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魔天

第一卷:結緣斷劍 第三章宗門傳統的搶劫

書名:魔天 作者:狂奔的蝸牛 本章字數:445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8:24


  “喂,小子,給你的元靈液。”衛央走到秦風面前,沒好氣的道。

  秦風笑嘻嘻的看著這道袍中年,“老頭,我看你手中的元靈液還剩下許多,多給我幾瓶唄?”

  “哼,財迷心竅的小鬼,”衛央頓時笑了,“通過第一次考核,只能得到一瓶元靈液,只這一瓶,你能保住就不錯了。”

  “啥意思?”秦風有點迷惑。

  衛央露出頗為玩味的笑容,道:“提前告訴你們也無妨,不出意外的話,很快就會有人來搶你們的元靈液了,而且這算是五行宗多年的傳統,宗門並不會過問。”

  “什麼!”不少人臉色劇變。

  元靈液,幾乎給予了他們成為正式弟子的所有希望,搶奪他們的元靈液,這跟斷他們的前程有什麼區別?

  衛央又道:“來搶你們的人,都是做了一年甚至好幾年雜活的入門弟子,他們雖沒有正統的修煉過,但也都有著靈始初期,甚至靈始中期的實力。對付你們是綽綽有餘,所以你們最好不要做太多的抵抗,免得傷了筋骨,七日之後的正式弟子考核參加都參加不了。”

  令衛央沒有想到的是,他好心的提醒剛剛說完,眼前的某個傢伙一雙大眼睛直發光,攥緊了拳頭,無比興奮,道:“原來是一群靈始初期和靈始中期的人啊,他們身上也有元靈液嗎?”

  衛央頓時被雷劈了一臉,這到底是誰搶誰啊,怎麼看這小子的架勢,是他要動手。

  不遠處的竇瀛山更是把他的羊角胡都吹亂了,小財迷就是小財迷,一把破劍都要拼命扛上山,為了元靈液,難不保他真的會跟人拼命,現在肯定在動歪腦筋呢。

  衛央沒好氣的道:“他們每人都有兩瓶元靈液,比你們都多,你要有本事,就去搶吧。”

  “師弟,我們還是先走一步吧,待會老弟子欺負新人,我們做長老的若在一旁看戲不出手阻攔,也顯得不好。”竇瀛山忽地道。

  衛央看了看秦風,他還真想親眼看看這個沒救了的小財迷,怎麼被欺負的揍趴下。不過竇瀛山說的的確很有道理。

  兩大長老一離開,接引殿內便炸開了鍋,一股壓抑、沉重的氣氛籠罩著所有的人。

  “五行宗的這種傳統我也聽說過,老弟子時常欺負新人。沒有元靈液,想在七天之內將靈訣修成太難了。搞不好,我們這次一個能成為正式弟子的都沒有。”一名少年垂頭喪氣的哀歎。

  “不行,我來五行宗是修煉強大功法的,可不是挑水劈柴幹雜活的,元靈液不能給他們。”另一名少年緊握拳頭,臉上盡是不甘心。

  “嗚嗚,可是不給怎麼辦?那些師兄可能真的把我們打成重傷,我們還是直接把元靈液讓給他們算了。”又有一名女弟子紅著眼睛,帶著哭腔說道。

  眾人你一言我一言,言語中都帶著焦慮與不安,然而就在這時,一聲極為另類的聲音,傳進了他們的耳朵。

  “怎麼還沒來到,當強盜都當的一點不敬業,快點啊!”

  某人扛著一把破劍,站在大門口東張西望,顯得有些迫不及待。

  眾人齊齊吐血,他們真的被這貨打敗了,被人搶劫也能這麼急切的嗎?

  沒有讓秦風等待太久,很快便有十幾名弟子快步朝這邊走來,這些人有男有女,年齡均在二十歲左右。一看就比秦風等十五六歲的少年少女大了許多。

  這十幾人來到接引殿門口,第一眼便看到了一個扛著巨大破劍的另類少年。為首的那個男子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齒,道:“小師弟,你是剛通過考核的入門弟子吧?”

