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禁域

正文 第九章你以為你是傻子嗎?

書名:禁域 作者:浮生 本章字數:379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8:17


  老人名萬長天,乃天佑宗外門長老,也是石軒的爺爺,此刻,他白髮須張,長袍鼓動,怒意驚天,一股莫名威壓籠罩整片天地,一隻大手在悄然顯化,欲要從天而降,將浮生瞬間拍爛。

  萬長天,典者修煉一途的第三大境界——典魂境,號稱大典師,此番修為,放在小小拜典城便是無上高手,拜典城最強者,也不會超過典魂境,最多停留在典搬境(典師)巔峰。

  如此在萬長天的全力施威之下,所有人都承受了從未感受過的恐怖壓力,便是晨鐵,浮南等強者,也是面色蒼白,眼裡有大驚恐。

  而那些實力稍差者,更是直接跪倒,嘴角溢血,連連驚退。

  身為恐怖威壓中心點的浮生,自然受到的壓力最強。他實力也只不過剛涉入典者行列,為最低的典鍛境(典士),可他的表現卻令人駭然。

  儘管他的雙腿同樣控制不住的顫抖,但他依舊咬緊牙關,讓己身不跪。笑話,他是什麼人,千萬年前已是絕頂高手,怎會去向一個區區典魂境高手下跪?

  時間飛快流逝,浮生發現肉身竟有崩壞之勢,但便是如此,他依然如萬鈞大山,穩穩立於天地間,不曾動彈,更是未曾跪下,這是一種無敵的自信與意志。

  “唉!肉身終究還是太弱了,如若是當年,便是站在對方面前,不防禦不攻擊,僅僅只是己身釋放而出的氣機,便會讓這老頭瞬間爆炸而亡。”

  浮生對自己此時的肉身很不滿,渾然未將虛空中的萬長天放在眼中,即便望上一眼,那也只是淡漠,一種上位者俯視下位者的眼神。

  他的表現,自然讓有心人看在眼裡,他們皆是十分無語與驚訝。很難想像,在萬長天這等強者面前,浮生這小子,竟還有閒情用眼神嫌棄自己的肉身,這已經不是用神經大條來可以形容了。

  況且,這貨,居然都沒怎麼睜眼瞧上萬長天一眼,這腦袋究竟在想些什麼?難道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處境有多惡劣麼?

  人們非常的無語,更有人猜想有一種可能,那便是浮生被嚇傻了,才會有此番行為。

  “哼!竟敢小覷我?你以為你是大典將高手嗎?找死!”

  萬長天站於虛空,怒意更甚,身為天佑宗外門長老,地位顯赫,修為更是超絕,何曾被一個螻蟻小覷過,而且,令他更加憤恨的是,浮生的眼神分明是在俯視他,根本就沒有以往他人面對他的崇拜與敬仰,這叫他如何不怒。

  一個螻蟻,也敢這番作態,只有死!

  這一刻,典力所幻化的大手,已然成型,他嘴角露出冷笑,單手毫不猶豫向浮生點去,隨即,那大手化掌,直奔浮生頭頂拍去。

  金光閃耀,大手所過之處,空間竟引起震盪,便是被迫遠退在千米外的晨鐵等人,雙耳轟鳴,且伴有痛楚。

  “不!”

  浮南大駭,想要救浮生,但被萬長天的恐怖氣勢所擋,無法向前,只能幹焦急,怒吼一聲。

  “小道爾!這什麼破掌,是知曉我熱,準備給我扇風涼快的嗎?”

  縱然肉身瀕臨於崩壞點,但浮生的氣質卻顯得有些超然,只不過被他不屑一顧的表情破壞了。

  “不知死活!”

  萬長天眼眸有電芒閃爍,那是怒意達到極致的體現,全身典力再次加持,欲要果斷將浮生如蒼蠅一般直接拍死。

  大手瞬間拍下,將浮生周圍鎖定,不讓後者突破而出。如若是換做他人,典鍛境界,在此手段底下,只有隕落,畢竟兩者相差了兩個大境界,這是天塹,無法橫跨。

  可惜,浮生非常人,戰鬥經驗恐怖,他仔細揣摩,就在大手臨近其頭頂一長左右時,他捕捉到了其中一個力量最薄弱點。

  緊接著,他提拳轟去,五千斤的力道,直轟向薄弱點,在刹那間,轟出數百拳,拳頭與大手幻化的典力,竟碰撞出火花,並伴有轟然響聲,令人愕然。

  “嗯?”

  萬長天心裡一驚,他未曾想到,浮生這小子居然能尋到他的破綻,這是在典鍛境中從未出現的,能尋出典魂境此境界強者的破綻,對方的修為必須高於他才有可能,可是那小子……

  天賦潛能晉升到第五重,青色天賦,配合典髒處的殘木武典,作為力量源泉的核心,不斷的供給浮生典力,這一刻,他成了肉身破壞者。

  轟轟轟!

  就在大手無限接近浮生的時候,終於讓他擊破了其中一個防禦點,其身果斷退出,雖因為大手餘波,震得他嘴角溢血,看上去身形有些狼狽,但總算是接下了一位大典師典魂境境界的奮力一擊,在典士中,實屬光榮。

  轟!

  大手將方圓數十丈整整轟塌陷了半丈,令圍觀者連連倒吸冷氣,倘若此大手,拍在他們身上,必將死無葬身之地,甚至肉身粉碎。

  大典師真的太強了!

  人們在感歎萬長天的手段驚天,實力驚人的同時也是對浮生能從此等手段中沖出來,而感到吃驚。

  他是怎麼辦到的?他們哪能看不出這其中要害,而且浮生竟然如此之快就能勘破,真是太過匪夷所思。

  年輕一輩的典者,如何都無法想像,

浮生究竟是用了何辦法,才躲避了這一擊,不簡單啊!

