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禁域

正文 第三章上古殘木

書名:禁域 作者:浮生 本章字數:387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8:16


  看著浮生離去的背影,晨鐵有些驚訝,“這小子居然會如此乾脆,不太像他以往啊,難道有什麼詭計不成?”

  浮生這十八年來,所表現極為不堪,性格更是軟弱內向,更有被稱喚傻子的稱號,今日,浮生這般表現,的確令晨鐵出乎意料。

  “哼!”晨曦瞥了浮生狼狽的背影一眼,沒有想其他,嘴角更是露出不屑之色,“他怎麼可能會如此輕易甘休呢?他最好還是認清自己,斷了這份不該有念想,不然我便會不客氣,讓其名動拜典城!”

  晨鐵點點頭,而今女兒天賦再上一層樓,修為一途必將走的更遠,可不是浮生這癩蛤蟆能夠攀附的。

  浮生從晨家府邸走出,晨家沒有一位下人出來送客,盡皆相聚在一起,對浮生的背影指手畫腳評頭論足,嘲笑的聲音甚至一點都不避諱。

  因施展秘法,助晨曦天賦進階,使得浮生身體疲乏,臉色蒼白,這一切,落在晨家下人眼中,無疑成了浮生被悔婚傷心欲絕的有力證據。

  “也不瞅瞅自己什麼德性,竟敢如此厚臉皮,想與家主千金聯姻,真是不要臉。”

  正所謂,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當日,浮生被退婚的事,被有心人通過各個管道流傳而出,使得整個拜典城人盡皆知,到處喧嘩,好事者更是不加掩飾,暗地裡嘲笑評論。

  換做是浮家沒落前,誰人敢如此。

  而今,浮家落寞,加上浮生無法修煉,評頭論足的勢頭,比從前更甚。

  然而,就在此時,晨家卻傳出一道資訊,關於晨家千金晨曦天賦進階到第三重的爆炸新聞,第一時刻,便淹沒了關於浮生的評論熱潮。

  晨曦,成為整個拜典城,人人都讚歎羡慕嫉妒的對象。

  一時之間,她,晨曦風頭無兩,成為人們仰視的天才明珠。

  人們又提起了浮生,不明真相的他們,一致支持晨家的做法,理所當然的認為,便是換做他們,也決然不會讓修煉前途一片光芒的晨曦,下嫁給無法修煉的廢材浮生,從某種意義上講,這是在毀晨曦的一生。

  可是,誰又知曉,晨曦之所以能突破到橙色天賦,還不是拜浮生所賜?

  浮生回了浮家,家族早已知曉他被退婚之事,沒有人給好臉色,反而更加瞧不起了。唯有他的父親,也是浮家家主浮南,依然對他報以慈祥的微笑。

  “無妨!晨家無視祖上約定,錯在他身,不用理會。”

  浮南把浮生叫到他的私人木屋,與之安慰。

  浮生心中感動,整個晨家也就浮南站在他這一邊,沒有怪責他。

  可卻因此,他心中多少有些愧疚,無論如何,也是因他,如此看來,浮家在三大家族的位置,興許要剔除了。

  “對不起!”

  浮生皺了下眉頭,還是說出了這句話。

  浮南走了過來,伸出大手,放在浮生的肩膀上輕輕拍了拍,搖頭道:“這不怪你,你無須愧疚,即便聯姻成功,也只不過是讓浮家苟延殘喘一段時間罷了。只是沒想到,晨家既然絲毫不念世家之情,唉!”

  轉身,浮生似乎看到了浮南兩鬢的絲絲白髮,這讓他很受觸動。

  浮生看到一向身軀挺拔如山的浮南,竟有頹敗之勢,這一切只因晨家,出爾反爾。

  晨家恩將仇報,如果不是自己出手,晨曦必然走火入魔,難能再次突破,而今拋棄祖上約定,享受人們讚美之詞,將浮家陷入雪上加霜的地步,真是可恨啊!

