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禁域

正文 第六章如狗亂吠!

書名:禁域 作者:浮生 本章字數:372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8:16


  如同鮮血顏色的木塊不斷從沙土裡破土而出,狂風呼嘯,沙土四方飄散,場面十分浩大。

  一米,兩米,一丈……

  一口比八口青銅棺總和還要大得多的棺材橫立當空,一股亙古悠久的氣息散發開來,周圍的空間在破碎,又重組,反反復複……

  而有別於青銅棺的是,這口巨大無比的棺材材質,卻不是青銅,而是朱紅色的不知名木塊。

  就像……就像自己偶然所獲的上古殘木……

  他駭然發現,在這口紅棺的右側位置,竟然少了一小塊朱紅色木塊,而那缺少的形狀,完全與他所獲得的朱紅色木塊極為吻合。

  “此紅棺到底有何來歷?”

  浮生心情凝重,無法理解。

  紅棺有一小塊缺失,似乎可以看到紅棺裡頭,一瞬間便吸引住了浮生的雙眼,死死的盯著缺失了一塊隱約可見紅棺內部的黑洞,而無法再挪開。

  有血!

  浮生脫口而出,頭皮在發麻,這不知葬了多少年的棺材,裡頭居然還有鮮血。

  鮮血不多,只有幾滴,剛好落在缺失一角的位置,顯得是那樣的詭異,觸目驚心。

  滴答,滴答!

  這幾滴鮮血竟然滴落而下,順著鮮血向下望,浮生眼睛一亮,他發現就在鮮血滴落的不遠處,正安靜躺著一本古黃色,顯得破敗不堪的古籍,上面還依稀可見四個大字,只是匆匆一瞥,浮生就立刻感受到一股極其玄奧的氣息,見識廣如他都難以看透。

  “《究極真解》殘卷?”

  浮生皺著眉頭,剛一伸手,此本殘卷陡然發出光芒,然後化作閃電般,沒入了浮生的體內,任憑浮生如何感受,都無法尋出,像是一場夢境。

  浮生露出無奈的笑容,對此塊殘木,他早已認定不凡,可意識進入後,終究還是被驚到了。

  意識外界,浮家府邸外。

  迫於壓力,浮家家主浮南率領家中族老以及年輕一輩,出現在了府邸前,臉色難看之極,氣氛凝重到了極點。

  “怎麼?浮生那小子,做縮頭烏龜,不敢現身?”

  石軒冷眼俯視了浮南一眼,小小浮家,他根本未放在眼裡。

  浮南臉色慘白,對面有拜典城半數圍觀者,更有晨家上千子弟,以晨鐵為首,這還不是太過懼怕。

  令他驚懼的便是站在最前方,對他冷眼相看的石軒。

  天佑國三大宗門之首天佑宗外門弟子的這層身份,如萬鈞壓的他喘不過氣來,生不出半絲抵抗之意。

  而且,從石軒身上所傳來的氣息,更是令浮南吃驚,不愧是出自天佑宗啊,浮家年輕一輩,無人能比。

  “再給你一次機會,讓浮生滾出來跪拜,不然,浮家便從此除名!”

  石軒嘴角上揚,這是他發怒的徵兆,身上濃厚的典力,直指浮南。

  以勢壓人,浮家上下震動。

  有族老上前一步,對浮南道:“家主,天佑宗我們萬萬惹不起啊,請顧全大局,保我浮家。”

  此話一出,竟然得到了身後族老以及年輕一輩的一致認同,他們意思再明顯不過。

  浮南冷眸回轉,怒道:“要我交出生兒,保浮家?”

  浮家上下沉默了,但也是認同了這句話。

  “哼!”

  浮南長髮飄動,怒意萬丈,他感到心寒。曾幾何時,浮家不畏大敵,寧肯舉族抗衡,也要護住家族人員,此等霸氣何在?

  又有族老看浮南不為所動,勸阻道:“家主,請為浮家三思啊。”

  “是啊,浮生天生無法修煉,更是耗盡了浮家不知多少資源,早應將其趕出浮家,如今,更應該如此。”

  年輕一輩,有人不滿,偷偷議論。

  浮南聽聞,眉頭緊皺,心痛不已。

  氣勢迫人的石軒,更是仰天長笑,諷刺道:“看看,你家族竟沒有一人支持,還是聽了他們的話,將浮生那小子交出來吧,如若不然,浮家定然沒有好果子吃。”

  “休想!”

  浮南回答很簡潔,他晚年得子,而妻子卻因難產離開人世,而今,只剩他倆父子相依為命,他寧肯自己隕落,也絕不會交出浮生。

  “家主,你自私了,難不成你想看整個浮家因你兒浮生,毀於一旦嗎?”

  幾位族老聯合站了出來,用意極為明顯,這是在逼迫,或者用逼位來的更貼切。

  晨鐵等人皆在冷笑,沒想到,與他們相差不多的浮家,只因石軒,會落得這番景象,不愧是天佑宗啊。

  站在一旁的晨曦,面無表情,她早有選擇,浮生與石軒相比,孰輕孰重,高下立判,心中倒有幾分慶倖。

  以往,浮南利用家族資源,不斷給浮生,希望他能夠有朝一日覺醒武典,這遭到家族族老的反對,這在當中已埋下了怨氣。

  而今,因石軒和晨家壓陣,浮家族老便趁此機會,說不定還可將浮南的家主之位,逼迫而下。

  浮南哪能不清楚,但他恨啊,這數十年來,他為浮家操心,鞠躬盡瘁,白了兩鬢,他們竟因外人,要逼迫他交出兒子,甚至要脅他的家主

之位,不聯合全族一同抵抗便算了,卻如此落井下石,實在令他心寒。

  “識時務者為俊傑。”石軒讚賞的看了浮家族老一眼,又看向浮南道:“蚍蜉也敢與大樹相

  撼?別太自不量力了,到時後悔莫及!”