  萬長天同樣也有些吃驚,以致於他多看了浮生兩眼,企圖從他身上發現一些端倪,但他放棄了,根本就未能察覺出異樣。

  “空有一身力量,卻不懂得利用靈魂秩序,將形成的力量防禦圈平均鋪平,真是懷疑你是怎麼修煉到典魂境的,不是用丹藥堆起來的虛貨吧。對了,我再勉為其難的指點下你吧,典魂境這個境界,顧名思義,便是在修靈魂,鞏固靈魂,就憑方才那一擊,我最多只能給你個差評,下次加油吧,只能如此了。”

  浮生托著下巴,做出一副點評狀,表情極為的認真。

  “你……”

  萬長天氣的話都說不出來,他是天佑宗的長老,身份金貴到不行,竟然被一個剛涉入典者一途的毛頭小子‘指點’,這要是被傳出去,他還有何臉面。

  眾人也是很吃驚,更有修為高深者,進行仔細推演,居然發現真如浮生所‘指點’的那般,或許方才那一掌的缺陷真是因為力量無法平均,有的地方有缺陷才被突破的。

  可是浮生他又是如何知曉的呢?捕捉到這一奇怪現象的人們,眼神驚疑萬分。

  然而,浮生得理不饒人,語出驚人,他淡然一笑,又道:“你什麼你,一把年紀了,頭髮都修煉到白,修為竟然只是典魂境,勉強混個大典師,你不嫌丟臉,我都替你丟臉。”

  “放肆!”萬長天老臉差點被浮生說紅,他自然察覺到周圍眾人異樣的眼神,臺階有些難下,他冷喝道:“你這是在找死!”

  “放肆你個鬼,有種你過來,信不信我打趴你!”

  浮生談笑風生,根本未將萬長天放在心上,表現不出絲毫的忌憚,反而上前一步,做出要主動去揍萬長天的動作。

  這讓眾人都張大了嘴巴,驚掉了下顎。這浮生到底有何底牌,竟敢如此當眾辱駡一位典魂境高手,人們實在想不出,如果不是有什麼底牌,那就是浮生神經太大條了。

  典魂境是什麼層次?整個拜典城都找不出能與其披靡的強者啊,竟被如此折損,這太過匪夷所思,難以想像了。

  人們看著浮生的眼神,怎麼看都像是在看一個怪物,如何都想不通。

  眾人的舉動,自然難逃萬長天的法眼,他斷定浮生身上必然沒有什麼所謂的底牌,認為浮生此刻是在打腫臉充胖子,故弄玄虛。

  “目無尊長,口出狂言之輩,納命來吧!”

  萬長天不想耽擱片刻,石軒是他最為寵愛的孫子,被浮生所殺,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就此甘休,定要浮生以命抵命。

  而後,他直接動用典魂境此境專有的靈魂典術,欲要滅掉浮生的靈魂,令其成為行屍走肉,然後再慢慢折磨其肉身,直至死亡。

  心神歹徒,直令浮生開口大罵,“呵呵,你是我長輩嗎?憑什麼尊敬?你孫兒石軒一來,便指名道姓要我前去跪拜,欲要收我為奴,最終被我斬殺,而你,不問緣由,以高境界,一上來就強勢要取我性命,還要尊敬你?你以為你是傻子嗎?”

  浮生在說話時,並沒有閑住,他直接後退,臉色凝重,對方動用靈魂典術,這是他在典鍛境所未能解除的高深典術。

  典鍛境只是初涉典者一途,以鍛煉肉身為主,而靈魂的磨練要到典魂境,才方可進行。也就是說,此境界的浮生,在靈魂方向,斷然是個弱勢。

  而且,動用靈魂殺伐,輕則毀其心智,重則空有肉身,如一具活死人一般,其兇險程度,稍有差池,便是九死一生。

  從此處也能看出,萬長天對浮生的恨意程度,一位高其兩個大境界的典魂境高手,欲要對典鍛境典士直接施展此境的天賦神通,這是要絕殺。

  浮生若要進行有效抵抗,便只能動用秘法,但涉及到靈魂類的秘法,且他境界受限制,對其的靈魂負擔很大,如果動用,便是要重傷萬長天的靈魂,也不難,可他己身靈魂也要經受不輕的受損。

  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會嘗試。

  可而今,對方已逼到這份上,直接動用靈魂典術,說不得,他都要施展了。

  萬長天不語,表情冰冷,他算是明白自己無論如何都說不過對方,與其如此,還不如直接用強勢鎮壓斬殺。

  幾乎瞬間,他的武典璀璨而起,眉心中央亦有光芒,兩點成線,進行溝通融匯,當二者彙聚時,空氣中頓時變得詭異了。

  浮生全身汗毛豎起,似有殺機浮現,仿若下一秒便會在任何一處滅他靈魂。

  靈魂典術最為高深莫測,尋無他處,浮生果斷決定,他必須施展秘法,不然危矣,如若不是因境界相差太大,他不會如此被動到施展秘法。

  而今,只能動用靈魂秘法。

  浮生雙手平出,捏著神秘指印,玄奧而晦澀。

  可是,就在此刻,他感受到一股比萬長天只強不弱的靈魂力量,就在刹那間,便阻住了萬長天的攻勢,瓦解其殺機。

  一道漸行漸近的聲音,從天際傳來,“天佑宗而今真是不要臉,竟然對一個典鍛境典者動用典魂境專屬的靈魂典術,就不怕落個倚強淩弱的名頭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