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禁域

正文 第一章從墓地走出的神嬰

書名:禁域 作者:浮生 本章字數:442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8:16


  吼!

  一隻全身宛如黑鐵澆鑄而成的神鱷,其身有數十丈,四肢粗壯如天柱,所過之處,蒼天大樹皆粉碎,威壓震天,可是此刻,它的兩顆大燈籠般的眼眸,盡顯恐懼,用怒吼宣洩著心中的恐慌。

  它在逃!

  速度之快,猶如閃電之勢,可即便如此,它那鋼鐵之軀,竟然正在以肉眼之速,消弭於大山之中。

  這是有大手段在吞噬它的精氣,何人竟如此逆天?

  緊接著,又是一聲震天動地的怒吼,像是垂死前的掙扎,又如慌不擇路的畏懼。它是一頭蛟龍,頭上已隆有兩個角包,身軀百丈,蜿蜒而行,如山嶽連綿萬里,其修為遠遠在此前神鱷之上。

  它拼命往大山外延逃竄,但卻依然難逃厄運,有莫名手段在吞噬它們的精氣,任它們有百般神法,也無濟於事。

  吼吼吼!

  驚吼聲不絕於耳,大山之中百獸競相逃離,欲要衝出大山。千百萬巨獸化作洪流,任何一獸,若是放在人族當中,必然會引起軒然大波。

  可就是如此,在逃亡中,不斷的有無敵巨獸化為虛無,成為一條條由精氣化成的神鏈,從四面八方彙聚向大山之中的最深處。

  大山最深處,那是萬古禁地,絕世強者的落幕禁地——無人區。

  那是一座巨大的陵園,墓地。

  葬有絕世強者,抑或囚有百世極凶之生靈。

  與大山的鬱鬱蔥蔥,生機盎然不同,無人區一片荒蕪,生靈絕跡,即便是一草一木,都斷不可見。

  放眼望去,墓碑到處可見,隨意一瞥,其身份便會令百族震驚。

  無人區,橫跨不知千萬裡,其內蘊有莫名玄力,看不真切,時有哭泣之音,飄忽在耳畔,又有人形無頭騎士,持槍欲要血戰天地。

  陰風陣陣,猶似有莫名詛咒之力。可隨著那一條條百獸精氣所化的神鏈,從萬丈高空飛過後,那人形無頭騎士,猛然發出一道夾著疼痛般的嘶吼,轉身做出抬頭的姿勢,可惜,他失去了頭,並未能望出什麼。

  與此同時,無頭騎士原本破敗不堪的戰甲,正在消融,體內精氣居然向外溢出,驚人無比。

  這無頭騎士能在無人區陵墓當中,策馬持槍,其生前修為,必然無敵,可卻如此,依然難逃神秘手段的吞噬。

  鏗鏘!

  神秘鍛造的青銅囚牢中,有絕世生靈揮舞著雙拳,其手腕腳腕竟被神鐵銬住,發出陣陣刺耳的聲音,火光四射。

  他的精氣,亦是向外被神秘手段吞噬。

  片刻間,萬千棺材內皆有精氣溢出,周圍萬里,一草一木,人形的獸形的精氣,盡皆開始溢出,向無人區的最深處彙聚。

  如此通天手段,若是被人發現,定會駭然失色。

  無數的精氣,從四面八方向無人區的中心彙聚,緩緩旋轉在空中。

  有絕世強者困在墓棺之中,眼眸最深處有恐懼之色,不敢反抗,任由對方吞噬珍惜精氣。

  四野哀嚎,天地變色,連月華都失去了光澤,這一夜漫長!

  不知過了多久,彙聚了無數精氣的中心點,開始變化。它化成了一個熾光巨蛋,且在緩緩變大,而精氣的吞噬不僅未停歇,更是加大了吞噬之力。

  巨蛋自行旋轉,懸在空中,讓無數精氣洗禮。

  某一刻,蛋碎了。

  光芒萬丈!黑夜消失,如同白晝。

  從蛋殼中踏出了一條稚嫩無比的小腿,他是一個佈滿神華的嬰兒!

  全身赤裸,重要部位有光芒遮掩,可是他竟然歎了口氣,向前又踏出了一步,自那之後,四野崩塌,周遭空間粉碎,也就在此時,光滑無物的小腳丫下,竟有神蓮升起,自虛空托起嬰兒,並緩緩旋轉。

  如瓷娃娃般的嬰兒突然轉身,回眸望向身後一口巨型的青銅棺,神色複雜。

  不久後,他轉回頭,在初生嬰兒的臉上,竟露出千萬年才有的古老滄桑,發出了一聲歎息。

  “憶往昔崢嶸歲月,百舸爭流,蒼茫大地,誰主沉浮?”

