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年妃傳

正文 第023章示意

書名:年妃傳 作者:景小樓 本章字數:218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8:12


  兮蔚站在院中,只覺渾身冰冷,如繡那話,讓胤禛對她管理內宅的能力產生了懷疑,認為她真是如繡所說的那樣,這也難怪,自己在他面前,不就是這樣嗎?

  看來,在這府中,勾心鬥角,真是常事,只是自己不善於玩弄心計,這次還是著了她們的道。

  這件事幕後之人還未找出,就算是初拂,她和如繡加起來也不可能完成這個暗害她的計畫,畢竟她們的身份低微,能力有限,府裡定然有個位高權重的人再指使她們,如繡只是替死鬼,那麼幕後之人到底是誰?

  是那拉氏嗎?

  以目前的情勢來看,那拉氏重掌府中大權,得利的不正是她嗎?

  亦或者說,是李玉瑤自己害自己?可誰會拿自己的孩子開玩笑?

  兮蔚不敢繼續往下想,府中的明爭暗鬥,哪有一天會消停。

  墨雪為她披上披風,看著精疲力盡的兮蔚,安慰道,“小姐若是身子不痛快,我們回院子去吧,外面風大,仔細著涼。”

  兮蔚長歎一聲,扶著墨雪往院外走去,那拉氏跟著胤禛一起前去看望李玉瑤剛生下的小阿哥,幾個庶福晉侍妾也都散了。

  “年福晉。”兮蔚才走出院子,身後傳來悠長清脆的聲音,兮蔚回頭一看,原來是四位庶福晉之一的耿氏桐疏。

  兮蔚與她素來沒有交情,聽到桐疏叫她,兮蔚轉過身去,回了一禮,“姐姐找我有事嗎?”

  桐疏年長兮蔚幾歲,又比兮蔚進府早,兮蔚叫一聲姐姐也是情理之中,桐疏連忙笑道,“年福晉這聲姐姐可是折煞妾身了。”

  兮蔚淡然一笑,“姐姐有話大可直說。”

  兮蔚和桐疏並不算相熟,往日裡只有眾人皆在之時二人才會見面,桐疏身著端莊的碧色青花繡珠攢玉緙絲對襟錦袍,雲鬢花顏,款步而來,她的面容並不算十分出眾,卻是百看不厭。

  “今日之事,年福晉真以為是如繡所為?”桐疏開門見山的說,唇角含笑。

  “貝勒爺說是就是,”兮蔚轉過身去,清麗淡雅的面容看上去極其深邃,“不然姐姐以為如何?”

  “如繡只是一個小小的侍妾,縱然有膽卻無實力,”桐疏分析道,“若是年福晉真以為是她一人所為,那未免太過低估對手了。”

  “不知姐姐這話是什麼意思。”兮蔚挑起明眸,似笑非笑的看著她,她對自己說這些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想和自己結盟?

  “妹妹是聰明人,只是太過強硬,在這後宅之中,光有聰明是不夠的,”桐疏意味深長的說,她稍稍走進了些,盯著兮蔚的眼睛,“年福晉殊不知自己已陷入局中了。”

  “陷入局中?”她故作不明所以的模樣,唇畔銜著笑,“那依姐姐的意思,是誰織的這個局呢。”

  桐疏面容平靜淡然,從容不迫的道,“既然年福晉叫我一聲姐姐,那麼我和年福晉講個故事可好。”

  “願意一聽。”兮蔚對墨雪使了個顏色,墨雪

自覺的往後退,桐疏也瞥了一眼身邊的丫鬟,丫鬟們都退了一步。

  桐疏和兮蔚慢慢往前走,桐疏邊走邊道,“我進府比妹妹早幾年,入府時只是一個小小的格格,後來因為懷有身孕,所以成為了庶福晉……”

  可是桐疏並沒有孩子,兮蔚蹙了蹙眉,聽她繼續說,“我第一次有孕,所以貝勒爺囑咐嫡福晉照料我和腹中胎兒,可是,我的孩子……還是沒有了。”

  她哭笑不得的睨視著兮蔚,她淡雅如菊,渾身散發著一股清麗脫俗的美,聽她的故事,兮蔚歎了一口氣,只覺心裡堵得很,寬慰道,“姐姐日後還會有孩子的。”

  “那麼你可知道,我第一個孩子,是怎麼沒有的嗎?”桐疏微笑著看向兮蔚,清麗的面容多了分悲慟。

  “是……”兮蔚聽她話裡的意思,難道是嫡福晉?

  “你猜得到,”桐疏執起兮蔚的素手,語重心長的說,“我相信我一定不會看錯人。”

  “你來找我……是希望我幫你報仇?”兮蔚不由得苦笑道,“姐姐是不是找錯人了。”

  桐疏只是意味深長的看著她,“我相信我的眼光不會錯,妹妹,你要知道,在府中若你只是孤身一人,很難支撐下去,姐姐我正是吃過這個苦頭,所以才勸告妹妹,此次妹妹能化險為夷,可是下次呢?下次難保她們不會捲土重來。”

  兮蔚知道桐疏的話的確很有道理,只是她到底存有幾分真心,兮蔚很難把握。

  桐疏淡然一笑,“我知道我貿貿然跟你說這些,你一定不會相信,我已經向妹妹你表明我的立場了,至於該怎麼做,妹妹可要想清楚。”

  兮蔚知道如今隻身一人,確實勢單力薄,但是桐疏值不值得信任,亦或者說是她們派來的人。

  “姐姐今日說的話,我會仔細考慮的,”兮蔚沖著桐疏笑道,“日後妹妹還需要姐姐多多相助。”

  兮蔚的笑容有些單薄,轉身大步朝著外面走去,她扶著墨雪的手,慢慢朝外面走。

  墨雪扶著兮蔚,看到兮蔚一聲不吭,似乎略有所思,“小姐,剛剛桐福晉和您說了什麼啊,您怎麼心事重重的。”

  兮蔚搖了搖頭,歎息道,“很多事情,真不是我們想的那樣簡單。”

  “今日之事未免太過兇險了,”墨雪想起來依舊心有餘悸,“若不是貝勒爺相信小姐,怕是……”

  “他相信我?”兮蔚沉浸在對此事的思索中,胤禛的態度一直不甚明顯,她也不知道到底他是個什麼態度,胤禛真的相信她?為什麼她感覺不到。

  “是啊,奴婢都看得出來,清雪陷害小姐,貝勒爺都沒說什麼,也沒有立即採取行動,證明貝勒爺還是相信小姐的。”墨雪分析道。

  “不是這樣的,”兮蔚歎了一口氣,淡漠的道,“不管怎麼樣,此事不許再提。”

  剛剛踏入院子,不過一會,只聽張正來傳告,胤禛來了。

  他怎麼在這個時候來淩雲閣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