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魔天

第一卷:結緣斷劍 第五章給我立個牌坊

書名:魔天 作者:狂奔的蝸牛 本章字數:384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8:24


  “哇,又來人啦!”

  突然,秦風一聲怪叫,又揮舞著斷劍沖向了另一撥人。

  這一波人速度最慢,才剛剛來到,為首一人看到秦風宛如小惡魔一般,怪叫著沖來,頓時臉色劇變。

  “這位師弟,我們可沒招惹你!”

  水分宗的這群人紛紛尖叫不已,他們一進來就看到密密麻麻倒在地上的四大分宗的人馬,頓時感覺到了不妙,尤其是連最強的牛莽都趴著呢。

  “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也是來搶劫的,要不是看到他們四波人都倒地了,情況不對。你們早就動手了。”秦風喝道,揮舞斷劍,橫掃八方。

  “小子,你這是要把五大分宗全部得罪嗎?以後你還想不想在五行宗混了?”為首者怒喝,那聲音中還帶著一抹無奈。

  “所有人都趴下了,就差你們了,一起過來吧!”秦風露出一嘴白生生的小牙齒,在這些人眼中簡直就像是小惡魔。

  這一刻,在五大分宗的人眼裡,他的確是惡魔轉世。

  水分宗的人倒是稍稍抵抗了一下,可惜斷劍在手的秦風,可謂無人能敵,最終這批人全部被打倒,接引殿內又多了一個“人堆”,原本偌大的接引殿,已經顯得非常擁擠了。

  所有剛入門的少男少女都傻眼了,眼前很是壯觀,那是一堆堆肉山,由上百名老牌弟子堆積而成,五大分宗幾乎所有的入門弟子此刻全都躺在這裡。

  秦風伸了伸懶腰,不爽道:“你們這群強盜,實在太壞,為了揍你們,都快把我給累死了!”

  “噗!”

  一群人吐血,悲憤不已。

  秦風走到牛莽身前,笑嘻嘻的道:“你是最強的一個吧,那幫我拿一會我的寶貝,它有點沉。”

  說著,秦風將斷劍放到了牛莽身上。幾乎在斷劍壓身的刹那,牛莽慘嚎一聲,兩眼瞬間被壓的就只剩下白眼珠。

  牛莽腦海中只說出一句話“這破玩意。。。好重。。。”然後,這位五大分宗號稱力氣最大的入門弟子就被斷劍生生給壓暈倒了過去。

  秦風坐在接引殿大門的門檻上,托著下顎盯著一堆堆人山,防止逃走,一雙大眼放著賊光,像是在看著一堆元靈液般,一副小財迷的樣子。

  遠處,所有觀戰的少男少女都流汗,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這個傢伙還真極品。不久前,他們還以為他很迷糊,很憨,現在眾人皆翻白眼,這個搶劫犯、小惡魔,最壞的就是他!

  不過也不得不說,在這個力量為尊,強者備受人尊重的世界,秦風的表現令許多人另眼相看,尤其是一些剛入門的少女,小心偷瞄間,美目流轉,神采漣漣。

  “你說你們火分宗,讓風哥我怎麼說你們,來的挺早,可才來十六個人,太少太少。你看看人家金分宗,一口氣來了三十一,這可就是六十二瓶元靈液啊。”秦風搓著手,兩眼賊光越來越亮。

  “噗!”

  金分宗眾人齊齊吐血,差一點隨著他們老大牛莽,一起氣昏過去。

  然而,秦風又開口了,“還得說說你們這群大老爺們,連一個娘炮都不如,你看人家娘炮,都能從師姐手上再騙幾瓶元靈液,可你們一群大老爺們,不會賣笑就算了,連賣身都不會,要我怎麼說你們!”

