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年妃傳

正文 第020章證詞

書名:年妃傳 作者:景小樓 本章字數:225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8:12


  不過一會,雲悅捧了藥渣前來,交由太醫,太醫掂量了些許藥渣,放在鼻子邊嗅了嗅,眉頭慢慢皺起,“貝勒爺,這藥渣中的確有螞蟥,另外,還有白術、黃芪等破淤除腫的藥物。”

  雲悅撲通一聲跪在地上,膽戰心驚的說,“奴婢真的不知道安胎藥裡竟被人動了手腳!”

  胤禛的面容極為冷冽,俊逸的面孔好似獨上一層青霜,兮蔚倒是顯得不急不緩,慢條斯理的道,“那麼究竟有誰接近了藥罐?”

  雲悅眸子一轉,苦思冥想著,還是想不出,“除了奴婢和李福晉的陪嫁丫鬟清雪,任何人都不會接近藥罐。”

  兮蔚立刻命人去把清雪帶出來,誰知去找清雪時,竟發現清雪不在宅子中!

  “立刻命人去把那丫頭找出來!”那拉氏見事情蹊蹺,立刻道,“找到她的人,馬上帶過來!”

  就在此時,奉命搜查的張正捆著一個丫頭從院外走了進來,抱拳回稟道,“貝勒爺,有個丫頭鬼鬼祟祟的收拾東西準備逃跑,被屬下逮了個正著。”

  他一揚手,那丫頭被人捆綁著帶上來,跪在地上的雲悅大吃一驚,震驚失措的驚呼一聲,“清雪!”

  兮蔚的神情慢慢變冷,“這丫頭竟然私逃,那麼,安胎藥裡的螞蟥……定是你下的!”

  清雪被五花大綁著,嘴裡不停的念叨,“貝勒爺饒命!福晉饒命啊!”

  丫頭嚇得六神無主,眼神直直的盯著那拉氏,“嫡福晉,奴婢……奴婢是被人迫害,如若奴婢不按照那人所說的做,那人便要滅了奴婢全家,奴婢……奴婢不能不聽她的啊!”

  清雪哭得淚水漣漣,慘叫道,“奴婢真的不是故意謀害李福晉和小阿哥的,只是……只是奴婢實在是沒有辦法啊!”

  “究竟是何人指示你!”那拉氏直截了當的說,後宅中一直相安無事,可自從年兮蔚進了府,一直風波不斷,李福晉也有兩個孩子,可此次有孕倒是格外兇險,那拉氏看向胤禛,肅聲道,“貝勒爺,幕後主使心腸歹毒,竟以清雪全家的姓名要脅,查出此人,一定要嚴懲!”

  胤禛點了點頭,目光冰冷如刀,看向清雪,“你說,到底是何人指使!”

  整個院子安靜的可怕,只聽到清雪大口大口的喘息聲,她嚇得冷汗直流,面容被冷汗打濕,驚慌失措的盯著胤禛,“貝勒爺……奴婢……奴婢不敢說,奴婢全家的性命都在那人手中……奴婢實在是……”

  “說,”胤禛沉聲說道,“若你不說,你全家的性命也難保。”

  胤禛並不是嚇唬她,他的眼神好似鋒利的尖刀,讓人無從閃躲。

  “是……是……”清雪抬起頭,膽戰心驚的朝著兮蔚看去,“年福晉……”

  “什麼!”那拉氏大吃一驚,轉頭看向兮蔚,“妹妹你……”

  胤禛隨著清雪的眼神看去,兮蔚面色淡然,似乎沒聽到清雪說的話,她神情淡漠的站在原處,好似一切與她無關。

  “年兮蔚,”胤禛叫到她的名字,他的神情是她從未見過的陌生,他的面

容一直深沉,此刻,雙目如深不見底的寒潭,“是你做的嗎?”

  “兮蔚從不會做這些傷天害理的事,”她平靜應對,“也不屑。”

  那拉氏神情肅穆,沉聲道,“年妹妹,如果不是你,那麼清雪為什麼要陷害你?”

  “那就要問這一切到底是誰指使她的了,”兮蔚漫不經心的挑起眉,看了一眼那拉氏,“嫡福晉,只憑這丫頭三言兩語,你們就斷定是我所為,是不是太草率了。”

  這時,青璃站了出來,面露焦急,對胤禛喊道,“不可能是兮蔚姐姐的,她不會做這種事。”

  兮蔚把她拉向身後,沖著青璃使了個眼色,青璃嘟囔著,卻也不敢繼續說下去。

  “貝勒爺,這丫頭既然說自己全家的性命都在那人手中,那麼就請貝勒爺派人去他們家搜查,看看有沒有可疑之人,”兮蔚平靜的說,又看著清雪,“你說是我給你的藥謀害李福晉,那麼,藥物我是怎麼給的你?”

  清雪面色惶恐,眼神閃爍了片刻,才低聲道,“年福晉,你派人叫奴婢去您的淩雲閣,然後威逼奴婢謀害李福晉,這些事可是千真萬確的,容不得您抵賴。”

  “是我叫你去的淩雲閣?”兮蔚冷笑了一聲,“那麼螞蟥也是我交給你的?”

  “是。”清雪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李福晉服食安胎藥也不是一日兩日了,那你說說,我是什麼時候交給你的?”兮蔚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意味深長的看著她。

  “是……”清雪說話支支吾吾的,咬著牙索性道,“是……是三月前……”

  “你撒謊!”兮蔚面露怒色,唇畔的笑容依舊懸著,“三月前我隨著貝勒爺在塞外,怎麼可能把你叫到淩雲閣給你螞蟥!”

  清雪恍如一只受驚的鳥,哭聲連連,“奴婢……奴婢不記得是什麼日子了,只是……只是的確是年福晉您交給我的螞蟥,要我攙在李福晉的安胎藥裡。”

  “你的證詞……真不可信。”兮蔚搖了搖頭,這丫頭心裡有鬼,被嚇得六神無主,自然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可是……”初拂覺得奇怪,站出來施了一禮,疑惑道,“妾身略懂醫理,螞蟥是生長在南方之物,而年姐姐的父親不正是在湖北當差嗎?”

  兮蔚聽到這話,清麗的眸光朝著初拂投過去,面容平靜淡然,“所以你以為是我派我族人從湖北運來螞蟥?”

  初拂戰戰兢兢的施了一禮,小心翼翼的偷瞄著胤禛的神色,低著頭道,“妾身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妾身惶恐,萬一有人故意陷害年福晉,那可如何是好,所以才提出疑問,希望年福晉不要誤會。”

  兮蔚冷笑一聲,“誤會?初拂妹妹這話說的,你不是就希望貝勒爺徹查我嘛,何必拐彎抹角,聽著教人頭疼。”

  初拂張了張嘴,想反駁又不知如何開口,可憐兮兮的望向胤禛,眸中含淚,“貝勒爺,姐姐這話真是冤枉我了。”

  那拉氏清咳幾聲,肅然道,“都是自家姐妹,怎麼拌起嘴來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