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年妃傳

正文 第027章污蔑

書名:年妃傳 作者:景小樓 本章字數:242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8:12


  桐疏聞言連忙跪了下來,“妾身不知此事。”

  “去把劉婆子傳來,”那拉氏下了命令,又對桐疏說,“妹妹放心,若妹妹是清白的,我斷斷不會冤枉了人。”

  桐疏緊咬薄唇,此事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引到她頭上。

  兮蔚也覺得奇怪,站在一旁仔細觀察,此刻,幽若看向兮蔚,那眼神帶著不少敵意,幽若從來不掩飾自己的憤怒,當真是讓人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不過一會劉婆子趕到了,劉婆子戰戰兢兢的抬起頭,卻不敢看那拉氏,道,“不知嫡福晉找老奴有何事?”

  那拉氏輕咳了幾聲,瞥了她一眼,“為何這幾日你一直頻頻出入李福晉的院子?”

  劉婆子眼珠子飄忽不定,只聽那拉氏厲聲道,“還不老老實實的交代!”

  劉婆子撲通一聲匍匐在那拉氏的腳下,“老奴……老奴是……”

  “說!”那拉氏徹底發怒了,額頭上青筋直跳。

  她慍怒的樣子嚇得劉婆子面色蒼白,雙腿發軟,連忙道,“老奴是奉了庶福晉的命令,將栗子粉攙和在小阿哥乳母的飲食中。”

  “你說什麼!”桐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驚慌失措的盯著她,“我從來沒有下過這樣的命令,你胡說!”

  “桐福晉,”那拉氏清了清嗓子,面容有些不悅,“我還沒有問完話。”

  桐疏雙手顫抖,緊咬著牙,不知該如何是好,她的肩膀都在發顫,雙目緊緊的凝視著劉婆子,“你說我要害小阿哥,我為什麼要害小阿哥?”

  劉婆子哆哆嗦嗦的道,“老奴只是奉命行事,老奴如何得知?”

  那拉氏的面容暗了下來,“桐福晉入府多年,自當初小產之後便沒有子嗣,李福晉如今有了小阿哥,心中因此嫉恨,所以對小阿哥下手?”

  那拉氏直視著桐疏,冷聲道,“我說的是不是?”

  桐疏緊咬著薄唇,“當初妾身沒有孩子,是妾身福薄,妾身是沒有子嗣之人,又怎麼傷害小阿哥,豈不是更傷陰鷙。”

  兮蔚不知為何,此刻走了出來,慢慢的向那拉氏行了一禮,“這劉婆子一人之言不足為信,望嫡福晉明察。”

  “年福晉還是不要為罪人說話的好,以免惹禍上身。”幽若不陰不陽的丟了一句。

  “我只是實話實說,”兮蔚看都不看幽若一眼,“只憑這個婆子的話,就斷定是桐福晉所為,實在難以服眾。”

  那拉氏淡然淺笑,“那依妹妹的意思……”

  “劉婆子,”兮蔚走到劉婆子身前,詢問道,“你說是桐福晉命你在小阿哥乳母的食物中摻進栗子粉,那麼,這栗子粉也是桐福晉交給你的?”

  劉婆子膽戰心驚的點點頭,“是。”

  “那麼桐福晉是如何將栗子粉交給你的,你可要一一交代清楚。”兮蔚淡漠的說道。

  那劉婆子眼珠子一轉,立刻說,“桐福晉知曉老奴與李福晉府中廚房的王婆關係好,所以讓老奴隔三差五去王婆那轉轉,明老奴將這栗子粉摻入乳母的飲食中,老奴畏懼桐福晉,不得不照她說的做啊。”

  那拉氏聞言,立刻皺起眉頭,道,“豈有此理,後宅之中竟有如此醃臢事。”

  劉婆子連忙匍匐著,哭天搶地的道,“老奴也是逼不得已啊,哪裡

知道桐福晉竟然是要害小阿哥。”

  桐疏淡漠的跪在地上,美眸幽幽,略過一縷諷刺,“絕無此事,你這婆子,究竟受何人指使,竟敢誣陷我!”

