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年妃傳

正文 第018章風波

書名:年妃傳 作者:景小樓 本章字數:229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8:12


  胤禛搖了搖頭,許是醉上心頭,他肆意的舉起酒杯,冷漠的唇畔慢慢勾起,“我永遠不會對年兮蔚動真情,永遠不會。”

  不知道這話是他對十三說,還是對自己說。

  亦或是在提醒自己。

  年兮蔚,他不敢愛,也不能愛。

  卻是這樣的不敢與不能,成為他一生的遺憾和苦痛。

  過不了幾日,康熙便啟程回京,臨行前,與蘇萬爾王爺商議,將青璃帶回京中完婚,蘇王爺心疼女兒,不忍見女兒位居側福晉之位,可見胤禛一表人才,又是皇室子弟,對這門婚事也還算滿意。

  青璃便跟隨著隊伍一塊回了京城,回京城之後便被賜給胤禛為側福晉。

  胤禛下令修葺榮寶堂給青璃獨住,在榮寶堂還未修繕完好以前,青璃便隨著兮蔚一同住在淩雲閣。

  那拉氏聽聞皇上賜婚之後,張羅著修葺府邸,青璃畢竟是塞外女子,規矩與滿人不同,那拉氏便要兮蔚教習其滿人禮儀。

  “兮姐姐,”青璃正在院子裡與宮女們踢毽子,她才得了這個新鮮玩意,回頭看向兮蔚,滿臉都是燦爛的笑容,道,“這東西好好玩。”

  兮蔚微笑著坐在一邊的石凳上喝茶,見青璃玩的正興起,溫聲提醒道,“你可仔細些,便扭傷了腳。”

  “兮姐姐,你也過來一起玩嘛。”青璃玩的正得意,絲毫沒察覺到胤禛從正門走了進來。

  “我已經很久沒玩了。”兮蔚垂下頭,自塞外回來之後,她便一直心神不寧,夜夜夢魘,想著那夜胤禛酒後的話,久久無法入寐。

  “這是做什麼!”

  突然,一個低沉而嚴肅的聲音響起,兮蔚回過神來,見胤禛走了進來,連忙起身行禮。

  “你不是在教她禮儀嗎?”胤禛蹙了蹙眉,見青璃蓬頭垢面的樣子,對著兮蔚沉聲道,“這些天,你該不會在教她踢毽子吧?”

  青璃意識到事態不對,連忙上前求饒,“四哥哥,是我自己要學踢毽子的,跟兮姐姐沒關係。”

  她睜著一雙清澈如水的眸子,認真而執著的看著他,“你不要怪青姐姐了。”

  兮蔚福了福身子,面容平和,“青璃妹妹初來京城,妾身怕她不習慣府中生活,所以才找了些玩意兒給她玩。”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胤禛對著兮蔚,不由得憋得一肚子氣,“她年紀尚小,不懂規矩,難道你也不懂?”

  “我不覺得貪玩就是破壞規矩。”兮蔚反駁道。

  “我知道你巧言善辯,”胤禛的神情依舊冰冷,說話毫無起伏,只是讓人覺得一陣冰寒,“可是,你也應該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貝勒爺也說,青璃年紀尚小,正是該玩的年紀,”兮蔚從容一笑,直視著胤禛,“妾身不覺得自己錯了。”

  胤禛也不和她置氣,轉頭看向青璃,青璃見他面色淡漠森冷,忍不住低下了頭,嘟囔著,“我……我知道錯了。”

  “罷了,過幾日你還是去嫡福晉院中,讓她教習你規矩,”胤禛對著青璃的侍婢元歌命令道,“帶你們家格格先下去吧。”

  元歌連忙

把毽子收起來,帶著青璃下去了。

  院中只剩下兮蔚和胤禛二人,兮蔚看著胤禛,嘴角劃過一抹諷刺,“青璃還是小丫頭心性,你別教壞了她。”

  兮蔚聽到這話,杏目微瞪,“你這話什麼意思?我教壞她?在你眼裡,我就是十惡不赦的蛇蠍女子?”

  “這話倒是嚴重了,”胤禛牽動著唇角,冷笑道,“青璃本就小女子心性,你性子急躁,讓她跟著你學,能學到什麼?”

  “好,”兮蔚不想跟胤禛爭辯下去,轉身怒氣衝衝的坐在石凳上,“那請貝勒爺去找個性子沉靜的,別在我這礙我的眼。”

  “也就你能說出這些話,”胤禛面色淡然的看著她,他想不明白,為什麼在塞外,他那麼害怕她不見了,可每每見到她,他卻是一肚子怒火。

  “貝勒爺!”張正急匆匆的趕來,跑的滿頭大汗,一進院子就嚷嚷道,“貝勒爺不好了!”

  見張正嚷嚷的沖進來,兮蔚連忙站起身,走到胤禛身側,只聽張正氣喘吁吁的道,“不知是怎麼了,李福晉早上腹痛不止,如今太醫來了,說是李福晉胎氣不穩,眼下情勢不妙啊。”

  兮蔚一聽這話,眉心蹙起,胤禛一聽這話,急忙走出了院子。

  兮蔚連忙跟在胤禛身後,二人剛到外堂,只聽內堂傳來聲嘶力竭的哭喊,那拉氏見到胤禛來了,連忙俯身請安,眾位庶福晉侍妾們都隨著那拉氏向胤禛請安,滿屋子的鶯鶯燕燕。

  “到底怎麼了?”胤禛緊皺眉頭,直接問道那拉氏。

  “也不知李妹妹是怎麼了,方才她身邊的丫頭心悅來通傳,說是李妹妹腹部絞痛,妾身只好請了太醫來看,太醫此時還在診斷。”

  那拉氏面色焦急,胤禛的孩子本就不多,若是李玉瑤此胎有個三長兩短,那可如何是好。

  兮蔚跟在胤禛身後,她朝著內閣探了探,裡面除了幾個丫鬟婆子的叫喚聲便是李玉瑤的哭喊聲。

  難道說她小產了?

  此時,太醫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弓著腰出來向胤禛請示,“四貝勒,如今李福晉她動了胎氣,再加上胎兒還未足月,如今看來,可是要準備準備提前生產了。”

  提前生產?

  推算時日,李玉瑤的胎兒不過才七個月,如此一來,若是強行催產,怕是禍福難料。

  “快去準備!”胤禛下了命令,丫鬟們連忙去找了穩婆,穩婆是李福晉早已準備好的何婆子,何婆還未來得及向胤禛行禮,便進了內殿。

  李玉瑤歇斯底里的聲音不斷傳來,胤禛焦心的等在外面,那拉氏時不時的上前詢問情況,唯有兮蔚,一直站在原地,留意四周。

  李玉瑤的院子佈置的十分簡單,許是懷有身孕,她的屋內也不焚香,沒有多餘的裝飾,只是她素來喜愛玉器,大多數用翡翠珠玉陳設。

  過了一個時辰,裡面還未有動靜,李玉瑤早已聲音沙啞,催產藥下去,孩子還是無動靜。

  太醫慌慌張張的小跑出來,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四貝勒爺,孩子的頭一直出不來,長此下去,怕是……”他不敢繼續說下去,又擦了一把汗。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