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禁域

正文 第七章扇耳光!

書名:禁域 作者:浮生 本章字數:371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8:17


  拜典城其餘家族,甚至是城主,他們躲在暗處,此刻,也盡皆震動,他們不明白,一向低調如呆子的浮生,為何會做出如此癡傻的行為。

  全場暴動,議論聲如雷,沸騰了。

  石軒眼眸冷漠,他踏前一步,長衫無風自動,豐神如玉,氣息逼人,他已然知曉眼前這位消瘦少年,竟是自己所要他出來跪拜的浮生。

  “你是浮生?就憑你方才那句話,我必斬你!”

  石軒俯視,全身典力蕩漾,氣息雄厚,如一方豪雄鎮壓。

  他只是簡單向前邁動幾步,身子卻如風隨影般,向浮生強勢逼近,根本未將擋在他身前的浮南等人放在眼裡,真要斬浮生。

  人們只是短暫的震驚後,便釋然。石軒是拜典城的貴賓,什麼身份,竟然被浮家一個廢柴如此當眾責駡,不立刻出手,人們反而覺得不正常,仿若出手斬浮生,是再理所當然不過了。

  浮南第一時間典環浮現,典髒裡的武典,顏色璀璨,他皺著眉頭,儘管迫于對方身份,但如果真要斬浮生的話,他不會眼睜睜看著。

  石軒眼眸淡淡瞥了浮南一眼,身形依然向前閃動,他相信,在拜典城沒有任何人真敢與自己正面抵抗。

  距離越發相近,浮南的眉頭越發的皺了,不到萬分緊要關頭,他真不想與石軒出手,因為,這樣的後果,他背負不起。

  然而,也便是此時,一道清脆悅耳的聲音,陡然響起,也令強勢的石軒停了下來。

  是一直冷漠的晨曦,她看著浮生,眼神複雜,她不想讓石軒等誤會,最終,她搖頭啟口,道:“浮生,何必呢?無需用這種自殺式的方式,來博取我的注意,我早已跟你說過,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無任何交叉點,沒有任何可能性。你這麼做,只會令你,以及你的家族後悔莫及,莫要再犯傻,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晨曦她認為,今日的浮生如此不尋常,屢次公然冒犯石軒,只有一種可能,那便是,為了引起自己的注意,吸引自己的眼球,才做了如此愚蠢之事。

  她沒覺得有任何驚喜,只會覺得更加噁心,此等不顧整個家族,一心只為謀得她歡心的行為,太過幼稚了。

  浮生望了過去,掩藏的拳頭握緊,臉色卻平淡道:“你真如此認為?”

  晨曦看了他一眼,卻直接轉身走向晨家大本營,以背相對,留下一句話。

  “我不想再看到你,因為我會噁心。”

  浮生看著晨曦的背影,笑了。

  他是怒極反笑,他真的沒想到,真有人會如此自以為是,真覺得自己是為了吸引她注意,而如此高調。他很無言,遙想當年,有多少天賦驚世的絕豔美女,倒追於他,他都不見得答應,更何況,眼前無比自戀的晨曦,天賦也只不過區區第三重,收其為奴婢都不配。

  “哈哈!”

  石軒他大為放心,來此之前,儘管他收到晨家對外公示與浮生退婚一事,但他還是保留懷疑的態度,生怕晨曦對浮生有什麼絲連,眼下,晨曦毫不客氣的言語,讓他心中暢快難耐,徹底斷了疑心。

  “晨曦小師妹,那我將他斬殺,你不會有意見吧?”

  石軒雖然在詢問晨曦意見,但笑容殘忍。

  “他與我無任何關係,你請便!”

  晨曦頭都沒轉,失去了興致,與石軒以及晨鐵告辭,緩步離去。對於浮生,她心中覺得殺了便殺了,反正是一條廢物,作用不大。

  浮生冷哼一聲,兩人分明是拿自己當物品,隨意討論,可隨意斬殺,無視自己的意見,太過橫行霸道。

  “呵呵。”

  浮生淡笑一聲,有時候過多的話語,反而暴露了膽量,用行動才能表示你的決心。

  他竟向石軒緩步而行,步伐似有莫名韻律,看不真切。遠觀,恍若有一種奇怪的軌跡,而且,他的氣質,刹那間變了。

  “他這是要做什麼?”

  人們驚疑,不知浮生默然向石軒走去,所為何事。

  “快看,他身上有典力波動!”

  “怎麼可能,他是拜典城人盡皆知無法覺醒武典的廢柴,怎能有典力波動?”

  又一波聲潮,因為,他們似是發現了什麼無法理解的事,瞪大了雙目。

  僅僅幾步,浮生的典力波動越發強勁,到最後,在他的典髒位置,竟然閃起光芒。

  “那是武典嗎?”

  有人訝異,發出驚呼,典髒能發出光芒的唯一解釋,只有武典覺醒。

  此刻,連晨鐵,石軒,浮南等人都驚訝了。

  他們皆是高手,只是一眼,便確定浮生典髒處慢慢浮現的光芒應是武典。他們萬分驚訝,這十八年都無法修煉了,怎麼突然就能覺醒武典?

  尤其是浮生的父親浮南,他更是老淚縱橫,他在歡喜,更是想到此前浮生對他的保證,繼而,他眼眸光芒更甚。

  此番景象,令人們一時忘卻發愣。

  只因,浮生此刻的變化,太令人震動,反差太大,來的太突然了。

  “咦?不對,那不似武典。”

  有人第一時

間看出了不同,發現浮生典髒處的武典,根本不似一本書典,更像是一塊木。

  時間不斷推移,浮現的武典越加的清晰,人們看的更真切了。

  “哈哈,木塊,竟然是木塊,笑死我了。”

  “這是什麼狗屁武典啊,根本就不是武典,一塊殘木,他是來搞笑的麼?”

