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禁域

正文 第二十六章桃花深處

書名:禁域 作者:浮生 本章字數:443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8:17


  當虛空船一震,兩人從當中踏出時,浮生當時就被震驚了。不是膽戰心驚,而是一種對美的事物的一種驚歎。

  不滅宗,從名字上來讀,便有一種肅殺的氣息,會讓人聯想到整個宗門的建築風格,應該是那種冰冷鐵鑄,透露著嚴肅莊嚴。

  然而,事實上卻完全相反了。

  浮生此時此刻,只覺得在虛空船中呆了七日無聊沉悶的感覺,刹那間一掃而空,轉而,變得輕鬆舒坦,念頭都通達了。

  只因,映入他的眼簾的是一片看不到盡頭,宛如花海的桃花林,在此處,粉紅嬌滴滴的桃花,剛好綻放,當真有意境。

  問余何意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閑。

  桃花流水窅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

  雖然冬寒冷冽,但神清氣爽,好不快活。如海一般的桃花林,層層疊張,一株接著一株,飄著桃花獨有的花香,聞者悅,觀者愉。

  乾羽很滿意浮生此刻的訝異表現,因為,在他認識浮生一來,後者很少表現出驚訝的神情,大多都是寵辱不驚,一派老成,這多少讓他自傲,畢竟他是不滅宗的長老。

  即便是他乾羽,常年居住在不滅宗,但每次見到眼前的景象,都會心生驚豔之意。

  浮生沒有克制心中對美的一種嚮往,隨心所欲。典修者,要念頭通達,可煉心。

  就站在桃花林前,細細品味的浮生,此時感受內心對大自然的造物,多了一種親切感和驚豔感。

  一切存在,必合理。

  萬物存在,總有不曾見到的,不可思議的。

  “來來來,我們進入這桃花林吧。”

  乾羽淡笑的看著浮生,知曉後者看了差不多了。

  “進去?不是要去宗門嗎?”浮生有些疑惑,隨即抬頭看了看,指著天際,恍然道:“那個想必便是不滅宗所在了吧。”

  乾羽笑了笑,不置可否。

  在桃花林的盡頭,猶見得一座恍若九天之上掉落而下的巨大山峰,遠看的話,形狀甚似三角,但卻是倒過來的。

  兩角在上,其中一角,堪堪抵在大地之上,一個倒三角的椎體,竟然穩穩當當的豎立在大地上,不熟悉的人,一眼望去,都會生出擔憂,擔憂這座倒三角的山峰會否倒下。

  “不滅宗建宗以來,宗內地址便是此座山峰,那是開宗老祖以大手段,將其豎立在大地之上,數千年來不倒,更不曾有絲毫晃動。”

  帶頭穿過桃花林,走在前頭的乾羽,像是知道浮生的疑惑一般,率先開始解釋。

  “的確不凡。”

  浮生心裡琢磨著,要是以他的巔峰修為,將一座山峰削成倒三角,自然不在話下,可是要將其穩固,那必須得用秘物才可以。

  事實上,這座山峰能屹立不倒,大部分功勞都歸功於紮進地底的那根萬年玄鐵,也算是借用了秘物的特性,才造就了眼前的異象,倒也算是鬼斧神工了。

  兩人不斷向那座山峰挺進,尤其是從桃花林深處穿梭,那抹桃花清香,更是令浮生感到心曠神怡,心情倍好。

  早已綻放成熟的花瓣,自然會脫落而下,落在地上。久而久之,地上便似鋪上了一層粉紅花毯,恍若人間仙境。

  幼鳥在歡快鳴叫,冬蜂尋出,在桃花蕊中翩翩起舞,一片和諧。

  隨著兩人愈加靠近代表不滅宗的那座山峰,給他們帶來的厚重與氣勢越加濃厚。大地山河,太過浩大,自生便生出一種威勢,甚至一種天然意境,久久觀之,能助典道。

  即便是此刻的浮生,也會生出這種厚實的感覺,有一種驚恐,擔心此座山峰突然倒落,該如何是好的念頭。

  這便是一種勢,不過,浮生能有這種念頭,只是因為修為降落到了極點,這是一種自身實力的比照。

  過了許久,兩人終於立在山腳下,可看到方才遠看到的與大地接觸的山峰一角,此刻竟然並沒有多麼窄小,至少也有十丈寬。

  它會隨著海拔升高,面積越來越廣。

  不滅宗的宗門必然是處於最高處,最高處也便是面積最大的地方,那唯一與大地接觸的一角上,仔細觀看,可發現那裡有一道天梯,可隨之攀登,但異常的陡峭,這也是不滅宗用之來考驗弟子的修為與毅力的。

