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年妃傳

正文 第019章指證

書名:年妃傳 作者:景小樓 本章字數:241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8:12


  孩子若是一直出不來,那可是憋死在娘親腹中的,那拉氏是生過孩子的人,聽到這話,面色青白的厲害,連忙道,“那有何法子?”

  “微臣只能盡力,只不過,李福晉生產前,不知何故,胎位不正,且長時日誤食有害母體的膳食,導致如今生產時使不上力氣,所以才會……”

  太醫沒敢繼續說下去,無論是宮中還是諸位阿哥府裡,這些伎倆都司空見慣了,妃嬪福晉,死在這些伎倆上數不勝數。

  “李太醫務必盡全力保他們母子均安。”胤禛的臉色陰沉的厲害,他知道自己的後宅一直風波不斷,可想不到有人竟對孩子動手,他森冷的目光從眾人身上一一掃過,最後看向那拉氏,“若是李氏的孩子未能平安出世,福晉以為如何?”

  那拉氏知道胤禛的脾性,平日裡爭風吃醋他也懶得管,若是傷及人命,那可就不好收拾了。

  那拉氏不敢出聲,胤禛卻是冷笑道,“看來,這後宅的歪風邪氣,不整治整治,倒是越來越厲害了。”

  兮蔚看胤禛笑的幽冷可怖,可見是真真動怒了,她一直低著頭,此次之事實在蹊蹺,現下李氏的孩子還沒動靜,當真叫人不知如何是好。

  屋子裡所有人都噤若寒蟬,不敢出聲,那拉氏站在胤禛身邊,素手不由得絞著錦帕,擔憂的朝著屋內探了探,只見丫鬟婆子一個個進進出出,手中端著熱水盆,盆裡竟是鮮血,那拉氏連忙側過頭,焦急的對碧落道,“你快去問問,李福晉怎麼樣了。”

  碧落得了命令,連忙小跑進了屋子,裡面的慘叫聲不絕傳來,慘痛異常,聽著直教人毛骨悚然。

  兮蔚波瀾不驚的站在一旁,目光從眾人身上一一掃過,而胤禛一直眉頭緊皺,雙手負立,冰冷的面容陰晴不定。

  “生了!生了!”婆子的報喜聲傳來,驚動了眾人,碧落得了消息,急匆匆的跑出來,“恭喜貝勒爺,是個小阿哥,母子平安。”

  胤禛的面容這才稍稍好了些,那拉氏松了一口氣,連忙向胤禛道喜,“恭喜貝勒爺,喜獲一位小阿哥。”

  身後的鶯鶯燕燕齊刷刷的向胤禛賀喜,兮蔚也隨著眾人行禮,只是,胤禛會當做什麼都沒發生?他不會繼續追究?這不可能。

  “不好了!不好了!”李玉瑤身邊的貼身丫鬟心悅火急火燎的從屋內小跑出來,撲通一下跪在胤禛身前,哭的泣不成聲,“貝勒爺,側福晉暈過去了。”

  胤禛皺起眉頭,“太醫呢?”

  “太醫還在裡面診治,說是側福晉在生產前服食了傷及胎兒的食物,傷及側福晉根本……”心悅一邊說一一邊哭,使勁的朝地上磕了幾個響頭,“還請貝勒爺替李福晉做主。”

  胤禛看了一眼那拉氏,沉聲道,“福晉,府中之事一向由你掌管,此事……必須嚴查!”

  那拉氏心驚膽戰的走上前,福了福身子,“府中竟有人如此惡毒,要謀害玉瑤妹妹和她腹中的孩子,此人其心可誅,定不能讓她逍遙法外。”

  “讓太醫竭盡全力救治李福晉,”胤禛下了命令,冰冷的目光掃向眾人,“既然都在,那麼就仔細查,不能放過任何蛛絲馬跡。”

  張正得了命令,立刻領著人下去搜查了,那拉氏輕咳了兩聲,對兮蔚道,“這些

日子,府中之事一直是你在料理……”

  兮蔚見那拉氏對她說話,走了出來,行了禮,面容平靜的道,“府中之事的確是妾身協理嫡福晉。”

  “那日貝勒爺明明是將府中之事悉數交給年福晉的,”站在兮蔚身後的初拂嘀咕了句,“怎麼到了年福晉嘴裡,成了協理嫡福晉了?”

  兮蔚回過頭,森冷的目光瞥了她一眼,冷笑道,“我不過是個側福晉,如若執掌了後宅大權,那不是越俎代庖,府中大事,當然由嫡福晉處理,我只能協理福晉。”

  那拉氏正色道,“兮蔚,既然這些時日府中之事是你在料理,那麼李福晉的胎兒……

  她若有所思的說,“一直以來,李福晉的胎兒甚是穩妥,太醫每月前來把脈,並無問題,只是,這段時日來,李福晉常說她心神不寧,也不知究竟為何,太醫既然說是服食了憂傷胎兒的食物,那麼就從吃食開始查。”

  胤禛眯了眯眼,沉聲命令,“一切交由福晉。”

  兮蔚知道這件事非同小可,胤禛一直隱忍著怒火,雖然李玉瑤生了個阿哥,但府中的骯髒之事,胤禛最是厭惡。

  那拉氏戰戰兢兢的應諾了,回頭看向眾人,目光慢慢變得肅穆,“年福晉,府中之事皆由你打理,李福晉的日常飲食,還有太醫開的藥食,都是由你點頭管家才能派人去採購的,那麼,是不是其中出了差錯?”

  她如此一說,便是把責任推到兮蔚頭上了,兮蔚看著那拉氏肅穆的神情,唇畔一勾,微笑道,“福晉,有心之人想要弄來那害人的毒物,自然不會正大光明的採購了,您說是不是?”

  兮蔚露出一個漫不經心的微笑,緩緩道,“若我是那害人之人,定是偷偷摸摸的尋了那些藥物來,再毀屍滅跡,到了此時此刻,搜查各個院子定是找不出蛛絲馬跡了。”

  “那依年福晉的意思,該怎麼查?”初拂小心翼翼的問道。

  兮蔚似笑非笑的看著眾人,又望向太醫,“請問太醫,到底李福晉服食了何種藥物?才會導致胎位不正?”

  太醫沉思了半響,肅然道,“是螞蟥。”

  頓時,眾人一片譁然,不少侍妾嚇得面色青白,那拉氏大驚道,“太醫的意思……李福晉長期服用螞蟥?”

  胤禛的神色更是冷了幾分,“螞蟥?”

  “是,貝勒爺,醫書記載,螞蟥可治多種病,主逐惡血、淤血、月閉、破血消積聚……但是,有孕的女子萬萬迫不得。”

  聽完太醫此言,那拉氏的臉色青白交接,對李玉瑤的侍婢雲悅道,“你們主子知道自己長期服食螞蟥嗎?”

  雲悅跪在地上拼命的搖頭,“主子為了腹中的小阿哥,吃食上最是小心謹慎,螞蟥是何種藥材,主子和奴婢從為聽說過,主子更不可能吃這種東西了。”

  兮蔚此時站出來,對雲悅說,“你們主子既然是早產,那麼必然經常服用安胎藥了,去把安胎藥的藥渣拿給太醫看看,就知道那螞蟥是不是有心之人下在安胎藥裡了。”

  雲悅得了命令,連忙去找藥渣,兮蔚對眾人說道,“如若不是在安胎藥中下藥,那麼有心之人就是在平日裡的飲食中做的手腳,一樣樣查,總能查出源頭來。”

  胤禛點了點頭,兮蔚所說的話的確有道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