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禁域

正文 第二十章眾人的嘲笑

書名:禁域 作者:浮生 本章字數:333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8:17


  拋開人性,浮生承認晨曦是美的,尤其是此刻在綻放出黃色典環的刹那間,甚至有一種驚豔。如若浮生未覺醒武典,在拜典城中,年輕一輩的天賦實力,還真的非她莫屬了。

  “晨曦,以天賦第三重的優異成績,直接通過測試,真是不錯,望進入天佑宗後,再勤加練習,不可鬆懈!”

  萬長天很滿意,別說放在小小的拜典城,便是在天佑宗的外門中,此種天賦,也能擠進外門前十了,隨著實力的激進,極有可能進入內門,那麼,他的地位也將隨之提升。

  “哼!浮生這個孽障,還有乾羽,屆時必拿爾等項上人頭,以祭我孫之靈!”

  萬長天轉頭,眯縫著雙眸,冷冷的看了浮生和乾羽一眼,佈滿殺意。

  感受到萬長天的殺意,乾羽自然是不以為然的,而浮生自然更加無懼。

  有乾羽在旁,他萬長天是不敢再動手,只要進入不滅宗,給他時間,小小萬長天,到時誰被誰斬殺,還兩說呢。

  此刻,隨著萬長天的那一聲公佈,人群中再度發出爆鳴聲,震撼,激動的浪潮,此起彼伏。

  儼然成為中心的晨曦,嘴角微微掛起一個弧度,感受著眾人對她的羡慕震驚,她心裡是驕傲的,儘管她的神情依然顯得淡漠。

  “我明白了,晨曦有此種天賦,除非晨家是傻子,不然怎會讓晨曦下嫁給浮生呢!”

  在晨曦無比驚人的成績中,有人悄然望向站在人群中的浮生,將其進行對比。

  有了第一個人的對比,自然引發了熱潮。

  “那是自然,黃色如此驚人的天賦,只要晨曦進入天佑宗,天佑宗自然會將資源傾斜,她與浮生的距離將會越發遙遠,隨著時間推移,那浮生只不過是晨曦輝煌人生中的一個不願提及的回憶點罷了。”

  人人點頭頜首稱是,不過也有人提出了想法。

  “浮生不是也覺醒了武典嘛?雙方距離竟如此大?”

  這句話,立即遭到身旁年輕一輩的白眼,認為此人莫非是腦袋有坑,要不斷然不會說出此種言語。

  站在遠處的晨家人馬,為首的晨鐵,冷哼了一聲,對於人們竟然還在懷疑他們兩人之間的差距,感到不滿。

  因為,在他看來,晨曦的世界很大,而那浮生興許一輩子就只能龜縮在小小拜典城了,兩者之間的差距,明眼人一看必然明朗,竟還能說出此種不經頭腦的話,這讓他很無言。

  “拿小姐跟那廢物對比,這不是在寒磣小姐嗎?”

  站在晨鐵身側的族老,眼神冰冷,也是如此認為。

  這一刻的晨家是高傲的,無比的高傲。

  他們皆是以為,拿浮生與自家大小姐相比較,就是在辱沒晨曦,認為浮生根本就沒此種資格,如此比較,自然會讓晨曦掉了身份。

  高傲竟達到了此種地步,只是簡單的對比,竟會令晨家一干人等覺得不滿。

  討論在繼續。

  仰慕于晨曦的年輕少年,眼神萬分崇拜的望著晨曦,嘴裡卻不屑地道:“浮生?你們在說他覺醒的那個殘疾武典麼?”

  他嗤笑了幾聲,又道:“難不成你們都忘記了,浮生的武典是一塊殘木麼?”

  總有不知情的少年,此刻一聽,自然很驚訝。

  “殘木?怎麼會有此種武典,聞所未聞,聽所未聽。”

  “自然,可是放在他身上,這殘木畸形的武典,自然也是有可能的,別忘了此前,他可有個人人皆知的別號。”

  在周圍的年輕少年們一聽,有些人倒是愣了愣,不過被那位少年稍作提醒,眾人瞬間會意,更是立即開始捧腹嘲笑。

  作為被議論的當事人,浮生會發怒,不過他不會出手,原因很簡單,在他心裡,這些多嘴的人,充其量不過是地上的螞蟻,難不成螞蟻在地上嘰嘰喳喳言語,他還會動怒一腳將其踩爛?

