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禁域

正文 第十八章別再出現在我眼前

書名:禁域 作者:浮生 本章字數:367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8:17


  眼眶已濕,有淚珠在打轉,在那淚珠中,猶似浮現了這十八年來,浮生與浮南相依為命的所有動人片段。

  有激動,有高興,有悲傷,有無助……

  這麼多的回憶片段中,惟獨兩個人。時光流逝,浮生的身軀逐漸長高長壯,浮南發梢漸白,皺紋寫在了臉上。

  眾人瞧不起浮生,唯有浮南以萬人莫敵之勢,展現如山父愛。

  看似堅強的浮南,心裡的傷痛只有自知,無人痛訴。

  身為父親,哪能不知曉沒有母親的孩子,是有多麼可憐。

  每每聽聞浮生叫喚母親時,他的心如刀割,卻只能強顏歡笑,這種最痛。

  浮南對浮生懷有愧欠,給不了他一個圓滿的家庭,失去母愛的孩子,終是不幸福的。

  “父親,您無需愧疚,對我更是無任何一絲愧疚,因為,這不怪你,要怪就怪拜月教,要怪就怪形勢比人強。“

  浮生心有悲傷,他看著第九口紅棺,喃喃自語。

  轟!

  突然間,一陣轟鳴聲響來,打斷了浮生的思緒。

  轉眸望去,只見在九口棺底下竟緩緩生出了一塊石碑,仔細望去,上面竟有文字。

  浮生震驚,他發現石碑上的文字,年代極為的久遠,必然是超過了上古時代,甚至達到遠古時期也不一定。

  具體年代無法推斷,浮生發現,在他那一世的字體大部分能從石碑上的字跡上尋出痕跡。

  如若是換做他人,定然無法洞徹字體的含義。

  不過浮生身跨兩世,憑藉著無人能匹敵的經驗知識,他開始用秘法推演,終是讓他發現了真義。

  也便是如此,讓浮生硬生生驚退兩步,瞳孔收縮,眼眸深處更是閃爍不定,那是不可置信。

  “什麼!?”

  浮生瞪大著雙眸,再度向石碑望去,確認自己所推演沒有失誤。

  最終,他還是確認了下來。

  “要陸續完全揭開棺蓋而不毀己身,方可將人救出,以第一口青銅棺為始!”

  這是浮生用這一世的言語將其念出,最後一個字落下後,他的神色愈發的難看。

  當時,浮生以殘木覺醒武典,意外進入這個殘木空間世界時,曾來到這九口棺前,那時他便受到了浩瀚無邊的威壓與殺機。

  可那時還是極其微小的,只因是首次激發,並且還是殘木自主帶他前來,將大部分的威壓減弱了,不過也差點讓浮生的肉身崩壞。

  而今,浮生根本不敢臨身,靠近不得,便是遠遠望去,似乎都會牽扯出一種莫名的氣機,傷靈魂,重肌體。

  九口棺,猶如九座驚世大殺器,周身籠罩有無上殺氣,不可近身,越過雷池,誰來都無用。

  他憶起,方才第九口棺材棺蓋打開時,有一滴血珠滴落了下來,卻引來無盡殺氣,將那星辰斬碎了,更是將大地震裂千萬裡,化為黑暗深淵。

  倘若血珠若是落在人體之上,那到底要何等修為的人,才可不死。

  浮生眉頭緊鎖,他不斷推演,認為若是他恢復到巔峰修為,或許也不過能推掉兩三口棺而不隕落吧。

  “這到底是給何等修為準備的?葬的又是何等生靈?”

  而今,浮生別說推掉第一口棺蓋,便是近身都無法做到,他能做的便是儘快提升修為。

  “看來修行一途,更加遙遠了。”

  浮生負手而立,眼眸篤定,要救浮南而出,必先達到足夠修為揭開九口棺。浮南,浮生他必然是會救的,無論如何,他必然會親手將九口棺揭開。

  一時間,浮生他白衣獵獵,宛若不滅戰神,心生萬千豪氣。九口棺,如同就坐巨山橫擋在前,儘管而今無法靠近,但他並未失落,反之心中有無盡戰意澎湃。

  給他時間,假以時日,他必將揭開就口棺,這是他的無敵信念。

  故此,他在前往拜月教救出母親的新目標上,又多了一個更為浩大的目標,便是解開九口棺,將浮南救出。

  那時,便是真正的團圓了。

  九口棺漸漸沒進地下,而後,浮生最後望上一眼,便將意識重新回歸。

  轟!

  浮家府邸家主的書房中,浮生突然睜開雙眸,有一束光射向四方,這是一種信念與意志,是方才就口棺給予他的挑釁。

  他是一代皇者,豈容棺材死物挑釁?即便是來歷驚人,他也無懼。

  他日,必定要用無上修為,果斷鎮壓九口棺,將浮南救出。

  重新找回對肉身的控制權,浮生有些吃驚,他發現之前百般難以壓制的天賦,竟然悄然間完成了,控制在天賦顏色橙色第二重,這是此前與乾羽達成的目的。

  “明日經過測試後,便立即前往不滅宗吧。”