  一語道破萬千,話畢,此嬰化作流星,往天域的天佑國飛去。

  十八年後,天域,天佑國,拜典城,浮家。

  一襲白衣少年,站在浮家的先祖石雕前,陷入了沉思,全然不顧周圍浮家子弟對他的指指點點。

  “看,這廢材又開始在那發呆發愣了,這是傻子麼?”

  “小點聲,畢竟他是家長之子,要是被他聽到了可不好。”

  “哼!聽到又如何?整整十八年了,他還沒能凝聚出武典,此番天賦比廢物還廢物,如若不是因其少爺身份,恐怕連街上乞丐都不如。我聽聞,家中已有數名族老聯名給家主施壓,要斷其修煉資源。”

  “我也聽說了,哼,要是把這些資源給一頭豬吃,取得的修為都比他強。”

   那白衣少年身體一動,露出了一絲苦笑,僅僅也只是笑了笑,他不是膽小怕事,而是根本懶得理睬這些小嘍囉。

  “浮家,沒想到自己竟投胎成為了浮家家主之子。”

  白衣少年便是在無人區吞噬無數精氣的嬰兒,十八年過去,他成了一個英俊少年,是浮家家主浮南的兒子,名浮生。

  此時,他上前一步,心中感慨,仰頭伸手輕輕撫摸著眼前有著十丈之高的浮家先祖石雕。

  浮生心中苦笑,對於浮家的先祖,他比誰都要熟悉,遙想千萬年前,浮家的先祖乃是他麾下一百零八天兵神將中的一位,曾跟隨他戰天鬥地,經歷過無數個戰爭的洗禮,是他最欣賞的麾下之一。

  然而沒想到,他卻成了自己麾下戰將的子孫,說起來倒是有些荒唐。

  就在此時,有下人走來,面對著浮生,明顯沒有那麼敬意,道:“族老有命,望浮少爺及時前往晨家,不得耽誤。”

  浮生只是點點頭,沒說話,可周圍的子弟卻是開始不加掩飾的議論起來。

  “族老們真是英明,此等方法也能想出,真是一舉兩得,堪稱完美啊。”

  “誰叫這廢物只會吃啊,簡直就是

個飯桶,在這種情況下,金山銀山都會被吃空,更別論如今咱們浮家,已不如往昔。在拜典城三大家族中,已經排到最末,三大家族之外,已有家族虎視眈眈,如若不採取一些措施是不行了。”

  “可即便如此,那三大家族實力最強的晨家千金會看得上咱們的廢物少爺嗎?”

  “廢話,必然看不上,浮生他可是拜典城人盡皆知的廢物,修煉十八年都未能凝練出武典,別說天賦極高,拜典城最美的晨曦了,就是普通女子,也不一定能看得上他。”

  “既然如此,族老又何必叫他去呢?”

  “這就是族老的高明之處了,你們可知道,只要浮生談不下聯姻,那麼,今後他便不能無償獲得家族的資源,甚至失去家主之位的傳承資格,如果萬幸,讓他聯姻成功,癩蛤蟆吃上天鵝肉,還可解決家族如今的頹勢,坐穩拜典城三大家族的位置,無論何種結果,都不虧。”

  從浮家走出的浮生,胸前放著一紙婚約,這是晨浮兩家先輩在早前定下的約定,也就是娃娃親。

  晨家,浮生是知道的,如浮家先祖一般,晨家的先祖,也是他麾下一百零八天兵神將中的一位,所以這晨家和浮家的淵源,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可是浮家目前的境況,他也明白,如今的浮家比起當時,可是瘦小如螻蟻,與晨家相比,也要差很多,如今要擺脫這個現狀,就必須採取一些措施,族老們認為,有兩家先輩定下的娃娃親,以及浮生胸前的那封婚約,聯姻應該是最好的辦法。

  可是他們並不知道浮生的身份,他能與曾經麾下戰將的子孫成婚生子麼?

  不可能!

  他辦不到,這比投胎成為浮家子孫還要荒唐!

  所以,拿著婚約的浮生,前往晨家,並非是如族老們所期盼的聯姻,而是退婚!

