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年妃傳

正文 第028章反攻

書名:年妃傳 作者:景小樓 本章字數:237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8:12


  眾人屏氣凝神的看著這一幕,皆是難以相信,包括李玉瑤在內,也是驚愕的說不出話來。

  “方才李福晉說,這個玉墜子是嫡福晉所賜?”兮蔚似笑非笑的睥睨著她,“方才我一進屋子,便觀察到床榻上的玉器皆有細碎的裂痕,李福晉素來喜愛玉器,府中玉器皆是上乘,怎得這麼快就有裂痕出現了?李福晉忙於照料小阿哥,自然不會察覺此事,而身邊的丫鬟婆子,畏懼這幕後之人,更是不會告知你了。”

  “年福晉,”站在一旁的那拉氏淡然開口,清幽的聲音慢慢傳來,“你這話的意思,是說我在送給李福晉的玉器裡攙了東西?”

  她將玉器交給孫太醫,“孫太醫瞧瞧,這裡頭被人攙了什麼東西。”

  孫太醫仔細嗅了嗅,面露大驚,手不經一抖,玉器被他摔在地上,“這是……這是烏頭!”

  “烏頭可是劇毒之物,”兮蔚瞥了一眼地上的玉器,“攙和在玉器之中,長此以往,定教佩戴之人中毒身死。”

  李玉瑤嚇得臉色青白,震驚失措的望向那拉氏,“嫡福晉!”

  “當然,我不相信是嫡福晉所為,”兮蔚轉身看向那拉氏,四目相對,她絲毫無畏,“正如有人栽贓桐福晉一樣,我相信是有人故意陷害嫡福晉,可是……”

  她沒有繼續說下去,聰明如那拉氏,她應該明白她的意思。

  那拉氏知道兮蔚是在威脅她,若她繼續認為是桐疏故意害小阿哥,那麼兮蔚便會把玉器之事追究到底。

  那拉氏的笑容有些僵硬,“此事,等貝勒爺回來,我會向貝勒爺說明,定不會冤枉了任何人。”

  桐疏聽聞此言,稍稍松了一口氣,她身邊的丫鬟錦羅立刻扶著桐疏起身,桐疏看向兮蔚,兮蔚沒有說話,待那拉氏離開之後,眾人才跟著散去。

  李玉瑤陷入驚恐之中,還未回過神來,雖那拉氏安慰了她幾句,可她還是惶恐不安的緊。

  兮蔚朝著她走去,高傲的瞥向她,冷聲道,“你真相信這些玉器不是嫡福晉做的手腳?”

  “怎麼可能不是她!”李玉瑤緊咬著薄唇,“除了她,誰還有這手段。”

  “你既然知道,那麼也該明白,到底是誰想害你和你的兒子,真的是桐福晉?”

  兮蔚話已至此,她幽冷的眸光落在李玉瑤身上,氣定神閑的道,“把你周圍服侍的人都換了吧,早就是她的人了,你身在危險中卻不自知,在她的教唆下只知道和我作對,你我兩敗俱傷,究竟是誰從中獲利呢。”

  李玉瑤又不是蠢笨之人,她心裡很清楚,那拉氏這麼做究竟為何,她要保住她的地位,又不能自己動手除掉年兮蔚,只能借力打力,借刀殺人。

  “小心照看你的孩子吧。”兮蔚說完這話,轉身大步朝著外面走去。

  桐疏和青璃都在外堂等她,見到兮蔚出來,桐疏朝著兮蔚行了一大禮,“多謝年福晉相救。”

  兮蔚扶著她起身,“姐姐客氣了。”

  桐疏歎息道,“只怪妾身大意,著了她們的道。”

  “今日之事我還要謝謝姐姐,”兮蔚和桐疏邊往外走,兮蔚邊說,“若不是今日之事,我也不知道究竟是誰想要害我。”

  當初那拉

氏曾提過要送她些翡翠,想必這些翡翠也是李玉瑤院子裡玉器一般,被她攙和了毒物吧。

  “日後妹妹定要小心嫡福晉,她心思縝密,且佈局精算,真是讓人防不勝防。”桐疏長歎一聲,後宅之中,勾心鬥角最是尋常了。

  等桐疏離去之後,青璃走上前來,挽著兮蔚的手,“姐姐,我弄不明白,為什麼他們要如此對你。”

  看到青璃天真純粹的目光,兮蔚搖了搖頭,苦笑道,“我曾經不屑這些爭鬥,不想捲入是是非非之中。”

  “以姐姐剛烈的性子,自然不屑和她們鬥,”青璃靠在兮蔚肩膀上,露出一抹無邪的笑,“姐姐,別理她們,我們自己玩自己的不好嗎?”

  兮蔚沒有說話,撫摸著青璃的頭髮,她只想自保而已,並不想和她們爭,為什麼她們一定要害她。

  “兮蔚姐姐,青璃知道姐姐不想和他們爭鬥,但是很多事情,就是這麼奇怪,你越是不想,他們越是覺得你好欺負,”青璃嘟囔著嘴道,“就像草原上我們各個部落,為了爭搶冬日的衣食,所有人都是拼了命的爭搶,如果你不搶,就會被其他部落吞併掉。”

  兮蔚知道青璃的意思,青璃的背後是整個塞外的支撐,可畢竟塞外和天朝不一樣,青璃和她也不一樣,她年兮蔚身後的年家是朝廷重臣,年氏一族受胤禛重視,她們忌憚自己的勢力越做越大,那拉氏何嘗不忌憚她年兮蔚,怕她有朝一日爬到自己的頭上。

  “兮蔚姐姐,你不開心嗎?”青璃的眼睛閃爍著,凝視著兮蔚,道,“你在想什麼呢?”

  她想有朝一日能回到西北,看西北茫茫無盡的沙漠,看大漠孤煙,看長河落日,可是,不知道有生之年,她能不能回去。

  胤禛來找她的時候,已經是夜裡了。

  兮蔚正靠在榻上寫字,胤禛推門而入,墨雪嚇了一跳,急忙跪在地上,“貝勒爺。”

  胤禛聲音低沉,“退下。”

  墨雪膽戰心驚的偷偷望向兮蔚,膽戰心驚的退了出去,關上了門。

  房裡只剩他們兩個人,兮蔚倚著窗櫺,放下手中的筆,淡漠抬頭,“找我有事?”

  “今日聽聞了兩件趣事。”胤禛的神情不見喜怒,撩起錦袍,坐在榻上。

  “兩件事都和李福晉有關,對不對?”兮蔚知道府中自然有不少胤禛的人,想必張正派了一些人監視內宅。

  嫡福晉自然不會把事情和盤托出,就算跟胤禛說,也只會匆匆帶過,胤禛來問她,便是知道了事情。

  “那麼,你以為這些事還是我做的?”兮蔚淺笑著,平靜的直視他。

  “否則?”胤禛似笑非笑的看著她,眼底佈滿恨意,“除了你,我想不出還有誰。”

  明明事情真相在他面前,他卻不願意相信,寧可把一切罪過推到她身上,他如此聰明,怎就不願意相信這些事實。

  “你一直以為是我所為?”

  “你如此聰明,佈局精細,想把一切推到嫡福晉身上,”胤禛冷漠道,“你想取代雲倦的地位?”

  “我不稀罕。”兮蔚側過頭,不再看他,夜涼如水,她的心同樣涼了,無論如何,他都不願意相信她,甚至連事實真相擺在他眼前,他也不信。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