  虞沙瞪著血紅的眼睛看著秦風,心中恨怒滔天。不過他乃是心性極為陰沉之人,倒硬是強忍了下去。

  秦風扭頭,看向虞沙,無視他那殺人般的目光,笑嘻嘻的道:“娘炮,有空你再去找你的師姐賣賣身,醜點無所謂,給我多換幾瓶元靈液,回頭我請你喝茶。”

  “啊噗”

  虞沙狂噴一口老血,連傷帶氣,終於還是昏厥了過。他是很能隱忍,可是這熊孩子簡直無恥到了極點,神仙都要被他氣死。

  秦風賊眼亮晶晶,突然指著火分宗的一堆人叫道:“那個鬥雞眼,就你,回你們火分宗的住地,把你們的元靈液都拿過來贖人,我很好說話的,十六個人只要三十二瓶元靈液就能把我打發了,很划算吧。”

  火分宗眾人咬牙切齒,崔宏達低吼道:“想奪走我們所有的元靈液,你還不如殺了我們呢!”

  秦風頓時無辜了,“我這麼善良,怎麼會殺你們呢,不給元靈液,我只會把你們揍的一個月下不了床。七天之後的正式弟子考核,你們恐怕是參加不了嘍。”

  此話一出,五大分宗所有的人都臉色劇變。他們所做的一切,可都是為了通過這次考核,成為真正的正式弟子。沒有元靈液,以他們的實力,大部分也都能通過考核,像虞沙、崔宏達、牛莽等人更是板上釘釘的事情。這種時候,為了兩瓶元靈液,就徹底失去晉級的機會,那無疑是愚蠢。

  再看那滿地重傷的人,用腳趾頭想,也能想到,這小惡魔說揍的他們一個月下不了床,就絕對敢,根本不用懷疑。

  “真的不給啊?”秦風眨了眨眼睛,“姓崔的,那我就從揍你開始嘍。”

  秦風帶著惡魔般的笑容,走向了崔宏達。

  崔宏達臉色微變,趕緊吼道:“小景,去把元靈液都給他拿過來,我們認栽了!”

  “哎,好!”看到老大發話,鬥雞眼也不再猶豫了。

  秦風滿意的又開始指揮了

:“那個大屁股,去你們土分宗的住地拿元靈液來贖人。”

  “小光頭,我告訴你,你別給我拿三十八瓶元靈液啊,木分宗雖然只有十九個人,可娘炮肯定不止兩瓶,你把他的全都給我拿來。”

  “獨眼龍,你怎麼還沒走?快點去啊,我很忙的。”

  

  五大分宗的入門弟子去搶劫剛入門的新弟子,這不算什麼新聞,五行宗本就有這種傳統。

  可是搶劫的人,全部被人幹趴下,而且還是被一個人幹的,這就未免太讓人不可思議了。

  消息一經傳出,立刻傳遍整個五行宗,一時間一片譁然。

  “真的假的,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娃子,可以滅了五大分宗所有的入門弟子!?”

  “這是哪冒出來的小惡魔,要把搶劫他的人,全都給搶劫了,五大分宗一個不留,這是要人神共憤嗎?”

  “嘿嘿,小傢伙還挺瘋狂,不過我喜歡,瞧瞧去!”

  “宗門來了這個小惡魔,以後恐怕是要熱鬧嘍,我也去看看。”

  五行宗突然變的熱鬧了起來,許多人紛紛朝接引殿走去。

  尋常時候,就連一些實力較弱的正式弟子,都懶得關注入門弟子的事情,入門弟子只是給五行宗打雜的而已。可是這一次,顯然有一個入門弟子引起了他們的極大興趣。

  某座雄渾大殿前,衛央、竇瀛山兩大長老正並肩走著。

  “竇師兄,剛才我們離開接引殿時,那急急忙忙沖過去的,好像是火分宗的那群小子吧?”