  浮生駐足,仰頭而立,面色複雜的看著眼前的一座金碧輝煌,又透著古樸氣息的晨家府邸,不知在想什麼。

  晨家府邸大門前的家僕瞥了浮生一眼,眼神不屑,嘴裡淡淡道:“浮少爺到了,請進吧,家主的時間可不多。”

  他們是知曉浮生的,實際上,拜典城的大部分人都能認出浮生,蓋因他的廢物名聲,早已遠播。

  浮生臉色淡然,並未因晨家家僕對自己的小覷而不滿,更沒因晨家在知道自己今日前來,未出迎接,心懷不滿。

  他猜測如今的浮家,興許不如以往那般受重視了吧。

  搖搖頭,浮生邁步直往晨家的會客所在。

  “賢侄,你來了。”

  拜典城三大家族之首的晨家家主晨鐵,身材高挑,面若書生,坐在上首,托著茶杯,和顏悅色的看著浮生,並擺手讓浮生隨意入座。

  “來嘗嘗這新到的茶,傳言嘗一葉,可有益於凝聚武典,應該對你有所幫助。”

  晨鐵指了指浮生桌前的瓷杯,笑呵呵的道。

  浮生輕呷了一口,心裡倒是有些吃驚,這眼前泛著紫光的茶葉,名為紫檀葉,的確對修行有所幫助。這倒不是說,紫檀葉多厲害珍惜,這在活了幾個時期的浮生面前,更是可以忽略不計。

  可是換在如今的三大家族裡,要想得到這紫檀葉委實不易,想必晨家也是花了不少的代價吧,難怪晨家能坐穩三大家族之首的位置,底蘊竟達到了如此程度。

  以如今的浮家,是萬萬不可能去購買此等茶葉,從側面來看,浮家和陳家的距離,很大很大。

  不過,浮生有些疑惑,為何晨鐵明明知道自己代表浮家前來聯姻,可他卻偏偏隻字不談,此時,反而說起其他無關的話題。

  浮生心有主意,他與晨家是斷然不能聯姻的,他必須馬上提出自己的想法,這婚是必須退的。

  當下,浮生稱讚了一番由眼前紫檀葉所炮製的茶水,心裡有些虧欠般的看了晨鐵一眼,在他看來,男方主動退婚,對女方而言,是極其失禮的,很有可能讓他人覺得女方是做了什麼有失傳統的事,甚至影響她今後嫁娶。

  狠下心,浮生心中歎了一口氣,他終於從胸口裡拿出了那一封婚約,臉色凝重的將其緩緩放在桌上。

  “呵呵,到底還是年少人,現在就坐不住了?哼!十八年,你當了十八年的廢物,難不成還真想憑藉這封婚約,與我那提前三年便凝練出武典的女兒聯姻?癡人說夢!”

  晨鐵心中冷笑,但表面依然是如沐春風,瞥了一眼那桌上的一紙婚約,道:“賢侄,這婚約是你父親給你的?”

  不明白晨鐵為何突然這麼問,浮生還是點頭道:“恩,是我父親親手交給我的。”

  “浮家倒是心急,看來浮家的處境比自己所瞭解的還要窘迫啊。”

  此番思考,更是讓晨鐵下定決心,絕不讓愛女下嫁給浮生。

  “恩。”晨鐵應了一聲,沒說其他,心裡卻在快速思考,用什麼理由能將這門婚事取消。

  而此刻,根本不知曉晨鐵想法,一心只想著趕緊退了這門婚約的浮生,躊躇了半刻,便開口道:“伯父,這門婚約,我想……”

  浮生本想說退了,話還沒說完,就被晨鐵打斷了。

  “賢侄,”晨鐵心中冷笑萬分,認為浮生太心急了,想癩蛤蟆吃天鵝肉,表面上依舊微笑道:“不急不急,這婚約的事,先等吃飯時再說,我們現在需要做的便是靜心喝茶,可別浪費了。”

  “這……”浮生不明白晨鐵為何一直避開婚約這個話題,不過這樣也好,免得剛到就提出退婚,讓晨家不好下臺。

  浮生只好應允,可就在此時,晨家的一名像是管家的人,急忙忙的跑了進來,神色驚慌的喊道:“不好了不好了家主,小姐方才在修煉時出了意外,只怕……”

  “什麼?!”晨鐵面色大變,立即起身:“這孩子真是太魯莽了……”

  “我也去看看,畢竟晨家曾是我的麾下,就出手幫幫吧。”

  浮生皺眉起身,決定去看看,有著千萬年記憶的他,若是想幫忙,恐怕還真沒什麼能難倒他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