頭,嘴角銜著一抹笑,只聽君湄說道,“兮蔚,看來,你這算是守的雲開了。”

  兮蔚搖了搖頭,苦笑道,“你以為他真是心疼我?”

  在府中的這些日子,她再清楚不過,胤禛心疼的從來不是她,而是怕失去她,失去年家的助力。

  她兄長年羹堯雖是包衣奴才出身,卻也是一步一步熬到今日的地位,他是胤禛的左膀右臂,胤禛不能失去。

  所以,他也不能失去她。

  君湄微微錯愕,睜大一雙明眸,凝著她,“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兮蔚沒有說話,聲音沙啞的道,“我疲了,你先回去歇息吧。”

  話音剛落,帳外傳來一連串的腳步聲,兮蔚抬頭看去,只見隨從撩開了帳幔,胤禛大步走了進來。

  他身著一身墨青色束腰錦袍,腰間懸著一隻玉佩,神色清冷淡漠,始終不見喜怒。

  他走到兮蔚身邊,君湄見狀,向胤禛施了一禮後,便出去了。

  帳內只剩他們二人,兮蔚倚著榻,墨發披散,明眸清麗卻又冷漠,“你來了。”

  剛說出口,她輕咳了兩聲,拿帕子掩面,“此次多謝貝勒爺相救。”

  胤禛冷笑了一聲,側過頭看向別處,“這是你第一次對我道謝。”

  “貝勒爺也知道自己從來沒有施恩於我。”兮蔚頂了一句嘴。

  “是你知恩不報。”胤禛雙手負立,冷言冷語道。

  “我和貝勒爺之間,從來沒有誰欠誰的,何來知恩不報之說,兮蔚並未覺得欠了貝勒爺的,”她對他從來沒有好臉色,縱然她是他救回的,她也不覺得自己虧欠了他什麼,她抬眸深深的凝視著他,“難道不是?”

  “牙尖嘴利,”胤禛看著她一臉淡漠的模樣,便忍不住生氣,“你總是有理。”

  “這次的事……你不追究,知道了背後究竟是誰動手的?”兮蔚目光一緊,問道,“找到證據了嗎?”

  胤禛撩起錦袍,坐在她身邊,他知道兮蔚聰明絕頂,一定知道有人在幕後佈局,“以你揣測,你以為是誰?”

  “我不知道,”兮蔚坦言道,“這些事,我從來不摻合。”

  胤禛沒有繼續問下去,兮蔚的話裡已經說的很明白了,有些事不該她攙和的,她不會理會,“那我問你一個問題,如果這事鬧到皇阿瑪那,你以為牽連的會是誰?”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