  之前還驚訝的晨鐵,石軒,此刻露出嘲諷笑容,他們有聽聞過變異的武典,但基本是在書典的範疇中,哪似眼前的木塊,這根本就是雞肋,能否動用還不知,看來,即便他覺醒了武典,依然還是廢物啊。

  “廢物,便是廢物,終生無法改變!”石軒幸災樂禍,表情嘲諷。

  浮南踉蹌幾步,臉色蒼白,老淚還殘留在臉上,他覺得老天對浮生不公,既然能讓他覺醒武典,又為何讓他的武典變異成木塊,有何用啊?而且還是殘木,都不完整,他已經能想像出,自己兒子在開啟武典時,被人發現是殘木時的嘲笑。

  人們由之前的震動,立刻轉為毫不顧忌的輕蔑。

  可是,接下來的一幕,讓他們陡然停止了嘲笑,盡皆張大了嘴。

  只因,浮生不為眾人嘲笑所動,踩著神秘步伐,直接靠近石軒,然後,抬手就是一個耳光打了過去,更令人震驚的是,石軒竟然沒躲,結結實實挨了這一巴掌。

  啪!

  響亮的耳光聲,立即讓嘲笑聲停止,人們恍若見了魔一般,忘卻了一切,徹底呆了,便是石軒本人也愣住了。

  沒多久,人群中就如爆炸似的沸騰了。

  石軒這等天才俊逸,拜典城三大家族覲見都不敢有任何不敬,到處得小心翼翼相待,本應如珍寶一般供奉的,可卻不想被拜典城人人呼之為廢物的浮生打了真切的一巴掌,是如此的響亮,如此的刺耳,如此的駭人。

  這道巴掌,從某種意義上講,等若是打在天佑國三大宗門之首的天佑宗臉上,因為,石軒是率先前來代表天佑宗打頭陣的人物。

  可想而知,人們有多震驚,多不可思議。

  “啊啊!你敢打我?”

  石軒反應過來,怒髮衝冠,血氣翻湧,他快被氣瘋了,使得他沒去思考,當時他竟無法躲避一個剛覺醒武典的巴掌的奇怪現象。

  他是何等身份,堂堂天佑宗的外門弟子,這層身份,誰人敢對他不敬,更遑論被扇臉了。即便是在宗門裡,因為有他爺爺外長老這個靠山,也沒人敢動他。

  無論如何,他都無法想通,眼前的廢物竟敢在人前動手扇自己的臉。從來都是他扇別人的,從未被如此對待,再者,他還未先出手斬殺浮生,卻不料被他先扇了,石軒越想越憤怒。

  “廢物,你死定了,不僅如此,你的整個家族都得因你而陪葬,全部都得死!”

  石軒怒狂了,他阻止身邊人的出手,他定要親自動手,將浮生碎屍萬段,才可解他恥辱。

  話音一落,石軒單腳重重向大地一跺,地面迅速向四方龜裂開來,而他的身子,更是猶如神槍投擲而出,直奔浮生。

  他全身典力鼓蕩,武典浮現,典環在周身閃爍迴圈,將典鍛境三星的實力,盡顯到極致,而後,他更是伸出一腿,直至浮生的頭顱,他要用腳踩爛浮生的頭顱,用此種方法洗脫方才的恥辱。

  舉族皆死?

  浮生不屑一笑,遙想當年,他化作無敵,上擊九重天,下擊九幽,無人敢拭其鋒芒,視其為神明膜拜。

  低調了十八年,他該做回真我,石軒屢次稱呼他為廢物,而今的浮生,定然不可能無動於衷。這一巴掌對於他而言,只不過是開胃菜罷了。

  然而聽到石軒後面的話,要他全族皆滅,便讓浮生的眼眸,徹底冷了下來。

  如此狠辣,當誅!

  浮生感應到對方的攻勢,猛然抬頭,眼眸愈加發冷。

  “用腳踩我的頭嗎?”

  這是用手段,羞辱浮生,令其動怒,失去理智。

  不愧是天佑宗的外門弟子石軒,即便他在狂怒中,依然心存心計,要快速斬殺浮生。

  可他錯了,浮生不知活了多少年,戰鬥經驗,可不是石軒能比的。

  儘管他剛剛覺醒武典,實力也就典鍛境一星的層次,對於典髒中的殘木,還未能深入瞭解,但是,他是浮生,便足以。

  眨眼間,石軒的腳掌離浮生頭頂不足三丈,眼看就要落下,浮生嘴角一揚,不見有任何驚慌,他身形飄渺,竟然直接向後移動了幾步,躲過石軒猶如重錘一般的腳勢。

  砰!

  塵土飛揚,地上的巨石翻然碎裂,典鍛境三星的實力,加上第二重天賦橙色,力量總體可達千斤。

  千斤墜,巨石崩!

  如若這一腳,落在浮生頭上,足可粉碎。

  足以見得,石軒殺浮生之決心。

  他見浮生竟能躲開,倒令他有些吃驚,但不要緊,他猶如跗骨之蛆,緊隨而上,一拳順勢轟出,直朝浮生的典髒,他是要毀掉浮生十八年極為不容易才覺醒的武典,讓他再度成為廢

  物。

  其心兇狠,令浮生眼眸更冷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