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年妃傳

正文 第022章真相

書名:年妃傳 作者:景小樓 本章字數:221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8:12


  胤禛看了一眼兮蔚,淡漠的神色中流露出一絲笑意,他似乎猜到了兮蔚的心思。

  “富貴兒畢竟是個畜生,若是傷到了人,那可如何是好?”說這話的正是那拉氏,她面色擔憂的看向胤禛,“況且李妹妹剛剛生產,若是驚擾到她……”

  胤禛抬起手,阻止她繼續說下去,“無妨,去院子裡即可,張正,去把富貴兒牽來。”

  張正領了命令下去了,兮蔚冷幽幽的目光睥睨著那拉氏,“姐姐,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但別讓那下毒之人有機可趁,更別讓妹妹以為你們是蛇鼠一窩。”

  “你……”那拉氏面色發青,直視著她正準備出言斥責,只聽兮蔚道,“妹妹說話一向心直口快,沒規矩慣了,還希望姐姐不要介意。”

  那拉氏盯著她,滿面怒容,卻又不好慍怒,拂袖跟上胤禛的腳步。

  “至於這個清雪,”兮蔚看都懶得看她一眼,“等事情了結之後,按照我剛剛說的辦法處置了。”

  她的聲音說的很大,震懾了眾人,眾人紛紛屏氣凝神的像是逃難似的離開了內堂,清雪面色蒼白,兩眼一翻,直接嚇昏了過去。

  墨雪小心翼翼的扶著兮蔚走了出去,膽戰心驚的附在她耳邊道,“小姐難道真要這樣處置了清雪?”

  “不嚇唬嚇唬她們,她們哪裡知道我的厲害?”兮蔚勾起薄唇,笑道,“你跟我身邊這麼久,還不知道我的脾性。”

  “那個清雪膽敢陷害小姐,的確死有餘辜,只是小姐,貝勒爺還沒發話,你先處置了她,這樣未免……”墨雪輕聲提醒道。

  “我會交給貝勒爺處置的。”兮蔚仔細想想也覺得方才太過僭越了,有些不把胤禛和那拉氏放在眼裡,只是,她是真的氣急了,居然這樣暗害她,簡直豈有此理。

  到了院子裡,眾人站成一排,張正已經牽來了富貴兒,富貴兒被繩子牽著,張正派了幾個身強體壯的守衛牢牢看守,生怕有個閃失,傷了貴人。

  兮蔚微笑著看向張正,“那就從我開始吧。”

  張正先讓富貴兒聞了螞蟥的味道,又領著富貴兒走到兮蔚面前,眾人提了一口氣,看著富貴兒從兮蔚身前過去,沒有任何異樣。

  胤禛雙手負立,站在兮蔚身側,目光冰冷,“你這是玩的什麼花樣?想嚇唬驚弓之鳥?”

  “貝勒爺錯了,”兮蔚抬起清澈的明眸,嫣然淺笑,“妾身說的是實話。”

  胤禛皺起眉頭,“難道你不是用此招讓試探出那心裡有鬼的人?”

  兮蔚搖了搖頭,輕聲笑道,“貝勒爺忘了,富貴兒是我哥哥派人送來的,從小長在西北的獵犬,怎麼可能聞不出螞蟥的味道,哪怕那有心之人清洗的如何乾淨,富貴兒都能聞得出來。”

  胤禛沒想到兮蔚居然說的是真的,她並不是想試探,而是辦法的確如此。

  人群之中,那拉氏面色震驚的接受了富貴兒的“搜查”,幾個庶福晉雖說害怕獵犬,卻也無礙,只是當那獵犬到了初拂身邊的侍妾

如繡身上時,突然發出一聲狂吠,嚇得福晉侍妾們一個個花容失色。

  兮蔚皺起眉頭,她一直以為是初拂,怎麼會是這個不起眼的侍妾?方才明明是初拂針對她,怎麼會是她?

  富貴兒咬著她的衣裙不放,直到張正派幾個守衛上去,這才將富貴兒拉開。

  初拂連忙上前把倒地不起的如繡扶起身,急忙問道她,“你怎麼樣?”

  “把富貴兒拉下去,”胤禛下了命令,冷著臉看向如繡,“你一向在府裡安分守己,怎麼做出這種糊塗事,膽敢陷害年福晉!”

  “妾身不敢!”如繡撲通一下跪在胤禛面前,“妾身縱然有一百個膽子,也不敢陷害年福晉啊。”

  “現在證據確鑿,難道你還想抵賴!你身上的味道騙不了人!”兮蔚慢悠悠的走上前,面容清冷,“是不是要讓你和清雪一樣,你才說實話!”

  “年福晉,你如此狠毒,定不得好死!”如繡咬牙切齒的說,索性豁出去了,“是,是我所為,是我看不慣年福晉在府裡囂張跋扈的樣子,是我看不慣她,所以才陷害她,我根本不想傷害李福晉!”

  眾人一片愕然,想不到如繡這個平日裡悶不做聲的侍妾竟然會如此,胤禛森冷的臉頰如萬載玄冰,冷聲道,“你想陷害兮蔚,然後借此順便除掉了李福晉腹中的孩兒,當真是一箭雙雕。”

  “這件事定然不是她一人籌謀,”兮蔚斷定道,“還有誰?如繡,你要是說出幕後主使,興許我會繞過你。”

  她冷幽幽的神情讓人不寒而慄,如繡站出來,一副慷慨赴死的決然模樣,“是妾身一人所為,妾身就是看不慣年福晉仗勢欺人、乖張不羈的模樣,是我收買了清雪,並且用她全家人的性命要脅,讓她指證年福晉,螞蟥也是我派人運送入府的,一切都是我所為。”

  兮蔚知道如繡只是一個替死鬼,根本不可能是她一人所為,她在府中身份卑微,又不是達官貴人出身,一個月月曆只有那麼點,哪怕攢下一年半載也不夠收買丫鬟,更別說威脅她全家性命。

  再者,清雪方才被她那樣逼迫,居然還不肯說實話,真是拿她全家性命要脅嗎?她說自己飛揚跋扈,這話是說給胤禛聽的,她是豁出去了,也要拖上自己,當真陰毒。

  此事疑點重重,若是如繡一人所為,兮蔚說什麼都不信。

  “張正,”胤禛沉聲開口,“把如繡帶下去,關入清風閣。”

  眾人皆倒抽一口冷氣,那拉氏更是臉色蒼白,只是胤禛下了命令,她不好多言,不過,清風閣是什麼地方,府中怕是無人不知。

  “今日李福晉產下阿哥,這是府中的喜事,我留你一命,日後若是府裡再有類似之事發生,那麼到那日,便是該如何懲辦便如何懲辦!”胤禛的目光如鋒刀般從每個人身上掃過,最後望向兮蔚。

  “兮蔚,日後管理內宅之事,還是需向雲倦請示。”胤禛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轉身大步走進李玉瑤的內堂,看望剛出生的小阿哥。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