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透視小神農

正文 第二十三章拿錢來

書名:透視小神農 作者:布凡 本章字數:430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8:43


  “宋醫生,我先回去了。”

  將摩托車推進院子裡,視線落在宋佳身上的時候,王木生整個心頭還沉浸在沿途那令人激動,熱血沸騰的接觸之中,略顯緊張的打了聲招呼就要離開。

  這是時候,已經是將近六點鐘的時間。

  “成,我去洗個澡,這來回跑了一整天的,渾身上下黏糊糊的要命。”宋佳隨口回了一句,白淨的臉頰上,依舊泛著微微的紅暈。

  “我去……”王木生心頭一陣小小的激動,以至於,走動中的腳步都停了下來。

  腦海中,一黑一白的兩個小人同時浮現出來,相互之間展開了激烈的交鋒。

  “看一眼,只看一眼。”

  “不行,這是偷窺!”

  “老子偷你妹啊,這麼好的機會不趁機看上一番的話,豈不是對不起剛剛得到的特殊異能……”

  “無恥,王木生你好無恥!”

  “一眼,真的只看一眼。”

  “不行,一眼也不行!”

  小黑人和小白人一番激烈的鬥爭之後,最終小白人佔據了上分,小黑人甘拜下風。於是,一臉沉悶的王木生只能是按耐住心頭的衝動,一臉戀戀不捨,悶悶不樂的回家去了。

  禽獸不如,禽獸不如啊!

  “爹,娘,我回來了。”進屋,王木生直接就招呼了起來,不過推開裡屋的房門,卻看見父親一臉愁容的坐在那裡。

  “爹,你這是咋了?我娘呢?她去哪裡了?”似乎意識到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臉色瞬間即沉了下來。

  “哦,沒……,沒事。”王父慌忙從那種失神的狀態中回過神來,說起話來有些結結巴巴的道。

  “到底是咋回事?”王木生板著臉繼續道。

  俗話說的好,知子莫若父,但是同樣,知父也莫若子,對於自己的父親,王木生還是很瞭解的,父親是個十足的老實人,從來不說謊,哪怕有時候要說一些善意的謊言,可哪怕是這些善意的謊言說出來的時候,也都有些結結巴巴的。

  “真沒事,你娘就是去東頭你大翠嬸子家說點事情。”王父說起話來,依舊有些結結巴巴的樣子。

  “大翠嬸?難道是因為說媒的事情?”回想起昨天在老寨坡上刨藥回來,湊巧在視窗聽到的事情,王木生暗自琢磨了起來,如果是這樣的話,倒是也解釋的通,父親為啥會是這麼一副沉悶的表情。

  不過他總覺得好像有些不對勁的地方,剛剛父親說話的時候,明顯還帶著那種結巴……

  “爹,您說謊!”

  王父聞言,臉上閃過一絲慌亂。

  “別騙我,到底是怎麼回事?”王木生目光直逼父親逼問道。

  “你娘,去二狗子家了!”王父知道想要繼續瞞下去已經是不可能的了,倒是沒有再繼續隱瞞下去。

  “什麼?我娘去二狗子家做什麼?”王木生強壓下心頭快要暴走的怒氣,努力平復下自己的心情。

  “也沒啥,鄰里鄉親們的,串門過去坐坐。”王父吱吱嗚嗚的道。

  王木生不說話,只是直直的盯著父親。

  終於,王父無奈的歎了口氣:“你這孩子,索性實話就告訴你吧,前晌那會你不是把二狗子給打了嗎,人家二狗子的姐夫是咱們鎮派出所的所長,你娘擔心二狗子報復找你麻煩,就把他賠給咱的那三萬塊錢給送了過去。”

  後面補償的事情,王父沒敢說出去,他知道,依著王木生的脾氣,如果把二狗子要脅三萬塊錢賠償金的事情說出去的話,這孩子絕對要去拼命。

  “啥子?我娘竟然把那三萬塊錢給二狗子送去了?是他個狗日的又來家裡找事的不?”王木生瞬間暴走了起來,起身就要出門。

  “你這孩子,坐下。”王父一把拉住王木生呵斥道。

  可能是擔心王木生去找二狗子麻煩,拉著王木生坐下之後,王父就將他看的死死的,直到王母回來的時候,這才稍稍的放鬆了一些。

  當天晚上,王父王母擔心王木生再去找二狗子的麻煩,根本就不讓王木生出門,吃完飯就是在屋子裡看電視,而晚上睡覺的時候,更是將房門從裡面給用一把鎖給鎖了起來,鑰匙兩口子給壓在了枕頭下來。