  “風哥,這些人肯定是來搶元靈液的,快跑。”身後,吳胖子小聲提醒。

  出乎他的預料,秦風見到這群人後,雙眼放賊光,竟然主動的將元靈液拿了出來,而後嗖的一下子就走過去了,頗有點趕著倒貼的架勢。

  “是啊,剛才長老還送給我一瓶元靈液呢。”

  接引殿內,一百八十多名少男少女全部呆住了,這個憨貨。

  “哈哈哈,好,那你的元靈液可以給我看看嘛?”為首的那個青年笑的更加燦爛。

  “當然可以,我很大方的。”秦風笑眯眯的,直接將自己的一瓶元靈液遞了上去。

  風哥這麼憨?吳胖子眼珠子差點瞪了出來,這也太好騙了吧。本來想認他當老大的,這麼憨死活不能跟他。

  而其他的人更是鄙視不已,他們認定,這小子是個沒骨氣的貨,想主動將元靈液雙手奉上,免受皮肉之苦,畢竟他們根本打不過這些老弟子。只是,沒骨氣也沒見過這麼沒骨氣的。

  “嗯,確是元靈液。”那為首的男子打開瓶蓋嗅了一下芬芳,笑了笑道:“這個就當是你送給師兄我的見面禮了。”說罷,他就要繞過秦風往其他人那邊走。

  “我不送。”秦風搖頭。

  可是男子並不理會,根本就沒有停步,直接大步向前走,就要離去。而他身邊的人則是回頭,嗤笑了一聲,眼神帶著戲謔,連他們都沒有想到這麼容易。

  “我說了,不送,你們沒有聽到嗎?!”秦風聲音變高了起來。

  “小子,東西在我手上,那就是我的了,你還想拿回去不成?”為首的男子笑道,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樣子。

  “這麼說你要強搶了?”秦風騰騰地追了過來。

  為首的男子神色頓時冷了下來,“小東西,我可沒空跟你浪費時間。”說完,他直接轟出一拳,拳頭上青筋暴跳,有恃無恐的砸向秦風。他就是要以絕對力量,一次性將對手徹底擊垮。

  秦風懶得廢話,淩空撲來,即將接觸對方的刹那,同樣是最簡單的一拳轟出,這一拳平淡無奇,卻隱隱帶有勁風呼嘯的可怕之聲。

  “轟!”

  兩人的拳頭撞在一起,發出一聲脆響,像是誰的骨頭斷裂!那為首的男子痛哼,整個人橫飛了起來,虎口徹底裂開,鮮血淋淋,手掌在不斷地痙攣。

  “噗通!”

  為首的男子橫飛出去五六米,栽落在地,而後又翻滾出去兩米多,這才停下來,穩住身形。

而他手中的元靈液卻已經被秦風順勢又給奪了回去。

  一刹那間,現場徹底寂靜,只能聽到倒吸涼氣的聲音,所有人都一怔,萬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火分宗入門弟子裡的老大崔宏達,怎麼才一交手就被轟飛了!

  “草,這小崽子還是人嗎?一拳有這麼重?”一名火分宗入門弟子驚叫。

  那為首的男子更是憤怒的滾起身,一張臉都快要滴出血來了。他剛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勢,馬上就被這熊孩子生生打斷了兩根指骨,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逼我動用靈力?小混蛋,我讓你知道靈始中期到底有多強!”崔宏達低吼,臉上充血,赤紅一片,臉孔近乎扭曲,他是虎狼,這群小子都是待宰的羔羊,可是他卻被羔羊給打傷,這讓他心中怒火中燒。

  吳胖子等人臉色劇變,靈始中期的人一旦使用靈力,根本不是他們這群少年能抵抗的。秦風那傢伙但凡有點腦子,就該想辦法怎麼求人家手下留情了。

  然而,秦風卻依舊笑嘻嘻的,那藐視的目光,讓崔宏達更加暴怒。

  “給我去死吧!”

  崔宏達兇狠的低吼,一層若隱若現的靈力將其籠罩,令他整個人都氣勢暴漲

  強大的靈力裹挾崔宏達的左拳,以最兇狠的招式砸向秦風的腦袋。這一出手,不僅出盡了全力,而且還下了殺手,想將秦風置於死地!

  然而,秦風更快,他一步橫移數十米,而後右拳緊握,又是以最簡單的一拳向前砸出。

  “轟!”

  靈力四散,崔宏達慘哼一聲,再次被砸的倒飛出去。這一次,他的左拳也被砸斷了兩根指骨,竟然使用靈力,還是打不過這熊孩子。

  “靈始中期,也不怎麼樣嘛。”秦風活動了一下拳頭,好像剛才那只是很隨意的一拳而已。

  打臉。崔宏達怎麼都沒想到,他耀武揚威的來到這裡,竟然被一個十五六歲的熊孩子給羞辱了!

