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年妃傳

正文 第024章計謀

書名:年妃傳 作者:景小樓 本章字數:224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8:12


  寒風撲撲的吹打著窗櫺,院中落英繽紛,風捲殘雲,兮蔚坐在窗前的榻上,見到胤禛款步而來。

  “貝勒爺怎麼現在來了,”兮蔚也不起身,慢悠悠的推開了窗棱,含笑道,“恭喜貝勒爺喜獲麟兒。”

  兮蔚如水的目光落在胤禛的臉上,胤禛面容淡漠,低沉的聲音,道,“此事是不是你所為?”

  兮蔚震驚的盯著他,不敢相信他的話,“你說什麼?”

  他在質問她?

  兮蔚整個人懵住了,她難以置信的盯著胤禛,“你說什麼?在你心中,你認定這次之事是我所為?”

  “難道不是?”胤禛一動不動的凝視著她,冷笑道,“難道這件事跟你沒有關係?你敢說不是你一手策劃,然後陷害如繡?”

  “那你為何不在眾人面前揭穿我!”兮蔚忍不住沖著胤禛吼道,“又為何現在來質問我!”

  兮蔚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淒厲,她怎麼都想不到,胤禛居然會來質問她,在他心裡,他根本不是相信她,而是認定了此事是她所為。

  可笑,真是可笑,她年兮蔚稀罕做這種事!

  胤禛神色淡漠,冷笑更甚,兮蔚同樣冷眼看著他,“你以為這件事是我所為?難道你相信那個清雪說的話?胤禛,你是不是太可笑了。”

  “這不是你編造的局嗎?”胤禛直視著她,“從清雪誣告到引出如繡下藥,這一切不是你脫罪的手段?好一招以退為進,好一招誘敵深入。”

  “你是不是瘋了!”兮蔚雙目瞪大,難以置信的盯著胤禛,“你以為一切都是我所為?那只是你這麼認為,我不是這樣的人,我從不屑做這種事!”

  原來,他從來沒有相信過她,甚至將一切事情推到她頭上,在他心裡,她就是個蛇蠍心腸的女人?

  “究竟真相如何,你心裡清楚,”胤禛淡漠的看著她,“不需要我多說。”

  屋子裡一片寂靜,只聽到狂風敲打窗櫺的聲音,兮蔚恢復了以往的淡漠,他說的每一句話,都像是利劍一般戳中她的痛處,疼的她生不如死。

  她盯著胤禛,冷笑道,“你要這麼想,我無話可說,但是此事並不是你想的那樣。”

  她無法阻止胤禛怎麼想她,在他心裡,對她的敵意已經根深蒂固了,誰都無法改變。

  在他心裡,她就是一個蛇蠍心腸的女人。

  兮蔚無心和他繼續說下去,聲音淡漠的道,“既然如此,那麼你還和我這個歹毒之人說話做什麼,請你出去。”

  站在一旁的墨雪有些急了,緊咬著薄唇,欲言又止,只能在旁邊乾著急。

  胤禛冷眼瞅著她,“不見也罷。”

  說完,他拂袖朝著外面走去,不知為何,他又停住腳步,“若你還是冥頑不靈,日後再做出傷天害理之事,一切後果自己承擔,若不是看在你兄長和族人的面上,年兮蔚,你以為我想見到你?”

  說完這話,他徑直走出了院子,兮蔚透過窗戶看到他離去的身影,她嘴角的笑容變得苦澀清澈,墨雪急忙上前,道,“小姐為何不向貝

勒爺好好解釋,這件事根本與小姐無關,是有人故意陷害小姐的!”

  “解釋了又如何?”兮蔚淺笑嫣然,淡漠如菊,“他心裡一直希望我就是幕後策劃一切的人,他根本不會聽我的解釋,根本不會相信我的話。”

  在他的心裡,已經認定了這個事實,又怎麼會輕而易舉的相信她呢。

  墨雪長歎了一聲,“真是委屈小姐了,可是小姐為什麼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遷就,小姐以前根本不會這樣啊。”

  兮蔚沉默著低下了頭,她以前的確不會如此,她最討厭被人冤枉,尤其是胤禛,可是,現在看來,解不解釋根本無所謂了,他也根本不會相信自己,甚至,他一直希望是自己所為。

  兮蔚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她低著頭不再說話,低眉淺笑,望著窗外的夜空,道,“天色不早了,早點歇息吧。”

  墨雪點了點頭,下去替兮蔚準備了。

  這年冬季特別漫長,府中李玉瑤剛生的小阿哥因胎裡不足,一直病著,嫡福晉傳召幾位庶福晉協助打理府中之事,兮蔚作為側福晉,自然不能推卸。

  嫡福晉的鳳禮堂黑壓壓的站滿了人,兮蔚坐在嫡福晉下首,翻看著帳本,“近來田莊收成可真叫人堪憂。”

  她歎了一口氣,把帳目遞給那拉氏,“小阿哥怎麼樣了?”

  “小阿哥未足月生產,身子骨一直不好,如今又是冬日,小孩子自然不必大人。”那拉氏以手扶額,靠著案幾,滿面愁容。

  “眼下年下了,要用銀子的地方實在太多,且不說貝勒爺需要打點,府中開銷也是一筆不小之數,嫡福晉可得拿主意才是。”兮蔚端起茶盞,吹了吹茶末,緩緩開口道。

  “依妹妹看,該如何是好,我也想聽聽妹妹的意思。”那拉氏把這個問題丟給兮蔚。

  兮蔚抿了一口茶水,放下茶盞,“不如減少府中眾人開支,既然不能開源,那也只能節流了。”

  一時間,內堂議論紛紛,幾個庶福晉面面相覷,紛紛看向那拉氏,初拂站在一旁,忍不住嘀咕道,“年福晉母家家底深厚,可咱們這些個姐妹,日日靠著這點月份錢緊巴巴的過日子,年福晉這樣一說,豈不是讓我們姐妹們雪上加霜。”

  那拉氏瞥了初拂一眼,初拂不敢說下去,悻悻的低著頭。

  桐疏身為庶福晉,坐在兮蔚之下,她聽到兮蔚的話,不禁笑道,“年福晉這話說的有理,如今府中既然沒有多餘的錢糧,那麼只好能省即省了。”

  兮蔚淡漠一笑,掃了一眼眾人,道,“嫡福晉,妾身不是要節省後宅各個院中的銀子,而是妾身私心想著,各位妹妹一日三餐大魚大肉,只供一人食用著實太過浪費,不如每日晚膳來嫡福晉的鳳禮堂共同享用,一來節省了銀子開銷,二來也促進咱們姐妹之間的情誼,再者,也防著有心之人錯了主意,又出現李福晉之事。”

  眾人皆看向那拉氏,兮蔚的主意好是好,可這樣一來,便是增添了那拉氏的開銷用度,且若是日後再出了事,那便是那拉氏的責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