  漸漸的,夜已深,滿腹怒氣的王木生躺在床上輾轉難眠,一邊手機上網查看著古玩方面的知識,一邊在心裡暗自發誓,這一次一定不會輕饒了二狗子這個狗日的東西。

  滿腹怒氣的王木生,恨不得現在就沖到二狗子家,狠狠的教訓二狗子一頓,安耐下心頭的衝動,王木生繼續查看起了古玩方面的基礎知識。

  按照百度百科上的資料,古玩功分為五大項,分別是瓷器類,字畫類,金屬器具類,玉器類以及雜項。

  就在翻看的時候,王木生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隨著他那種強烈想要記下的意念驅使,體內的神秘珠子瞬間就竄到了左眼的位置,下一刻,這些百度百科的資料,就如同被掃描進了大腦一般,只要他願意,可以清楚的記得每一個字,甚至是每一個標點符號。

  王木生失神了,許久之後才回過神來,過目不忘……,沒想到神秘入體,帶給他的特殊異能竟然還有過目不忘,這已經是繼透視治病,拉近放大,動植物催生之後又發現的新的能力。

  倒真是讓人期待,後續到底還有什麼驚喜的能力,是目前還沒有被他發掘的……

  “賣瓜那兩萬塊錢都給二狗子送去了?”正在王木生興奮的時候,父母小聲交談的聲音,從東屋的位置清晰的傳了過來。

  說話的是父親,聲音很沉悶,而且明顯刻意壓低了許多。

  “嗯,送去了。”母親壓低聲音道:“本來二狗子要三萬,不過我說咱們家那些最後才只賣了兩萬一千多塊錢,之前就給他送去了五百,最後這才答應了下來。”

  “二狗子收下錢咋說?答應不找咱們家

木生的麻煩了嗎?”

  “答應倒是答應了,不過又提出了更過分的條件。”

  “啥子條件?”

  “往後每年,咱們家瓜田裡的收入分他一半。”

  “這個狗日的二狗子,真是太過分了!”父親的聲音顯得有些激動。

  “小點聲,小心把木生那孩子給驚醒了……”王母壓低聲音擔心的道。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二狗子……

  王木生躺在床上,憤怒的雙目已經噴出火來,咬著牙,拳頭緊緊的攥在一起。

  王木生發誓,這一次,一定會讓二狗子知道,什麼叫做終生難忘的記憶……

  這一晚,註定是個不眠的夜晚,第二天一大早王木生就早早爬了起來,比往常更早。不過可能是被神秘珠子改造過身體的緣故,近乎一夜無眠之後,又這麼早的爬起來,他卻僅僅只是感到一絲絲的疲倦而已。

  “起這麼早?”母親劉蘭這個時候也已經起床忙活了起來。

  “嗯,最近天氣越來越熱了,早點上山刨完藥好早些回來。”王木生裝作沒事人一樣,背起籮筐出門。

  “不等著吃完飯再去?”

  “不了,回來再吃。”

  聞言,王母倒是沒有繼續多說什麼。

  不過王木生出門之後,卻是在後面瞧瞧的跟了過去。王母擔心,自己這孩子再去找二狗子的麻煩。

  出了家門之後,王木生就感覺到了後面尾隨的而母親,於是就裝模作樣的向著老寨坡的方向走了一段路之後,確認母親已經返回之後,這才調轉方向,向著二狗子家,加快腳步奔了過去。