  而今,隨著浮南的被困,浮家對於浮生而言,已然失去了牽掛。大族老等族老想要奪位便讓他們去奪吧,今後如若想要,便可隨時拿回。

  當然,浮南的失蹤,浮生早已想好了對策,自然可以應付乾羽以及家中之人。

  時間飛快

,當晨輝從窗縫隙中溜進來時,浮生與乾羽便早早站在了浮家府邸門外的練武場上。

  此刻,拜典城最大的練武場,已然人滿為患,此刻更是發出一片喧嘩聲,異常的激動沸騰。

  他們可不是因看到浮生的到來而歡呼,而是看到此行呼聲最旺的晨曦,拜典城三大家族晨家的明珠,號稱拜典城美麗與智慧雙全的天才少女,天賦第一,令拜典城所有少年仰視傾倒。

  “不愧是拜典城第一智慧與美貌並存的女神啊。”

  有人發出了感歎,愈加熱烈的歡呼聲更是由此為中心向外擴散。

  “此次被天佑國三大宗門之首的天佑宗招收為弟子,今後成就必然不可限量,與我等的距離,將會被無限拉遠了。”

  “那是必然,黃色第三重的天賦,拜典城同輩當中無人能敵,只會讓其越走越遠。”

  無論是圍觀測試的人們,抑或是參加測試,抱著一絲希望的同輩,眼眸有希翼與仰慕,他們在不斷議論。

  此番議論,令走在人潮無人地帶的晨曦側目。

  她絕美無暇,肌體晶瑩,身型凹凸有致,蓮步移動間,更顯玲瓏。她就如同人間尤物,美得令人產生距離感,尤其是她此刻面無表情的冷意,不僅未令同輩人反感,反而增添了幾分難以言喻的誘惑。

  晨曦並未側目,去看那些方才對她議論的人,只因,她早已習慣了這種萬眾矚目,時時為話題的生活。

  她走在同輩們自發後退出的中空走道上,氣質如蘭,心情平靜無波,她的野望早已不在拜典城,而是更遠的天佑宗。

  “聽聞晨曦與浮生有婚約,不知何原因竟毀約了,這當中必有隱情。”

  “隱情如何,可不是我們可議論的,你們看,浮生他也來了,他站在不滅宗測試的方陣中,難不成想進入不滅宗?”

  他們轉頭,看見了一襲白衣的浮生,而今的浮生,氣質與以往截然不同,遠遠望去,仿若一杆長槍直沖雲霄。

  “不一樣了,自從那日後,浮生就變得不同了。”

  這當中自然有人親眼目睹了浮生與石軒一戰,甚至還看到了他跟萬長天的對抗,這令他們瞬間改變了浮生的印象。

  以往,浮生在他們眼中便是怕事無法修煉的廢物,而今,截然不同了。

  此時,晨曦眉頭一皺,似乎聽到了眾人將她與浮生放在一起的議論。

  隨即,她似是有感,側頭看到了站在不滅宗方陣的白衣少年。

  晨曦有些小吃驚,她也覺得而今的浮生有些別樣。

  至於浮生與石軒一戰的事,當時,她早已離去,事後也只是聽家族中人提起。天佑宗外門長老萬長天在晨家中,家族人口中的評價,自然是有所偏頗。

  他們只是說浮生有些戰力,倒是有戰了幾招,最後,石軒因為剛練不久的神功而自傷了肉身,讓浮生有機可乘,最終才隕落。

  這是晨曦聽到的‘事實’,她只會覺得浮生勝之不武,更加的不覷了。

  浮生有感,突然望了過去,竟與晨曦來了對視。

  晨曦柳眉一皺,有些厭惡般的立即轉身。

  “陰魂不散呀。”

  在晨曦印象中,浮生只不過是剛剛覺醒武典之輩,便是要進入不滅宗,也是不可能的事。無論如何,不滅宗能排進天佑國前三的宗門,便是說明了其不凡。

  既然沒有進宗門的資格,卻還站在測試中,這分明是知曉她要前來測試,特地在她面前表現,好引起她的注意麼?

  晨曦臉色很不好,覺得浮生手段太次了,同樣的手法,居然用了兩次,以為她都看不出嗎?

  “我既然公開跟你解除婚約,就別想他日能恢復,你便死了這條心吧!今後別在我眼前出現了。”

  晨曦不想今後再被浮生糾纏,她更是向浮生傳音。

  晨曦是真的認為,浮生是故意要在她面前表現,讓她回心轉意恢復婚約,從晨曦的角度來看,此種做法,讓她更為不屑和厭惡。

  不明所以的浮生,突然就聽到了晨曦的傳音,令他有些動容。

  不過隨後,他便開始笑了。

  兩次了,浮生心中覺得又好笑又好氣。

  他真想大聲說出,其實他的天賦比拜典城第一天賦的晨曦還要高個兩重,不過可惜,他沒這麼做。

  原因是他而今剛好認同了乾羽的建議,將天賦壓制到了橙色第二重,如若說出此種話,說不定會引來更大的誤會,覺得他在吹牛。

  但是浮生心中真氣啊,此女心中究竟有多自傲,才會令她兩次都如此認為他在表現給她看,讓她以為自己的出現便是因為她,甚至整個人都是為她晨曦而活的。

  可笑之極!

  “如若沒有我的相助,你的潛能天賦能達到第三重黃色嗎?”

  浮生撇撇鼻子,沒有出聲言語,只是心裡覺得很無奈。此件事遲早會真相大白的,但不是今日,而今浮生沒有足夠壓倒性的實力,沒有幾人會相信,反而會認為他在眼紅,在瘋狂。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