  初次來不滅宗的新生弟子,幾乎都是由所負責的長老用典力包裹,助其登上。天梯共有一萬階,每上一階梯,難度與壓力必然增加,就是說,爬得越高,越難爬。

  通常,新晉弟子能登五千階梯,實數不易了。

  “上去吧,我在後面護你周全。”

  新晉弟子必須走在最前頭,如此,才能考驗出修為與毅力,再者,長老在最後,如若發生意外,也好在下方接住。

  “好!”

  浮生只是點頭應了一聲,便率先登了上去。

  剛開始他倒並未覺得什麼,跟往日登山一般,並無出奇之處。只是當他登了上百階梯後,立刻便覺得重力引力在倍數加持,而且,人的身軀竟然有著倒懸的感覺,只因是,山峰不似正常的三角,而是倒過來的三角,底下面積最小,越往上就越大,所以便有了失重的感覺。

  不過這一切,倒是難不倒浮生。有著第五重天賦青色的浮生,至少目前不礙事。

  他繼續攀爬,越爬越高,隨著高度上漲,山峰周遭的冷風,刮的愈加厲害,呼呼聲不絕於耳。而且,溫度也在隨著每增加一個階梯而降,在第二百階梯時,浮生所觀之處,都已見白。

  到處都是結成的冰塊和降落而下的雪花,浮生只好運轉體內典力,來祛除寒冷,保持身體的正常溫度。

  浮生並不著急,不似往常新晉弟子那般,急於表現自己,在最開始爬的很快,可是後面便後繼無力了,最後甚至不超過千階梯。

  他只是一步一步接著一步,不追趕,循序漸進,穩紮上前。這點,讓暗暗觀察的乾羽,稱讚點頭。

  古往今來,神童不缺,缺的是沉著冷靜,心思成熟的天才,這種如若能成長起來,那將驚豔無比。

  在乾羽

心目中,眼前的浮生,外表僅有十五歲,但心靈成熟的甚至都超過了他,他也不知曉為何會給他這種感受。

  浮生繼續攀登,很快便通過了一千階梯,這是通過心急氣躁的分水嶺,很多有實力的新晉弟子,便倒在此處。

  自始至終,乾羽都沒用典力相助浮生,他想看看浮生在無需説明的情況下,能到多少階梯。

  到了第三千階梯的時候,浮生明顯的能感受到周圍的重力以及嚴酷的天氣,宛若一個氣罩一般,一直阻擋著他。

  不過他的腳步卻並未停下,依然保持著原有的速度,勻速前進,他的目標是五千階梯。這倒不是因為他無法靠己身實力登頂,只是他有自己的盤算。

  無論何時何地,都要多少隱藏自己的實力,是浮生一直以來的習慣。從某種程度來看,表現的太好,也不盡是一件好事,反而會遭人妒忌。

  能攀上五千階梯,也已經算不錯,但也不會顯得太過驚豔。

  故此,浮生稍微減緩了點速度,故意製造出有些力乏的姿態。

  果不其然,身後的乾羽長老便是發現了,認為浮生力有不及,不過,他對此也算是滿意了,畢竟浮生的修為還算是低,僅有典鍛境二星的實力。

  按照浮生自己的比較,要不借助乾羽長老的相助,直接登頂的話,很不易。但也不是不能辦到,只不過會很累罷了。

  如果換做是他人,借用這個來鍛煉心境,倒也不錯。可惜,浮生兩世為人,心境早已磨合的接近完美,故此,這種磨練,已然失去了必要性。

  浮生全身典力彌漫,他已經踏過了第五千階梯,即便他想隱藏實力,但這個高度,即便是他,也得將典力盡數護住周身,因為,周圍的溫度實在是太低了,如若沒有典力加持,很可能直接凍裂。

  “差不多了,我助他一把吧。”