  幸福村並不大,只有兩三百戶人家的樣子,就算是二狗子家在村東頭的位置,和王木生家所在的村西頭算是比較遠一些,不過也僅僅是幾分鐘的時間,王木生就已經來到了地方。

  二狗子家的大門,是那種紅漆的鐵皮大門,很結實的那種,王木生到了地方之後,沒有什麼多餘的廢話,抬腳直接重重的就踹了上去。

  嘭……

  一聲巨響之後,大門裡面純鐵的鐵栓已經變得有些彎曲了起來。

  嘭,嘭,嘭……

  王木生一腳接著一腳重重的踹了上去,純鐵的鐵栓彎曲的更加厲害了起來,最後大門之間已經錯開了很大的一道縫隙。

  “操,誰他媽的敢踹老子的大門,活膩歪了不是。”正在屋子裡睡覺的二狗子,被踹門聲吵醒,一向在村子裡囂張慣了的他,從屋子裡拎起一把菜刀氣勢洶洶的就沖了出來。

  出了屋門的瞬間,大門這邊,伴隨著更加清脆的聲音響起,鐵栓的門栓的焊口直接被踹開,嘭的一聲,大門應聲而開,重重的砸到了兩側的牆壁之上。

  “王木生……”昨天瓜田裡的事情再加上三頭豬的下場,二狗子已經徹底被王木生打怕了,待到王木生踹開大門走進來之後,整個人傻傻的就愣在了那裡,聲音也變得顫抖了起來。

  渾身發顫,以至於,握著菜刀的右手也跟著哆嗦了起來。

  沒有絲毫多餘的廢話,王木生上前逼近過去。

  “別過來,別過來,這刀可沒張眼睛。”二狗子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接著舉起手中的菜刀露出了兇狠的表情,“娘的,怕個球啊,這小子再厲害,還能強的過菜刀!”想到這裡,二狗子的底氣似乎足了許多。

  王木生不說話,繼續向前逼近了過去。

  “操你媽逼的,真以為老子怕了你不成,今個老子非活劈了你不可,別以為只有你個書生懂法律,擅闖民宅,老子就是活劈了你也算是正當防衛。”鼓足勇氣的二狗子,掄起菜刀迎面就劈了上去。

  迎著二狗子迎面劈來的菜刀,王木生眼前呈現出了從來沒有發生夠的一幕,原本二狗子菜刀劈來的動作很快,但是落在他的眼力,動作明顯就慢了許多,那一幕的鏡頭,就像是電影裡出現的慢放鏡頭一般。

  “放慢……”這倒又是一個意外的收穫。

  幾乎是不費絲毫的力氣,王木生一隻手很輕鬆的就將二狗子握著菜刀的這只手腕給抓在了掌心,然後很輕易的就將二狗子手裡的菜刀奪了過來。

  菜刀奪下之後,順手就丟向了院子裡的一顆大樹,他的力氣很氣,用力之下,整個菜刀的刀刃瞬間插入了大樹的樹幹上,整個刀身已經深入了一大半的位置。

  二狗子怕了,這樣的一幕直接嚇的二狗子渾身發顫,雙腿不停的顫抖了起來。

  嘭……

  王木生上前,嘭的一腳直接將二狗子踹倒在地上。

  啪!

  繼續走上前去,王木生揪起二狗子的衣領,單手將二狗子整個人從地上拎了起來,抬手,重重的一個耳光抽了上去,用足了力氣。

  “書生,別激動,別激動……”鮮血從二狗子嘴角溢出,說起話來的時候,嘴唇都顯得哆哆嗦嗦的。

  這一刻,面對王木生的時候,一種前所未有的畏懼從心底湧上心頭。

  啪啪……

  王木生不說話,面無表情,抬手繼續兩個大嘴巴抽了上去。

  “書生,書生……,你可不能亂來啊!”鮮血和口水的混合物,二狗子已經有些吐字不清。

  王木生依舊沒有說話,抬手,伴隨著一陣劈裡啪啦的聲音響起,一個接著又一個的大嘴巴抽了上去,到最後停下來的時候,二狗子的臉頰已經看不出原來的模樣,張嘴,一口鮮血噴出,門牙都被打掉了幾顆。

  鬆手,二狗子只覺得眼前閃爍起一片又一片的金星,接著晃晃悠悠的就倒了下去。

  撲通……

  “錢,昨天你糟踐我們家西瓜的錢,還有你管我媽要的兩萬塊錢,現在全都給老子拿出來。”重重一腳踩到二狗子的臉頰上,王木生沉著臉,腳底在二狗子的臉頰上來回擰動了起來。

  一副表情,彰顯出一種從未有過的猙獰,令人畏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