  不會,浮生自然不會出手,這樣出手,他自己都不會原諒自己。

  可是站在不滅宗測試點的乾羽,卻擔心此刻在評論中心的浮生會忍受不住動手,儘管浮生動手打傷了人,他也可以一手抹去,可如此,浮生的心性在他心中的評價自然要降分。

  他不願意看到。

  然而,令他震驚的是,他看到浮生在面對這些冷嘲熱諷的評論時,竟然不為所動,似乎有著一股敵軍圍困三千重,我自巍然不動的氣勢。

  乾羽再一次對浮生另眼相看了,覺得浮生一次又一次的讓他驚喜。

  如此一來,乾羽倒是放心了。

  浮生可不知道此

刻乾羽的想法,他只不過是不想跟這些人一般見識罷了。

  不過浮生的不為所動,落在那些追隨晨曦的少年眼中,卻又是另一番景象。

  “呵呵!你們看,我們如此諷刺,他都不敢有半絲動作,忍氣吞聲,便是表情都未敢出現一絲不滿,真是對得起他那個稱號啊。”

  此言一出,在場又是一陣取笑。

  晨曦眨了眨那雙明眸,向浮生望了過去,不過那也只是稍縱即逝,她對浮生早已厭惡,自然根本不會去正眼看浮生,有的僅僅只是瞥上一眼,在她看來,已然是一種高看。

  “唉!”

  晨曦突然歎息了一聲,立即引起眾人的詫異和猜測。

  “女神為何突然歎氣?”

  “哼!那自然是因為可憐浮生唄。”

  有人琢磨,覺得很有可能是如此,在他們心目中,晨曦是完美的,她定然是因為看到浮生所遭遇的一切,尤其是廢物了十五年,僥倖覺醒了武典,卻又是一塊無用的殘木,故此才歎息。

  “晨曦真是宅心仁厚,如此一位有損于她名聲的人,竟然還會生出此番不忍。”

  人們覺得此刻的晨曦更美了。

  事實上,他們猜對了一部分,晨曦的確是在可憐浮生,而在可憐的同時,又有些惱怒,認為浮生在執迷不悟,在進行最後吸引她眼球的愚蠢做法。

  “如此的嘲笑,你竟還不離開,難道就是要我對你多看一眼,這又何必呢?如此,只會令我更加厭惡,死纏爛打對我是無效的。”

  晨曦眉頭皺了皺,她煩透了,她認為浮生的出現,自然便是為她。可是,她認定他們間的世界早已不同,而今,她更是開啟了第三重天賦,如此這般,他們的距離更遠了。

  難不成他浮生以為自己的天賦不錯?可以吸引自己的眼球?

  恰逢此時,乾羽念到了浮生的名字,叫其前去測試。

  “也罷,我就看看你的天賦究竟有多厲害,會令你以為可以吸引我吧。”

  浮生此刻從人群中緩緩走出,他可不知曉此刻的晨曦心裡的想法是有多複雜和可笑,他的心很平靜。

  “輪到了他了?有好戲看了,就是不知道他的那塊殘木武典是不是會讓他通過測試呢,哈哈!”

  浮生一出,立即令那些人興奮了,盡皆認為有好戲來了。

  此番熱鬧程度,都險些超過晨曦了,可見浮生在他們心中的‘名頭’甚大啊。

  他們沒有一人認為此等畸形的武典,還會超過於他們,對於測試,那自然也是不能通過的。

  如此言語,自然也是在反諷,他們要看浮生的笑話。

  “你們認為,浮生會選擇何種方式,力量測試,還是直接天賦測試?”

  “那還用說,自然是天賦測試,難道你們忘了,那可是很厲害的殘木武典啊,說不定會令我們很吃驚呢。”

  “哈哈,所言極是。”

  “……”眾人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有些少年甚至極為瀟灑的打開搖扇,真的做出一副看戲的姿態。

  浮生在之前就決定直接用天賦進行測試,原因很簡單,省事。

  故此,他不顧眾人,徑直走向測試天賦的典器,然後在眾人嗤笑的表情中,開始凝神準備開啟武典。

  “我猜得沒錯吧,瞧他那弱不禁風的身板子,也就只能進行天賦測試了。”

  這些進行詆毀浮生的少年,大多都實力一般,故此,眼力自然也一般。縱然期間有幾人曾見過浮生與天佑宗的外門弟子石軒的戰鬥,也難以窺視出當時浮生的磅礴力量,那自然認為浮生的力量弱小了。

  隨著浮生的測試,即便是站在遠處的老一輩人物也都開始安靜下來,老一輩人物的眼光自然不是此前那些少年可比擬的。

  他們有些好奇,想看看浮生的天賦到底怎樣,竟然會將石軒擊敗。

  晨家包括晨鐵在內的眾人,也開始注意了,而還未離去的晨曦,此刻面無表情,她只是想看看浮生到底是憑藉什麼認為可以吸引自己的眼球,她自然是對浮生不報什麼想法的,只是想從側面告訴浮生,你所覺得強大的倚仗,在她晨曦眼中也不過如此。

  如此一來,浮生這才會認識與自己的差距,從此絕望,今後再也不會故意出現在自己面前,做出吸引自己的行為。

  僅此而已。

  每個人的想法,盡皆不同。

  此刻的浮生,心如止水,他的雙眸看著眼前的典器,心裡卻飄向了遠方,上達九天,下至九幽,那裡有金戈鐵馬,馳騁沙場,宇宙乾坤。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