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魔天

第一卷:結緣斷劍 第四章史上最悲催強盜

書名:魔天 作者:狂奔的蝸牛 本章字數:429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8:24


  “鏗”、“鏗”、“鏗”……”

  巨大的斷劍揮舞,像盾牌一樣輕易的就將射來的銀針全部擋下,同時斷劍順勢砸下。

  “嘭!”

  兩名跟著虞沙一起來的弟子悶哼一聲,竟然直接被砸倒在地,全身抽搐著,再也爬不起來。

  剩下的人嚇得魂都掉了,紛紛扭身就逃。

  然而,秦風卻沒有放過他們的打算,巨大的斷劍揮舞,每砸一下,至少都會有一個人被砸倒在地。這些人許多都有靈始初期、甚至靈始中期的實力,就算是百斤重的鋼鐵砸在身上,應該也能扛幾下。可這斷劍也不知道多重,只要是被砸中的,全部倒在地上,哀嚎著,爬都爬不起來。

  木分宗的人一個一個倒下,虞沙怒極,暗器飛射的更加密集。

  “鏗鏗鏗……”

  秦風揮舞斷劍,將銀針盡數擋下。他眼眸冷冽,大喝道:“歹毒娘炮,到你了!”

  斷劍飛舞,秦風不斷的朝虞沙逼近,那斷劍之上金屬撞擊的聲音像雨點一樣密集,卻依舊傷不到秦風絲毫。

  眾人倒吸冷氣,這傢伙的實力也太強了吧,虞沙的暗器這麼恐怖陰毒,他都能完全壓制,真是可怕!

  “虞沙肯定是跟某位地位極高的女師姐好上了,才得到這麼厲害的寶貝!”一名火分宗的弟子小聲嘀咕著。

  秦風才不管這些,區區靈始中期的娘炮,這麼陰狠歹毒,一定要好好教訓他。

  “轟!”

  斷劍暴然一劈,將後面所有的暗器全部以最直接的方式劈開

  秦風雙腳狠狠一踏地面,整個人直接沖出去十幾米遠,眨眼間就追到了虞沙近前,“你後退就能逃得了嗎?”

  “轟!”

  他一劍砸下去,斷劍發出勁風壓迫的呼嘯聲,直接砸在了虞沙的胸口上。

  “噗”

  虞沙大口咳血,橫飛了起來,胸口肋骨劈裡啪啦,也不知道斷了幾根。手中的毛筆也無力的脫手飛出。

  “我草,連虞沙都完了!”

  “這小子也太強了吧!”

  火分宗的人臉色蒼白,木分宗的人都完了,連老大虞沙都完了,那下一個是不是輪到了他們?

  秦風一揮手,將墜落的毛筆抓在手裡,用力甩了甩,又是幾十跟銀針被甩了出來,劈裡啪啦的掉在地上,令不少人臉色變了又變。

  “小師弟,今天一切都是誤會,我……我先走一步了……”崔宏達硬擠出一絲難看的笑容,想要往接引殿外面跑。

  “快走快走……”

  其他火分宗的人全都要跟著逃。

  “站住,你們不搶劫我了?”秦風一步橫跨,直接堵住了大門。

  “不搶了、不搶了……”眾人連連擺手。

  “可是我要搶你們啊。”秦風露出燦爛的笑容,“我很善良的,別人不搶我,我都不好意思搶別人。可是你們既然剛才搶劫我了,那我也不客氣啦……”

  實際上,剛才聽到衛央長老說,來搶劫的都是一群靈始初期、靈始中期的人時,秦風就有了反搶的打算。如今看到這群人絲毫不顧同門,出手歹毒狠辣,秦風更是不會客氣。

  他斷劍一揮。

  “嘭!”

  最前面的兩名火分宗的弟子直接被砸飛了。

  “小子,同時得罪木分宗跟我火分宗,後果你可想好了!”崔宏達臉色劇變

  “少廢話,先給我趴下。”

  秦風刷的沖了出去,斷劍飛舞,一個又一個火分宗的弟子倒地,最後連崔宏達都被砸倒了下去。秦風快步跟進,腳步一踏,有些帥氣的踩在了崔宏達的身上。

  那些剛入門的少男少女們長大了嘴巴,眼睛都有點直了,這可是兩大分宗幾乎所有的入門弟子啊,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全部被幹倒了,這絕對是一個爆炸消息。

  “你敢踩我!”