  眼看浮生跨過第五千階梯後,身形便有所不穩,為求安全起見,乾羽決定開始出手,隨即,一股渾厚的典力,猶如溫暖而堅固的大手一般,托著浮生的身軀。

  如此一來,浮生頓時覺得輕鬆了許多,前進的速度也開始上漲。

  “能輕鬆點的話,那又何不輕鬆點呢。”

  浮生心中笑了笑,既然沒有鍛煉心境的必要,那就多保留點實力的好。

  有了乾羽的相助,浮生的速度便快了許多,抬頭望去,已然能見到一塊巨大的字匾,赫然寫著‘不滅宗’三個大字。

  這三個大字,顯然是用典力施展的,觀其三字,浮生甚至能捕捉出玄奧的意境,應該是位高手所寫。

  登頂便是要登上山峰最頂,沿著天梯直上,便是字匾所在的通口那兒,也算是不滅宗的大門了。

  浮生此刻離那大門也不過有百階了,按照這個速度就可以登上。

  然而就在此時,不滅宗大門所在的附近,有一座雅亭,裡頭有五六位少年俊秀,舉手投足間,倒顯得非凡。

  他們正在飲酒閒談,其中坐在最首的少年,實力最高,隱約是在典鍛境三星的境界。身形修長,長相英俊,但眉宇間偶爾一閃而過的陰鷲倒是顯出此人絕非善類。

  原本典鍛境三星的修為,不足以吸引住那些實力與他差不了多少的弟子,擁護奉承的,只因,他有一個實力高強的表兄,名為葉修,此乃外門月榜排名第十的高手。

  有了這麼一個實力高強的表兄,這讓原本就喜歡囂張跋扈,用鼻孔看人的葉黎,更加無懼了。

  同時,也令他的性格更加的跋扈,在外門中,除開外門十大高手,也便是月榜十大高手外,他自然是不敢招惹,但除了他們,不管實力如何,他都無懼。

  比他強的,打不過,他可以找來救兵,或者直接搬出他表兄的名頭,那些人只能有苦往肚子裡咽,實力比他差的,那自然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只有挨揍的份兒。

  此時的葉黎心情倒也不錯,聽著身旁幾位依附在他身上的弟子阿諛奉承,拍著馬屁,倒是也樂哉,不過聽久了,也顯得無新意。

  “有些無聊啊。”

  葉黎將杯中酒拿在手中,從石凳上站了起來,有些興趣索然,他站在石亭前頭,遙望著天際,看著幾隻大雁在空中翱翔。

  一名叫宋柯的少年,靈機一動,走在葉黎身旁向後半步的位置,笑著說道:“大人,不如我們拿箭去彎弓射大雁吧,比誰的准心好,您坐著看。”

  葉黎神情明顯意動,覺得是個好的建議,他轉身拍著宋柯的肩膀,稱讚道:“好,就依你的辦吧。”

  得到葉黎的認同,宋柯滿臉都是斑點的臉上,陡然綻放出光彩,他立即轉身去準備弓箭了。

  沒一會兒,宋柯就抱著幾把弓箭速度跑了過來,並分發給了其餘幾名少年。

  “好,你們開始比試吧,誰若是最先射中大雁,我重重有賞。”

  葉黎大馬金刀般坐在石凳上,神情自傲。

  聽到有賞賜,那幾名少年猶如吃了補藥一般,興奮了起來,紛紛開弓,調度著准心,欲要率先第一箭便將大雁射落。

  可惜,大雁飛行速度太過,再加上他們的修為欠佳,輪流射了幾次後,都未能射中,最多的一次,便是那宋柯,竟然射中了一隻大雁的羽毛,看來這幾人當中,箭術還是以宋柯為最了,怪不得他會主動提出射箭的建議。

  “沒趣,你們停下吧。”

  葉黎看了半天,都沒見一隻大雁被射落,頓時有些不滿了。

  這時其中一位少年也不甘示弱的提議道:“大人,不如我們改射其他?”

  “射什麼?”

  葉黎雙眸都未曾瞧上旁邊的少年一眼,自顧自的飲酒。

  這名少年眯縫著雙眼,道:“以人為靶,那射中的可能性,不是大大提高了嗎?”

  “射人?”葉黎皺了皺眉頭,如若是在宗門外,射殺那些普通凡人,那倒無所謂,欲要射幾位就幾位,不足掛齒。

  可眼下,他人在宗門,總不可能用弓箭去射宗門弟子吧,這即便是他葉黎,也不敢如此做。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