  後悔了!

  浮生感到萬分後悔,早知晨家如此,早知晨曦心性如此,何必當初呢!

  “父親,”十八年了,這還是浮生首次喚浮南為父親,有那層關係,他總覺得彆扭,而今看到頭髮漸白的浮南,心有不忍,“我一定會凝練出武典的。”

  眸光堅定無比,這是浮生十八年來首次的堅定。

  浮南起初沒反應,但下一刻,他聽到父親二字,整個身子都顫動了,這一刻,他同樣等了十八年。

  浮南揮手,帶著笑容,看著浮生離去,只是自他轉身後,老淚縱橫。

  回到房間,浮生平復下激蕩的心情,盤坐了下來。

  十八年低調,被人稱之呆子,無法修煉,總歸是有原因的。

  倘若這原因被人們知曉,定然會吃驚無比。

  因為,這一切都是浮生刻意為之,他故意壓制修煉,行為低調。

  而今,他不需了,即便有所缺失,他也無妨,只因晨家的恩將仇報。

  盤腿,坐於中央,浮生將深藏十八年之久的一塊殘木,拿了出來,這是他自無人區帶出的神秘木塊,也是他自千百萬年當中意外所獲,在這時間長河中,他終於破解了方法,亦是得出,要想超過他巔峰時期,必先養木,才有了十八年不修煉的念頭。

  以己身精血養木。

  以己身神魂滋木。

  以己身軀骨鍛木。

  以己身血肉煉木。

  此塊殘木,通體血紅,堅硬無比,饒是浮生的見識,也無法識別何木,比傳說中的神鐵,還要堅硬,神奇無比。

  縱然不知曉其材質,但能借助於它修煉,便足矣。

  入定,浮生雙手捏決,動用秘法,白衣無風自動,四周恍若刮起了龍捲風,將中央清除乾淨。

  汗珠滴落,卻在這時,浮生眼眸陡然睜開,下一刻,安靜了不知多少年的殘木,終於動了。

  它爆發出了肉眼難以相視的光芒,而接下來,浮生的意識竟然控制不住的被拉扯進了殘木當中。

  與此同時,晨家之內,一派喜氣洋洋,全家上下掛起了代表喜氣的大紅燈籠,只因他們收到了一封秘信。

  這是一封來自天佑國三大宗門之首天佑宗的信函,欲要破格將晨曦吸收入宗門。

  天佑宗,名帶有天佑國名字,很顯然,這是一門有著國家性質的宗門,其實力強大,也難怪成為三大宗門之首。

  “這是真的嗎?”

  手持這封代表著天佑宗的信函,晨家現任家主晨鐵,全身興奮的顫抖,只要晨曦能順利進入宗門,其背後的意義將非凡,他晨家很有可能走出拜典城,向更廣的地方進軍。

  站在一旁的晨家一干長老們,因大喜使得臉色皺紋更加明顯,他們皆是點頭笑著道:“是的,這是天佑宗外門長老萬長天萬長老親自傳來的,千真萬確。”

  “哈哈,真是老天庇佑啊,晨家就此會大放光彩,這一切全靠晨曦啊。”

  晨鐵萬分高興,側頭讚賞著面帶微笑的晨曦,如若不是天賦驚人的晨曦,這一切將不會有。

  “是啊,小姐天賦,實屬百年一見,真是太過驚豔了。”

  一眾長老點頭附議,連連讚美。

  天佑宗是何等宗門,能讓他們提前放下橄欖枝招收弟子,這便是天大的榮幸。僅憑這一點,便會在晨家祖上添上一筆。

  這時,晨家大族老突然皺著眉頭,道:“大小姐要進入天佑宗,千萬不能因一些無關緊要之事,而有半點影響。晨家雖退了浮家的婚約,但卻並沒有公佈,怕天佑宗發覺,恐有所影響。”

  晨鐵一聽,頓時大驚,的確,天佑宗乃三大宗門之首,絕不會招收已有婚約在身的弟子。

  “傳令下去,立刻對外宣佈我晨家與浮家正式解除婚約,與浮家浮生沒有任何一絲瓜葛,馬上辦!”