  “哎呦哎,崔宏達,我說你丟不丟人啊,竟然讓一個雛蛋子打傷了。”就在這時,一道頗為陰柔的聲音傳了進來,只見接引殿門口,又走進來十幾人,為首者披著柔順的長髮,穿著雪白長衫,手中還把玩著一支半米長的毛筆。

  娘炮,看到這個人,秦風頓時想到了一個貼切的稱呼。這是穆分宗入門弟子裡的老大虞沙,實力不強,倒是畫的一手好畫。偏偏就有一些女弟子喜歡這種娘炮型男人,不少女弟子都跟他有說不清的關係。

  崔宏達冷視著這後一批人,“虞沙,為了助你通過正式弟子考核,你那些相好的師姐應該給了你不少元靈液吧,你還來跟我搶?”

  “哎呦,”虞沙蘭花指一擺,“好東西誰嫌多呢。”他說完,目光看向了秦風。

  “娘炮,你也是來搶我們的元靈液的嗎?”秦風盯著這個人,心裡暗暗戒備。

  “這位小師弟,大家都知道宗門的傳統,我說不是你也不信,對吧?”被人當面叫“娘炮”,虞沙竟看不出絲毫的生氣。他微笑著,一步步的走向秦風,但絲毫並沒有動手的意思:“不過,我的實力比崔宏達還要弱一些,連他都不是你的對手,我再搶你的元靈液豈不是找死?”

  虞沙說的很誠懇,也的確像是事實,讓人很容易就相信。

  “可是,元靈液這種好東西,我確實想要。小師弟,不如我用我這筆跟你交換如何?”虞沙向著秦風遞出了他那半米長的大毛筆。

  “這破玩意我才不要。”秦風撇了撇嘴。

  “嘿嘿,小師弟,你可別不識貨,這筆乃是一件不錯的寶貝,不信你仔細瞧瞧。”虞沙又靠近了幾步。

  身後,有幾個好奇的少年想走上前真的拿過來看看。這個師兄隨和友善,讓他們放下了心來。

  “嗖”、“嗖”、“嗖”……

  突然,數道寒光從毛筆頭中飛射而出,直刺秦風的雙眼、眉心等要害。

  暗器速度太快了,出手前毫無徵兆。而虞沙此時已經陰險的十分靠近了秦風。

  變故出現的瞬間,秦風臉色劇變,他瞬間側身,一根細小的銀針刺穿了他的眼角,最後帶著他的鮮血飛射了出去。

  “啊!”、“啊!”……

  身後剛要走上前的幾名少年躲避不及,全部被暗器射中,其中一名單純漂亮的少女,雙眼都被刺瞎,仔細一看,那雙眼珠子上竟是兩根細不可查的銀針!

  “好狠!”秦風嚇出了一身冷汗,剛才就差一點點,如果他躲的再慢一點,恐怕被射穿的就不是眼角了,而是他的眼睛也要瞎!

  “小師弟,你在說什麼呢?”虞沙卻是輕笑,那友善的模樣,好像剛才的陰毒暗器與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只是讓你瞧瞧這支毛筆的不凡之處而已。”

  驟然間,又是十幾根銀針飛射而出。

  這一次,秦風提起十二分精神,不斷躲閃飛射而來的銀針,向前沖去,期間他還硬是用手抓了一根銀針,其上所蘊含的力道竟無比強大,恐怕連靈始後期的高手都無法應對。

  這是一種極為恐怖的暗器,秦風身後,許多觀戰的弟子都被銀針刺傷,發出痛苦的叫聲。

  也正因為此,秦風能連續躲過二十多根銀針的攻擊,甚至有時候還替別人擋幾下,令許多人震撼。

  “每一針都要刺瞎我們的眼睛,大家都是同門,就算要搶元靈液,也不用這麼狠毒吧。”秦風真的怒了,又一根銀針差點刺到他的眼睛,他胸中如有火焰在燃燒。

  “嘿嘿,你若成了瞎子,廢物一個,自然也就沒資格做五行宗的弟子,到時候還算什麼同門呢?”虞沙俊美的臉蛋終於猙獰了,實際上第一次偷襲失敗,他就已經知道沒有繼續偽裝的必要,他要把這些小東西全部廢掉!

  崔宏達等人冷笑。虞沙看似娘炮一個,心卻歹毒的很,再加上他手中的那支毛筆,就是靈始後期的高手都只能避其鋒芒,今天,這小子再厲害也是死定了!

  突然,他們的殘忍、他們的冷漠凝固在了臉上,秦風不再手下留情,他拿起了那柄斷劍。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