  崔宏達羞辱萬分,他奮力掙扎,掌臂揮動間一片塵土飛揚、宛如一頭發狂了的野獸,在不斷的掙扎著想要站起來。。

  “砰!”

  一聲悶響,秦風在他的背上剁了一腳,崔宏達當即悶哼,嘴角淌血,軟趴趴的的伏在了地上,再也不能動彈了。

  整個接引殿鴉雀無聲,木分宗的老大重傷,現在火分宗的老大也被踩在腳下。這個看起來有點憨的傢伙,竟然這般強大!

  之前一些人懷疑這傢伙腦子是不是出問題了,竟做出一些讓人覺得無語的事。可現在看來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這傢伙這麼厲害,難怪聽到有人要來搶劫,反而先雙眼放賊光,原來他也是幹這一行的。

  不過,對於他們來說,這反而是好事,至少他們的元靈液是保住了。

  “小師弟,我們錯了,你就放了我們吧。”一名重傷的火分宗弟子哀求道。

  “不放。”秦風話語倒也乾脆,“搶我的元靈液,還想弄殘我。最後就這麼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就算完了?”

  “那你想怎麼樣?”崔宏達艱難抬頭,看著這個正在踩著他的混蛋,敢怒不敢罵。

  “我要你們的元靈液做補償,也不多,每人兩瓶就行。”秦風笑嘻嘻的開口了,“怎麼樣,這條件很簡單吧?”

  無論是木分宗的人還是火分宗的人,全部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他們辛辛苦苦幹了一年的雜活,才換來兩瓶元靈液。能否成為正式弟子,遠離幹雜活的苦命,幾乎全靠它們了。這熊孩子一開口,就想把所有的元靈液都奪去,自然讓這些人臉瞬間黑了下來,這怎麼可能答應?

  “小師弟,我們能否通過這次的正式弟子考核,可幾乎全靠那兩瓶元靈液,你全部拿去,豈不是要斷絕了我們的希望?”一名火分宗的弟子帶著幾分哀求的道。

  “呸,你們大部分都有靈始初期、甚至更高的修為,這樣的實力就算不修煉也有相當大的機會通過正式弟子考核。可我們呢?我們這些新來的沒有元靈液,

那才叫一點通過考核的機會都沒有呢,你們搶劫我們的時候,可為我們想過?”吳胖子身邊,一名約莫十五六歲的少女噘著嘴,鼓起勇氣反駁道。

  “哎,看來你們連兩瓶元靈液都不值,真可憐。”秦風唉聲歎氣,蹲下身來,看著腳底下的崔宏達,一臉幽怨的樣子。

  這種表情,這種話語,讓腳下的崔宏達差點肺氣炸,倍感屈辱。

  接下來,秦風非常麻利的在崔宏達身上摸索著,上下翻找,開始搶劫。

  那動作相當的嫺熟,這讓眾人再一次感歎,這傢伙果然是搶劫的行家。而虞沙、崔宏達等人顯然是史上最悲催的強盜。

  “你們也太窮了,怎麼不帶點元靈液就出門?我都替你們害臊。”連續搶了幾個人,竟然一無所獲,這讓秦風相當的不爽。

  崔宏達等人真的要哭了,這次連親爹親媽的臉都丟盡了,今天之後,他們恐怕三個月內都沒臉出門見人。

  就在這時,又有兩撥人馬快步沖了進來,這些人本來想沖進來搶劫的,可是他們卻看到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一隻手扛著一把破劍,另一隻手正在搶劫火分宗、木分宗的人。

  這是什麼情況?一些人腦子有些轉不過來。他們萬萬想不到,比他們更早來搶劫的火分宗、木分宗的人會淪落到這種悲催地步。

  “牛莽、鄭全荊,快幹掉這小子,元靈液都是你們的,我不要了!”看到救兵出現,虞沙立刻陰柔尖叫道。

  木分宗、火分宗的人都重新燃起了希望,特別是看到最前面那名頭髮蓬鬆,肌肉極為發達的大塊頭,更是信心爆滿。

  那可是金分宗的老大牛莽,五大分宗所有入門弟子中絕對的第一高手。曾經一斧頭就把崔宏達砍的在床上躺了半個月。

  以牛莽的實力,要砍一個剛入門的小男孩,嘿嘿,不要太欺負人!