  “嗯,一群迫不及待的小強盜。歷年來,這些新來的弟子就是待宰的羔羊,五大分宗上的入門弟子都想吃掉他們,自然是早去早得手了。”竇瀛山不由得又歎道,“不過,讓這些夢想加入我宗的小傢伙,剛一入門就遇到這種事情,還真是有些殘酷啊。”

  “嘿嘿,師兄此言差矣,我五行宗乃無上大宗,若是這些小傢伙進來就能成為正式弟子,那未免顯得我們宗派門檻太低了。想成為五行宗正式弟子,不幹三五年的雜活怎麼行?”衛央卻是看的很自然,他微微一頓,又道:“況且這又何嘗不是一次檢驗天才的試煉,去年柳茹妃那丫頭可就是在這個時候大放異彩,如今她可是本宗最優秀的弟子之一啊。”

  “柳茹妃?”竇瀛山捋了捋羊角胡,想起了去年那精彩的一戰。柳茹妃為了保住自己的元靈液,與五大分宗的入門弟子大戰,最後竟然在戰鬥中,生生悟道,突破到了靈始後期,真是一個了不得的天才。

  可惜,像柳茹妃那樣的天才哪裡是隨便遇到的,百年能遇到一個就不錯了。

  竇瀛山歎道:“也罷,趁年輕,讓這些小傢伙受些挫折也好。這本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不經歷一些打擊,這些小傢伙又怎麼能明白世間的險惡?若是連宗門之內都無法自立,又如何在兇險的外界立我宗門之威?”

  “二位長老……”突然,一名弟子從前方沖了過來,“你們沒在接引殿嗎?”

  “屁話,入門弟子選拔已結束,我們還在那裡做什麼?”衛央有些不滿。

  “不是,接引殿那邊翻天了,一個熊孩子扛著一把又破又爛的斷劍亂舞亂砍,把五大分宗所有的入門弟子全都幹翻了,據說他還要搶劫!”

  “什麼?是那個小怪胎!”

  衛央、竇瀛山互視一眼,立刻轉身往回走。

  接引殿,所謂“接引”,便是引領新的入門弟子的。平日裡,這裡鮮有其他人光顧。然而今天,這裡已經吸引了上百人前來圍觀,一時間指指點點,議論聲不斷,頗為熱鬧。

  外面紛擾,秦風扛著斷劍,坐在門檻上,卻毫不理會。他眼睛火熱的看著那一堆堆人,就像一個守財奴在守著他的金山銀山一樣,嘴裡還念念有詞:“這一堆能換三十二瓶元靈液,這一堆是五十二瓶,還有這一堆……”

  五大分宗的入門弟子,被這熊孩子像大白菜一樣,按堆來估價,還被全宗的人看笑話,那種悲憤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一些心性高傲的人都閉上了眼睛,免得自己被氣死。

  “風哥,外面的人好像都在說你呢。”見秦風無視外面越聚越多的人,吳胖子小心的提醒著。

  “他們說我啥?”秦風漫不經心的問了一句。

  “說你竟然敢同時得罪五大分宗的人,還有說你要人神共憤了,還有還有……額……反正都不怎麼好。”

  秦風頓時不爽了,他拿起娘炮的那支大毛筆,扔給了吳胖子:“胖子,沾點血,在大門上給我立個牌坊。”

  “風哥,你想寫點啥?”吳胖子眼睛賊流賊流的,他擔心跟秦風走的太近,會被暴怒的五大分宗之人將來一起給收拾了,可是秦風搶奪了這麼多元靈液,實在是讓人眼熱啊,巴結巴結秦風,說不定能撈點。

  “純情少男,慘遭輪搶;天縱神武,憤然反抗!”

  “我草!”吳胖子一聽,整個人像被雷劈了一樣傻了,再看秦風昂首挺胸,說的那叫慷慨悲情,他瞬間對這位小惡魔佩服的五體投地。

  “啊噗!”

  不少五大分宗的入門弟子頓時又狂噴一口鮮血,他們真的要被活活氣死了,人怎麼能這麼無恥,怎麼能這麼無恥!?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