  有一位長老歎息道:“如此一來,等若是與浮家撕破臉了,怎麼說,兩家祖上畢竟有交情……”

  這位長老的發聲,卻引來了諸多長老的不滿,認為其真是多慮。

  晨鐵沒有絲毫猶豫,揮手,道:“數年來,我們也算是盡了兩家交情,沒多少幫襯他們。何況,即便撕破臉又何妨?只要晨曦順利進入天佑宗,晨家與浮家的距離,只會愈來愈遠,自古強者當權,交情那也必須建立在同等實力的基礎上,他們太弱了,無法帶給我們多的益處,此事,就如此定下,無須再議。”

  看那位長老欲要開口,晨鐵當即制止,招手,將他的口令傳了出去。

  幾息不到,整個拜典城再一次轟動了。

  比上次浮生從晨家落魄出來,所帶來的震動,還要強烈。

  因為,這次晨家所為,等若是宣告整個拜典城的人們,徹底與浮家撕破臉,坐實了浮生被退婚的事。對於三大家族來說,他們最在乎的便是臉面,晨家這個做法,無疑是一記打臉,重重的打在日漸衰敗的浮家臉上,手段殘忍。

  拜典城的人們,開始不斷議論起來。

  “呵呵,浮家此次丟臉之極啊,還有何臉面繼續坐在三大家族裡?”

  “我倒是好奇,晨家竟會如此宣告,難道手上有什麼底牌,到了與浮家撕破臉都無所謂的地步?”

  “或許只因晨家明珠晨曦的天賦,看來,我得重新審視下晨曦的潛能了。”

  包括拜典城的其他家族都十分震驚,將矛頭都指向了晨曦的潛能天賦,覺得晨家必將在晨曦手上愈加強大,更有依附在浮家底下的小家族,竟然私底下與晨家交了忠心。

  整個拜典城在這一刻形成了兩面派,一邊都在阿諛奉承朝拜晨家,另一邊則是與浮家劃清界限,有著被孤立的趨勢。

  此時,在拜典城城門口不到千米的位置,出現了一批人,氣勢驚人,遠遠望見猶如長龍俯軀,其上空竟有典力彌漫,根本不似拜典城當中的任何勢力。

  走在最前頭的人馬,各個身材高大,肌肉如虯龍隆起,氣勢驚人。而在這批守護的人馬中央位置,則有三輛戰車,前面兩輛由青銅打造,以角馬獸充當拉力,代價驚人。

  傳說,角馬獸,可是有著天馬的部分血脈,儘管稀少無比,但在拜典城中,也就三大家族有少量,還不是當普通戰馬一般拉人呢,平時供養還來不及。

  如果說前面兩輛青銅戰車代價驚人,那麼,第三輛戰車,足以令所有人倒吸涼氣。

  只因,此輛戰車是有金鑾打造,車簾由深海珍珠串連而成,便是車輪,普通人家百年勞力都買不起。

  雖然也是角馬獸拉著,但明顯觀其血脈,要比前面兩輛多一些,遠遠望去,金光熠熠,十分璀璨奪目。

  在此輛戰車周邊,有衛士手拿旗幟,上頭赫然寫著‘天佑宗’三個大字,宛如一座大山壓頭。

  就在此時,金鑾戰車裡頭卻傳來了一道年輕男子的聲音,語氣倨傲,“直接前往浮家,我倒要看看是何等人,膽敢與晨曦小師妹糾纏不清,哼!”

  一聲冷哼,澎湃的典力,竟從金鑾戰車四周激蕩開來,戰力驚人,恍若戰神下凡。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