  石軒恍若站在九天之上的才俊,高高在上,眼眸冷淡,道:“其實,我不會太過為難他,只是想讓他出來誠心誠意跪拜我,看他所作所為,是否會讓我高興,萬一我心情大好,說不定會原諒了他,便是收他為我最為中心的狗奴,也不是不可能。”

  “對啊,家主,浮生如果能被石大人看重,那也是他的福氣啊,背靠天佑宗,對浮家百利無一害啊。”浮家族老笑道。

  “放屁!”

  浮南氣的全身發顫,當人奴才是福氣?他感到越發的心寒,他漸漸轉身,望著這些曾經讓自己誓死守衛的族人,他很失望,也很後悔。

  “你們怕因浮生而連累到你們,好,但我不會,浮生是我兒,身為父親,我不會將他交出,這是底線。”浮南冰冷的看著眼前的一干族人,冷聲道。

  族老們一聽,立即就不滿了,急忙道:“你這樣做……”

  浮南冷笑一聲,抬手制止道:“放心,你們所圖為何,我自然清楚,從今日開始,我,浮南,便不是浮家家主,僅代表個人,護我兒。”

  浮家上下震動,便是幾位族老也是吃驚不已,他們有想過趁機逼迫浮南退位,可沒想到,竟來得如此之快,讓他們有些詫異。

  隨後,他們便開始笑了。

  浮南不想再看他們的嘴臉,轉身看向石軒,道:“告訴你等,只要我浮南還在一日,拼死都不會讓你如願!”

  石軒搖搖頭,笑道:“你算什麼東西,就憑你?”

  甭說整個浮家在他眼裡弱小如螻蟻,更何況而今只是一人的浮南了,他為浮南的這句話感到十分的可笑,一個螻蟻,也敢當他的面,說保護誰,真是癡心妄想,癡人說夢啊。

  “呵呵,你又算什麼東西?在此亂吠?”

  就在浮南想要說話時,突然一道巨響,從浮家府邸大門傳來,驚得四方側目,人人倒吸涼氣,滿眼的不可置信和震動,便是晨鐵,身後數位族老,以及明珠晨曦,便是浮南一眾,也都是震驚駭然。

  “天,究竟是什麼人,膽子這麼肥,敢對石軒說出這樣的話,難道嫌命長了?”

  “肯定是不要命了,也不看看石軒是何等人物,背景不凡,就憑他這一句,就夠他死十次百次了。”

  “我怎麼覺得,這道聲音有種熟悉的感覺。”

  人群中轟動起來,瞬間開始議論,他們認為說這句話的人,這是在找死。

  堂堂三大家族的浮家,僅僅只因石軒的到來,處境難看,有除名之險,在場眾人,無一人敢小覷石軒,便是三大家族之首的晨家,也以他馬首是瞻,卑躬屈膝,不敢有任何一絲的不敬。

  只因,他是天佑國三大宗門之首的天佑宗外門弟子,這層身份,足以壓垮拜典城的任何人。

  石軒能來這小小拜典城,便猶如帝子一般微服,可俯視拜典城所有。

  他一言,無人敢不敬,便是浮南,也是因對方要浮生跪拜,才敢對峙,但也不敢口出侮辱之言,怕招來橫禍。

  而今,誰有如此膽量,竟敢當眾稱石軒在如同狗吠?

  這已經不是簡簡單單的不敬,而是在當眾扇打宛如人中龍鳳石軒的臉了。

  石軒面色很難看,竟有螻蟻敢如此大膽,這等若是在太歲頭上動土,這是在挑動他的怒火。

  “大膽!竟敢出言不遜,快點給我滾出來,以死謝罪!”

  晨鐵畏懼石軒怪罪,畢竟石軒能來拜典城,全因他的女兒晨曦,此刻被人當眾辱駡,他逃不了干係。

  石軒眼眸開闔間,有怒火在燃燒,他倒要看看,這小小拜典城,何人敢找死。

  “呵呵!”

  回應晨鐵的只不過是一道淡淡的呵呵聲,顯示主人的不屑。

  也因對方的淡笑聲,終是讓人們發現了聲源所在。

  “是從浮家府邸傳來的。”

  不知誰喊了一聲,眾人的視線第一時間便看向浮家大門,石軒更是眯縫著雙眸。

  只見,浮家府邸的大門緩緩打開,身形消瘦的浮生,嘴角微微上揚,不畏懼,不膽怯,如在後花園一般閒庭信步,目視前方,雙手向兩邊推開了大門,竟有一種莫名的氣息。

  人們驚呼,對於他們而言,浮生可是拜典城的‘大名人’,近乎到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地步。

  “浮生?是他,竟還敢現身,且還敢對石軒說出辱駡之言,莫非徹底傻了麼?”

  “肯定是傻了,往日他哪敢如此,更何況對方可是天佑宗的石軒,他這是在找死,更是在連累浮家。”

  浮家上下的表情最為明顯,當他們一看到說那話的是浮生後,各個露出沮喪神情,都認為浮家完了,更有甚者,對浮生懷有濃重恨意,認為浮生不出來跪拜石軒也就罷了,為何還要出言不遜,冒犯?這是在拖累浮家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