  牛莽瞪著大眼睛,嘲諷般的將虞沙、崔宏達等人掃視了一圈,“你們這群廢物,就算想跟我爭元靈液也得有那個資格!”他又抬頭看向秦風,“嘿嘿,小子倒是有兩下子,看你能不能接我一板斧!”

  牛莽闊步沖上來,待得臨近秦風,手中巨大的板斧以極其兇狠的架勢劈了下來。

  巨大的板斧虎虎生風,一看就知道其上蘊含著極為龐大的力量,再對比秦風那十五六歲的弱小身板,幾乎所有人都猜到,秦風一定會狼狽的先躲開再說。

  然而,讓所有人意外的是,面對這可怕的一板斧。秦風同樣是最簡單粗暴的,揮起斷劍就砸。

  這是純粹力量上的較量,沒有任何花俏可言。

  牛莽忍不住笑了,原來是一個毫無戰鬥經驗的憨貨,他可是靈始後期的高手,最強的就是力量。跟他比拼力量?牛莽甚至已經看到這小子直接被他一斧頭劈個半死的場景了。

  然而,下一個瞬間,他臉色劇變。

  板斧與巨大斷劍轟然撞擊,牛莽只感覺一股無法抵抗的龐大力量從斷劍上轟出,最後傳進板斧,砸進了他的手臂。

  “啊!”

  牛莽虎口裂開巨大的傷口,板斧直接被砸的脫手飛出,他慘叫一聲,連連後退。

  秦風快步跟進,一腳狠狠的揣在牛莽的肚子上,這一腳力量相當大,直接將牛莽踹飛了出去。

  前來的金分宗、土分宗的弟子都傻眼了,火分宗和木分宗的人也傻了。這可是五大分宗最強的一個,這可是一位靈始後期的高手!在他最強的力量上,一招就慘敗!一個剛入門的小子,一個十五六歲的未成年屁孩,這是要逆天嗎?

  吳胖子等少男少女卻是高興的想要歡呼。難怪這傢伙一直不擔心會被搶,原來最可怕的是他,所有人都看走眼了!

  “鄭全荊,一起上啊,這小子很變態的!”虞沙悲催的再次大聲尖叫。

  然而,門口土分宗的老大卻猶豫了,剛才可是連牛莽都敗了啊,在他最擅長的力量上,被人一招徹底壓制。隱約間,他已經明白,眼前的火分宗和木分宗的人被人幹趴下,並不是偶然,這時候再上,當他是白癡嗎?

  可惜,他猶豫,有人卻已經替他做了決定。

  秦風哇哇怪叫著,看著眼前的這些人,就像是看到一瓶瓶元靈液一樣,興奮的沖了上來。

  斷劍再一次飛舞。

  秦風不管不顧,大開殺戒,斷劍橫掃四方,一時間慘嚎聲不斷。

  這一次,後面來的兩撥人終於意識到了這熊孩子的恐怖之處,他們完全不是對手啊。如果早知道是這樣的結果,打死他們也不會來,可惜,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很快,地上倒了一堆又一堆的人,哀聲遍地,雖然每一個都死不了,但每一個也都暫時爬不起來,鮮血流淌,匯成一大片血灘,景象有些嚇人,讓一些剛入門的少男少女也臉色有些蒼白。

  不過這些卻絲毫影響不到秦風。從小就在山林中與野獸鬥,與天地鬥,對鮮血他早已習慣。而且雖然看似血腥,實際上他未對任何一個人下狠手,別說死人,連一個殘廢的都不會落下。

  這些可憐的孩子,只是暫時會被打劫而已。

  “喂,你們是不是跟那個傢伙有仇啊?”秦風指著虞沙,笑眯眯的看向牛莽等人。

  金分宗、土分宗的人紛紛看向虞沙,多數人不解。虞沙雖然陰險歹毒,但對彼此之間還知道些分寸,倒也談不上大仇。

  “那就奇怪了。”秦風顯得很費解的樣子,“既然他跟你們沒仇,為什麼要這麼害你呢?我能把火分宗、木分宗的人幹趴下,就能把你們也幹趴下,可是他還誘騙你們惹我,這不是跟你們有仇嗎?”

  虞沙頓時要吐血,這熊孩子實在可惡,把他打成重傷,還不忘再往他身上插幾把刀,毫無疑問,金分宗、土分宗的人這次也全栽了,所以不管這是不是故意挑撥離間,日後兩大分宗都跟他沒完。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