  兮蔚知道此事過於蹊蹺,桐疏從未與人結怨,在這後宅也從未樹敵,難道是和自己來往過幾次,所以被人盯上了?

  兮蔚仔細思忖了片刻,對那拉氏說,“單憑劉婆子一人之言,又能說明什麼,栽贓陷害在這後宅還少嗎?”

  “年福晉這話是什麼意思?”幽若冷幽幽的目光瞥過來,“是說嫡福晉管理不善?所以才讓小人在這後宅興風作浪?”

  “只怕有人位高權重,有人狗仗人勢。”兮蔚露出一抹清冷的笑,意味深長的看向幽若。

  “你這話什麼意思!”幽若向來沉不住氣,聽到這話自然不依不饒,上前幾步走到兮蔚面前,“年福晉,你別以為你家世煊赫,就無法無天,這後宅還不是你說了算!”

  那拉氏見狀,輕咳了幾聲,“幽若,你這是做什麼,年福晉是側福晉,位分比你高。”

  “位分高又如何?”幽若冷冽的眸子裡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殺氣,“姐姐你是嫡福晉,咱們皆是侍妾,嫡庶尊卑分明,她的位分再如何高,終究還是侍妾。”

  兮蔚聽到這話,並不惱怒,反而輕笑道,“妾身未出閣前是家中嫡女,論起嫡庶,若福晉是庶女出身吧。”

  幽若一聽此言,面色立刻漲紅,怒道,“年兮蔚,你有什麼資格說我!”

  “夠了!”那拉氏冷聲斥責道,“吵吵嚷嚷的成何體統!”

  幽若委屈的滿臉通紅,低著頭,敢怒不敢言的往後退了一步。

  兮蔚淡淡的看著那拉氏,“嫡福晉,栗子粉這東西實在常見,要想栽贓陷害也很簡單,不能因為劉婆子一人之言便斷定是桐福晉所為,妾身倒是有一辦法,不知可行不可行。”

  聽聞兮蔚有辦法,眾人皆朝著她看去,只見她抽出髮髻上的銀簪子。

  “銀可用來試毒,年妹妹這是要做什麼?”那拉氏不解的望向她。

  “劉婆子說她是奉命將栗子粉摻入李福晉的小廚房中,給乳母服食,長時以往,小阿哥嘔吐不止,病情反復,可妾身認為,此事另有蹊蹺。”

  兮蔚朝著內堂榻前走去,李玉瑤見她走來,面色緊凝,不悅的皺起眉頭,“你要做什麼?”

  兮蔚也不看她,而是拿起榻上小幾上的玉墜子,“聽聞李福晉素來喜歡玉器?”

  “那又如何?”李玉瑤挑眉看向她,疑惑不解的問。

  兮蔚將玉墜子置於案幾上,銀簪插入玉墜中,只聽啪的一聲,玉墜碎成幾塊,榻上的李玉瑤驚叫一聲,大驚道,“年兮蔚,你想做什麼?”

  “放心,李福晉,玉碎可以檔災,玉墜子碎了,我賠你一個就是。”兮蔚漫不經心的說道。

  “年福晉這話說得輕巧,”李玉瑤不陰不陽的瞥了她一眼,眼底含怒,“我這玉墜子是嫡福晉所賜,質地上佳,做工精細,晶瑩剔透,乃是難得的羊脂玉!”

  那拉氏站在一旁,平靜的眼睛裡,卻是波瀾起伏。

  “那李福晉再看看我手中的簪子。”兮蔚將銀簪擺在她面前的小幾上。

  李玉瑤瞪大眼睛,一隻九鳳攢珠朝陽簪的尾部竟然慢慢變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